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密爱:甜妻宠〕〔3岁小萌宝:神医娘〕〔神血战士〕〔灵战天地〕〔步步登高〕〔万域灵神〕〔喜劫良缘,纨绔俏〕〔宠物天王〕〔侯府商女〕〔盖世仙尊〕〔娇娃联盟:小妻超〕〔盛世极宠:天眼医〕〔无疆〕〔娇妻入怀:霸道老〕〔重生小俏媳:首长〕〔大道朝天〕〔龙血剑神〕〔重生肥妻:首长大〕〔终焉异世启示录〕〔我是个葬尸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路人男主 第28章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杨鑫见坐着的沈半青抱着邵非的腰, 而他偶像则是贴着邵非,三人的姿势让他有种说不出口的诡异味道,怎么看怎么怪。

    不过有一点他是确定的, 他大概真是个没必要的存在。

    陆琛靠近后不假思索地遮住了小哭包的模样, 将人不着痕迹地划入自己的领域范围内。

    眼前被黑暗笼罩, 失去了视觉后,听力捕捉到更细微的音色颤动。

    是陆琛的声音, 就在他身后。

    邵非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哭了,觉得自己忒丢人,低着头抹去脸上的水迹, 陆琛捂眼的手也放了下来, 给邵非打理自己的时间。

    经过陆琛的一打岔, 沈半青也恢复了神智,她刚才只是一时间重压释放,思想由痛苦支配, 被忽然打断后她的状态也重新回归了。

    她将自己紧箍着邵非的手放开, 声音还很沙哑:“你没事吧,我刚才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真是……”她自己都觉得刚才的她像个疯子,而且因为太过用力, 她想可能都把这人的腰给掐出淤青了。

    “没事没事, 一点事都没有。”邵非连连摆手,刚才他们两都没注意到这些,只知道抱紧对方, 像两个孤独的灵魂靠近着。

    当时沈半青的手是抓得太厉害,现在他才感觉到。

    不过邵非觉得自己是个男人,这点小问题也没放心上。

    心底松了一口气,女主的状态好像好很多了。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沈半青发现他们虽然见过好几次,但都只是远远的看着,连名字都不知道。

    邵非也顾不得尴尬,听出了沈半青释放的友谊信息,有点兴奋有点羞赧:“我、我叫邵非。”

    “我是沈半青。”虽然声音像是在砂砾上滚过,不过她明显人已经恢复了精神,不再是那么浑噩的状态了。

    两人相视一笑,虽然才接触没一会,却好像认识了很长时间一样。

    陆琛觉得这一幕分外刺眼,却又没任何立场干预,他也不会干失了水准的事。

    但对某个女人的评价,一降再降。

    居然会有那么惹人厌烦还阴魂不散的女人。

    沈半青还想问邵非怎么会到这里,就与邵非背后的男人对上了视线,又是那像是看着什么污秽物的眼神,比上一次更多了厌憎,沈半青的脸色也变了变。

    怎么哪里都有这男的,她好端端的在公园里,没招谁惹谁,现在这男人却出现在她面前,还来者不善,这不由地让沈半青多想。

    但陆琛可不管她是什么想法,既然恢复了那就没必要再待在这里了,一手揽住邵非的腰半拖着人,看着没用力却让邵非脱不了身,对一旁还在神游天外的杨鑫道:“人交给你了。”

    杨鑫愣愣地点头,信息量有点大,实情与传言相差了太多,他偶像好像只是为了送那个小朋友过来的?小朋友又和沈半青看着是刚认识的?

    这都是什么情况!?

    本来关注点都在沈半青身上的邵非,这才被陆琛拉回了思绪。

    他能感觉到腰上的那只手透着不容置疑的味道,把要脱口而出的话吞了回去,只敢悄悄给沈半青打了个回头见的手势。

    沈半青注视着两人离开的样子,那混蛋该不会仗着自己家世在强人所难吧,那孩子一看就是个好欺负的模样,这不正中某些恶人的下怀吗?

    “琛、琛哥,难受……”邵非这不是说谎,刚才沈半青就因为失态手指是捏着他的肉的,腰上有淤青,现在陆琛简直像是要掐死他的力气,他的确有点痛。

    听到那软糯的声音,陆琛这才放开了手,说着就要撩邵非的衣服:“我弄痛你了?”

    邵非赶紧抓住那准备拉开衣服的手,给自己编了个借口:“不是,我骗你的,就是想你放开我。”

    他可没有大庭广众之下脱衣服露身体的嗜好。

    陆琛神情沉了一下,也不再查看,转身快步离开。

    邵非咯噔一声,赶紧小跑上前,道:“我就是觉得在外面两个男人这样拉扯,有点怪,不是要躲你。”

    陆琛神色中夹着一丝讥诮:“你真是谎话连篇,果然那句想亲近也是假的吧。”

    怎么又绕到这问题上了,不是都过去了吗?

    他现在特别想一豆腐拍死自己。

    到底当时在想什么,才能说出那句话啊,给自己套了多大的一个笼子。

    “真的。”邵非立刻表着跟班的衷心。

    陆琛考虑了一会:“我没法相信,这样吧,接下来一个月证明给我看。”

    邵非:“好。”

    假话谁不会说,先敷衍了再说。

    “如果证明不了,就惩罚你好不好?”陆琛像在牵引着人似的循序渐进。

    好似被看透的邵非张了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你不是怕我吗,我现在什么都没做你都怕成这样,要不我做点什么?”

    邵非赶紧摇头,心里紧张到了极点:“我一定证明我没说假话。”

    陆琛眼梢一扬:“我等着。”

    邵非惶惶不安地跟在陆琛身后,边偷偷揉着自己被捏痛的腰。

    到底怎么样才算亲近啊?

    看了眼陆琛没什么表情的样子,邵非深深叹了一下。

    好像从刚才拒绝帮忙后,陆琛就这样阎王脸了。

    沈半青是个性格脾气都很不错的姑娘,到底是哪里惹到男主了,邵非现在想要提起沈半青都是再三斟酌的,就怕自己弄巧成拙。

    快要到车上的时候,邵非却一手扒在车门上,陆琛挑了挑眉:“还不想走?”

    才见了几次面,魂都被勾没了吗?

    本来就觉得沈半青是个祸水,现在陆琛更觉得对方不但心机重,还非常不安分。

    “不是,我、我身上刚才沾了糖,会弄脏你家的车。”这种车一看就是洗起来很麻烦的,特别这还是内部,也不知道要多考究。

    陆琛郁闷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个百分点,看到小家伙的上衣上沾了黏糊糊白色的糖丝,但陆琛没说什么,直接把安静如鸡的邵非丢入车后座。

    一般情况下没感觉到危险,邵非是会放的开一些的,就像刚才他哄劝陆琛送棉花糖一样,但如果像现在,他会很明智地将冒头的小活泼给摁下去。

    喜怒不定说的就是男主这一款啊,他不小心地伺候着不行。

    陆琛丢了个眼神过去,邵非立马心领神会。

    刚还定下那个一个月的约定呢。

    就见邵非的屁股又往陆琛这边挪了两下,端端正正地坐好,两人在后排的距离近了一些。

    乖乖的,听话的,让人的气性都没法发出来。

    看,只有他和他的时候,分明是好好的。

    所以,那个女人太多余了。

    吩咐前头老张开车,陆琛还想着刚才那刺眼的一幕,很客观地评价:“她很漂亮。”

    小仓鼠耳朵一抖,是啊是啊!你终于发现了吗!不过看着男主脸色,邵非只是小幅度地点了下脑袋,一脸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模样。

    “菲姨也很漂亮。”陆琛直接把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放在一起对比,发现对比之下姚菲菲的庸俗都还算顺眼了。

    邵非愣了下,什么意思?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会用自己的表象来迷惑人,迷得就是你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陆琛义正言辞地教育着面前想得太简单的家伙,这么容易被骗,让他怎么能放心。

    “她挺好的,不是那样的人。”邵非发现陆琛对沈半青的偏见越来越难挽回,对怎么让男主发现女主的好更头痛了。

    他甚至产生了一种自己积极前进,但不断被身后人拖后腿,带了个不争气的猪队友的感觉。

    陆琛捏了捏拳头,表情没什么变化:“她不适合你,你要是真喜欢这样的,以后我会给你介绍好的。”一个你都不够十个她吞的,被卖了还给她数钱。

    邵非将这句话整整捋了两遍,男主该不会是误会了什么吧?

    “不不,我对她不是你想的那样。”邵非尴尬极了,极力解释的样子让人觉得只是因为被戳穿心事的慌张,“我就是觉得经常能遇到她,也许是有缘,绝对绝对没有其他心思的。”再说我怎么配得上她啊。

    这误会大发了,但邵非越是想解释越是结巴,越描越黑说的就是他了。

    “是啊,经常遇到。”是心机有多重才能这样无缝衔接的遇到,以为他看不出来吗?

    邵非:所以这不就是很有缘分的意思吗?

    两个想法完全南辕北辙的人,却以为对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陆琛不打算再提沈半青来继续影响邵非,看来有些事,还是要尽快解决,等她和别人如胶似漆了,这小家伙总知道什么叫放弃了。

    陆琛这么想着,看着小家伙还一脸紧张,眼眶还红通通的,心一动,查询手机,输入了一排他以前绝对不会去做,现在做的顺理成章的事:怎么哄人开心?

    邵非见陆琛在看手机了,也放松了下来,这算是过了一关了吧。

    好累啊,比上课还累。

    每次和男主相处,都和打仗似的。

    这会儿离双十一还有大半个月,刚好也有不少人在知道里问了类似的问题。

    陆琛一条条查看过去,觉得都不适合他们,直到其中一条引入眼帘:买买买!看中什么就买什么,没人不喜欢收到礼物。而且也能显示出你的重视,要知道花钱的多少不能衡量一个人的感情,但花的少的,绝对说明有问题了!连钱都比不过,还谈什么感情!

    陆琛手指点在这一条上,什么歪理?

    不过,好像也只有这条稍微靠谱一点。

    “买买买是什么意思?”陆琛明知故问,观察着小动物的表情。

    这个邵非还是知道的,与姚菲菲住在一起那段时间,她就是典型的买买买的,男主这种不接地气的类型应该是不太懂这些东西的,邵非用自己的理解解释了一通。

    “收到东西,都会开心吗?”

    邵非想到现在到处都是双十一的广告,今年打出的噱头好像就是买买买,随便翻个网页都能会有这种弹框出来,大概男主是哪里看到了,想着姚菲菲每次提到逛街就两眼放光的样子,还是点了点头:“会的吧,他们都特别喜欢。”

    陆琛很快就得出了结论:他喜欢的。

    陆琛平时对买东西没什么欲望,不过如果小家伙喜欢的话,那就买。

    两人都不是话多的,也没再聊天。

    邵非渐渐有点困,早上是四点起的,还是有点早了。

    如果注定会遇到陆琛,他以后还是正常时间起来吧,不能老折腾自己。

    中午午觉的时候又做了个噩梦,导致他一下午都精神恍惚,之前心系女主还感觉不到疲惫,现在女主那边情况有所好转,他放下了心,困意就上来了。

    脑袋稍稍往旁边靠了靠,嘴巴张合了一下,模糊的声音:“琛哥,到了叫我。”

    说着话的时候,眼睛已经眯起来了。

    陆琛看他要睡不睡的样子,眼底笑意堆积。

    哪怕前一个钟头,还被气得不轻,但只要没了那些个程咬金,他根本不会随便被惹到。

    陆琛请轻轻戳了下那被养的有点肉的脸蛋,在夜色中他温柔的低语格外迷人:“别完全睡着了,马上要到了。”

    边和前排老张报了个新地址,邵非听到了什么,不过没将文字组合起来,混混沌沌地嗯嗯啊啊了几声,只保留了一点点意识。

    回想起中午的时候,学校里午休也有一个半小时,邵非按了个闹钟打算眯个二十分钟养精蓄锐,但就这短短二十分钟却睡得很熟,还做了梦,他现在还记得梦里的场景。

    梦到自己被一条巨大的蟒蛇追赶,他跑得快断气还是被追赶上,那巨大的身躯将他盘了起来,一点点地收紧。梦非常的真实,他还能感觉到挣扎时摸到那蛇皮上光滑又华丽的蛇鳞,还有那蛇信子舔在自己脸上湿漉漉的感觉。

    邵非被吓得动弹不得,就这样从梦里醒来。

    不愿意再回想那感觉,给自己找了点事做,想到白天那点心虚和愧疚,才去小卖部买了点吃的,顺便就给陆琛带了个核桃饮料,来证明自己是真的想“亲近”,免得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又哪里惹到了陆琛。

    边回忆着边坠入梦境。

    陆琛今天完成了课内课外所有该做的事,也有闲情逸致翻看朋友圈,他的朋友圈好友数量太多,几分钟就能刷新一条动态,里面最活跃就要数罗宇飞。

    没翻几下就看到罗宇飞放的最新的一条,是一张豆丁小男孩吸着奶嘴歪歪扭扭走路的照片,下面跟着一句话:我家小豆浆会喊哥哥了,这么聪明的宝宝必须是我罗家的!

    罗宇飞平时经常炫耀自家二胎弟弟,陆琛嗤了声,罗家与他们陆家不同,家族氛围很好,没拖后腿的亲友更没糊涂的中坚力量,而他们陆家,不安分的太多了,陆正明也不是个能力足够强的领导人。

    那几个异母兄弟,如果不是他一直间歇性敲打,也许早就成功登陆了。

    他家老头子让邵非住进陆家一方面是为了应付新情人,另一方面是为了膈应他,陆琛只是看破不说破。

    当然也是提醒他,哪怕他是正统继承人,也不要手太长来插手父亲的决定,至少现在,陆家的当家还是他陆正明。父子两关系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和谐,但他们也都不想破坏这层关系,再有意见也是他们父子内部的矛盾。

    陆琛挠了挠邵非软白的耳朵,邵非为了躲避,像只炸虾似的蜷着,头压得低低的。

    陆琛眼底漾着笑意,心中燃起了一丝庆幸。

    想到罗宇飞炫耀的话,低声嘲讽:“以为就你有弟弟吗,炫耀个什么劲,再可爱也是个小短腿,还会流口水。”陆琛以前就觉得爱炫耀弟弟的罗宇飞是个傻叉,现在也一样瞧不上。

    目光扫了眼邵非被校裤包裹,只能隐约看到轮廓的腿,又细又长,从邵非身上的皮肤就能推断出还很白皙。

    果然,还是他的眼光最好。

    陆琛翻出手机里刚才快手拍下来的照片,看了会,还是没发上去,只打了段文字:糯米和棉花糖很配。

    又给罗宇飞刚才的动态点了个赞,然后就将手机放在了一旁。

    陆琛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好友数量都快突破上限了,他平时很少发动态,这次一发就是一个点赞,还有一段文字,知道的不知道的都骚动了起来。

    大部分人眼里陆琛是个蝉联年级前三的学霸,认定陆琛说话是一定有高深莫测的含义的,并不认为那真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罗宇飞本来像往常一样炫耀完弟弟就准备出去找人浪了,提示音却突然和疯了一样砸向他的耳膜。

    他还没来得及看朋友圈,只看到一堆信息问他:糯米和棉花糖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特殊含义?

    里头还是各年级的女生居多,什么鬼,除了能吃还有什么含义。

    陆琛刷完朋友圈,又看了会迷迷瞪瞪的小家伙,眼里的冷漠融化了一些,将刚才放在一旁的校服外套盖在他身上。

    外套含着一丝陆琛身上的味道,是沐浴露的香气,还有淡淡的烟味,不过淡得几乎察觉不出来,邵非却对这种味道很熟悉,这是他经常在陆琛身上闻到的,他不舒服地动了动,滑嫩的脸颊刷过陆琛的手臂肌肤,陆琛能感受到一种更柔软的东西,就差一点,就能碰到,那是唇。

    哪怕邵非整个脑袋都缩在阴影里,他还是能确定。

    陆琛觉得自己的心已经不是被几百只猫挠着,而是几万只。

    他轻轻抬起邵非弯得过度的头,将炸虾给捋直了些,望着那微微张开的唇,红嫩的,泛着水蜜桃的气息。

    很诱人。

    理智和感情的撕扯间,终于有了一方的倾斜。

    陆琛闭上了眼,他不应该的,产生这样的感情,却越来越无法控制了。

    我说过,只要你不诱惑我,我或许能忍住不动你的。

    是你的错。

    陆琛像是被诱惑了一样,目光留恋在那唇上。

    车窗外的灯光铺在他们身上,陆琛将身体缓缓靠近,一团巨大的阴影笼罩在邵非身上。

    而邵非还在安安稳稳地睡着,当蛇的视线时时盯着,他也被迫习惯了,只是稍微动了下,并没有醒来。

    陆琛越靠越近,唇在邵非落下的流海上刷了刷,在发丝毛茸茸的触感间,间或碰到额头上的肌肤。

    渐渐加重了力道,吻轻轻落在红扑扑的脸上,真软,好像再用力一点就能陷到里面。

    手也克制地扣在邵非的肩上,整个上半身都虚压在邵非身上。

    缓缓靠近那红润的唇,还有那么一丝丝距离的地方,陆琛停了下来,他睁着眼,还在试图拉回自己的理智。

    撑在车门上的手收紧,手指因为用力过猛而发白。

    就一下,也许碰到了就会觉得不过如此,只是短暂的迷失而已。

    陆琛像是找到了安全的借口,暂时放弃了自己的坚持,身体又陷了几分,在软红的唇角轻轻贴了一下,心跳加速了一些。

    陆琛的睫毛轻颤了一下,感受着相贴时,那有些柔软的,甜蜜的气息。

    丝丝缕缕地勾着他的神志。

    他像是一个瘾君子,偷窃着美味却不敢认清自己的心。

    他稍稍离了些,浑浊的目光停留在那还未尝过滋味的唇上,眸色越来越深。

    空气中的细小分子好似在往这个反应堆聚集似的,连前头的司机老张都察觉到一丝怪异,后排太安静了,他朝着后视镜那儿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正欲做什么的陆琛。

    看到那即将贴近的唇,就是想找什么借口都显得苍白。

    老张握着方向盘的手顿时被冻到了似的,脚下的刹车猛踩住,轮胎与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直接打断了那后车即将发生却未发生的事。

    一丝丝涟漪,瞬间打散。

    作者有话要说:  小陆子:我现在怒火中烧

    小罗子:什么鬼,除了能吃还有什么含义。

    小陆子:对,能吃。

    en^打断什么都不能打断进行中的男人。宝宝们元旦快乐,可以和大家一起跨年,炒鸡开心!

    随机50个红包,特别感谢宝宝们投喂的营养液,饱饱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复仇的单细胞〕〔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我的邻家空姐〕〔首席大人,超护短〕〔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