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男主 第26章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作者:童柯的小说      更新:2018-01-08
    陆琛一手揽着人, 重新回味了一下刚才刹那间将人拥入怀的绵软感,望着在自己怀里使劲扑腾的小动物,终于精疲力竭地停了下来, 气喘吁吁的, 就好像两人在玩游戏似的。

    糯米的粘性总是特别好, 陆琛想到罗宇飞之前在微信里爆出的词。

    邵非喘息着的频率不断撩动在耳边,体内的细胞也因为这若有似无的距离而升温, 如同一串串细小的电流窜入体内。

    他有些迷上了这样看着小东西走投无路只能落入自己怀抱的滋味。

    陆琛看似纤瘦却很有力,推起来完全就跟推个铁块似的。

    邵非觉得自己男性的尊严被无视了,对方的行为很明显是有耍弄意味的。

    他被这看似不紧致的拥抱又给弹了回去, 在力的作用下, 如陆琛所料又一次落入自己怀里, 陷入进来。

    邵非怒火不断叠加,却对面前的人无可奈何,也许他更气的是精神上的恐惧, 以及这具弱鸡般的身体, 自从来到这里他每天都会锻炼,但课业繁重,而力量也不是一朝一夕能起来的。

    薄唇浅浅擦过邵非柔软的耳廓,邵非颤了一下, 脸红得像颗苹果, 是羞耻和愤怒的。

    除了觉得被嘲笑外,还有一种若有似无的暧昧气息在空中流动,这让他感到尴尬和不适。

    “是你自己选的, 若是……不要怪我。”陆琛垂着头,叹息般的说着。

    这是他首次体会到与人亲近时,会产生的化学反应。

    意识到失控后,若是往常的陆琛一定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将不安定因素送离,明知道这种感情是不该产生的,为什么还要放任。

    至少今天以前的他,就是这么想的。

    但现在,理智与感情之间的拉扯还未分胜负,他只是遵从内心最诚实的感受,不能放邵非离开自己的视线。

    “我选了什么?”邵非被封住的喉咙像是终于能开口说话一样,他仿佛与男主在进行异次元对话,而他的语气中也夹杂着些许怒火。

    陆琛没有回答,好似逗弄够了,松开邵非的时候,邵非整个人都处于即将要爆发的状态,只是他习惯了忍耐了,他想至少要听一下陆琛给的解释再说,他不想无缘无故去定义别人。

    看着邵非瞪着眼,明明在发怒却还忍着,除了模样讨他喜爱外,更重要的是他发现邵非并不是毫无原则的服软,他也会有脾气。

    从一开始见面的时候,他就知道邵非并不是什么都不懂,虽然不够聪明但并不笨,随便糊弄的理由小家伙是不会信的。

    而他不想吓跑人,既然已经踏入他的圈子里,就没道理把人弄丢。

    温声道:“前几天和宇飞打赌一支股票今天的涨跌,下午到了收盘的时候他将信息发了过来,输的条件是抱住回家前看到的最后一个人,时间五分钟,上车后我就在想是抱老张好,还是抱你好,选来选去,还是你吧。”

    “你们太无聊了!”邵非是知道这两个人玩股票的,而且平时无聊的时候会进行打赌,但这也太没水准了,今天是他,那么明天后天呢?

    陆琛的话中百分之八十是真实的,只有结果是假的,就是这样真中参假的说法大部分人都拆穿不了。

    “如果实在生气,让你报复回来?”陆琛微微张开了双臂。

    邵非知道一班那几个不良少年很喜欢开荤素不忌的笑话,而陆琛和这些人关系很不错,所以有时候开玩笑是没上限的,恶趣味,又是没完没了的恶趣味。

    邵非僵硬的转头,爆发不出来的他自己闷着:“不用了。”

    陆琛莞尔一笑,也许是因为心里作用,生闷气的邵非他都觉得别有风情。

    陆琛喊回了张叔,两人一下车,邵非心里被耍弄的感觉并未小数,特别是全身那种被侵蚀到每个细胞的味道挥之不去,只要闭眼他就会想到刚才陆琛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那快要让人窒息的气氛。

    他忽然停下了离开的脚步,整了整了神色,回过头严肃地喊了一声:“琛哥。”

    “嗯?”陆琛回首,发现小东西被自己惹毛了。

    邵非可不管陆琛怎么想的,有些话他必须说出来:“每个个体都是不同的,我知道你体格很好,体育很好,身材很好,但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的,也有我这样缺斤少两的,你不觉得以强欺弱不太好吗,而且你们用打赌的方式来开玩笑,我觉得不恰当,也很不尊重人。”

    虽然邵非已经很认真了,用自己最严肃的语气表示着自己的不赞同,但他的凶悍在陆琛眼里也是没什么力道的。

    陆琛愣愣地看着邵非义正言辞的表情,努力憋着笑,实在好想再捞过来抱一下。

    不过光是之前那么一下,就把人给惹毛了,他暂时还不会有什么动作。

    稍稍一想,就知道邵非误会刚才“推开”的事了,以为他在戏弄。

    不过陆琛并不打算解释,而且这段话的前半段,实在太悦耳。

    如果你觉得我有那么好,那怎么就是吸引不到你?

    “下次我会注意的,还是说你误会了什么?”尾音有些迷离,在暗夜中透着魅惑。

    “没有,我只是不喜欢这种玩笑。”说着,加快脚步离开了。

    邵非回到自己在的那栋空楼里,上了楼梯看不到陆琛才吐了一口气,他说完后也有点后悔自己这么怼男主,身为路人甲做这种事很不明智,但他实在忍不住了。

    他胸口涨着气,打开微信发给罗宇飞:你们对赌是你们之间的事,不应该牵扯其他人。

    无论这两人赌什么,都不该随意拿别人当玩弄对象,今天是他,也许明天会有别人。

    正在陪女友吃饭的罗宇飞听到提示音,看到备注是糯米糍的人发来的消息,本来还想对陆琛炫耀一下他家糯米糍会搭理人了,一看内容就一头雾水,他怎么又惹到邵非了?

    脑子一转,立刻给陆琛发了条信息:你又欺负他啦?

    陆琛正吹着夜风,回道:少管,没你的事。

    罗宇飞:行,不过你能别每次给我拉仇恨吗?

    陆琛:挺好的,他清醒地认识到你的本质。

    罗宇飞:我们的友情已经走向了尽头。

    陆琛懒得再发回去,过了几分钟,又一次传来罗宇飞的信息:你向来是有主意的,从小到大我们几个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你说的算,我们听你的不仅仅因为你是陆家继承人,当然这也是原因之一,但更因为你让我们信服。

    陆琛:想说什么直接说。

    罗宇飞:你不觉得你对他的关注有点过了?

    罗宇飞虽然爱看戏,但两人情谊深厚,陆琛的异常要追溯到前段时间忽然暴躁的阶段,他觉得再这么放纵下去要出事,必须提醒一下。

    陆琛顿了下,缓缓打出几个字:我知道。

    说着将手机放回去,经过庭院里的梧桐树时,站了会,被发小的提醒燃起了一丝燥郁。

    发泄似的一拳打了上去,树干轻微晃动,叶子唰唰掉落下来。

    我曾经也以为我能控制所有事情。

    陆琛看向侧楼上还没亮起灯光的屋子,喃喃轻语:“只要你不再诱惑我,就这样过下去……”也许我能忍住不动你。

    陆琛在一个临界点上,似乎只要一点小小的刺激,就能将这层薄薄的膜戳破。

    邵非边走楼梯,边在缓解自己的心情。

    又一次出现刚才两人的拥抱场面,除了怒气外其实当时那种气氛也怪异的很。

    哪怕和女主的关系走了点弯路,但之后还是会回到正轨的,无论男主做了什么,那都是因为他恶劣的性格。

    当男主想要耍弄谁的时候,声音、容貌、气质所有外在的条件都可能成为他引诱人的武器,男主是个很善于利用自身优势的人,邵非知道,自己像其他人一样被短暂迷惑了一下,也只有那么一下。

    路人甲什么都没有,只有清醒的头脑。

    不过当天晚上邵非还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那股被戏耍的怒气尚未平息,而陆琛的侵略感却不消停地冒出来。

    这时候脑内出现一道声音:“您好,系统竭诚为您服务,这段时间被其他数据流冲击,回复时间有所延后。对此我们做了部分调整,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

    终于来了,对于系统的延迟邵非已经没脾气了,而且都过了重要时刻了。

    每次联系系统都有十分钟答疑解惑时间,邵非没有耽搁,也在脑中回复:“剧情走向不太对,男女主到现在都还没有生出情愫。”

    系统淡定道:“你先冷静一下,你进入世界之前我就说过,这是个真实的平行空间,它在完善修复的过程中,人物的行为和剧情是会有偏差的,你只需要将它引向结局就行了。”

    邵非当然是知道这点的:“但这个偏差很大,我觉得可能等不到断更的地方,剧情完全变了。”

    系统也有点懵,它重新调度了从邵非视角看到的画面,震惊地看着里面的一幕幕,呃!?

    这也是它第一次看到剧情完全走偏,男女怎么好像互相厌恶?

    系统思考了许久,就算将所有可能性进行计算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它也没得出切实有效的办法。

    不过对这个结果它不但不觉得糟糕,反而认为出乎意料的好:“如果世界意志没有逐出你的灵魂,那么就代表这一切都是被认可的,你可以继续完成,直到打出结局。”

    邵非有点没明白:“但走向不对,男女主如果没走到一起怎么办?”

    系统安慰道:“你能留在这个世界就已经很让我惊讶了。”

    邵非更加一头雾水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因为邵非的完成很高,系统打算将之前隐瞒的部分告知。它本来已经做好这个世界崩塌的准备了,现在算是喜出望外。它说,这些小说世界在漫长的断更过程中发生了变异,男主觉醒了自己的灵魂,影响了空间平衡,原本断更的剧情更是进行不下去。

    这是男主觉醒最早的一个世界,只有打通这个世界才能开通下面世界的通道。

    如果这个空间崩溃,其他的世界也会一起被摧毁。

    再严重下去会影响其他空间,形成空间风暴。

    在邵非之前的99位维护员都被驱逐了,系统说到这个世界的男主就咬牙切齿:“你知道这个陆琛有多变态吗,只要有目的接近他的人,他都能察觉出来,特别对于你们这样的外来人口他一抓一个准,无一例外都被驱逐,简直像妖怪一样,目前为止包括女主在内,就没人能留在他身边的,你是唯一的一个没被抓的,也许他发现了……”

    系统察觉自己失言,不过幸好邵非已经被他说的话吸引过去,根本没注意到最后一句。

    于是转了话题道:“在你之前,有影帝影后穿成各种角色,包括你看到的罗宇飞、杨鑫、董玲等等,都被识破了,因为没有结局,这个空间不断删档重来,现在非常不稳定。而在删档重来的过程中,他的灵魂力越来越强,到后来几次就可以驱逐外来者的灵魂了,所以你说他是不是变态?说他变态都是便宜他了!”给我们系统增加了多少工作量!

    邵非就一直听着系统吐糟男主有多变态,虽然他也挺赞同的,不过他还记着男主的优点和那些帮助,道德感让他没有附和。他的任务还是要继续的,想了想,还是打断了系统没有停歇过的吐糟,道:“所以你才在一开始提出要求,要我不崩坏人设,不能被发现是外来者。”

    “是啊,包括我只能出现三次也一样,之前的几个世界因为我和维护员经常聊天,影响了他们更好的融入世界,你看现在连聊天都禁止了。”作为一个话痨的系统,它也很孤独,这次的攻略者一看就是合适的聊天对象,是所有维护员里最软,脾气也最好的一个,错过了这个下一个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其实我现在看你脑中的影像,我都觉得你可能是靠着运气过下来的,要么就是他刚好没发现你。我们曾经也选了十几个像你这样穿成路人甲的,不过他们不靠近男主还好,靠近了又是一次删档重来,你现在能进行到这里已经很好了。”

    “快到十分钟了,我的帮助也要结束了,你还有问题吗?”系统依依不舍道,唉,难得碰到个脾气性格都那么好的维护员,让他很有说话的欲望啊。

    邵非赶紧问:“那你的意思是不是就算男女主不在一起,但只要是世界意志认同的结局就可以?”

    “对的,不过女主是最符合原著情节的存在,一般情况下男女主是最有可能在一起的,所以你原本的工作只要等断更后的剧情做维护就行了,现在我也没办法帮你,你就尽可能给男女主找机会再凑凑吧,你已经是走得最长的一个了,就根据你的人设走下去,说不定这次真有希望打出结局。”

    邵非将最纠结的问题问了出来:“还有最后个问题,男主……性向是正常的吧?”

    这个问题太神奇了,系统肯定道:“这是言情小说,哪怕出现什么变化,但本质不会变,男主当然只喜欢女——嘟”

    时间到了,系统的服务也结束了,不过哪怕没说完他也听明白了,就和他预料的一样。

    邵非心情也安定下来了,刚才的怒气也在与系统的对话中平息。

    男主恶趣味这是他早就知道的,而且男主眼光也没出毛病,选谁都不会选个各方面没特色的,想到这里,邵非除了怒气之外的那点不安也消除得差不多了。

    放下心中的大石,邵非这一晚睡得很好。

    而相隔不远的另一栋楼里的某人,却还在与理智拉扯着,他阴沉的表情再不是邵非看到的那样温和,站在阳台上望着斜对面的一处小黑点,仿佛一具雕像。

    第二天早上,邵非特意避开了陆琛的晨跑路线,虽然疑惑基本都解开了,也不再那么气,但昨天陆琛的桎梏还是让邵非浑身不自在,他不想那么快碰到对方,比平时还要早起一个小时,又换了路线,到早上五点半的时候他已经跑回来了,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看手机的陆琛,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双腿交叠着,正懒散地靠在钩花大门边。

    陆琛看着地图上移动的点,知道邵非已经跑回来了。

    他打开的正是听网,那只窃听器的同步app,除了窃听外它也能够定位。

    昨天他的确是打算取出窃听器的,但后来被半路杀出来的沈半青抱个满怀,又看到了那一幕,神使鬼差地没有再取出。

    一夜没睡的陆琛,在邵非跑下楼的时候就看到了。

    比平时提早了很多,很显然是为了躲人,这家里能躲的也只有他了。

    昨天还是太冲动了,好不容易让人放了些戒备,不能因为他的失控而功亏一篑。

    虽然不想那么快遇到,但都遇到了不可能当没看到。

    邵非看了眼低着头没注意到自己的陆琛,还是挪过去打招呼,好像昨天那个怒火中烧的邵非不见了:“琛哥,早。”

    这时候他还是在仔细观察陆琛的表情,从中推测陆琛心情。

    陆琛也笑了起来,温润的眼眉笑起来的时候直戳人心,很自然地将挂在脖子上的毛巾套在邵非脖子上,虽然没有碰到对方,却在毛巾挂上的瞬间离得很近,纽带的联系稍触即离,上方传来温和的声音:“早,睡得好吗,先擦擦汗。”

    邵非捏着柔软的毛巾,心情有点复杂:“还好。”

    “我刚出来,今天怎么换路线了?”

    “就……想看看别的风景。”邵非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回什么,只能尬聊,“你现在去跑吗?”

    “嗯。”陆琛看着脑袋要低到胸口的某仓鼠,“昨天那个玩笑是过了,不过并不是在耍你。”

    邵非点点头,一晚上过去他也没那么气了,而且也知道陆琛那见不得别人好的臭毛病。

    听到陆琛话语中的认真和歉意,也不好意思再生气:“只要以后不拿别人对赌就好了。”

    陆琛早知道邵非的好脾气,虽然生气但却不会气很久的,脾气好的让他不欺负都觉得亏了。

    不过陆琛并不打算让邵非关注点只在玩笑上面,像是无意提起昨晚的暧昧与亲昵:“我与朋友之间玩笑惯了,没想到抱一下你会那么大反应,是我疏忽了。”

    听陆琛这么说,邵非的思绪也被带走了。

    他是不是真的太敏感了,只是抱一下,就像是男生之间打个招呼一样,很随意的那种?

    “也是我开不起玩笑,而且不习惯与人这么亲近。”邵非终于对昨晚有点释然了。

    陆琛弯下身,凑到邵非眼前,那张俊美至极的脸再次放大,那双眼简直无差别地放电:“那你原谅我了吗?”

    嚇!当没看到!

    陆琛也太卑鄙了,身为一个颜控,他的确有点扛不住男女主这样的脸。

    邵非招架不住道:“本来也没什么,这是很正常的,哪里需要原谅。”

    “嗯,你这样想就好。我不讨几个弟弟喜欢,好不容易出现一个你,难免想亲近一点,体会当哥哥的感觉。”陆琛的语气平淡,不过目光有些寞落。

    邵非知道陆琛前半句是瞎话,那些弟弟哪里是不喜欢陆琛,是太喜欢了,恨不得陆琛将他们当做真正的兄弟,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的确让陆琛很膈应。

    他这才抬头,发现陆琛果然眼圈更深了,而且脸上也有些压抑的疲惫,应该是昨天晚上忙到很晚,想到昨天在车里看到陆琛休憩的那一幕,顿时有点酸酸的,忍不住安慰道:“我其实也很想亲近你的。”我只是怕你,不是讨厌你。

    “谢谢你的安慰。”陆琛笑容有些苦涩,拍了拍邵非蓬松的头顶。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邵非不敢承认:“不是安慰……”

    怎么感觉说什么都是不对的。

    “你不是怕我吗?”

    那双好似能看透人心的眼,让邵非无所遁形,他之前的那些害怕逃避男主大概是一清二楚的,顿时心更虚了。

    “没有,我就是觉得我们不熟,我对不熟的人都这样。”邵非狡辩道,说着连自己都不是很信的话,特别在男主含笑望着的时候,有点被拆穿的窘迫。

    邵非这人实诚,心软,根本受不了别人示弱,特别是平时强势极了的男主忽然露出了一丝丝柔软,他就不自觉地检讨自己,甚至会把错揽到自己身上。

    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生气过头了,男主也只是刚成年没多久,就算本性是有点恶劣,但除了昨天那样的恶作剧以外,大部分时候也是有分寸的那种。

    “知道了,别解释了,我先去了,等我早饭。”说着,陆琛就跑了出去。

    邵非发现陆琛根本是敷衍自己,并不相信他的话。

    邵非擦着脸上和脖子上的汗,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鼻间充满了陆琛的气息。

    他有些懊恼:“这是不是就是狼来了的故事。”

    邵非开始不知道要怎么和陆琛相处,近了不对,远了也不对,好像处处都被什么牵着走似的,这感觉也只有一刹那。

    陆琛回来后,果然看到邵非乖乖地坐在餐桌上等他:“饿了吗?”

    邵非正在背兰亭集序,他记了很多小纸条,都是注释,他没有自己的记忆,只有原主的那一点,还不是很完全,在背诵上面只能自己下苦工。

    听到声音抬头,发现这样流着汗充满运动气息的陆琛简直荷尔蒙快爆炸了,幸好这里没女生,摇了摇头:“不饿,我吃了点饼干。”他喜欢的蔓越莓口味。

    “那行,我去洗个澡,等我下来。不是喜欢培根吗,待会我给你做一份。”

    “不用这么麻烦,我路上随便买点就好。”这个路人甲受到的规格太高了,邵非与其说受宠若惊不如说胆颤心惊。

    “给自己做然后顺便给你的,今天你喜欢的那位培根大厨家里有点事,没时间给你做,还是嫌弃我做的了?”

    因为刚才那点心虚一直留着,而且作为读者邵非的确是有些心疼男主的,肯定道:“我、我期待的!”其实小说里都没说男主会做饭。

    小仓鼠闪亮亮的眼神满满都是自己,让陆琛觉得没白费功夫。

    果然,陆琛很快做了两份培根金针菇,又把昨晚让厨房连夜烘出来的手工饼干补偿了邵非,算做他之前偷吃饼干的赔罪。

    两人是在班级门口分开的,陆琛还要去准备早会的演讲稿。

    分开的时候邵非内心翻涌着的愧疚在渐渐加深,特别是在男主对他越来越照顾的状态下,嚅嗫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说什么,眼睁睁看着陆琛和学生会副会长大美女一同离开。

    正因为知道男主说的都是事实,他才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显得虚伪,而且男主也根本不需要他的安慰吧。

    无论是系统,还是文里对男主的评价有多糟糕,他遇到的是与自己相处的这个,哪怕有那么多缺点,都不能否认对方对自己的照顾。

    早会结束,陆琛回到教室的时候大部分同学已经坐在位置上了,正凑在一起嬉闹聊天。

    而某只仓鼠居然没埋头习题,正张望着门口,像是在等他。

    陆琛不动声色地走过去,就发现了一个小细节,他停在桌子旁,略带深意地看着邵非。

    邵非脸颊有点红,不过还是表达了对自己躲避陆琛的歉意,指着两张并在一起的桌子说:“我觉得这样问问题更方便,所以就移了一下。”

    帝江高中和其他学校一样,每个学生的座位都是独立的,就算是同桌一般也会有一点距离隔开,这相当于每个学生心里的一道防线,不远但也不近的安全距离。

    现在邵非将两人的桌子干脆并在了一起,没留什么空隙。

    陆琛只是淡淡嗯了声,眼底含着些许得逞地坐了下来,拿过邵非的作业本开始查看,邵非的脑袋也凑了过去,远远的看过去仿佛小半个身子被虚环着,哪怕他们并没有接触到对方的身体。

    刚进教室门的罗宇飞眯了下眼,怎么感觉这两人更黏糊了。

    到了下午第四节自习课快结束的时候,邵非就开始坐立不安。

    陆琛整个人沐浴在窗外洒入的暖光中,喝着邵非午后在小卖部里买的核桃饮料,边喝边看着书,像一副岁月静好的油画。

    邵非又丢了好几个眼神过去,这欲言又止的模样已经持续了大半天了,陆琛早就猜到了,只是当做没看到而已:“想问沈半青的事?”

    邵非小心地点点头,发现陆琛没有像昨天那样阴沉着脸,斟酌着词开始为沈半青说好话:“她家里应该是出了什么重要的事,我觉得她昨天不像是故意撞上来的,不然也不会直接就走了,而且她也没认出我们在车子里面。”

    鼻子被弹了下,这动作太突然了,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收手了。

    夕阳洒在陆琛身上,暖融融的金光淀在陆琛眼底,连人都温暖了起来,只见陆琛微笑着说:“你又知道了?”

    陆琛没回头,抬起手将喝完的易拉罐准确地扔到后方的垃圾桶里。

    一只完全捏变形的易拉罐。

    作者有话要说:  随机50个红包,特别感谢宝宝们投喂的营养液~饱饱哒

    啊啊啊啊啊我终于在最后一刻赶出来了,生死时速嗷嗷嗷

    系统:等等,我话还没说完啊啊啊啊啊!

    小陆子:气得变形

    小非子:我其实也很想亲近你的

    小陆子:多亲近……负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