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男主 第31章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作者:童柯的小说      更新:2018-01-08
    邵非这几天到了晚上就把手机关机, 终于那鬼来电停了。

    其实像他们这种年纪,很少有人晚上会关手机的,不过只要没那铃声响起, 邵非不介意晚上一直关着。

    没了鬼来电的骚扰, 邵非这些天睡得都还不错, 只可惜另一个人却睡得相当不好。

    得不到回应的男人,脾气总是比往常暴躁, 更何况是还没过叛逆期的陆琛。

    这次的叛逆期,来得更猛,更烈。

    邵非住在破了水管的屋子里, 每天垫着脚走进走出, 他也有问余叔怎么工人还没来修。

    “这几天水管工回老家了, 没办法来给你修了,要不给你换个房间住?”余叔一脸抱歉,这歉疚也是真的, 当然不是为了他说出口的理由。

    什么时候少爷同意了, 什么时候水管工就来了。

    “不用了,也没几天好住了。”邵非觉得最后几天就不麻烦老管家了。

    “你和少爷说了吗,要走的事?”

    “我打算等走的那天再和他说,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陆琛这么照顾他, 邵非还是想着买个礼物感谢一下。

    “那行, 非少爷就自己决定吧。”

    其实这两天,余叔看着陆琛一直低气压,比以前更吹毛求疵, 但在邵非面前却还是和和气气的,甚至有好几天早上都是少爷自己做的两人份早餐,他有些拿不定主意,不晓得少爷是什么态度。余叔到底是老牌管家,这种主人家的事情,他很少参与,就因为这守口如瓶的性子,才能一直在陆家做到现在,所以他并没有开口询问,而是首先做好自己份内的事。

    余叔说他儿子会过来住几天,也把电脑带过来了,是一台笔电本。

    一般像是在陆家帮佣的人,他们的亲人都可以偶尔住在这里,甚至有自己的房间,待遇好,也是陆家的佣人很少离职的原因。

    今晚陆琛有事,并不在陆家,邵非也在学校搞定了作业,刚乐得清闲。

    两人来到对面的佣人楼,邵非就看到在房屋里,一个强壮体魄的男人背对着他们敲打着键盘,看着是在玩最近特别流行的枪战游戏,男人虽然听到了余叔的声音,但并没有停下键盘,他操作着游戏人物杀了最后一个人,屏幕上显示出第一的字样。

    一盘结束,语音那边传来欢呼的声音,还有人喊着他今天怎么不开直播,他并没有理会,缓缓转头,硬朗的容貌中带着点凶悍,邵非相信光凭这长相都没人敢惹,在那天余叔说到儿子的时候,邵非就记起这是未来沈半青的朋友余默,是个话不多但相当可靠的人,但也因为与沈半青走的近,后期男主渐渐发现自己的心意自然不会允许他再靠近,随便编了个理由就把他给请出了陆家,虽然那之后余默主播的发展还是相当喜人的。

    不过这里面有件比较有趣的事,在断更前,有一段话余默与女主的对话: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

    作者没点明,邵非猜测是考虑到言情读者大部分无法接受里面有暧昧的耽美性向,所以才写得那么隐晦。后来又断更了,但依旧看得出来他后期应该能待在女主身边,因为他的性取向,陆琛还是比较放心让他待在沈半青身边的。

    邵非觉得存在即合理,他对他人的性取向不会做评价更不会因此就觉得余默就是异类了。

    余叔拍着余默的肩膀:“别怕,这孩子就长一副凶样,小时候还吓哭过小姑娘。”

    邵非早在这段时间与这栋楼的人混熟了,摆摆手:“不会的,我觉得余默哥看上去很可靠。”

    余默看着眼前不起眼的小家伙,第一个感觉是真矮,还很小。

    余默站起来更高更壮了,虽然网上的迷妹很多,但现实里他很少听到有人在第一次见到他时能够评价得那么正面,他这些年也见多了人,分得清邵非的话是不是恭维。

    余默将拿给邵非的笔电送了过来,邵非感激不尽,掏出了身上为数不多的纸钞递了过去,一共五张:“那个虽然余叔提过不必给你,但现在上门费都不止这些,我…”

    邵非是真的挺穷,刚满十八岁就开始打工想逃离家里,但半工半读的钱并不多,最近他在手机上找了份线上家教的工作,辅导一下小学生部分作业题赚取一点工资,虽然很少,但也算和他现在努力的方向比较搭配了。

    “不用了,只是个小问题。”余默推了回去。

    两个都是沉默寡言的人,虽然性质不同,但空气中仿佛流动着一种名为理解的气流。

    邵非也不客气:“那等下个月发了工资我请你吃饭。”

    “你成年了?”惊讶地看着瘦胳膊瘦腿的邵非。

    “前几个月过了十八岁生日就开始工作了。”

    “行。”余默同意了。

    两人约好了用吃饭来抵消这次送电脑的人情。

    之后余默看邵非一脸好奇,就问他要不要玩游戏,顺便带他玩了两盘,要走的时候,邵非还有点意犹未尽。

    余默见状,忍不住道:“以后我要是来陆家,你也可以过来玩的。”

    “但我很快就不住这里了。”

    余叔把邵非的情况与儿子一说,余默表示理解:“到了新家和我说。”

    果然是小说里女主闺蜜的存在,虽然沉默居多,但心却是火热的。

    陆琛回家后,惯性来到四楼书房阳台,在这个点一直亮着的地方,今天却还是暗的。

    人去哪里了。

    陆琛直接打电话过去,邵非一看到来电是陆琛,立马接了起来:“我马上回去了。”

    陆琛就看到从佣人楼里哒哒哒跑出来的邵非,手里还拿着台电脑。

    介于邵非经常过去帮忙做事情,陆琛也没多想:“水管工明天就过来了。”

    这些天陆琛又邀请了几次,但无一例外都被邵非挡了回去。

    陆琛从一开始的愤怒到现在的更加压抑,他维持着自己多年对外的平静状态。

    既然拉不回这头小呆鹅,他就要另想办法了。

    或许,他之前都太含蓄了。

    .晋氵工独.家.

    邵非已经有整整三天没见到沈半青了,一开始还能看到杨鑫,现在连他都不见了。

    他整日里望着不争气不上进的男主唉声叹气。

    陆琛被他盯得莫名其妙,弹了下滑腻腻的额头:“小脑袋瓜整日里都在想些什么?”

    邵非现在被他弹习惯了,也没躲开。

    两人课间休息回来,陆琛的抽屉里被塞满了棉花糖,大款的棉花糖太难拿了,所以女生们送的都是包装的彩色棉花糖,基本是经意间塞进来的,连名字都没写是谁,想还回去都不可能。因为不知道陆琛说的是哪一种,市面上只要能买到的牌子都有。

    送棉花糖的风潮忽然起来,有些不知道情况的人,也会询问,跟随大众。

    而邵非也偶尔会抱着一堆过来,他虽然气质灰扑扑,但架不住他的同桌是陆琛,导致他也常常被关照,往往还没开口说话,这些女生就风一样地跑过来塞到他怀里。

    罗宇飞看到又抱着好几包棉花糖的邵非从后门走进来,那呆呆的脸上满是无言以对的犯愁,他就想笑:“今天又是这么一大堆啊。”

    罗宇飞幸灾乐祸,谁叫关注陆琛的人太多了呢,稍微点事情都能形成一股风潮。

    邵非也很无奈,高中的女生大多还是比较羞涩的,像陆琛坐在位置上很少有当面过来送的,比较常见的就是拐弯抹角地转送,而在外人面前的新跟班小弟邵非同学就成了最好的对象,比以前的同桌董玲可好多了,模样就是不太会拒绝人的,所以让邵非帮忙的不在少数。

    见邵非那愁眉苦脸的样子,罗宇飞觉得好笑,这只糯米糍真是……

    糯米糍和棉花糖…嗯?罗宇飞有点回过味来了,他打开手机翻到属于陆琛发的那页。

    顿时明白了什么。

    邵非将几包棉花糖放到桌子上:“琛哥,这些都是她们要我带给你的。”

    “你收的,就你处理。”不会扔了吗。

    “你不吃?”

    “我为什么要吃?”又不是你送的,“再说吃的完吗?”

    邵非想想也是,数量那么多。

    见陆琛又拿着自己的手机在玩游戏,邵非也只能任由他去,最近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陆琛特别爱用他的手机玩。

    他开始给班上女生分发棉花糖,多出来的就交给班长卓帆让他帮忙到别的班去分发,就是那位之前在校门口碰到的学生会会长,也是常年保持优异成绩的学霸。

    偶尔邵非会感到陆琛刹那间眼神很深沉,就比如刚刚的时候。

    邵非总会借口厕所悄悄离开一会,顺便在经过三班的时候再张望一下看女主来没来,可惜自从那天之后,他就没再见到了。

    下午体育课的时候,罗宇飞拉着陆琛提前出来了,他越想越觉得发小不太对,路上就问了起来。

    “你那条朋友圈,是不是和糯米有关系?”

    陆琛不理他,罗宇飞也不管:“你对他……是不是有别的想法?”

    他问的小心翼翼,心里是期待陆琛否认的,实在太过惊悚了,他们从小到大,陆琛都是女生爱慕的对象,女友也交了很多个了,从来没那方面的倾向不说,就他的为人,根本不可能把谁放心上。

    “你说呢?”

    “我和你认真地说,你别当我开玩笑,这事情要是真的可就麻烦大发了,你觉得陆叔能放过糯米?”这事情还真是必须弄清楚,省的他现在提心吊胆的。

    陆琛也抬起了头,表情凝滞了一会。

    “我爸那边,我会想办法。”

    这是等于间接承认了,还不是玩玩的,这货来真的!

    罗宇飞心慢慢下沉,这下事情大条了。

    “你可以选择旁观,或者帮我。”说着,也不再理会他,一路上了天台。

    最近连他都能闻到陆琛身上的烟味,他在烦躁。

    想到陆琛最近的低气压,面对邵非时还看不出来,其他时候就太明显了。

    他很了解陆琛,要是能控制住早控制了,何必到现在呢。

    但他怎么会看上邵非呢,这明明是两个南辕北辙的人啊。

    这节体育课陆琛没到,不过本来就是高三了,老师管得并不严,反而有意识地放纵高三学生放松心情。

    老师正在隔壁足球场带着两个班级的男生热身,其他学生自由活动,邵非左右环顾了下,发现陆琛不在,悄悄松了口气。

    男主这些天怪怪的,有时候上课的时候看他的眼神也时而暴躁时而压抑的,让邵非这几天的心情也忽上忽下,连女主的事都没精力去想,全副精力应付着陆琛。

    现在人不在身边,他就放松了很多,跟着几个班上的男生练投篮,班长卓帆很有耐心地教着邵非。

    见又一个球进了,邵非不由道:“你好厉害。”

    “只是还行,你真想学让陆琛教你,他才是高手。”

    两人说说笑笑的。

    陆琛懒懒地靠在天台边,他这个位置,望下去就能看到篮球场。

    他一手夹着烟,吐着圈圈,边眯着眼看那依旧不醒目,现在正开心笑着的人。

    旁边是一群抽烟的不良学生,五班六班的,有时候几个班的烟民会偷偷凑在一起抽,这种偷偷干的事他们觉得很过瘾,当然最好不要被抓到。这么多年陆琛一直很够意思地帮他们档老师,所以他们和陆琛关系都不错。

    这时候,下方突然出现一伙人,来了五个人,朝着正在教邵非打篮球的班长卓帆打了过去。

    口中说着对方抢自己女人,要教训卓帆,他们一拳打过来,卓帆没站稳撞到旁边的邵非。

    虽然卓帆的体型不壮,但是被这么突然撞过来邵非也承受了冲击,背脊重重碰到在地面上,因为惯性拖了几厘米出去。

    这时候场面有点乱,有人去喊老师,有人逃得远远的隔岸观火,有的来劝架。

    陆琛猛地摁掉手中的烟,对身边人道:“还有十五分钟老师会过来,你们自己注意点,我先走了。”

    “你要去哪里?”还没说完,就见陆琛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大步走下楼,五班老大指着下面说,“十二班的那群杂碎怎么又闹事了?”

    一旁的人说:“还不是为了抢人,那个二班的班花一直被十二班的老大追,但最近好像和卓帆走得很近,当然不顺眼了。”

    “虽然卓帆我也看不顺眼,仗着自己学生会会长,每次迟到早退抓得比老师还严格。不过咱们平时受陆琛不少好处,不能光收好处不付出啊,我们也下去一趟吧。”

    “好像不用下去了。”旁边的小弟嘴角抽搐了下。

    六班老大一看,真是不得了,陆琛居然亲自上去打群架,见鬼了!

    陆琛这个以温和有礼出名的优等生,不是被点名表扬就是哪里又获奖了,要不就是当典型代表上台演讲,现在居然一言不合干架了,而且还特别生猛,一个人居然没一会就把那五个男生揍趴在地上,没了那文质彬彬的样子后他充斥着野性的气息。

    他就像进入狗群的狼,瞬间冲散了队形。

    压着他的卓帆刚起来,邵非就看到陆琛揍人的一幕,他也和旁边的人一样目瞪口呆。

    陆琛当然和这些人不一样,他是在训练营受过很多个寒暑假的专业训练的,他要真发狠起来,这里可能没几个人能干得过。

    卓帆和陆琛不算很熟,只是在学校年终晚会上搭档过,没想到对方这么讲义气,不由的感动翻了。

    陆琛解决了这群人后,也不在乎有些凌乱的外表,走向蹲坐在地上这时候还能发呆的邵非,伸出了白净的手掌,依旧是那清清爽爽的样子,连起都没喘,根本不像刚打过架。

    他的目光锁在自家小白菜身上,上下扫视了一眼,表面上应该没受什么伤,不过实际上有没受伤就不知道了,轻声道:“还能站起来吗?”

    “能,你受伤了吗?”邵非不由自主地握住了那只宽厚的大掌,从地上起来。

    陆琛轻轻握住柔软的小手,这么多天好不容易又摸到了。

    陆琛有点心力交瘁,他在这个小家伙身上花了太多精力,但却没得到什么回应,无论是明示还是暗示,一律石沉大海。他清楚邵非可能不是迟钝,而是没那方面意识,他现在要改变策略,让邵非意识到他们之间关系的不同,而这样的改变,很难循序渐进了。

    “还知道关心我?自己刚才发什么呆,我不来的话你是不是就不躲了,任着他们打”

    “怎么会!?”他当然会躲。

    陆琛轻哼了一声,也不再教训:“后面擦到了?”

    陆琛打量了一下前后,在肩膀处看到了一点血色。

    邵非其实没感觉到多大痛楚。

    这时候老师也过来了,一看是十二班那几个熟悉的面孔,气不打一处来,这几个学校最头疼的学生,成绩差拖累学校升学率还是小事,一天到晚给他们惹事,现在连在学校都不安生。

    体育老师一看到陆琛身上也有被拉扯的痕迹,扣在皮带内的衬衣皱了一些,更火冒三丈了,人都是偏向弱势一方的,特别是对方还是尊师重道的好学生,老师根本就没问情况,直接对那几个十二班不良学生怒指:“你们现在立刻给我去教导主主任的办公室,这次谁也别想逃掉处分!”

    真是一届不如一届,这些坏坯子不教训帝江的校风都要被败坏了。

    “陆琛、卓帆,你们几个没事吧?”老师语气温和了很多,对他们投去了慈祥关爱的目光。

    刚刚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几个十二班同学全身都叫嚣着疼痛,陆琛那小子看着瘦瘦高高的,实际上却是个练家子,拳拳到肉,而且动作特别快,与他们随便打出来的不同,这人会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对方的缺陷加以攻击,精准无误地用最快速度解决敌人,是训练营的那套做法。

    “我还好,老师。”卓帆脸上还挂了彩,嘴角还留着被揍到的血迹,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别扭。”邵非像毛毛虫一样,扭来扭去地想摆脱。

    陆琛搭在他肩上的手,有点热。

    陆琛扣着不让小家伙动,然后又对老师道:“没什么事,也只是被揍了几拳而已。”

    陆琛说的云淡风轻,周围人特别是几个还倒在地上的学生却是瞠目结舌,虽然的确是想揍陆琛,但他们没揍到啊!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才能把面子找回来,他们这群校霸怎么都不能承认自己这么多人连一个人都打不过,虽然从今天开始应该就会被传开了,但自己承认肯定是不可能的,一个个憋得内伤。

    老师本来就气,陆琛一句话更是气得想把这几个学生就地正.法了。

    陆琛还在旁边煽风点火:“老师,我觉得这种事不能姑息,只有树立典型,才能起到警示作用。”

    老师也严肃的思考着:“你说的对,再这么下去还得了。”

    十二班的学生看着这个三言两语就把他们定罪的人,简直恨得快吐血。

    陆琛,我们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么整人?今天这事和你有个半毛钱关系吗?

    就是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陆琛会突然出现,又把他们全都揍了一顿。

    其中一个嚷嚷着:“老师,我们没有揍他,明明是他出手打我们的!”太不公平了!

    体育老师根本不信:“你当我瞎的?陆琛他们才几个人,你们又是几个人?”

    然后又问向周围同学:“谁先动的手?”

    周围人大多是一班二班的学生,一致指向地上的这几个:必须是他们先动的手。

    体育老师点点头,这几个人到这地步还想反咬一口,真是坏到家了!这次一定要严惩!

    这里的事交给老师解决后,陆琛就带着邵非一同去医务室。

    “琛哥,我没事的,就是刚才撞的时候擦到了。”应该只是简单的擦伤,而且陆琛从刚才突然出现到忽然揍人,还有那一系列的事,都让他心底发毛。

    “乖。”大掌按在柔软的脑袋上,温和的声音透着不容拒绝,“现在我不想听你别的意见。”

    几日来的压抑并没有因为刚才的揍人而纾解,反而更加得挠心挠肺了。

    亲眼看到人在自己眼前受伤,他才发现自己对邵非的在意早就不受他控制了。

    如果我改变不了,那么你也别想再脱身,不如随我一起沉沦。

    邵非感觉到了什么危险,立刻闭嘴,就算对方放在肩上的手让他很想扯掉也没再动。

    他们身后跟着受了不少皮外伤的卓帆,他之前已经向陆琛表示了感谢,以后陆琛有什么事,他绝对鼎力相助,又给邵非道了歉,是他连累了邵非,不过邵非当然没当回事,反而要他小心十二班的报复。

    卓帆越看前面两个越觉得难以理解,邵非表面上基本没什么伤就引得陆琛大动干戈,看这架势就好像受了多严重的伤一样,至于这么夸张吗?

    想到班里的人大部分不是很留意邵非,他作为班长,而且事先校门口见过邵非好几次,所以一直有关注这个新同学。但其他同学并没有在意,主要是这人实在没什么存在感,知道这个人还全赖他是陆琛的同桌,而且陆琛还非常照顾,两人经常凑在一起写功课。

    邵非家里并没有什么背景,哪怕这是在高中,但大家还是会用背后的势力来判断是朋友还是别的,这算是他们不上台的规矩,像是邵非这样的,一般只会是跟班。

    可现在一看,分明是被陆琛捧在手心的。

    来到医务室,医务老师这里还算空闲,只有几个逃课或是真的身体不舒服的同学睡在床上,不过都用幕帘拉上了,他们看不到。

    卓帆大致说了一下过程,老师就让两个伤员把伤口露出来,邵非将衬衣解开,只是在陆琛的目光下,微微缩了下,又觉得大家都是男人,没想太多。

    露出精致白皙的皮肤,肩上的确擦破了皮,不过看着并不严重。

    医务老师就把消毒.药水和棉片交给陆琛,指着旁边的卓帆说:“这位同学更严重点我先处理他,你没事的话就帮你身边的同学消毒一下伤口吧。”

    陆琛手指摩挲了一番,淡淡地说好,然后道:“旁边的医务室是不是空着的,我们能用吗?”

    以为陆琛是不喜欢被打扰,老师说:“行,那你们就过去吧。”

    又把隔壁的钥匙扔给陆琛。

    被陆琛拉着,邵非看着昏暗的走廊,莫名的心慌,提议道:“我这一点小伤,就刚才的地方消一下毒就能回教室的,我们还是别这么麻烦了吧。”

    “你是不是太不把你自己当回事了?小伤如果不好好消毒,一样会严重的。”陆琛疏淡的眼眉看着有种不食烟火的味道,他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这里很安静,只有一张床和几个柜子,里面放了些医疗用品。

    “去那边坐着,脱掉上衣。”陆琛很平静,似乎不帮他擦药不罢休。

    邵非有点怂现在的陆琛,哪怕他一直是平静的语气,但就是看着也不想去招惹。

    只要一想到操场上的一幕幕,那点反抗就被他死死摁了下去,只要不越过底线,邵非都是个比较会忍耐的脾气。男生之间坦诚没什么大不了的,男生的身体总是没有女生那么金贵的,于是他很干脆地将衬衣脱了下来,放在一旁,端正地坐在床上。

    陆琛拆开棉片和棉签的包装,拿着药水,平静地走了过去,重新看到了那片柔嫩的背,波澜再起。之前在阳台上隔了一栋楼的距离,现在终于能真正看清楚了。

    光滑的像是没有毛孔般,骨骼优美并不瘦弱,白皙的皮肤上那几道擦伤显得很刺眼,不过在肌肤的衬托下犹如红色的丝线,钻入心里勾住了心魂。邵非微微垂着头,细碎的头发间,隐约露出了那颗小痣,柔软又没有攻击性的生物,他好像稍稍一用力就能把他占为己有。

    他终于将包裹着的灰色外壳剥开,露出了鲜嫩而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内里。

    陆琛清晰地感受到这种压抑许久,还是偶尔从破裂的细缝中钻出来的渴望,丝丝扣扣地染上心头。

    邵非打了个哆嗦,见后头没声响,有些担心:“琛、琛哥?”

    “嗯…”陆琛应得声音很低,沙哑又暗藏着欲望。

    陆琛打开药瓶,用棉棒在伤口上涂抹着,压低了声音:“疼吗?”

    “不疼。”邵非有点坐立不安,他能感觉到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心底的欲望再一次滋生,目光留在那红丝般的伤口上。

    “我换一张棉片。”

    “好。”邵非只希望快点结束这个磨人的过程。

    大脑叫嚣着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点,就能尝到他的味道。

    只要他小心一点,就不会被发现。

    不,也许还是发现的好,他们之间的关系,该变一变了。

    邵非不能一直把他当普通同学来看。

    他不断地找着连自己都唾弃的借口,让欲望继续沉沦,慢慢靠近紧绷着身体的小动物,将唇轻轻吻在了那伤口上。

    犹如羽毛飘落的那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新棉片:我的唇

    狼尾巴露出来啦~随机50个红包~~祈求仙女们投喂营养液,让我们的文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