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祖〕〔都市之九天大帝〕〔都市梦道剑仙〕〔从坟墓中爬出的大〕〔不遇暗礁何遇你〕〔重生小俏媳:首长〕〔Hi,我的萌系小甜〕〔临时老公,吻慢点〕〔枭妻诱入怀:景少〕〔电影世界大赢家〕〔妙手神农〕〔喜劫良缘,纨绔俏〕〔重生之都市仙尊〕〔岛屿漂流记〕〔绝品透视狂仙〕〔透视极品神医〕〔变身优雅女神〕〔伊塔之柱〕〔汉末之奇谋〕〔茅山末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路人男主 第31章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邵非这几天到了晚上就把手机关机, 终于那鬼来电停了。

    其实像他们这种年纪,很少有人晚上会关手机的,不过只要没那铃声响起, 邵非不介意晚上一直关着。

    没了鬼来电的骚扰, 邵非这些天睡得都还不错, 只可惜另一个人却睡得相当不好。

    得不到回应的男人,脾气总是比往常暴躁, 更何况是还没过叛逆期的陆琛。

    这次的叛逆期,来得更猛,更烈。

    邵非住在破了水管的屋子里, 每天垫着脚走进走出, 他也有问余叔怎么工人还没来修。

    “这几天水管工回老家了, 没办法来给你修了,要不给你换个房间住?”余叔一脸抱歉,这歉疚也是真的, 当然不是为了他说出口的理由。

    什么时候少爷同意了, 什么时候水管工就来了。

    “不用了,也没几天好住了。”邵非觉得最后几天就不麻烦老管家了。

    “你和少爷说了吗,要走的事?”

    “我打算等走的那天再和他说,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陆琛这么照顾他, 邵非还是想着买个礼物感谢一下。

    “那行, 非少爷就自己决定吧。”

    其实这两天,余叔看着陆琛一直低气压,比以前更吹毛求疵, 但在邵非面前却还是和和气气的,甚至有好几天早上都是少爷自己做的两人份早餐,他有些拿不定主意,不晓得少爷是什么态度。余叔到底是老牌管家,这种主人家的事情,他很少参与,就因为这守口如瓶的性子,才能一直在陆家做到现在,所以他并没有开口询问,而是首先做好自己份内的事。

    余叔说他儿子会过来住几天,也把电脑带过来了,是一台笔电本。

    一般像是在陆家帮佣的人,他们的亲人都可以偶尔住在这里,甚至有自己的房间,待遇好,也是陆家的佣人很少离职的原因。

    今晚陆琛有事,并不在陆家,邵非也在学校搞定了作业,刚乐得清闲。

    两人来到对面的佣人楼,邵非就看到在房屋里,一个强壮体魄的男人背对着他们敲打着键盘,看着是在玩最近特别流行的枪战游戏,男人虽然听到了余叔的声音,但并没有停下键盘,他操作着游戏人物杀了最后一个人,屏幕上显示出第一的字样。

    一盘结束,语音那边传来欢呼的声音,还有人喊着他今天怎么不开直播,他并没有理会,缓缓转头,硬朗的容貌中带着点凶悍,邵非相信光凭这长相都没人敢惹,在那天余叔说到儿子的时候,邵非就记起这是未来沈半青的朋友余默,是个话不多但相当可靠的人,但也因为与沈半青走的近,后期男主渐渐发现自己的心意自然不会允许他再靠近,随便编了个理由就把他给请出了陆家,虽然那之后余默主播的发展还是相当喜人的。

    不过这里面有件比较有趣的事,在断更前,有一段话余默与女主的对话: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

    作者没点明,邵非猜测是考虑到言情读者大部分无法接受里面有暧昧的耽美性向,所以才写得那么隐晦。后来又断更了,但依旧看得出来他后期应该能待在女主身边,因为他的性取向,陆琛还是比较放心让他待在沈半青身边的。

    邵非觉得存在即合理,他对他人的性取向不会做评价更不会因此就觉得余默就是异类了。

    余叔拍着余默的肩膀:“别怕,这孩子就长一副凶样,小时候还吓哭过小姑娘。”

    邵非早在这段时间与这栋楼的人混熟了,摆摆手:“不会的,我觉得余默哥看上去很可靠。”

    余默看着眼前不起眼的小家伙,第一个感觉是真矮,还很小。

    余默站起来更高更壮了,虽然网上的迷妹很多,但现实里他很少听到有人在第一次见到他时能够评价得那么正面,他这些年也见多了人,分得清邵非的话是不是恭维。

    余默将拿给邵非的笔电送了过来,邵非感激不尽,掏出了身上为数不多的纸钞递了过去,一共五张:“那个虽然余叔提过不必给你,但现在上门费都不止这些,我…”

    邵非是真的挺穷,刚满十八岁就开始打工想逃离家里,但半工半读的钱并不多,最近他在手机上找了份线上家教的工作,辅导一下小学生部分作业题赚取一点工资,虽然很少,但也算和他现在努力的方向比较搭配了。

    “不用了,只是个小问题。”余默推了回去。

    两个都是沉默寡言的人,虽然性质不同,但空气中仿佛流动着一种名为理解的气流。

    邵非也不客气:“那等下个月发了工资我请你吃饭。”

    “你成年了?”惊讶地看着瘦胳膊瘦腿的邵非。

    “前几个月过了十八岁生日就开始工作了。”

    “行。”余默同意了。

    两人约好了用吃饭来抵消这次送电脑的人情。

    之后余默看邵非一脸好奇,就问他要不要玩游戏,顺便带他玩了两盘,要走的时候,邵非还有点意犹未尽。

    余默见状,忍不住道:“以后我要是来陆家,你也可以过来玩的。”

    “但我很快就不住这里了。”

    余叔把邵非的情况与儿子一说,余默表示理解:“到了新家和我说。”

    果然是小说里女主闺蜜的存在,虽然沉默居多,但心却是火热的。

    陆琛回家后,惯性来到四楼书房阳台,在这个点一直亮着的地方,今天却还是暗的。

    人去哪里了。

    陆琛直接打电话过去,邵非一看到来电是陆琛,立马接了起来:“我马上回去了。”

    陆琛就看到从佣人楼里哒哒哒跑出来的邵非,手里还拿着台电脑。

    介于邵非经常过去帮忙做事情,陆琛也没多想:“水管工明天就过来了。”

    这些天陆琛又邀请了几次,但无一例外都被邵非挡了回去。

    陆琛从一开始的愤怒到现在的更加压抑,他维持着自己多年对外的平静状态。

    既然拉不回这头小呆鹅,他就要另想办法了。

    或许,他之前都太含蓄了。

    .晋氵工独.家.

    邵非已经有整整三天没见到沈半青了,一开始还能看到杨鑫,现在连他都不见了。

    他整日里望着不争气不上进的男主唉声叹气。

    陆琛被他盯得莫名其妙,弹了下滑腻腻的额头:“小脑袋瓜整日里都在想些什么?”

    邵非现在被他弹习惯了,也没躲开。

    两人课间休息回来,陆琛的抽屉里被塞满了棉花糖,大款的棉花糖太难拿了,所以女生们送的都是包装的彩色棉花糖,基本是经意间塞进来的,连名字都没写是谁,想还回去都不可能。因为不知道陆琛说的是哪一种,市面上只要能买到的牌子都有。

    送棉花糖的风潮忽然起来,有些不知道情况的人,也会询问,跟随大众。

    而邵非也偶尔会抱着一堆过来,他虽然气质灰扑扑,但架不住他的同桌是陆琛,导致他也常常被关照,往往还没开口说话,这些女生就风一样地跑过来塞到他怀里。

    罗宇飞看到又抱着好几包棉花糖的邵非从后门走进来,那呆呆的脸上满是无言以对的犯愁,他就想笑:“今天又是这么一大堆啊。”

    罗宇飞幸灾乐祸,谁叫关注陆琛的人太多了呢,稍微点事情都能形成一股风潮。

    邵非也很无奈,高中的女生大多还是比较羞涩的,像陆琛坐在位置上很少有当面过来送的,比较常见的就是拐弯抹角地转送,而在外人面前的新跟班小弟邵非同学就成了最好的对象,比以前的同桌董玲可好多了,模样就是不太会拒绝人的,所以让邵非帮忙的不在少数。

    见邵非那愁眉苦脸的样子,罗宇飞觉得好笑,这只糯米糍真是……

    糯米糍和棉花糖…嗯?罗宇飞有点回过味来了,他打开手机翻到属于陆琛发的那页。

    顿时明白了什么。

    邵非将几包棉花糖放到桌子上:“琛哥,这些都是她们要我带给你的。”

    “你收的,就你处理。”不会扔了吗。

    “你不吃?”

    “我为什么要吃?”又不是你送的,“再说吃的完吗?”

    邵非想想也是,数量那么多。

    见陆琛又拿着自己的手机在玩游戏,邵非也只能任由他去,最近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陆琛特别爱用他的手机玩。

    他开始给班上女生分发棉花糖,多出来的就交给班长卓帆让他帮忙到别的班去分发,就是那位之前在校门口碰到的学生会会长,也是常年保持优异成绩的学霸。

    偶尔邵非会感到陆琛刹那间眼神很深沉,就比如刚刚的时候。

    邵非总会借口厕所悄悄离开一会,顺便在经过三班的时候再张望一下看女主来没来,可惜自从那天之后,他就没再见到了。

    下午体育课的时候,罗宇飞拉着陆琛提前出来了,他越想越觉得发小不太对,路上就问了起来。

    “你那条朋友圈,是不是和糯米有关系?”

    陆琛不理他,罗宇飞也不管:“你对他……是不是有别的想法?”

    他问的小心翼翼,心里是期待陆琛否认的,实在太过惊悚了,他们从小到大,陆琛都是女生爱慕的对象,女友也交了很多个了,从来没那方面的倾向不说,就他的为人,根本不可能把谁放心上。

    “你说呢?”

    “我和你认真地说,你别当我开玩笑,这事情要是真的可就麻烦大发了,你觉得陆叔能放过糯米?”这事情还真是必须弄清楚,省的他现在提心吊胆的。

    陆琛也抬起了头,表情凝滞了一会。

    “我爸那边,我会想办法。”

    这是等于间接承认了,还不是玩玩的,这货来真的!

    罗宇飞心慢慢下沉,这下事情大条了。

    “你可以选择旁观,或者帮我。”说着,也不再理会他,一路上了天台。

    最近连他都能闻到陆琛身上的烟味,他在烦躁。

    想到陆琛最近的低气压,面对邵非时还看不出来,其他时候就太明显了。

    他很了解陆琛,要是能控制住早控制了,何必到现在呢。

    但他怎么会看上邵非呢,这明明是两个南辕北辙的人啊。

    这节体育课陆琛没到,不过本来就是高三了,老师管得并不严,反而有意识地放纵高三学生放松心情。

    老师正在隔壁足球场带着两个班级的男生热身,其他学生自由活动,邵非左右环顾了下,发现陆琛不在,悄悄松了口气。

    男主这些天怪怪的,有时候上课的时候看他的眼神也时而暴躁时而压抑的,让邵非这几天的心情也忽上忽下,连女主的事都没精力去想,全副精力应付着陆琛。

    现在人不在身边,他就放松了很多,跟着几个班上的男生练投篮,班长卓帆很有耐心地教着邵非。

    见又一个球进了,邵非不由道:“你好厉害。”

    “只是还行,你真想学让陆琛教你,他才是高手。”

    两人说说笑笑的。

    陆琛懒懒地靠在天台边,他这个位置,望下去就能看到篮球场。

    他一手夹着烟,吐着圈圈,边眯着眼看那依旧不醒目,现在正开心笑着的人。

    旁边是一群抽烟的不良学生,五班六班的,有时候几个班的烟民会偷偷凑在一起抽,这种偷偷干的事他们觉得很过瘾,当然最好不要被抓到。这么多年陆琛一直很够意思地帮他们档老师,所以他们和陆琛关系都不错。

    这时候,下方突然出现一伙人,来了五个人,朝着正在教邵非打篮球的班长卓帆打了过去。

    口中说着对方抢自己女人,要教训卓帆,他们一拳打过来,卓帆没站稳撞到旁边的邵非。

    虽然卓帆的体型不壮,但是被这么突然撞过来邵非也承受了冲击,背脊重重碰到在地面上,因为惯性拖了几厘米出去。

    这时候场面有点乱,有人去喊老师,有人逃得远远的隔岸观火,有的来劝架。

    陆琛猛地摁掉手中的烟,对身边人道:“还有十五分钟老师会过来,你们自己注意点,我先走了。”

    “你要去哪里?”还没说完,就见陆琛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大步走下楼,五班老大指着下面说,“十二班的那群杂碎怎么又闹事了?”

    一旁的人说:“还不是为了抢人,那个二班的班花一直被十二班的老大追,但最近好像和卓帆走得很近,当然不顺眼了。”

    “虽然卓帆我也看不顺眼,仗着自己学生会会长,每次迟到早退抓得比老师还严格。不过咱们平时受陆琛不少好处,不能光收好处不付出啊,我们也下去一趟吧。”

    “好像不用下去了。”旁边的小弟嘴角抽搐了下。

    六班老大一看,真是不得了,陆琛居然亲自上去打群架,见鬼了!

    陆琛这个以温和有礼出名的优等生,不是被点名表扬就是哪里又获奖了,要不就是当典型代表上台演讲,现在居然一言不合干架了,而且还特别生猛,一个人居然没一会就把那五个男生揍趴在地上,没了那文质彬彬的样子后他充斥着野性的气息。

    他就像进入狗群的狼,瞬间冲散了队形。

    压着他的卓帆刚起来,邵非就看到陆琛揍人的一幕,他也和旁边的人一样目瞪口呆。

    陆琛当然和这些人不一样,他是在训练营受过很多个寒暑假的专业训练的,他要真发狠起来,这里可能没几个人能干得过。

    卓帆和陆琛不算很熟,只是在学校年终晚会上搭档过,没想到对方这么讲义气,不由的感动翻了。

    陆琛解决了这群人后,也不在乎有些凌乱的外表,走向蹲坐在地上这时候还能发呆的邵非,伸出了白净的手掌,依旧是那清清爽爽的样子,连起都没喘,根本不像刚打过架。

    他的目光锁在自家小白菜身上,上下扫视了一眼,表面上应该没受什么伤,不过实际上有没受伤就不知道了,轻声道:“还能站起来吗?”

    “能,你受伤了吗?”邵非不由自主地握住了那只宽厚的大掌,从地上起来。

    陆琛轻轻握住柔软的小手,这么多天好不容易又摸到了。

    陆琛有点心力交瘁,他在这个小家伙身上花了太多精力,但却没得到什么回应,无论是明示还是暗示,一律石沉大海。他清楚邵非可能不是迟钝,而是没那方面意识,他现在要改变策略,让邵非意识到他们之间关系的不同,而这样的改变,很难循序渐进了。

    “还知道关心我?自己刚才发什么呆,我不来的话你是不是就不躲了,任着他们打”

    “怎么会!?”他当然会躲。

    陆琛轻哼了一声,也不再教训:“后面擦到了?”

    陆琛打量了一下前后,在肩膀处看到了一点血色。

    邵非其实没感觉到多大痛楚。

    这时候老师也过来了,一看是十二班那几个熟悉的面孔,气不打一处来,这几个学校最头疼的学生,成绩差拖累学校升学率还是小事,一天到晚给他们惹事,现在连在学校都不安生。

    体育老师一看到陆琛身上也有被拉扯的痕迹,扣在皮带内的衬衣皱了一些,更火冒三丈了,人都是偏向弱势一方的,特别是对方还是尊师重道的好学生,老师根本就没问情况,直接对那几个十二班不良学生怒指:“你们现在立刻给我去教导主主任的办公室,这次谁也别想逃掉处分!”

    真是一届不如一届,这些坏坯子不教训帝江的校风都要被败坏了。

    “陆琛、卓帆,你们几个没事吧?”老师语气温和了很多,对他们投去了慈祥关爱的目光。

    刚刚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几个十二班同学全身都叫嚣着疼痛,陆琛那小子看着瘦瘦高高的,实际上却是个练家子,拳拳到肉,而且动作特别快,与他们随便打出来的不同,这人会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对方的缺陷加以攻击,精准无误地用最快速度解决敌人,是训练营的那套做法。

    “我还好,老师。”卓帆脸上还挂了彩,嘴角还留着被揍到的血迹,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别扭。”邵非像毛毛虫一样,扭来扭去地想摆脱。

    陆琛搭在他肩上的手,有点热。

    陆琛扣着不让小家伙动,然后又对老师道:“没什么事,也只是被揍了几拳而已。”

    陆琛说的云淡风轻,周围人特别是几个还倒在地上的学生却是瞠目结舌,虽然的确是想揍陆琛,但他们没揍到啊!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才能把面子找回来,他们这群校霸怎么都不能承认自己这么多人连一个人都打不过,虽然从今天开始应该就会被传开了,但自己承认肯定是不可能的,一个个憋得内伤。

    老师本来就气,陆琛一句话更是气得想把这几个学生就地正.法了。

    陆琛还在旁边煽风点火:“老师,我觉得这种事不能姑息,只有树立典型,才能起到警示作用。”

    老师也严肃的思考着:“你说的对,再这么下去还得了。”

    十二班的学生看着这个三言两语就把他们定罪的人,简直恨得快吐血。

    陆琛,我们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么整人?今天这事和你有个半毛钱关系吗?

    就是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陆琛会突然出现,又把他们全都揍了一顿。

    其中一个嚷嚷着:“老师,我们没有揍他,明明是他出手打我们的!”太不公平了!

    体育老师根本不信:“你当我瞎的?陆琛他们才几个人,你们又是几个人?”

    然后又问向周围同学:“谁先动的手?”

    周围人大多是一班二班的学生,一致指向地上的这几个:必须是他们先动的手。

    体育老师点点头,这几个人到这地步还想反咬一口,真是坏到家了!这次一定要严惩!

    这里的事交给老师解决后,陆琛就带着邵非一同去医务室。

    “琛哥,我没事的,就是刚才撞的时候擦到了。”应该只是简单的擦伤,而且陆琛从刚才突然出现到忽然揍人,还有那一系列的事,都让他心底发毛。

    “乖。”大掌按在柔软的脑袋上,温和的声音透着不容拒绝,“现在我不想听你别的意见。”

    几日来的压抑并没有因为刚才的揍人而纾解,反而更加得挠心挠肺了。

    亲眼看到人在自己眼前受伤,他才发现自己对邵非的在意早就不受他控制了。

    如果我改变不了,那么你也别想再脱身,不如随我一起沉沦。

    邵非感觉到了什么危险,立刻闭嘴,就算对方放在肩上的手让他很想扯掉也没再动。

    他们身后跟着受了不少皮外伤的卓帆,他之前已经向陆琛表示了感谢,以后陆琛有什么事,他绝对鼎力相助,又给邵非道了歉,是他连累了邵非,不过邵非当然没当回事,反而要他小心十二班的报复。

    卓帆越看前面两个越觉得难以理解,邵非表面上基本没什么伤就引得陆琛大动干戈,看这架势就好像受了多严重的伤一样,至于这么夸张吗?

    想到班里的人大部分不是很留意邵非,他作为班长,而且事先校门口见过邵非好几次,所以一直有关注这个新同学。但其他同学并没有在意,主要是这人实在没什么存在感,知道这个人还全赖他是陆琛的同桌,而且陆琛还非常照顾,两人经常凑在一起写功课。

    邵非家里并没有什么背景,哪怕这是在高中,但大家还是会用背后的势力来判断是朋友还是别的,这算是他们不上台的规矩,像是邵非这样的,一般只会是跟班。

    可现在一看,分明是被陆琛捧在手心的。

    来到医务室,医务老师这里还算空闲,只有几个逃课或是真的身体不舒服的同学睡在床上,不过都用幕帘拉上了,他们看不到。

    卓帆大致说了一下过程,老师就让两个伤员把伤口露出来,邵非将衬衣解开,只是在陆琛的目光下,微微缩了下,又觉得大家都是男人,没想太多。

    露出精致白皙的皮肤,肩上的确擦破了皮,不过看着并不严重。

    医务老师就把消毒.药水和棉片交给陆琛,指着旁边的卓帆说:“这位同学更严重点我先处理他,你没事的话就帮你身边的同学消毒一下伤口吧。”

    陆琛手指摩挲了一番,淡淡地说好,然后道:“旁边的医务室是不是空着的,我们能用吗?”

    以为陆琛是不喜欢被打扰,老师说:“行,那你们就过去吧。”

    又把隔壁的钥匙扔给陆琛。

    被陆琛拉着,邵非看着昏暗的走廊,莫名的心慌,提议道:“我这一点小伤,就刚才的地方消一下毒就能回教室的,我们还是别这么麻烦了吧。”

    “你是不是太不把你自己当回事了?小伤如果不好好消毒,一样会严重的。”陆琛疏淡的眼眉看着有种不食烟火的味道,他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这里很安静,只有一张床和几个柜子,里面放了些医疗用品。

    “去那边坐着,脱掉上衣。”陆琛很平静,似乎不帮他擦药不罢休。

    邵非有点怂现在的陆琛,哪怕他一直是平静的语气,但就是看着也不想去招惹。

    只要一想到操场上的一幕幕,那点反抗就被他死死摁了下去,只要不越过底线,邵非都是个比较会忍耐的脾气。男生之间坦诚没什么大不了的,男生的身体总是没有女生那么金贵的,于是他很干脆地将衬衣脱了下来,放在一旁,端正地坐在床上。

    陆琛拆开棉片和棉签的包装,拿着药水,平静地走了过去,重新看到了那片柔嫩的背,波澜再起。之前在阳台上隔了一栋楼的距离,现在终于能真正看清楚了。

    光滑的像是没有毛孔般,骨骼优美并不瘦弱,白皙的皮肤上那几道擦伤显得很刺眼,不过在肌肤的衬托下犹如红色的丝线,钻入心里勾住了心魂。邵非微微垂着头,细碎的头发间,隐约露出了那颗小痣,柔软又没有攻击性的生物,他好像稍稍一用力就能把他占为己有。

    他终于将包裹着的灰色外壳剥开,露出了鲜嫩而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内里。

    陆琛清晰地感受到这种压抑许久,还是偶尔从破裂的细缝中钻出来的渴望,丝丝扣扣地染上心头。

    邵非打了个哆嗦,见后头没声响,有些担心:“琛、琛哥?”

    “嗯…”陆琛应得声音很低,沙哑又暗藏着欲望。

    陆琛打开药瓶,用棉棒在伤口上涂抹着,压低了声音:“疼吗?”

    “不疼。”邵非有点坐立不安,他能感觉到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心底的欲望再一次滋生,目光留在那红丝般的伤口上。

    “我换一张棉片。”

    “好。”邵非只希望快点结束这个磨人的过程。

    大脑叫嚣着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点,就能尝到他的味道。

    只要他小心一点,就不会被发现。

    不,也许还是发现的好,他们之间的关系,该变一变了。

    邵非不能一直把他当普通同学来看。

    他不断地找着连自己都唾弃的借口,让欲望继续沉沦,慢慢靠近紧绷着身体的小动物,将唇轻轻吻在了那伤口上。

    犹如羽毛飘落的那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新棉片:我的唇

    狼尾巴露出来啦~随机50个红包~~祈求仙女们投喂营养液,让我们的文茁壮成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