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祖〕〔都市之九天大帝〕〔都市梦道剑仙〕〔从坟墓中爬出的大〕〔不遇暗礁何遇你〕〔重生小俏媳:首长〕〔Hi,我的萌系小甜〕〔临时老公,吻慢点〕〔枭妻诱入怀:景少〕〔电影世界大赢家〕〔妙手神农〕〔喜劫良缘,纨绔俏〕〔重生之都市仙尊〕〔岛屿漂流记〕〔绝品透视狂仙〕〔透视极品神医〕〔变身优雅女神〕〔伊塔之柱〕〔汉末之奇谋〕〔茅山末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路人男主 第17章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栋楼就没窗帘这东西,它本来也不是用来住人的。

    而邵非就与大部分男生一样,不觉得光着膀子有什么问题,更不会脱个衣服扭扭捏捏的,直接脱了上衣就带了换洗的衣物去浴室。

    那种若有似无的侵蚀感如跗骨之蛆再一次袭来,如影随形地令人心底发寒,邵非往外头张望了一番,夜深人静的陆家像是沉寂在黑暗中的巨兽,主楼离他的房间不远,不过男主最近都很晚回来,四楼五楼都是暗着的,对面的佣人楼还亮着不少灯,中央的圆形喷水池换成了静音模式,绕成圈的路灯散着莹莹白光,空中间歇传来延绵的蝉鸣。

    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同,他是不是太草木皆兵了?

    邵非摇摇头,还是把手机一起带进了浴室,将音乐声开到最大,镇定地告诫着自己:“肯定是前几天的疑神疑鬼才会有这种错觉,没什么好怕的,都没了,没了……”

    他并没有注意主楼上方的一间房间玻璃后那微微飘动的窗帘,而不久之前,那里还站着一个人。

    陆琛驱车前往约好的新会所荷叶杯,这里雕栏画栋,仿唐代的建筑,是远离市区喧嚣的娱乐地。刚到门口罗宇飞就迎了上来,笑道:“把你给喊出来可真是不容易,今天是怎么改变主意突然要出来?”

    他早就发现最近的陆琛情绪不太对,猜测是不是陆家那些个私生子又到陆琛面前找存在感了。

    陆琛已经恢复成平时的模样,闻言笑了笑,他从小就学会了伪装自己,这已成为他的习惯。

    “这里有些什么?”

    “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看着可不像。”更像一处养生所。

    “能被看出来的,就不叫做生意。”罗宇飞调皮地眨眨眼。

    将车钥匙甩给门童,两人一同入内,穿过九曲桥后是一条紫藤花走廊,沿路的烛灯被罩在纸雕中,光暗错叠。

    他们到的楼栋是一处湖中楼,周围的湖水底下是一方音乐喷泉,放着改良古筝曲,清新淡雅。

    进门后陆琛就立刻被人围住了,熟的不熟的都上来招呼,其中比他年长的占了大多数,他们从小被上一辈带入这个圈子,私底下常常会有这样的聚会,哪怕陆琛参与的少,也不会次次回绝,社交也是他们生活的组成部分,将之当做家庭作业,都能评个优良及格。

    其中最兴奋的就要数前些日子转到帝江高三三班的杨鑫了,一改之前的萎靡不振,见到陆琛更是最快来敬酒的。因为谢家的融尚实业最近出了那样的风声,前段时间被截胡的愤恨终于有了发泄口,也不知道怎么的,非要来给陆琛敬酒,不知情的人以为他是想讨好陆琛,少数知情的就知道那是在表示感谢。

    双方都心知肚明的社交,让小一辈来更合适,也是杨氏向陆氏表达出善意的意思,之后一段时间可能会迎来短暂的合作期。

    而杨鑫正是那日邵非在酒店楼下见到的姚菲菲前男友之子,命运奇妙地将他们联系在了一起。

    杨鑫记着父亲提到陆琛就给了拇指,赞许不已:“知道为什么说陆家的那孩子是你们圈子的这个吗?别不服气,在几年前就懂借力打力,现在更是将自己摘得一干二净,谢家以为自己做的多干净,动了我们杨氏不够,更妄图咬住陆氏,太贪心了啊,还没开始做就被陆琛打了先锋球回去,伤筋动骨下这段时间是别想恢复了,也正好给了我杨峰云时间,再一次拿回杨氏。”

    “但您不是说,陆琛还可以做得更全面?”

    “他才几岁?再过几年可就……”后面的话杨峰云没有说全。

    你以后要有人家的十分之一,我就放心了,生子当如陆琛,如狼似虎。

    陆琛看着面前冒着傻气的杨鑫,从身后的酒桌取了一盏茶:“明天还要上课,我用茶吧。”

    他愣了愣,说的谁不是学生似的,不过这里除了他们几个高三,还有一些读大学,另外的确都参加工作了。

    杨鑫是个玩得开的,烟酒色都沾,没想到陆琛真是传说中的好学生,滴酒不沾啊,这种学霸光芒加身的人,平时是他最讨厌的虚伪类型,装得比谁都像那么回事,但想到面前这人骨子里的那股狂劲,真是别样的刺激,这种变态的气息特别对他的胃口,豪爽道:“别人这么不给我杨鑫面子我肯定没完,不过你陆太子就另当别论了,我一口闷,你随意。”

    说着就喝完杯子里的,陆琛也很给面子的喝完了茶。

    几人坐到了一旁聊了起来,罗宇飞本来不太喜欢咋咋呼呼的杨鑫,现在觉得这货其实还挺顺眼,是个直肠子,爱憎分明,而他们同年也能聊一块,另一群年长的也早就各自聊了起来。

    没一会,过来陪玩的美人们从另一边楼梯进入,里头不乏高材生,高学历的,个个颜正气质佳,她们一般只负责倒茶送水,弹弹古筝,聊聊话,多余的节目当然要看客人是谁。

    陆琛瞬间明白了罗宇飞一开始那句话的意思,当一个穿着旗袍的美女坐到他身边的时候,罗宇飞像赶苍蝇似的:“起开,起开,没看我们陆大少不需要吗?”

    陆琛却拍了拍身边的座位:“坐这边。”

    卧槽,今天这是怎么了?

    罗宇飞与另一个发小卢毅面面相觑。

    看着那位艺校在读的美女巧笑嫣兮地靠近陆琛,为他剥、剥葡萄?

    那双青葱玉指剥着葡萄皮的样子美不胜收,她将葡萄递到大少面前,大少看了一眼,表情隐藏在发丝落下的阴影里,道:“自己吃吧。”

    这间包间里的人,她们是有了解过的,都是昆市世家出来的,任何一个都能让人少奋斗二十年。在这地方工作,为的还是有一张长期饭票,如果对象年轻英俊那就是走大运了。

    美女丝毫不觉得尴尬,自己吃了下去,用纸巾擦干净手指,又用专业的手法为他分杯倒茶,赏心悦目的一套动作,边用甜美的声音问着陆琛学校的情况,平时看什么书,陆琛随口说了一本,美女虽然没看过,但也能说上几句,她们都是下了功夫的。

    贴近生活的聊天,舒缓的节奏。

    陆琛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一旁的几人从一开始的震惊到现在的看戏,猜测陆琛忽然改变的原因。

    两人越靠越近,美女的手搁到陆琛的腿上。

    陆琛望着这双涂着红指甲油的手,就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并不会产生多余的感情,就如同董玲这些前女友一样。

    神色间居然夹带着一抹迷茫和挣扎,很快又被压了下去,冷声道:“你们这里,有男孩吗?”

    如果仔细听,就能从这话中感觉到一丝自我否定的情绪。

    本来以为今晚有戏的美女还没喜上眉梢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她勉强维持着职业素养:“有的,您需要?”

    很快经理走了进来,另一群人已经去其他包间玩别的娱乐,这里只剩下他们几个喜静的,他来到陆琛面前,询问他需要的类型,对于贵宾他们有定制服务。

    “学生味,干净乖巧的。”

    陆家的教育让陆琛从小就是个懂得规避错误的人。

    现在,还来得及,这份淡得近乎缥缈的情愫远没有到深刻的地步。

    他相信只是青春期的躁动,一时不慎走岔了。

    而他很快就能证明自己,那是错觉。

    也只是错觉。

    作者有话要说:  仙女们冬至快乐~

    某童:很快你就会知道,啥也证明不了,新世界的大门打开就关不上了蛤蛤蛤蛤蛤蛤

    不久以后

    面对其他男女的小陆子:内心毫无波澜

    面对邵非的某陆子:迷茫——挣扎——无视…………

    ——热血沸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