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无来生〕〔美食直播:吃货总〕〔都市潜龙〕〔最强狂婿〕〔大秦从献仙药开始〕〔重装勇士〕〔诸天仙魔〕〔天价娇妻霸道宠〕〔纸上谈婚,豪门佳〕〔仙帝归来〕〔农门傻媳妇:赖上〕〔生物文明〕〔传奇开局〕〔超级兵王俏总裁〕〔豪门虐恋:总裁的〕〔夺天造化〕〔一孕双宝:总裁爹〕〔女主她以武服人〕〔蚩血传奇〕〔穿越三国之山贼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之富贵小锦鲤 第三十九章 我的痛苦经历可以帮你解闷
    掌柜的把雪霞羹端上来,见两人都不说话,自动自觉的退身出来。

    木芙蓉焯水后有些褪色,但放在白嫩的豆腐上,红白交错,恍如雪雾之霞。厨师很用心,佐了生姜与胡椒去豆腐的腥味,木芙蓉不如玫瑰味香,并未豆腐的原味。

    吃起来倒也清淡顺口,是谢抒显喜欢的味道。

    “我今日在连家得了几株花,都可入菜增添风味。”谢抒饶虽没有听到她想要的答案,但是她把自己的那份雪霞羹给他时,他没有拒绝,就已经心下明了。

    她平日里最不喜别人帮她夹菜的,跟谢抒显吃了几次饭,反而养成了给他夹菜的习惯,狗腿的谢抒饶只能安慰自己,是原主的潜意识和奴性控制了她。

    今日的菜,油腻的他不喜欢,白玉汤太普通,唯独只有这雪霞羹甚的他心,也不枉费谢抒饶算计了半天的菜谱。

    从出发到现在不过一个时辰,离连家的晚宴还有很长时间,谢抒饶想趁此机会跟他闲聊两句。

    难得出来一趟,也认识了这么多人,他的心情看起来也甚佳,最最关键的是她现在有胆子!

    “三哥可否给我解惑?”

    他擦擦嘴,用手撑住太阳穴虚眼看她,那悠闲自得的模样甚是吸引人,看的她竟也要跟着放松起来。

    “我母亲与连家毫无血缘关系?”

    “的确。”

    “那我称呼连庄主二叔可有过?”

    “你母亲虽与连家无血缘关系,但从小就长在连家,早已被连家前庄主收为养女,明面上身份与连二叔即为亲兄妹。你应唤他一声舅舅。”

    “我明白了,自是在上饶村受了刺激,现下真是什么都忘得干净!”

    “如今就你我二人,不妨把话说的开些。”

    “三哥,既然我们在明面上为亲兄妹,可否遇到这种情况,稍稍给我点儿提醒,免得我在外面失了体面,丢的可是谢家的人。”

    其实她本想求多一点自由,但是胆子还没有肥到那个份上,所以放弃了。

    谢抒显一看她那怂样,还一副吃饱了想打瞌睡的模样,感觉甚好。

    “晚些让李从告诉你。”

    “好!”坐的有些累了,就趴在桌子上,“这天气太干了,喝些花茶养人,三哥不妨试试?”

    “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他竟主动问她,但这会儿酒足饭饱,犯困之时,本来想聊天的心情瞬间没有了,趴在桌上眯着眼睛,用茶水化了个爱心,从中间撕裂开。

    最近养成了饭后午睡的习惯,现在正是正午之后早上的回笼觉又被打断,此刻睡意来的汹涌。

    又像是在睡前明志般嘟囔道:“我对你与表哥,真无非分之想!”

    谢抒饶隐约听到他那句你还有什么想知道后,便有一段空白,在惊醒赶紧抽抽鼻子擦擦口水,端坐身子,装作自己没有睡过去的模样,接着谢抒显的话。

    “这张家家主为何把这二小姐寻回来难道只为让她接近表哥?表哥婚事已定,他这样不是多此一举?”

    她见他看着窗外风景出神,以为他没有注意到她,暗自松了口

    “你可知另一件事?这张清芷原本是有婚约的,只是还未出嫁,那家儿子因病去世了,本来她母亲就有克夫之说。打那之后,在无人敢上门提亲,后来张家寻她,她才回了贞定,掩了过去,勉强度日。”

    “她母亲之事,我听说了,只是不晓得她竟也如此命运多舛!”

    “你还有空同情别人?”

    “我在三哥的五指山下压着,三哥今日给了一口气,我还不得多喘喘。”

    “你不用无时不刻提醒我,这手下还压了个你。”

    “我这不是怕您给忘了吗,万一哪天你一用力就摁死我了怎么办。”

    今天谢抒显的心情真是好的有些诡异,难不成有什么好事?

    目前除了连家钱庄赚钱,这一件好事以外,她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好事了。

    “你不要惹事,我自会抬手。”

    谢抒饶一听这话立刻懵逼,完了完了!她今天做足了惹事的准备,这都走到这一步了,“好,不过三哥,别人要是招惹了我呢?”

    “你毕竟是谢家二小姐,在连家,谁敢惹你?”

    此话甚是有理,事实上不论她是个怎么落魄的二小姐,在这贞定城里也无人敢招惹她。

    谢连两家那般实力庞大,连严弯弯那种人都能凭着那边角亲戚关系时不时的摆谱做主人,更何况她谢抒饶了!?

    “那也是,算了,我安分守己躺在您手里。”

    毕竟今晚是在连家庄晚宴,又怎么会有那么多意外,大抵还是自己多心了。

    但是张颖儿看沈从微的眼神,还是让她心生不安,那熊熊炉火不是轻易能灭的。

    “你在上饶村的事,说来听听。”

    “我那些事,夏天和李主管会没跟你说?”

    “不是刚睡醒精神好了吗?把口水擦干净,给我解解闷。”

    看看人谢家三公子就是了不起,她在上饶村的悲惨经历,在人眼里就是解闷的工具!

    “之前怎么样,我是忘光了,不过我被那恶妇差点儿淹死之后的事,倒是一清二楚!”

    他把茶点和茶水推到她面前,敲敲桌子示意她继续。

    对于谢抒显这个人,她一向觉得惹不起躲不过,骗他会死,说实话可能也会死,所以说什么话都得综合一下。

    如果光凭她这句身子原主喜欢他,对他纠缠不休,严重点儿害得他声名狼藉,甚至影响到整个谢家声誉来说。也不至于放逐她幽静她甚至还要置她于死地,况且肉眼看得出,他十分重视她的母亲。

    还有什么可能,谢抒饶得罪他到母亲都无法挽回的地步呢?这是盘亘在她心中的迷,虽说她的心中有些揣测,但需要有东西佐证!

    “我一醒来,虽忘了很多前尘往事,但还是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于是我对他们一向是附小做低,听话懂事!”

    “就像你现在这样。”

    谢抒饶趁他不注意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每月钱银都给他们无所谓,反正在上饶村自给自足是没问题的。但他们没害死我,就开始改变策略想卖了我!”

    她喝口茶,“我想这颍州谢家至少还是有些余威在的,就借了李主管的口,得了一个承诺算是保全了自己。但是三哥,如果没发生那件事我可能不会那么恨你和母亲,你们可曾想过,我一个女子,寄住在别人家里。那家里竟没有一个人是有正型的,日日提心吊胆,一个女儿家的清白......”

    她说着说着竟动了真感情,赶紧吃了口糕点,压制住自己想要抱怨吐槽的心。

    在上饶村的那个雨夜,总是与穿越而来的那一夜重叠,这是谢抒饶最无法面对的。

    “三哥如果感觉解了闷,是否就算报答了三哥。”

    谢抒显万万没想到,这家伙竟还记得这一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狼群号召〕〔生死帝尊〕〔第一序列〕〔仙武帝尊〕〔峡谷正能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圣墟〕〔绝对一番〕〔当医生开了外挂〕〔重生之先声夺人〕〔神秘复苏〕〔学魔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