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男主 第30章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作者:童柯的小说      更新:2018-01-08
    想到这应该是陆琛来给他送内衣了, 邵非在腰上围了毛巾,将门开了小小一条缝。

    陆琛递过来一条崭新的内裤,白色的。

    原本以为能看到什么, 不过小家伙藏得严严实实的, 里头飘着淡淡的水蒸汽, 只是朦朦胧胧看到一小段小白藕,嗖的一下窜出来, 一把抓住胖次。

    扯了扯,扯不出来。

    终于露出了小半个脑袋,想看是怎么回事, 却刚好瞥见赤着上身的陆琛。

    陆琛看着那眨巴眨巴的眼睛, 呆愣愣的样子, 像是刚刚出笼的包子,萌得心肝儿颤。

    某个恶劣的家伙却不愿意这么简单放过他,让邵非抽了四五次在要放弃的时候, 才忽然放手。

    收到瞪视, 陆琛身心舒畅。

    “我没穿过,新的,你可能有点大,将就穿一下吧。”陆琛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淡声道。

    “知道了。”邵非点点头, 这个整天爱恶作剧的混蛋,他不能生气,这是小事小事。

    拿到后缩了回去。

    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啊呼!

    虽然只看到了一点点, 不过薄薄的肌肉,流畅的线条,比这个年纪大部分男生更紧实的身材,脱完衣服后显得爆发力十足,平时穿着衣服时的陆琛其实看着有点文弱,就是典型的那种校园男神的味道,清清爽爽的。

    现在完全是另一种感觉,特别有侵略感的雄性。

    就是……也太露了吧,和那个严谨的优等生形象相去甚远。

    不过这是在陆琛自己房间里,他想怎么穿就怎么穿,就是全.裸都是他的自由。

    再说刚才他们淋到了一点雨,陆琛总不能一直穿着湿哒哒的衣服,都是男生也没啥,如果他是学校里那些女孩子,刚才那会儿大概会兴奋吧。

    邵非看着自己白斩鸡的身材,唔了一声。

    差得也太多了。

    男性尊严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邵非左捏捏,右捏捏,到处都是软的,别说肌肉了,现在捏起来还有点多出来的肉,最近是不是吃太多了?

    他拿过内裤看了下号子,比了下子弹头的前端,他记得陆家看着低调,但实际上人家讲究着,比如从内到外的衣服基本都是自家品牌量身定做的,所以这个尺寸就是陆琛的真实尺寸。

    大部分男人都会忍不住比一比的。

    连那个地方的尺寸都这么……嗯,一言难尽。

    还是不要与陆琛比,伤自尊。

    穿上后在镜子前照了照,白色的内裤稍微有点大,但还是包裹着臀部,就前面有点空荡荡,但棉质很好,穿着也挺舒服的。

    邵非再看了看自己换下来的小黄鸭,呃,和这间富丽堂皇的浴室真不搭,用换下来的衣服包裹住,决定回去就扔掉。

    邵非悄悄决定以后就买稍微成熟点的。

    浴室门打开,一股水蒸汽伴随着沐浴露的香味飘了出来。

    带着一身水汽的邵非走了出来,像是被水浸泡过一样,更润了。

    他穿得整整齐齐的,他刚才随手在衣橱拿了一套陆琛的休闲服,上面是t恤,下面是扎带运动裤,只是t恤有点长,领口滑了个口子,可以看到一些锁骨,下面的裤子腿被卷了起来。

    看着比平时年纪还要更小一点。

    “洗好了?”

    “啊,嗯。”一向是闷葫芦的邵非平时说话也都是这些简短的词。

    见邵非还抱着一身替换下的衣服,道:“都放浴室的换洗篓里,待会我会让人收拾的。”

    “不多,我就……”还没说完,就看这个人形荷尔蒙走向自己。

    邵非真的觉得无关性别,遇到这种完美造物很少有人能免俗吧。

    陆琛一个眼神过来,邵非立刻就乖乖地将衣服扔回了换洗篓。

    “我给你放好水了。”邵非自己是喜欢淋浴的,因为方便。

    文里说陆琛喜欢泡澡,想到陆琛让浴室出来先给他洗,邵非就顺便放了下水。

    “和谁打听的,怎么知道我喜欢泡澡?”小家伙会去打听自己的喜好,让陆琛很满意,就该主动点。

    邵非差点以为自己露陷了,有点结巴:“我、就是猜的,而且浴室里有很多泡澡用的东西。”

    “是这样。”陆琛的眼神让人莫名心慌。

    离开前,陆琛将手机还给邵非。

    鼻尖盈满了少年身上的清香,淡淡的,很好闻,与自己一样的味道,就好像拥抱住了他一样。

    邵非发现陆琛正在玩手机版植物大战僵尸,还玩得特别好。

    忽然有一种……特别亲和的感觉,好像他真的是个哥哥似的,两人就是很家常的相处在一起。

    邵非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被陆琛慢慢吸引,沉浸在对方营造的氛围中,哪怕他已经在竭力抵抗了。

    “你在外面等一下,我很快就好,厨房准备了姜茶,待会一起下楼。”

    陆琛关上浴室门,闻着里面的味道,闭上了眼,想象着那人在这里的模样。

    被打断后,就更渴望了。

    他还没尝到他的味道。

    经过换洗篓的时候,停了下来,在说的时候的确没别的意思,这次陆琛想到了什么。

    弯身将那件衬衣撩开,果然看到里头的黄色一角。

    很熟悉的图案,那只小黄鸭。

    陆琛挑了起来,记起那天在厕所偶然窥到的一幕。

    身体有些热,下方伏蜇的部分,悄悄抬头。

    从启蒙后,还从没这么轻易地被挑起过感觉,人都不在这里,刚才也只露了个手臂。

    他真是疯了,又不是变态。

    陆琛烦躁地坐入邵非放好水的浴缸中,溅起一池水花,却始终没放开那条被捏皱的小黄鸭。

    邵非就端正地坐在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发现这房间除了奢华的装修外,并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好像只是用来睡觉而已的,像是之前在储藏室看到的那些奖杯奖状更是一点不见踪影。

    其实陆琛的生活也挺单调的。

    邵非拿出了作业本,蹲在地上,将书本放在椅子的坐垫上,开始写今天的作业,还剩一点就完成了。

    刚来世界没记忆的邵非努力吸收着知识想给自己一点安全感。

    所以在陆琛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注意声音。

    陆琛看着小家伙可怜巴巴地蹲在地上写作业,整个人蜷成了一小只,还特别的用心。

    发现之前也是这样,明明可以让别人帮忙,却还是会自己打扫,平时会帮家里的佣人做着各种各样的杂事,一件件都是很小的事,眨眼都能忽略过去的,邵非却完成得异常认真。

    并不是做给谁看的,他在这种过程中享受着。

    邵非在很认真的生活,再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他做起来都好像是有滋有味的。

    在这个社会,每个人都像是陀螺,不停忙碌着,忙着玩乐忙着学习忙着揣度他人,面临的诱惑与选择太多,人心中的欲望不断更新繁衍,太多的欲望导致了三心二意地对待,失去了这种简单的幸福。

    就像小时候拿到压岁钱买个鞭炮都觉得幸福,长大后赚再多的钱都找不回当初的味道,成长的阶段不同,人的欲望就不同了。

    陆琛的世界,利益至上。

    他一直知道,这是个与自己完全相反的人。

    正因为这不同,他才不断被吸引,想要探索,小家伙弥补了他想要的。

    哪怕现在,他不知道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亦或是……全部。

    陆琛就这么站着,他喜欢就这么看小家伙认认真真的模样。

    等站了许久,发现邵非动都没有动过,才走过去。

    阴影落下来才将邵非吓了一跳,缩了下:“琛哥,你来了。”

    刚站起来,没一会因为腿麻,向前趔趄了一下,被陆琛接住,两人离得近,他就看到了陆琛微微抬头的地方。

    邵非瞪大了眼,哑口无言。

    不知道以后女主是快乐还是痛苦,应该还是痛苦多一点吧,真可怜。

    陆琛却是一脸平静,这已经压抑了许多下去了。

    邵非想自己站好,却感到脚底犹如万蚁穿心,麻了。

    整个脸都皱住了。

    陆琛乐得将人虚搂着,他们身上一样的味道交融着:“这时候不能动,等麻劲过去再说。”

    “怎么不去书桌上写?”像颗小白菜似的天天诱惑他。

    “我看那不像是写字的。”这也是事实,这个书桌在房间里就是摆设,陆琛校内的作业都是学校里就做好的,校外的工作都在走廊深处的书房做,而这人又是个不喜欢别人动他东西的,邵非不想犯忌。

    “东西放着不是摆着看看的,不要每次都是我说一句,你再做一次,嗯?”

    “好。”再说吧。

    他时刻清楚着游戏的界限,并从不越线。

    邵非稍微好点了,两人自然而然地放开了对方。

    “你要不要,稍微解决一下……”邵非说得含蓄。

    陆琛挑了挑眉,丝毫不介意自己就这么晾着:“都是男人,有什么关系,待会会自己好的,不用管,下楼吧。”

    邵非一脸复杂,男主再过几个月就要十九了,这么憋着不会出事吧。

    .晋氵工独.家.

    等两人一起下去的时候,余叔已经让厨房准备好了两份红糖姜茶,给邵非这份多了一倍的糖。

    余叔对着陆琛说:“杨少爷已经在外面等您很久了,您见吗?”

    陆琛没回话,将邵非的那份递过去,试了试碗的温度,道:“有点烫,慢慢喝,驱寒。”

    两人坐在平时吃饭的圆桌上,只是隔壁的距离,一切自然地让邵非被动接受。

    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邵非喝了一小口,姜茶的辛辣和红糖蜂蜜的甜味一同滚入喉咙,进入胃里。

    听着屋外雨拍打在地面的声音,却好像比往常更暖了。

    说完,才道:“让他进来吧。”

    杨鑫从外面湿漉漉地走进来,全身都被雨水浸透了。

    邵非看到他的样子,呛了一下,凶猛地咳了起来,陆琛直接将人半揽了过来,边拍着邵非的背,边责备:“你今年几岁了,喝个汤都喝不好?”

    邵非根本没注意被人时不时揩着豆腐,他就像是被驯化了一般,开始在没防备的时候,被一头危险系数极高的猛兽圈在领地范围内。

    不是啊,就是感觉好还原书里的模样,一只湿哒哒的灰鸭子,好形象。

    邵非一想到这个,笑意就涌了上来,刚才口里的汤都差点喷出来。

    察觉到自己那点幸灾乐祸,邵非默默唾弃了下自己,他一定是被陆琛带坏了。

    不过,刚刚他们才分开,那时候不还好好的吗,怎么没一会杨鑫像是家里破产似的。

    杨鑫站在那儿什么话都没说。

    “我没事,咳咳。”邵非躲着对方的触碰,他立刻岔开话题,轻声问陆琛,“他是来做什么?”

    “你管他做什么,乖乖喝茶我就帮你问。”心怎么总是向着别人。

    邵非马上端起来慢慢喝着。

    杨鑫其实挺震惊陆琛居然有这么温柔的一面,不过现在他没心思理会这些。

    “陆哥,对不起,刚才我那话就是冲动之下说的。”他并不是真的要陆琛去填补沈家什么,只是想起父亲和沈半青对陆琛的评价,觉得他一定能想到解决的办法,他想知道在遇到这种情况,陆琛会怎么解决。

    “道歉我收到了,没事就早点回去吧,余叔,你再给杨少拿一把伞。”

    余叔应声,回去去拿伞。

    陆琛说着,就看着小动物已经喝完了,还打了个嗝,眼底有些笑意,也一口气喝完自己碗里剩下的。

    嗯,很甜。

    邵非为了表示感谢,顺走了陆琛的碗:“我拿到厨房去。”

    他感觉到杨鑫有什么话说,可能自己在场不合适,就找了个借口离开。

    这时候余叔正拿着伞,与邵非对面遇到,他想到老爷今晚打来的电话,就不知道要怎么和邵非开口,但这种事情迟早要说的,还不如先给孩子通个气,再说少爷这爱折腾人的性子,还是早点放过这个小家伙吧。

    “非少爷,跟余叔来。”

    邵非放好碗碟,就跟着他走,看到这孩子安安静静的样子,余叔叹了口气:“你知道你母亲和陆董分手的事吗?”

    其实和邵非预计的时间差不多,陆正明换女友的速度一直都是很快的。

    邵非摇了摇头,将管家想说却又说不了的话说了出来:“那我什么时候走?”

    “老爷是下周二回来,你可以选提前,也可以等他回来再……”为什么他要来当恶人。

    一会要人搬进来,不喜欢了又要把人赶出去,人又不是物品,这么做实在让人心寒。

    “那我这周末走可以吗?”姚菲菲说她就这几天回来了,他也想等一下她。

    余叔观察了一下邵非的模样,发现他没有惊讶,没有愤怒,很平静地接受了,就好像早就知道,这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太难得了。

    邵非当然不可能惊讶,早有预料了。原主当时是求着留在陆家的,舍不得这里的荣华富贵,也舍不得那一声少爷,用尽一切办法讨好着陆琛。

    但邵非不想这么做,反正他没崩人设,做不出这种连尊严都能失去的事。

    他现在和男女主可以在学校见,不一定要住在陆家的。

    而且说不定,这样就能顺利结束这个越来越诡异的假兄弟游戏了。

    “其实陆董有安排新的房子给你,算是补偿,就在学校附近。”

    这点让邵非挺惊讶的,陆家对待陌生人真的算是仁至义尽了,他也没矫情,就凭他那点打工的钱,并不够生活费和房租。如果他不收,陆正明才要怀疑他是不是想图谋更多的。

    邵非从余叔那儿拿了地址,准备有空的时候就去看看。

    “对了,前几天你说想要电脑看光盘,我儿子有多出来一只,你有空过去取一下。”

    邵非喜出望外,陆琛给他的光盘他没什么时间看,而且也没电脑,更没多余的这么一大笔钱,就没机会用,他本来还打算有机会去买个二手的,现在有多余的电脑,真是天降馅饼。

    “谢谢余叔,要多少,我到时候给你儿子。”

    余叔也笑了起来:“收什么钱啊,你不拿去他也是扔了的,正好给你用,我还要谢谢你没浪费。”

    这孩子怎么会这么乖,要是他走了,还有点寂寞。

    邵非与余叔谈完,刚到客厅就被陆琛发现,却见杨鑫还站在那里。

    邵非隐约猜到是为什么,原著虽然没有这一段,但很多剧情发展还是有迹可循的。

    说起男二谢允在的谢家本来是家小企业,这几年发展壮大很多是靠沈家的企业帮衬,其实一开始还真是谢允配不上本来就是千金的沈半青,但后来谢家的企业渐渐壮大,改名叫融尚实业,期间得到很多企业内部消息,没人知道消息来源是哪里取得的,却胜过一个个越来越高端的对手,崭露头角,后来谢家不满足现状,瞄准了杨家,这是他们第一次对一家大企业出手。

    杨家的家主杨振一时不慎,被截胡了,不过这次出手已经引起不少人关注了,谢家太高调了。

    但尝到甜头的谢家不打算放手,就瞄准了对陆家,可惜无论是文中还是现实里,都没有得逞。

    其实结合之前的事,邵非已经猜测到这一切可能和姚菲菲脱不了干系。

    而被陆氏打击的谢氏为了挽回颓势,就把沈家当做替罪羊踢了出去。

    杨鑫过来,八成是与沈半青有关系的。

    原文里男主是有帮沈家的,但现在……

    邵非看了下陆琛的脸色,显然是不打算帮忙的。

    陆琛是个有主意就不轻易改变的,任何人说都是没用的。

    而且介于前几次失败的经验,这次邵非很明智的没开口,陆家也的确没理由介入这些事,本就是竞争关系,陆琛不帮忙,没有任何可以指摘的地方。

    其实杨鑫能站在这里,已经说明陆琛至少是不反感杨鑫的,不然根本不会听他说那么多话。

    刚进去,就听到陆琛对杨鑫说:“……机会不是靠可怜和同情换来的。”

    呃,这话怎么有点耳熟。

    “放个碗都能放这么久?”陆琛看到邵非,就直接无视了杨鑫,把人招了过来,见邵非还拿着自己的校服外套,应该是打算现在离开的,陆琛有点气闷,他最近觉得自己在找罪受,明明知道邵非根本不可能主动要求留下来,“要回去了?”

    “嗯,雨小了。”

    “水管爆了,水都漏了,这几天你就在这里睡吧。”陆琛看似不经意间地开口。

    既然过几天就要走了,邵非想也不想地拒绝:“我认床,反正漏水的话也最多是地上,床是没湿的,我小心点就行了。”

    陆琛没再说什么,看上去只是随口的邀请,直接把本来要给杨鑫的雨伞给了邵非:“早点睡觉,明天我要抽查你的作业。”

    邵非背着书包,抱着校服走在雨幕中。

    陆琛看着邵非的背影消失,眼底沉淀着什么,缓缓转头。

    “沈家这事,没人会去趟浑水。”陆琛对没了斗志的杨鑫说道。

    “我知道的……但他们也是被陷害……”其实他来,也只是想询问办法,并不是要陆家出手,他也知道不可能。但就算是办法,陆琛也没责任告诉的,他不敢回去找父亲,只能来这里了,就好像只要陆琛这个人在,就有种说不出的可靠感。

    也许很多围绕在陆琛身边的人,都不仅仅因为陆琛姓陆吧。

    “这是正常的商场竞争,他们信任了不该信任的人,这次也算是花钱买个教训。”

    “陆哥……”但这教训太大了。

    “杨鑫,我家不是开慈善的,就算有办法,我也没这个义务。”陆琛说着,走向电梯,摆明了送客的意味,“你杨家就你一个独苗苗,别让杨振先生失望。”

    “我明白了。”陆琛的话有点重,让他莫名难受。

    “也别为了一个女人,因小失大,她不一定会感激你。”那个女人,可不简单。

    杨振把儿子保护得太好,对子女来说也是一种幸福,至少他陆家是不可能有的。

    杨鑫被说得涨红了脸,是羞愧的也是感觉到自己根本没什么大局观:“嗯。”

    陆琛送走失魂落魄的杨鑫,来到书房阳台,深深望着那还亮着灯的地方,邵非刚洗完校服端着个脸盆,端着脚走进屋内的。外面下着雨,邵非只能在室内搭了个架子挂起来了,他觉得这样洗衣服特别寒碜,希望到时候还回去后,陆琛再让人重新洗一下。

    稍微准备了下明天的课本,邵非就熄灯睡觉了。

    陆琛缓缓抬起手,拨通了一个电话。

    邵非听到铃声猛地惊醒,发现居然是那熟悉又陌生的空白号码打来的。

    这次他没有再接,瞌睡虫全醒了。

    猛地盖住了被子,蒙着脑袋在被窝里念《心经》:“……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没什么好怕的,你要学会一个人。

    好不容易铃声停下了,邵非松了一口气。

    但很快,又来了第二通。

    邵非闭着眼,继续放空自己。

    到第四通,都没有任何回应。

    陆琛终于不再打了。

    设想中能把人逼到自己身边来,但那头丝毫不接招。

    在淅淅沥沥的雨幕中,盯着那个方向。

    猝然,一脚踹向栏杆,不留一丝余地。

    哐啷的声音被雨声掩埋。满是阴霾的脸上不再平静。

    该死的,你就不知道向我求救吗?

    作者有话要说:  小陆子:他又拒绝我

    小陆子:我在沸腾……

    小陆子:他在逼我

    小陆子:他在诱惑我

    小非子:我没有!

    这章明天再修一下

    随机50个红包~~祈求仙女们投喂营养液,让我们的文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