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男主 第27章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作者:童柯的小说      更新:2018-01-08
    杨鑫那天收到陆琛丢过来的地址后, 就丢下队友撤了,在那附近找了许久才在一个小公园找到紧抱着自己,神色恍惚的沈半清, 看到在附近严阵以待的陆家保镖, 杨鑫的表情有点纠结, 找到人当然高兴,但陆琛为什么还会派人守着, 陆琛向来不多管闲事,如果不是对沈半清有想法,怎么会多此一举?

    杨鑫想到学校里的流言, 原本他是不信的, 现在就不好说了。

    他本来还挺兴奋能接近佳人, 现在看来不过是个门神的功用?

    杨鑫在心里悄咪咪问候了一遍他偶像,思来考去还是不愿意放弃沈半清,现在大家都是追求者, 说不定沈半清不喜欢陆琛那类型, 就喜欢他这种接地气的呢?

    于是杨鑫开始为自己创造机会,q对着沈半清说了大半晚的话,自得其乐,不过得不到半点回应, 也许对她来说自己就和公园里忽高忽低的蝉鸣一样烦人。

    杨鑫也渐渐不说话了, 就静静地陪伴在沈半清身边,望着她。

    光芒从渲染成深紫色的厚云中层叠漏出,在人们视线中交织成璀璨的金线, 到了傍晚小公园里就恢复了人气,一派热闹的景象,孩子们的穿梭,情侣的结伴,推着婴儿车的男女。一旁的车载冰淇淋店刚打出优惠的招牌,几个孩子围在那儿要家长买给自己。

    唯有沈半清那一处,像是与世隔离的一角。

    一辆车悄然停在离公园不远处的街道上,邵非心系沈半清的状况,不等车完全停下就想下去。却被陆琛拉了下胳膊,昨天那铺天盖地的侵略感再次袭来,邵非身体先于思想,毫不犹豫地想抽回手,却只抽动了一点就被锁住。

    “急什么,人又跑不掉。”陆琛说着从兜里取出了瓶小型喷雾器,是防蚊液,依旧是惯常的嘲讽风格,但动作却温柔,“蚊子爱蛰你,与你是不是型血没什么关系,你的体质就是招这些鬼东西。”

    见邵非直勾勾望着自己,陆琛一点不自然的模样都没有,似乎本来就应该这样:“怎么这种眼神,还不闭眼?”

    与陆琛在一起的时候,很容易进入这种陆琛一手营造的气氛中而不自知。

    等回味过来,可能已经深陷其中。

    在这种自然的状态下,邵非仿佛被驯化了一样,就这样习惯性地听从了指令,甚至在看到陆琛冷淡的眼眉时脑子是一片空白的,喷雾剂的喷洒声在车内狭小的空间内像细细的雨声,他很快感觉到双臂的清凉,以及脸上偶尔飘到的细小水雾。

    陆琛似乎不在乎车内有这种怪味,在邵非藕白的手臂上扫了一圈,指腹偶尔还摸一下,不着痕迹地收一点利息。

    完全没有被吃豆腐感觉的邵非也没反抗,只是觉得时间有点难熬。

    手腕上还有块不大不小的肿块,是邵非中午去小卖部的时候咬的。

    小红块在白皙的皮肤上特别醒目,陆琛恶作剧一样地摁了摁,多洒了点上去。

    虽然两人亲密了许多,邵非也在陆琛面前更放得开了,但每次与陆琛的相处,心慌和焦虑就会冒出来。

    陆琛正在勤劳地工作,邵非则是低着头。

    眼神满是思索和焦虑,这种磨人的气氛他觉得就像一团迷惑人的浓雾,只是在不断引他陷落。

    那次在厕所擦手时也是这样,温柔的仿若被毒蛇的蛇信子舔舐着。

    邵非再一次抽手,陆琛顺势松开了。

    缓缓垂下了睫毛,将自己刚刚些微失神的状态给抽回来,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刚想道谢,又想起陆琛之前在学校让他以后少道谢,既然想亲近,那就不用事事说谢谢。

    邵非改口:“那我们下去吧。”

    也不知道和大少爷的兄弟扮演游戏什么时候结束。

    邵非回忆今天课堂上,陆琛将笔记本挪过来,那苍劲有力的字体跃入眼前,上面写着:早上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早上发生了太多事,邵非在想陆琛说的是哪一件。

    很快又加了一个字:弟。

    邵非立刻意识到陆琛不是开玩笑,他的意思是想把他当弟弟一样对待,体验当兄长的感觉。

    如果读过原著就知道姚菲菲母子到陆家只是陆正明的顺水推舟,更是对陆琛的警告。

    男主有这么缺兄弟吗,并没有,不提外面的异母兄弟,就是从小一起的世家子都有许多。

    想当他兄弟的人应该是前赴后继的,所以哪怕孤独了,人选也很多,为什么要选他?

    不是他把男主想得太坏,实在是最近路人甲的待遇规格太高,像是踩在云上,一点都不踏实。

    他猜测男主可能是有某种目的的,只是他看不出来是什么而已。不过他身上没什么可图的,能留在男主身边说不定能找到打出结局的办法,邵非没怎么思考就答应了这个绝对不亏本的买卖。

    他想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当个穿了金衣的假皇子,进行着被拆穿和丢弃前的狂欢,他还是能做到的。

    答应后,陆琛像是在他身上找到了新乐趣,与他几乎形影不离。

    邵非当然会不习惯,一句作茧自缚的“想亲近”和陆琛的照顾下,他在人情上也无法推辞。

    就像刚才那样,宛若被一张细细编织的网罩住,邵非偶尔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出了车子,邵非就不再去烦恼陆琛的事。

    开始回忆女主这时候发生的情况,小跑进小公园,终于在一处景观花卉旁找到了坐在椅子上的沈半清,与昨晚看到的模样差不多。

    杨鑫本来没注意到邵非,实在是这位小朋友太没存在感,直到看到邵非身后的陆琛,才回味过来这好像是陆琛的那个新同桌?

    邵非来到沈半清面前,看着她无神的眼,憔悴苍白的脸,轻轻喊了几声她的名字。

    “没用的,她一天一夜,没说话,没动,甚至连东西都不吃。”要不是还会眨眼睛,都像是死了。

    如果只是感情上的失落,再痛苦沈半清也不会这样失魂落魄,但现在她连累了家人,让他们落到到绝望的境地,她无法原谅谢允,更无法原谅她自己。如果不是因为宠她,不是希望她未来有个好归宿,父亲也不会孤注一掷地支持谢家,不会那么信任谢允。

    父亲绝望的目光,母亲泪流满面的脸像是电影一样不断在脑海里回放,哪怕到这样的境地,他们也没有怪过她。

    她怎么还有脸再回去见他们?这么大的一个地方,好像哪里都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能干什么?

    男人喜欢她,女人厌恶她,她像个被隔离出来的人。

    邵非在原地急得团团转,女主这时候已经钻牛角尖了,不能再放任她这样了。

    他回头,却见陆琛悠悠哉哉地在不远处的靠椅上坐了下来,修长的双腿交叠着,懒懒散散的好像是来度假的,完全没有理会的样子,邵非看着不争气的男主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活该你单身,活该你没有结局,你这样怎么可能不孤生!?

    陆琛是不是从来就不知道主动两个字?

    陆琛每天晚上固定任务就是与自己的一位特助五位特别助理交流,既然公司交给他,无论是不是练手,以陆琛吹毛求疵的性格都要做到最好。

    这次更是相当尽责,连实验都是自己全程参与的,比如他昨天一宿不睡用监听器听了一晚上某只仓鼠的小呼噜声。

    但到了半夜,信号会间歇性微弱,有时候还会模糊,app闪屏,这都是需要改进的地方,他快速用九宫格打着字,将产品的缺陷用简练的语言陈述,催促公司里的程序师加班加点修复。

    那一边,吴良没想到他们陆大少对产品这么上心,居然还亲自测验,这些事情本来交给专门的测试员就可以了。吴良又结合各方数据,进行对比后给陆琛交上了一份评估报告。

    聊了几句后,吴良又叮嘱了一下让陆琛注意身体,他现在主要心思还是放在学业上,不应该花太多精力在新产品上面。

    两人关系亦师亦友,换了之前的陆琛还会怼几句,不过今天他心情爆好,也就不挑刺了,甚至还恶趣味地问吴良私生活,比如有没有摆脱某个女人的纠缠。

    但向来第一时间回答问题的吴良,却岔开了话题,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陆琛敏锐地发现,有猫腻。

    陆琛并不介意姚菲菲做什么,他的父亲不从一而终,凭什么要求女人做到。

    还是那句话,她发挥她的能力,他们有他们的规矩。

    陆琛哂笑了一声,吴良怎么可能被一个空有美貌的花瓶迷住?除非他……

    在陆琛当背景幕布的时候,邵非跑到旁边的冰淇淋房车那儿,要了个无人问津的棉花糖。

    也许是它的招牌太小,大多数经过的人都选择了其他甜点,他也是刚刚注意到的。

    文中沈半清最怀念的食物就是这个,小时候父母工作忙她是由奶奶带大的,因为外婆家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奶奶为了孙女在一个良好的环境中成长,加倍疼爱幼小的沈半清。如果不是奶奶的去世给沈半清巨大的打击,让谢允有机会安慰她,在邵非看来就是十个谢允都不可能让沈半清情根深种。

    而棉花糖是沈半清幼年时最美好的回忆。

    当邵非拿着胖乎乎像一团云的棉花糖走向陆琛时,陆琛一个快手就将这个画面保存下来。

    嗯,糯米配胖云,很搭。

    “怎么?”陆琛望着棉花糖,明知故问。

    邵非踌躇了下,他觉得用这个去哄沈半清,应该能缓解男女主敌对的关系。

    “能不能……”邵非绞尽脑汁想着说辞。

    “嗯?”这小家伙,给他送东西还这么犹豫半天,还是太害羞,胆子也就米粒点大。

    陆琛想到这个小家伙,中午去小卖部给他买了瓶核桃饮料,被蚊子叮了好几个包。

    熬到下午第二节课才偷偷塞到他的抽屉里,还装作是女生送来的,真以为他陆琛像这个小蠢蛋一样蠢?

    “能不能把这个送去给沈半清?”不会拐弯抹角,那就直接问吧。

    本来想半推半就勉强收下的陆琛滞了一秒,上扬的嘴角被拉平,表情还是淡淡的,手指微微收拢,手背上青筋浮出。

    淡声道:“为什么?”

    “就当帮我个忙,好不好?她现在需要安慰。”邵非闪烁着目光,低声哄劝。

    这是他仗着今天新上任的假弟弟身份提出的第一个要求。

    饶是陆琛这个诡辩高手都对邵非那异于常人的逻辑感到无言以对:所以她不开心,关我什么事?

    这世界上每个人都在奔波劳碌,受委屈怎么了,我难道还要一个个安慰过来?

    郁气堆积,望向邵非期待的目光,陆琛皮笑肉不笑:“没空。”

    邵非看着正开着拍照功能的手机,睁眼说瞎话的某人:“……”

    过了几秒,陆琛又恢复了懒散的样子,双腿打开,气场全开,那种拒绝交流的姿态。

    冷冰冰的:“我今天是司机,只负责把你送到,不兼职。”

    求助无果的邵非带着一种你活该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的郁闷感,决定自救。

    他将棉花糖放到沈半清面前,她无神的目光终于渐渐焦距。

    像是灵魂归位一般,她动了下僵硬的胳膊,接过了那支熟悉的棉花糖,眼底柔软了一些,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她也没看邵非,缓缓将它放入口中,小口小口地含着。

    慢慢的,潸然泪下。

    苦涩的泪水混杂着甜腻的味道,吞入喉中。

    倏然抱住了邵非的腰,似乎想将泪水隐藏,棉花糖粘在两人的衣服上,不过他们都没在意。

    “呜……”沈半清放声痛哭,这时候似乎眼前的人是谁都不重要,她只是需要一个站起来的力量。

    一旁毫无用处呆呆陪了一天一夜的杨鑫,眼睁睁看着一个没有存在感的男生抢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他们杨家是不是专门用来被截胡的?

    现在这情况自己像是个多余的,有点内伤的杨鑫想找人分开两人,最合适的不就是陆琛吗。

    陆琛应该不会放任他们这么搂搂抱抱吧。

    杨鑫回头,见陆琛站在暗幕处。

    此时余晖落下,夜幕爬上,这么站着还真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味道。

    陆琛静静地望着相拥的两人,目光中一片诡异的平静。

    沈半清莫名颤了下,像是冷到了。

    邵非也有些被她的哀伤感染到,轻轻拍着这个坚强姑娘的背,不断重复着:“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

    沈半清像是找到了一个倾诉的地方,一开始还是轻声轻气的,后来就越来越激烈了:“我像个傻子一样追着他,他八成在笑话我有多么蠢,怎么会有那么蠢的女人呢,叫她干什么就干什么,什么怨言都没有,末了还会为他找借口,多好用啊!不用白不用,对不对?他怎么对我都可以,是我瞎了,但为什么要害我父母!?你知道吗,他们没怪我,还安慰我,为什么不怪?……但该死的是我啊,昨天那辆车冲过来的时候,我就想这么撞死也好……”

    原著里没有这段话,他没想到这时候的沈半清会这么万念俱灰,邵非不由将她瘦弱却又坚强的肩紧紧抱着,给予她关键时候的依靠,静静地说:“你还有很多事没做,这么便宜他,你甘心吗?”

    沈半清以后会成为无数人的女神,怎么能在这里爬不起来。

    沈半清的泪水流得更为凶猛,死死抱着邵非,像抓着最后一块浮木。

    也许是感受到了她的绝望,邵非只知道紧抱住她冰冷的身体,希望给她一点温暖。

    他好像从她身上看到了那个刚刚来这个世界的自己,渺小的,无人问津的,没过去,没家人,没记忆的自己。

    陆琛神色像是被凝固了,猝然迈开大步,走向两人,雷厉风行的气势让杨鑫被慑了下。

    这才像是他父亲赞不绝口的那个人,那个让所有世家子黯然失色的家伙。

    邵非还抱着人,双目忽然被一双大掌捂住,背后一具温热的身体虚贴着,一种天然的安全感。

    泪水染湿了陆琛的手掌,心中微起波澜。

    低下头,唇贴在邵非的耳廓上,引起那片肌肤上细小的鸡皮疙瘩。

    “你哭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随机50个红包,特别感谢宝宝们投喂的营养液~饱饱哒

    下一章开始进行防盗了哦~

    小陆子:要哭床上哭。

    小陆子的心情写照:大晴天→晴转多云→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女主:以后这只糯米我罩着

    杨三金:我到底是不是她正牌男友?怎么越看自己越像个多余的。

    虽然没标注,不过我一直当甜文写哒,不觉得甜到炸裂嘛~(挺胸)

    问答环节:

    3为毛男主这么软?

    一直写豺狼虎豹,你童也有点审美疲劳了,所以这次换小清新,我们仓鼠牌邵小非,软~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