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六零医品军嫂〕〔风流乞丐村医〕〔萌宝来袭:总裁爹〕〔美漫法神〕〔邪王盛宠:萌妃逆〕〔全职法师〕〔鬼仙狂妃:王爷求〕〔腹黑小叔,别乱来〕〔侯府商女〕〔3岁小萌宝:神医娘〕〔王牌军婚:靳少请〕〔99次逃婚:顾少,〕〔狼啸苍穹〕〔邪王难宠,医妃难〕〔极品女总裁〕〔造梦天师〕〔天门帝国〕〔直播国民男神:染〕〔快穿任务:炮灰来〕〔我就是大德鲁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青神纪 第一百二十二章:洞天者
    后台,冷清的女子略显忐忑,她一身灰衣,却遮不住姣好面容,玲珑的曲线,有一种冷月泼洒光辉的冷清感,此时却双手紧捏海螺,情绪有些激动。

    看起来是个少女,其实她已经有四百多岁,而凝神境的寿元最多只有五百岁。

    她大半辈子都是在寻找中度过,整个造化星,从最富饶的造化域到如今的感觉东方之域,几乎每个地方都有她的足迹,如今,终于找到了那个让海螺鸣响的声音了。

    秦青跟着带路的女子来到后台,一眼便看见清冷女子。

    这里是一件宽畅的屋子,修饰的典雅怡人,万宝阁的人并没有在这里,那盒子就放在桌面上。

    看到秦青到来,女子反而平静下来,她温和一笑,指着盒子道:“这里面是水华露,希望你喜欢。”

    秦青上前,将元石递给女子,拿起盒子,略显疑惑道:“你为何偏帮我

    ?”

    “那,是因为这个海螺。”

    那海螺听见秦青的声音,又轻轻震鸣起来,发出的声音清脆悦耳,令人心旷神怡,可余音绕梁,袅袅不绝。

    女子眉目中欣喜浓郁,“几百年了,我终于找到了你了,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哦,我先去把我其它的拍卖物拿回,我们再细细闲谈。”

    “你看这是什么。”

    女子扔出一个乾坤袋,里面有水蓝色元衣和那本刺斩撩劈术。

    “我也是万宝阁的一个管事的哦,对了,你可以叫我落音,若是可以的话,能否换一个地方说话?”

    秦青沉思,他与女子不认识,却莫名其妙被其牵扯在一起,不过落音送他礼情,自己也受了,就去一趟也无妨。

    “走吧。”

    随着落音出了万宝阁,三人一鸟朝着谷中深处而行,人群中一个模样清秀的公子走上前来,挡在秦青面前。

    他笑咪咪的看着风小玲,手持折扇弯腰与小姑娘对视,“你个坏丫头,豆大点的事,少爷都要我来做,哎,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他唏嘘,伸手搭在风小玲肩膀,身子一晃,就想跳入云端,却身体一僵,没跳动,感觉自己被一座大山镇压,摸了摸鼻子,这人取回搭在风小玲的肩膀,打个哈欠道:“嗯,我还没睡醒,认错人了,认错人了,不好意思哈,小姑娘,这件小礼物就送给你做补偿。”

    他掏出一块水晶,一副大好人的模样交给风小玲。

    然后他扭头,看着秦青,哭丧着脸:“兄弟,你的手劲太大了,我肩膀疼。”

    风小玲也真是天真,别人三言两语就把她唬弄过去,她喜滋滋的拿着水晶,仰头对秦青道:“师父,他认错人了。”

    “你找我徒弟干嘛?”

    ,秦青没理会风小玲,左手搭在其肩膀上,但收回了气力。

    “昨天喝了点酒,今天……好了好了,看你这眼神,真没趣,我家少爷让我请这小姑娘到府上坐坐,他可喜欢你徒弟了,尤其是那狡黠的性格。”

    这人确实是孙大少派出的人,孙大少倒也没在意风小玲的戏弄,他反而对风小玲惊人的创造力起了兴趣,才想招揽小姑娘的。

    “小玲,你自己选择。”

    秦青淡淡说了一句,也不在多管,他神视术法下,觉得这人倒也没说谎,对于风小玲的人生,他不想多加指指点点。

    “嘻嘻,师父,我去了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不会。”

    “那就好,我想去看看,我觉得我对师父你有点依赖了,我想为自己做一个选择。”

    “这张遁地符拿着护身。”秦青点点头,掏出一张黄符,这是国师当初给他的,不过自己没用,此时他交给风小玲。

    “谢谢师父。”

    风小玲低声道,她突然又有些胆怯了,觉得自己不应该离开师父,下意识想喊出声,最终还是忍住了,心里对自己打气:风小玲啊风小玲,你也太胆小了,不能老是依赖师父啊。

    手持折扇的男子伸出手掌,“我是孙乌,少爷真的很欣赏你的聪颖,你一定会喜欢孙氏的生活的。”

    “我就小住几天,时间到了,我还要去找我师父。”

    “随便,孙氏是自由的。”

    风小玲把手搭在孙乌手上,孙乌纵身一跃,跳入云端,朝着山谷深处窜去。

    落音和秦青肩并肩而走,小羽有点不高兴的待在秦青肩膀。

    “看的出来,你徒弟很依赖你,她只有十三岁吧,你就这么让她一个人闯荡?”

    “我三岁时就在乞丐中挣扎,太过天真可不行,况且,自己做的选择要对自己负责。”

    秦青不再说什么,落音也没有多说,她活了几百年,对于生死早已看惯,只是因为秦青的原因才稍加提及风小玲罢了。

    两人来到一处旮旯之地,秦青刚来到这里,就发现此处有结界笼罩,不过这结界太过复杂,他看不懂。

    “稍等。”

    落音双手穿花舞蝶般交织,手指在虚空中仿佛弹琵笆一般,极富有节奏感,淡淡的元气在空中流淌,组成一个结界纹印。

    顿时,其面前空间一阵摇晃,凭空出现一扇门户,落音回头,对着秦青轻笑。

    秦青迟疑片刻,神视再三察视,没有发现什么危险,他跨步进入门户。

    刚落地,其身后的门户消失,秦青来到一处农家小田园的地方。

    简陋的木屋,小院有两个摇椅,斜斜的阳光洒在屋顶,椅子上;门外有一口大缸,缸中浮瓢晃动,一只鱼儿顶着浮瓢。

    木房前有一小块地,地上长满杂草,一个锄头倒在杂草中,更远处有一条河流。

    落音坐在摇椅上,示意秦青坐下,阳光洒在两人脸上,渲染着他们的睫毛。

    “我是第九代洞音,每一代洞音传人都会去寻找心脏中蕴藏洞天的男子,有的传人找到了,有的失败了,成功者得到神的眷顾,失败者被魔吞噬了心灵,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传说,却没想到遇见了你。”

    落音目光游离,似乎回到她娘亲与她畅聊的时光。

    “我们的使命就是开启洞天者的洞天,然后获得神的眷顾,世世代代,岁月漫长的不可想象,有的传人甚至成神,以为可以躲开这使命,最后还是被魔吞噬心灵而死。”

    落音的眸子有着愤懑,她也很不喜欢这种命运被控制的感觉,但娘亲的嘱托还在脑海中回应。

    “找到洞天者,活下去,然后打破这么魔咒。”

    说是使命,其实更像是一种魔咒,让他们世世代代为洞天者服务。

    “很玄乎,打开洞天有什么好处?”

    秦青见其不再说话,淡淡询问了一句。

    “拥有成神的契机!”

    “成神?对我来说似乎有些遥远啊,这海螺就是你们寻找洞天者的凭借?”

    “没错,其也是我洞音一脉最瑰丽的元器。”落音握着海螺,海螺发出美妙的声音,对其又爱又恨。

    “这面浮光镜送你,日后我们好联系。”落音取出一面镜子,在上面滴了一滴血,然后送给秦青。

    秦青也不扭捏,接过浮光镜,这镜子,宝物录中记载过,是一种传音工具,就是用来联系朋友的元器。

    “当你能看到自己心脏中的洞天时,你就有资格开辟洞天,我也没想到此时的你修为这么弱,恐怕还要再等几百年。”落音笑了笑,她起身握住飘,舀了一瓢水。

    水瓢中刚好是那条鱼儿,它吐了个泡泡,傻愣傻愣的。

    “炖了它为你补补身子。”她嬉笑。

    鱼儿吓了一跳,落地成人,是一个少年。

    “哇,姐姐,你好狠啊,我早就知道你想吃我了,今天终于图穷匕见了。”少年指着落音,夸张的喊着。

    “以后你就替我守护秦青,我还有些事要做,谢谢你喽。”

    少年愁眉苦脸,憋屈的点点头,他虽然可以怼落音,但由于契约所制,落音的命令他根本反抗不了。

    秦青打量少年,少年瞪眼,满脸不服。

    落音走到秦青面前,“还未请教洞天者的名讳?”

    “秦青。”

    “秦小兄弟,等你窥视到自己的洞天时就联系我吧,打开洞天会有一个惊天的变化,对你有莫大的好处。”

    落音打开结界,走了出去,秦青和少年尾随其后,突兀间,落音消失在两人面前。

    此时已是黄辉,淡淡的日光为世界镀上一层金膜,秦青没在意身后的少年,他朝着山谷的客栈走去。

    落音的话并不能全信,秦青也是抱着一份疑惑,不过日后留意一下洞天者的传说,慢慢了解即可,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增强修为,然后前去大漠蛮州寻找紫青松。

    少年跟在秦青身后,嘟囔道:“我渴了。”

    秦青取出一个葫芦,在空气中凝聚出水流灌入葫芦中,头也不回道:“你以后就住在这葫芦中吧。”

    少年皱眉,还是没有抗拒秦青的命令,他摇身一晃,化作流光,落入葫芦之中。

    街道上人流涌动,不过这鱼儿的修为深厚,几乎没有人看见他化作鱼儿进入葫芦中,连秦青也是微微惊讶。

    将葫芦挂在腰间,小羽站在秦青肩膀,一人一鸟进入一件客栈。

    “老板,安排一间屋子。”

    “好咧,公子是地二号房间。”

    秦青接过房牌,开始每日的修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