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寻道者自地球来〕〔重生空间之全能军〕〔暴君,你家王妃翻〕〔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涅槃2008〕〔回流大时代〕〔绝地求生之雄霸三〕〔吕布有扇穿越门〕〔穿越肥妻:萌宝爹〕〔帝国第一宠:老公〕〔火影之医者日记〕〔游戏两万年〕〔高能来袭〕〔大首长,小甜妻〕〔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网游之轮回主宰〕〔逍遥九龙诀〕〔超品巫师〕〔假魔王的圣光修养〕〔最强红包皇帝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儒武争锋 第一千二百零五节:张泽沐喜欢她?
    听得冷芸湘承认,在场所有的儒生皆是发出一阵整齐地惊叹声来。

    甚至有人吃惊地连嘴巴都合不拢了。

    冷云飞也是微微吃了一惊,低声对自己身边的女儿道:“芸儿,你胡闹什么呢?”

    “重新再出一个题目,哪里有女孩子家用‘骰子’做诗题的?”

    “再说了,这诗会是你的招亲大会,非同小可,快重新再出一个题目!”

    听得冷云飞的催促,冷芸湘竟是丝毫没有更改题目的意思,依旧淡定说道:“请以‘骰子’为题,做诗或做词一首,文宝境下得鸣州以上,文光长者为优……”

    她缓缓说道:“优胜者,即为小女子之夫婿良人。”

    冷云飞听得女儿已经开口了,只得顿了顿脚,懊恼不已,似是后悔了自己做出的赋诗招亲的决定。

    毕竟,堂堂冷府的小姐,儒学大家冷云飞的掌上明珠,不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婚,而要赋诗招亲已是有些离经叛道了……

    居然赋诗招亲的诗题居然还是“骰子”这等市井赌博之具。

    这传出去……不知要将冷府小姐的名声说得有多难听……

    既然也会影响到冷云飞自己的清名和官声。

    但独独让冷云飞想不明白的是,平日里知书达理,乖巧得很的闺女,怎么今天会做出这样出格的举动?

    莫不是被鬼道附身了?

    冷云飞甚至都想要起身去找秦枫过来了。

    毕竟秦枫现在还有一重身份是稷下学宫的祭酒,若是自己这宝贝女儿被鬼道附身,他肯定一眼就知……

    可是冷云飞仔细端详自己的女儿,却是丝毫看不出半点被鬼道附身的迹象。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正当众人为这个“骰子”的诗题争论不休的时候,姜雨柔却是眉眼含笑地看着秦枫。

    虽是笑而不语,秦枫却觉得心里一阵发虚,拉了拉她的手说道。

    “你……你该不会是又要我上去吧?”

    “上次赌的是文宝也就算了,这次的赌注可是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啊!”

    秦枫见姜雨柔依旧笑而不语,撇了撇嘴说道:“而且冷云飞跟我平辈相交,我若是去娶了她女儿,岂不是莫名比他矮了一辈,这可不行啊!”

    姜雨柔听得秦枫的话,这才“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瞧你这紧张的样子……”

    姜雨柔拉了拉秦枫手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能再多了……再多了我要翻脸的!”

    秦枫笑道:“那你还怂恿我上台干什么?”

    “我们还是不要凑这个热闹了,去看看别的吧……”

    “你不是要看灯吗?我们……”

    谁知姜雨柔抬起纤纤玉指,点了点秦枫背后,人群中的一人说道。

    “可是秦枫,你就不帮你徒弟一把?”

    秦枫听得姜雨柔的话,循声望去,竟是在人群之中看到了一个自己无比熟悉的身影。

    只见已经做到堂堂秦国太傅的张泽沐,竟是穿着一身朴素得一如之前没有任何官职的儒服,此时就混杂在围观的人群之中……

    每当一人上台,他的神情就禁不住紧张了起来。

    当看到对方的诗词,文光不到鸣州的时候,才又松了一口气……

    接着就抓着头发,如临考的士子一般,抓耳挠腮,苦思冥想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结合张泽沐之前问秦枫,今天上不上灯,想要去看灯的话……

    他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原来这小子看上了冷云飞的闺女啊……”

    秦枫伸出手来擦了擦鼻尖笑道:“难怪我之前有问过他是不是看上了谁家姑娘,当时他好像连国子监祭酒都不是,连连说配不上人家……”

    “原来是这样!”

    秦枫轻轻笑了一声道:“这小子也太没有自信了,跟我说一声,我去跟冷云飞打个招呼就是了……”

    “我秦枫的弟子,配冷云飞的闺女,岂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姜雨柔听得秦枫的话,不禁掩口笑道:“若不是知道你活了两世,我绝对要说你没羞没躁的……”

    “你一个二十岁都不到的年轻人,跟五十多岁的冷丞相平辈相交也就算了,还怂恿自己徒弟娶人家闺女,哪里有你这样的啊!”

    秦枫也是笑道:“两家亲上加亲不好吗?”

    姜雨柔听得这话,轻轻抬起手来,在秦枫身前捶了一下,笑道:“那你倒是帮帮你徒弟一把啊!”

    “看他这苦思冥想的样子,似是写不出什么好的诗句来啊……”

    “文气鸣州,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若是被人捷足先登,你这亲上加亲的美梦,可不得泡汤了呢?”

    秦枫听得姜雨柔的话,不禁笑道:“关心则乱,泽沐太过担心冷家小姐被人抢走,恐怕是乱了方寸了……不然以他的文采不至于被一个寻常的诗题难住这么久。”

    姜雨柔却是分析道:“这倒是你有点小看这个问题了,以我之见,以‘骰子’为题,其实还是蛮难的……”

    “看似简单,其实一点都不简单……因为骰子此物说好听点是雅士赌酒时的玩具,难听一点就是市井赌徒的赌具……”

    “写出来的诗文,若要扣住骰子这个意象,难免写得粗野,甚至粗鄙……”

    “可是这赋诗招亲的大会,这首诗又是献给冷家小姐的,根本不可能用粗鄙的辞藻……”

    姜雨柔分析道:“所以这才是赋诗者众,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人的诗词文气超过出县的原因……”

    “出县都达不到,更莫要说鸣州了!”

    秦枫听得这话,也是点了点头。

    文光一尺到两尺,是为出县!

    文光两尺到五尺,是为达府!

    文光五尺到一丈,是为鸣州!

    文光一丈至三丈,是为镇国!

    至于传天下之诗词,在一般的文比诗会上几乎不会出现!

    文光十丈,经天不衰!

    这样看来,要达到鸣州,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但若要张泽沐仓促之下做一首鸣州诗词出来,也不是特别容易的。

    秦枫想了想,便开口笑道:“我心中倒是有一条绝妙好句,只是仅有后面半句,若要成诗,还要他再雕琢……”

    “究竟能到什么文气,还不清楚……”

    “雨柔,你且在这稍等。我过去提点这小子一句,也算是为师帮他一把了!”

    说着,秦枫便钻进了人群之中,朝着张泽沐靠近了过去。

    就在这时,忽听得台阁周围一阵惊呼,张泽沐也是忍不住惊叫了一声。

    只见文光镜上,文光六尺,耀然立于夜空之下。

    文光五尺以上,有人做出鸣州诗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时来孕转:总裁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