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瘾黎〕〔修魔术士〕〔18世纪的亡灵帝国〕〔火影之旗木家的快〕〔冰临美漫〕〔极品小书生〕〔真武称尊〕〔三国争鼎〕〔带着公会穿越〕〔大话十八年〕〔医武兵王〕〔你当我老公好不好〕〔别吃那个鬼〕〔魔鬼游戏〕〔小娇妻,你被捕了〕〔大侠饶命〕〔冰与火之凛冬已至〕〔重生第一奸商〕〔夫人,大帅又在作〕〔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儒武争锋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红烛昏罗帐 蒙
    蒙攸月陡然听得秦枫这样说,喜帕之下面色酡红,却是依旧有些倔强说道。

    “你……你不过是碍于自己儒家圣人的名声罢了,你害怕天下人都说你舍弃旧爱……你,你看我说对了吧!”

    秦枫却是笑了笑说道:“世人约定俗成只娶三妻四妾,我一个儒家人,却偏要娶四房正妻,攸月,你可告诉我,是始乱终弃背的骂名大,还是破坏规矩,离经叛道更容易被人诟病?”

    蒙攸月一时语塞,秦枫又笑道:“而且,今时今日,攸月你认为,还有人能够强迫我做任何决定吗?”

    未等蒙攸月反应过来,秦枫已是轻轻将她揽入自己怀中,不顾少女难以按捺的鹿撞之心,情深意切道:“我喜欢你蒙攸月,不因为你是蒙太尉之女,也不因为你武艺超群……”

    “我喜欢的只是你,以及与你在一起经过的时光!”

    秦枫的话音落下,蒙攸月终于是忍不住靠在秦枫的肩膀上抽泣了起来。

    “你这个傻瓜,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开口告诉我呢?”

    “我早早就把自己当作是你的人了……可你就是不肯开口说……”

    “偏偏要叫我着急,你真是个混蛋呐!”

    秦枫听得蒙攸月的话,只觉得心生无尽怜爱之情。

    虽然秦枫也很想表达自己的苦衷。

    之前是因为实力弱小,需要不断强大自己,才能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

    之后则是实力所限,需要承担起身为镇国武圣,身为渑池盟主,身为儒君的责任。

    便只能将儿女情长一放再放,直到今时,直到今日。

    就在这时,忽地房间内的红烛一暗,却见到蒙攸月隔空一掌,屋内的红烛登时便一齐熄灭。

    未等秦枫反应过来,蒙攸月已是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口口声声说喜欢我,那你为什么喜帕都不帮我揭?”

    “以前在真武学院也是我主动,现在难道还要我主动不成?”

    秦枫被蒙攸月这样一说,顿觉一窘,冷不丁只觉得胳膊上一疼。

    却是蒙攸月狠狠在秦枫胳膊上掐了一下道:“你又骗我,你肯定又骗我了!”

    陡然,她脚下一轻,竟是整个人栽在了秦枫的怀里,两人向后一仰,便是滚在了红烛装饰的罗帐之上。

    红袖盈盈,香风满面。

    两道人影不由地一齐滚在了床榻之上。

    秦枫的呼吸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起来。

    唇齿相依,顿时间臼齿留香。

    就好像一枚火星落在了干柴之中,登时间腾起了熊熊烈火。

    有诗曰: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又道是: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又有文曰:

    寒应消尽,丽月添长,百花未敢先拆。

    冷艳幽香,分过溪南春色。

    调酥旋成素蕊,向碧琼、枝头匀滴。

    愁肠断,拍韶华三弄,雪映溪侧。

    应是酒阑人静,香散睡、惟见雪肌冰格。

    细细疏风,清态为谁脉脉。芳心向人似语,也相怜、风流词客。

    待宴赏,伴娇娥、和月共摘。

    皎洁月色之下,只听得蒙攸月无比娇羞,时而娇呼连连,时而莺语低吟。

    最终这两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几番战罢,方才是彼此的**纠缠在凌乱的床榻之上。

    少女大汗淋漓,秀眉微颦,似带着春意,又好似还带着丝丝痛楚,依依不舍地倚在秦枫的怀里沉沉睡去。

    秦枫原本还想要把被她压在身下的胳膊抬起来,哪知才刚要挪动一丝,蒙攸月的眉头就微微一皱,旋即就好像树癞一般,十指纠缠,抓着他的胳膊更紧了。

    仿佛是在睡梦里,也害怕他离自己远去一般。

    感受到了蒙攸月的心意,秦枫只得苦笑一声,缓缓搂住佳人温热地娇躯。

    任由窗外纷扰,庆祝的人群,还在喧嚣达旦。

    这一晚,他只专属于她一人!

    月色如霜,透过纱窗,映照在床榻的一对璧人身上,便是数不尽的旖旎温柔。

    此时此刻,大泽圣院里的烟花绚烂,连连不断,彻夜不歇,孩童们笑着闹着,鼓掌欢呼,流水宴席更是一桌接着一桌,沁人的美酒,诱人的火锅,比过年都还要热闹。

    但即便是再繁华的胜景,依旧难以拂去一些人的心伤。

    在大泽圣院最高一层,便是秦枫的书斋,此时却是两道倩影立于其上。

    红衣女子坐在窗棂之上,轻轻翻看着书斋里的书籍。

    白衣女子则垂手而立,看着窗外绚烂烟火,神情木然而迷茫。

    一人红裳斑斓,一人白衣胜雪,倾国面容也是颇为相似,就仿佛是一幅工笔描绘的精美画卷。

    只是红裳女子更显妩媚青春,白衣女子却是隐隐之中带有一丝不容顶撞的威严,这是久居上位者所自然而然带上的气息。

    但是这白衣女子却是叫那比她还显青春靓丽的少女,唤作“姨娘”。

    “姨娘,我……我是不是彻底应该放下他?”

    白衣少女神情难掩自己的苦楚。

    梦小楼微微抬起首来,看了帝女一眼,幽幽说道。

    “林渊与他的仇恨,实在是太大了……”

    “他能够保持理性,不恨屋及乌,迁怒于你,已是难能可贵……”

    “若想要再更进一步,却是你为难他了……”

    梦小楼徐徐说道:“他与林渊必有生死一战,不在中土,便是在天外之天。”

    “你若与他成为情侣,林渊死,你丧失生父,秦枫死,你痛失挚爱……”

    “而他,更有可能过不去心里的那个槛……”

    她纤手轻柔地在书页上翻阅着,似漫不经心,又似字字诛心。

    “我才能够与他继续相处下去?否则的话,恐怕会连朋友也没得做对吗?”

    帝女林芷妍终于难以掩饰脸上的失落。

    “这不怪你,人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父母……”

    “这应该怪林渊……”

    梦小楼说到这里,似是想到了千年往复,茕茕等待的岁月,终又是轻叹道。

    “你无法制止我那蠢妹妹的行为,同样,你也无法改变你父曾经对秦晓枫所做的一切!”

    帝女幽幽而叹道。

    “与他终究是再难以有什么可能了吗?”

    梦小楼听得帝女的话,蓦地就想起了当年妹妹洛神,也是一般地痴迷着武帝林渊而不可得,终是轻叹道:“真是孽缘啊!”儒武争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寡嫂〕〔复仇的单细胞〕〔医毒绝世:帝尊的〕〔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