刚刚更新: 〔将军和马〕〔听说你流产了〕〔龙魂武神〕〔无敌修仙奶爸〕〔剑起风云〕〔重生大富翁〕〔她比蜜糖甜〕〔顾思忆夏之隽〕〔私房小木匠〕〔萌宝来袭:帝少独〕〔天价前妻:牧少,〕〔我的抖音变异了〕〔披着上帝的球衣打〕〔锦衣卫创始人〕〔三国悍刀行〕〔掠夺两界〕〔红包游戏群〕〔景秀田园:美食农〕〔水天决〕〔末日之天道游戏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青神纪 第七十五章:魔功
    羊首身为蛇妖身边的红人,平时没少颐指气使,此时这话一出,到也有几番威严,和刚才慌张惊惧模样完全不同。

    不过妖兽众多,总有桀骜不驯的存在,一些妖兽依然大摇大摆走来,不少妖兽见此,纷纷跟风。

    “站住!”羊首暴喝。

    “羊首,将军议地怎么有一个巨人,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快让看,且让我们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让将军亲自出来说。”此兽是一头猿猴,筋骨粗大,肌肉结实阳光,体魄有一丈之高,全身是毛茸茸的烟毛,长的凶神恶煞,烟面獠牙。

    它也是蛇妖的宠妾,和羊首平时就不对眼。

    羊首寸步不让,一步踏出,羊蹄子陷入土壤中,凝重道:“你真的想进去看看?打扰了大王的要事,你我也没必要去争宠了。”

    烟猿面色变了变,一阵犹豫,最后愤恨道:“且让你嚣张,日后定阉了你,强壮,就是个笑话。”

    羊首松了一口气,妖兽来的多,但就烟猿一个硬骨头,只要其不挑事,其它妖兽不敢和自己作对。

    一群妖兽待了一会,觉得无聊,也就慢慢散去。

    烟猿巨大的眼珠转了转,露出诡笑,“我去问问猴将军,刚才我可亲看看见一个巨人在将军议地放肆,凶威滔天,哈哈,你就当那巨人的走狗吧!”

    说完,烟猿迈着巨大的步伐,大跨步而走。

    羊首面色难看,突然它眼睛一亮,朝着自己洞府走去。

    一路飞奔,来到自己洞府,却见秦青正坐在自己洞府中休息。

    挤开熙攘的妖群,羊首狠下心,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大叫道:“秦青,大王……大王要见你。”

    私传指令,羊首已经完全背叛了蛇妖,此时心里竟然希望秦青可以斩杀蛇妖。

    “走。”

    秦青起身,面无表情的走去。

    羊首连忙带路。

    “大人,我已经一条道走到烟了,你一定要杀了蛇神,不然我就死定了,我的小的们也死定了,我什么都没有了,真的,我什么都没有了。”羊首情绪有些不稳定。

    “走吧!”秦青没有说出心里话:羊首啊,你的眼光不行,我可没有说要杀蛇妖,这就是你有些自作多情了。

    心头有些复杂的跟着羊首,眼前出现一个阴暗的森林。

    这森林光线阴暗,里面蒙蒙胧胧,看不真切,越加逼近,有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沁人肺腑。

    “大王就在里面,你紧紧跟着我,小心走丢了。”

    羊首说完,头也不会回的走了进去。

    秦青悄无声息地化作米粒小人,遁入土壤。

    羊首一进入这森林,就乖巧起来,同时心里很坎坷,低着头不知道想啥,闷头往前走,没有看见秦青已经不再它后面了。

    越走,羊首心头杂念越多,心中背叛蛇神的勇气也在慢慢减弱,不知不觉间,它来到一个洞府。

    它站在洞府外犹豫万分,秦青却深入洞府而去。

    洞府潮湿阴冷,深而大,宽而广,有奇花异草,珍贵的阴寒药膳,秦青见到便摘,最后连乾坤袋已装满,无奈,发现药膳有用就简单的用元气熬炼一番,吞吃下去。

    深入洞府,哀鸣的声音从里面飘入秦青耳中,他微微沉吟,“不知是否有小花父亲,且去看一看吧。”

    在地底,泥土潮湿,但秦青的元器战衣散发隐晦的光芒,隔绝着湿气,他化作一个遁光,强悍坚固的体魄在地底游走。

    “你们看好,听说这里有东胜皇国的皇子,是太子专门送给大王的。”

    “知道,知道,这里面关的都是一些肤白貌美的强壮年轻男子,大王最是喜欢,我们当然会牢加看管。,免得到时候兽头不保。”

    ……

    遁到声音嘈杂之处的地下,秦青耳朵一动,听见了这句话,他不急,静静地听了一会,却是再也没听到什么有趣的事了。

    “东胜皇国太子和这大蛇有联系?”少年心里微微诧异,随即将其抛到脑后,对这件事不上心,与他又没有关系。

    悄悄破开土地,秦青却处于一个阴暗的地牢,一个皮肤白净,两眼无光的男子侧躺在地面,眼睛正好对着秦青。

    这里的气息有些混杂,人类妖兽非常多,秦青察觉到头上有人,但也没想到恰好让一个人类看见了。

    “嘘。”少年将手指放在嘴唇边,白净男子眨了眨眼睛,伸出一个手掌。

    秦青跳到其掌心,男子扭头朝着牢房深处走去。

    “小人,你是干什么的。”男子坐在角落,将手掌举在自己眼前,看着秦青。

    “我是来救有缘人的。”秦青想要问一些事情,给予了这男子一些希望。

    “真的?你有这本事。”出乎秦青的意料,男子并没有高兴,反而一脸质疑。

    “我有。”秦青从青年人手掌跳下,落在地上。

    其好似一杆锋利的长矛,体魄宝光内敛,坚固堪比玉石,将地面戳出一个细小的洞,并且不断的下落。

    没多久,秦青就落了有几百米,一个深邃无比的小洞出现在地面,青年人也是洗胎境修者,他骇然的看着小洞。

    一个人的体魄能修筑的这么坚固?

    “小人,我信了,我信了,你快将我救出去。”

    秦青突兀跳到青年人鼻子上,“你算一个有缘人,不过我还要找一个人,你看看,认识吗?”

    一副画凭空出现,这是小花娘亲所画,被秦青放在乾坤袋。

    这是地牢角落,秦青也是察觉着四周,见无人注意到这里,才拿出画像。

    青年人没听说过乾坤袋,见秦青凭空变出一幅画,顿时敬若神明,对秦青深信不疑。

    他接住画,展开图画,面色变了变。

    手一抖,图画落地。

    神色慌张,似乎见到了什么禁忌,又急忙将画像收起,焦急道:“小人,你赶紧将这画收起来,这画是禁忌啊,绝对的禁忌。”

    青年的声音略显颤抖,吸引了地牢中其他人的注意。

    这地牢中的人类都是一些不堪折磨而反抗蛇妖的人类,个个都是洗胎境修者,体魄万中无一的强大,却被集合在这里折辱,几乎所有人心中都填满暴虐,脾气极为差。

    “臭虫,你在乱叫什么?”披头散发,体魄极为魁梧,身体隐隐有宝光闪烁,是个光头。

    秦青一眼望去,只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和尚。

    只不过时隔好多年,一些人的相貌都有变化,哪怕记忆轮回过,也是急忙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外号臭虫的青年低下头,不动声色的卷起画像,没有说话。

    “咦,你小子的鼻子上什么时候长了一个痘?”魁梧和尚扫了一眼,发现站在臭虫鼻子上的秦青,却把秦青当成了痘,伸出手想挤一下。

    “不关你事!真穷和尚。”臭虫打开光头的手,喝到。

    而就在此时,秦青终于想起在哪里见过这和尚了。

    这光头的面相有些熟悉,那就是当年在青楼杀人,带着雨小鱼逃走时遇到的和尚,一个把好事做坏的和尚,不过,只是脾气有些嚣张,性格差异很大。

    “你手上是什么?”真穷和尚看见臭虫手中画卷,不由分说想抢过来。

    秦青纵身一跳,落在光头的头上,上面锃亮光滑,他却如履平地。

    “什么东西,好重。”光头感觉身体一沉,扑通一屁股坐在地面,伸手往头上摸。

    “你这光头,想出去吗?”秦青弹指,将其巴掌弹飞,从光头侧脸滑下,落在其耳廓中,淡淡道。

    “啊,什么妖怪,快给我出来。”真穷大惊,感觉一道声音灌入耳中,在脑海回荡,他吓了一跳,用手指就想掏耳朵。

    “看来你是想死了。”秦青怕这光头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动了杀机。

    “慢!慢!我听话,你别杀我。”真穷确实怕死,秦青的诡异已经慢慢渗入光头心中,他立马虚了。

    “那就好,你是不是有个兄弟。”秦青猜测,这真穷和四年多前见过的小和尚不一样,多半是兄弟。

    “我有一个弟弟。”真穷惊异,随即语气愤恨道。

    “哦。”

    “你为我说说,为何他是禁忌。”秦青不再理会真穷,跳到臭虫鼻子上,问到。

    真穷这时才看见秦青,有些不敢相信那个逗就是秦青。

    臭虫深呼吸几口气,点了点头,小声道:“他和蛇神有了一个孩子,然后利用蛇神的所有资源,修炼魔功,成为洗胎境大圆满修者,逃了出去。”

    顿了一下,臭虫面色复杂,道:“而那人修炼魔功所用的血肉精神灵魂,是他自己和蛇神的孩子!”

    秦青惊讶,随即有了回去的念头,毕竟小花父亲已逃,他留在这里已没有用。

    心生退念,臭虫突然道:“小人,你何时带我离开。”

    真穷也急忙道:“是啊,你可不能欺骗老实和尚啊。”

    “既然答应你们,救必然把你们救出去,你俩先站在这里,我去蛇妖的宝库看看,取些药材再走。”秦青变了想法,也不愿失信于人,许下诺言就得实现,否则会让心境滋生魔障,阻碍修为进展。

    既然要救人,打破地牢,那就得现在取些好处,秦青也想看看凝神境妖兽的宝库是否有修炼鲸饕元湖最后的两样主药材。

    “希望你不要失信于我们,我们在这里已经四五年了,肾精本元早已亏虚,迟早会成为枯皮烂骨的,你不要骗我们啊。”

    真穷苦涩说到,眼里甚至有泪水。

    而在此时,一群刚入狱的人马也在集合人类,筹化逃狱。

    是东胜皇的其中一个儿子,被太子坑进来的皇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