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密爱:甜妻宠〕〔3岁小萌宝:神医娘〕〔神血战士〕〔灵战天地〕〔步步登高〕〔万域灵神〕〔喜劫良缘,纨绔俏〕〔宠物天王〕〔侯府商女〕〔盖世仙尊〕〔娇娃联盟:小妻超〕〔盛世极宠:天眼医〕〔无疆〕〔娇妻入怀:霸道老〕〔重生小俏媳:首长〕〔大道朝天〕〔龙血剑神〕〔重生肥妻:首长大〕〔终焉异世启示录〕〔我是个葬尸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路人男主 第32章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种温软又带着温度的触感清晰的从肌肤表面通过毛细孔钻入细胞, 仿佛身体被扎入了热流,直冲天灵盖。

    他颤了一下,迅速抽离, 背刚要动就被什么捏住了腰, 他想转过头就想要看是什么, 确定那异样的触感,但眼睛被一双大掌遮住, 视线重归黑暗。

    “动什么呢,还没好。”传来陆琛低沉的声音,刚才还没注意, 现在再听就会觉得那声音特别的撩人, 仿佛耳膜都起了一层细细的酥.痒感。

    “我觉得可以了, 我想回教室…”邵非尾音透着些许颤抖。

    他还记得刚才被细碎发丝扫到背部时引起的细小触觉,那不是错觉,是吻, 陆琛在吻他的伤口。

    这个认知简直让邵非头皮都炸开了。

    之前他还很确定陆琛的性向, 包括系统也是与他这样确认的,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得了臆想症,把男生间的亲密看得太敏感,还狠狠唾弃过自己居然会往歪处思考。

    现在, 这又是什么, 难道还是误会?

    他现在脑子乱成一锅粥,什么都思考不了,对于这个完全崩坏到已经不可能修复到正轨的剧情, 他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但像是为了让他知道这不是误会,陆琛松开盖住他眼睛的手,扣住那又细又白嫩的腰,哪怕掌下的小动物开始颤抖也没有松开。

    不给邵非一点刺激,这小家伙是不可能转变想法的。

    就像罗宇飞那么惊讶一样,他一开始也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一天。

    但越是相处,越是惊喜,无论是性格还是其他,这个人完全符合他灵魂深处最渴望的。

    比邵非身体美的人不是没有,他不是自己那见色起意的父亲,只是因为这个身体里住着的灵魂。

    捏着腰的时候,看到了有些刺眼的地方。

    “你腰上怎么有淤青和淤血?”陆琛的语气看上去还是那么平常,好像他并没有在占便宜。

    邵非的眼红通通的,是急的,他恨不得离陆琛十万八千里远,哪里还会去回答他的问题,挤出来的声音:“你松手…”

    陆琛当然知道他刚才的做法对邵非来说冲击太大,现在的问题不可能得到答案,不过他本来也不想得到。

    邵非的反应比他预计地更强一些。

    唯一让他感到庆幸的是小动物哪怕震惊得无以复加也没有反抗得太激烈,也或许是太过惊讶而动弹不得。

    无论是哪一种,陆琛都不打算继续唱独角戏,只有在邵非清楚意识到两人关系的不同,他们之间才有转机。

    连惊讶的样子都让他想要疼到骨子里,这种柔软的又乖的生物,哪怕欺负他,他也很少会反抗,他相信只要自己循序渐进,慢慢地就能把人划归到自己的地盘里。

    至于邵非身上的淤血,并不难猜想。他们大部分时候都在一起,无论学校还是回家,所以稍稍一想陆琛就知道是哪里来的,是上次遇见沈半青的时候那个女人抓的。

    心稍稍沉了一些,邵非是喜欢女人的,这个并不让人开心的事实。

    “放、放开我。”邵非不断要求着。长久以来对男主的惧意占了上风,事情怎么会这样,到底哪里出错了?他天真的希望陆琛能够主动放过他。

    “别动,给你揉出淤血。”

    邵非的身体颤抖得越发厉害,陆琛轻轻揉捏着上方略微有淤血的地方,带着薄茧的指腹在肌肤上活动着,时而捏,时而压,时而敲打,专业的手法的确让邵非的身体有舒适感,但他的精神紧绷到了极点,无暇顾及那一点舒适。

    陆琛留恋着上方那与想象中一样的柔嫩味道,欲望好似又漏了一些出来,血液也热了。

    在陆琛好不容易放开他的时候,邵非像是受到了极度惊吓,快速拉过床旁边的衬衣,也顾不得穿上,他不敢回头,以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直接跑了出去,这次连招呼都不打。

    陆琛也没有再在阻止,低头看向自己摸过对方的手指,轻轻在上面吻了一下,透着满满的色气。

    别逃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就行了。

    邵非穿上了衣服后,直接躲进了厕所隔间里,将门锁上后,大口呼吸着,脸上的热度始终没有降下来,他又是愤恨又是难堪。

    他赶紧按下第二次紧急按钮,召唤出系统。

    “您好,系统竭诚为您服务,请问有什么能够帮到您吗?”说完固定句式,系统才问邵非,“我说咱们不是刚联系过没多久吗,怎么了,是不是出状况啦?你现在状态不太好,心跳有点太快了,心率过快会影响供血的。”

    邵非在脑内回应:“你是不是说男主的性向是正常的……”

    “当然啦,你这个问题好奇怪。”从没遇到过非言情性向的系统简直理直气壮。

    “你自己看……”邵非现在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他紧张得全身都在颤抖,话都说不完整。

    系统很快浏览了一遍,然后道:“……这怎么可能?你做了什么?”

    之前的九十九个维护员,有许多做事情特别离谱的,还有去干扰剧情的,邵非一个小小的路人甲无论做什么都不可能影响到大局的,再加上他当初选这位维护员,可是很清楚他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做出格的事。

    “我做了什么,你应该都能看到。”

    系统:“……也是。”

    而且他能根据邵非看到的视角延展出更多的,所以能看到部分陆琛做的事情,那个疯子一样的男主,专给他们找麻烦。

    “也怪我,上次你喊我的时候,我就应该注意到的。”它上次并没有注意到男主的不同,现在再回放出来一些细节,才察觉到蛛丝马迹,它也很不好意思,不但没帮到维护员,还给拉了后腿。

    “怎么会这样…我该怎么办?”邵非的状态很混乱,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彻底打碎了他原本的观念。

    “你别着急,也别害怕,我这里能看到世界意志对目前的发展没有丝毫排斥,说明它认为这一切都是合理的。”系统测了一下邵非的情绪流,混乱不堪,而且邵非的退意很浓,立刻安抚他,“你也知道这个世界的男主已经删档重来了无数次,虽然他重来的时候没有记忆,但灵魂力越来越强大,能够影响到世界意志和空间平衡,他在自由灵魂的状态下,可能根本不被小说剧情束缚,是不会去走原始剧情的。”

    这就是一匹脱缰的野马,要做出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

    这个男主让他们的工作量无限增加,之前它们系统也是挑了各种性格各种模样的维护员了,也有男有女,但除了被驱逐外,没有一次陆琛出现过性向上的转变。

    这让系统甚至觉得,陆琛一直在等邵非的出现。

    “他是不是疯了,我是男的啊……”

    “我也觉得他疯了,这个疯子连这个空间都差点毁掉,什么事他干不出来?你现在在他身边,牵扯只会越来越多。”

    邵非忽然想到另一种可能性,燃起了希望:“他会不会只是恶作剧?他这个人性格特别恶劣。”

    系统想到自己看到的其他画面,直接否认了:“大部分正常性取向的男性就算要拿性向开玩笑,也不会做到这个程度的。”

    “我要是离开这个世界,剧情会回去吗?”邵非一想到刚才的接触,他就头皮发麻,他只是尝试着问出来,其实心里没报多大希望。

    “我的祖宗嗳,这这这这不太可能啊,发生都发生了,你千万不要有那么可怕的想法啊。说不定剧情走了大半了,再忍忍吧。这个世界很不稳定了,你要是放弃可能下一次就无法开启了。它又是打开后面那些世界的钥匙,它崩坏的话就会产生连锁反应,那就彻底完了,可能还会殃及你现实所在的世界。”

    系统急急忙忙地劝说着。

    “我就是说说。”邵非静静地说着,看着像是恢复了平常的样子,但身体却还在惯性地颤抖。

    不知是害怕还是气的,亦或是对未来的茫然。

    “我把这里的事汇报上去了,上头紧急回过来的消息是你先进行下去,有这个男主在剧情早就被毁得一塌糊涂了,谁都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前面也没人成功过,包括我们也无法控制。之前你就做得很好了,接下去也按照你自己的方式————嘟。”

    戛然而止。

    又断了,十分钟时间到了。

    不过系统的意思,邵非也明白了,那就是它什么忙都帮不上。

    或许陆琛只是想尝个新鲜,但为什么要是他。

    那舔舐的味道,按压在他腰上的手,都让邵非觉得是被蟒蛇盯上了一样。

    邵非双臂紧紧抱住自己,埋着脑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晋氵工独.家.--

    罗宇飞刚去买饮料,回到操场就看到篮球场谈论着什么的同学,好像刚才发生了什么而他错过了,他随便找了个自己班上的女生问情况,那女生激动极了,把刚才陆琛一挑五说得活灵活现,还说他是为了帮他们班上的同学才忽然出手的,不然都没人知道他居然这么能打,简直酷毙了,女生的两眼放光。

    罗宇飞想了想问道:“当时邵非……哦,就是陆琛的那个同桌是不是也在?”

    女生回想了一下,像是想起来了:“对对,是在,好像还受了点伤,你怎么知道?”

    罗宇飞拿着饮料的在空中狠狠挥舞了两下,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他就知道邵非在。

    这都叫什么事啊。

    陆琛的自制力呢,冷静呢,怎么一碰到糯米就这么冲动。

    邵非是直到下午倒数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才进教室的,陆琛一直坐在位置上开着那app查看,知道邵非没出学校,所以他放下担忧,就在教室里等他,他知道邵非需要缓冲这件事的时间。

    他都花了那么久去做心理建设,更何况是邵非呢,他不应该太过逼迫,哪怕是小仓鼠也不可能不反弹的,只要在合理的范围内,就算被那爪子抓两下也没关系,这是他们之间的乐趣。

    陆琛还是愿意与他继续这么暧昧下去,他没有再逼邵非,比起逼迫,他更喜欢让人心甘情愿地回到自己身边。

    看到邵非慢吞吞地走进来,蜗牛的速度,还是低着头,沉默的模样,陆琛的心都点融化了,不舍得看他沉闷的样子,但如果不这么破釜沉舟地挑明,恐怕邵非一直转不过弯来。

    这是必经的过程,在决定让邵非意识到的时候,陆琛就做好小动物会排斥他的准备了。

    只要人回来,就代表对他不是完全抗拒的,陆琛心里多少有点放了心。

    只要给他时间,总能徐徐图之。

    “回来了?”

    邵非低低嗯了一声,并没有看陆琛一眼。

    陆琛像是完全不介意似的,语气柔和地说:“之前你受伤的事我已经和班主任说过了,说你是在医务室休息,所以没来上课。”

    只要陆琛想,他是个很面面俱到的人,能让人随时随刻都体会到自己被重视的味道,感受到相处间的如沐春风。而无论是他的家世还是自身的光环,亦或是在与他相处的时候,总能给人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让人不由地沉溺其中,哪怕他没有刻意做过什么。

    刚坐到位置上就听陆琛说把这几节课的笔记都记好了,是那让人眼前一亮的漂亮字体,整整齐齐的记录着课堂上的重点,邵非只是大约看了几眼就发现基本能看懂,简洁扼要的概括。

    陆琛的做法,让邵非哪怕想不理会人都做不到。

    他低声感谢对方,嗖的一下接住了对方递过来的笔记:“谢谢。”

    邵非不会因为之前两人的矛盾而否认现在,一码事归一码事,但他同样地坐如针毡,恨不得抬起腿就跑。

    “怎么与我还这么客气?说了多少次,别事事说谢谢。”陆琛一点障碍都没有地伸手想去弹一下邵非,却被邵非反射性地躲开。

    陆琛的手僵在邵非面前,就与曾经在走廊上的那次一样,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邵非瞳孔微微一缩,他有点害怕陆琛的怒气,最近的陆琛脾气不是很好,其实邵非是能感觉到的,所以伺候起来也是越发小心翼翼,哪怕陆琛对他温和极了,也基本不拒绝陆琛的要求。

    他一直很庆幸自己完全被糖衣炮弹腐蚀。

    但现在他没办法在那吻伤口的事情过后,还与陆琛这么亲密。

    没想到陆琛像是完全不在意这次直接的拒绝,还是很自然地收回了手,眼中浮现些许笑意:“怎么突然这么生疏了?”甚至笑意中含着一抹失落与受伤。

    邵非默默不语,当做没看到的样子。

    他无法像陆琛这样装作没事人一样,还能这么毫无顾忌地调侃。

    陆琛见他一脸不想与自己交谈的模样,也不再靠近,给了邵非更多的空间。

    你就这么乖乖的待着,我暂时不会动你,我陆琛还没降价到要强迫谁的地步。

    陆琛开始继续自己每天的课内课外繁重任务,没有再理会邵非,甚至也没再搭话,独独那被捏在手心的书页起了皱。

    邵非果然渐渐放松下来了,但他依旧在计划着尽可能远离陆琛,只要相处的机会少了,陆琛说不定会幡然醒悟,或者会不再拿他来玩这个真人游戏。

    他输不起,也不想玩。

    本来邵非打算今天告诉陆琛自己要离开的事,他还打算两人一同回去的时候,在路过的一家专卖店买点东西送给陆琛。

    现在三缄其口,他怕会出现意外。

    只要他搬出去了那么就是陆琛也没办法了,难道还能让他再搬回来吗?那房子是用陆正明的名义租下的,就是陆琛也没权利干涉。再说这事情是陆正明定下让他离开的,他完全没必要知会陆琛。

    邵非觉得,未免日常梦多,自己要尽快。

    就在邵非犹豫着到底什么时候瞒着陆琛出来的时候,前排的罗宇飞在一天课结束的时候,突然转过了头对陆琛道:“今天晚上出来聚聚?”

    陆琛看着微信新好友提醒,是十二班那几个男生加的,顺手点了确认,头也没抬:“不去。”今天被糯米气饱了。

    那几个男生,刚刚还恨不得他去死,现在来加他的微信?不过陆琛向来不在乎挑衅。

    罗宇飞就知道陆琛会这样,直接问一旁离陆琛远远的,缩在那儿写作业的邵非,之前两人还好好的,怎突然气氛这么紧绷,而且向来没脾气的邵非居然主动屏蔽起陆琛。

    肢体的距离往往说明很多问题,这两人有情况。

    “邵非,要出去玩吗?”

    邵非没想到对方还会提起自己,不过没考虑就拒绝了天然黑的意见。

    “我说你这么每天写作业不累吗,人是要放松的,脑子也是需要放松的,张弛有度才能更好地学习。”罗宇飞苦口婆心地劝了几句,但邵非就是不回应,这么闷,陆琛看上他什么,闷啊?

    仗着邵非听不懂,他对陆琛道:“我说你什么眼光?”

    陆琛讥诮道:“我眼光不需要你来质疑。”他的好我知道就行了,不需要你们任何人懂。

    两人打着旁人听不懂的哑谜,罗宇飞也正色了一些:“去吧,我真有事想和你谈谈,当我是兄弟就来一趟。”

    罗宇飞身为好友,当然是不希望陆琛误入歧途的。

    首先陆家现在看上去只有陆琛一个继承人,但实际上陆琛的一举一动都被那些有资格争夺的人看在眼里,陆琛不能犯错,特别是那么大的错。

    其次这条路难走是必定的,不说各方面压力,就是陆琛难道真的确定自己的性向吗,也许只是一时新鲜呢。

    更何况,就他的观察来看,邵非对陆琛的魅力完全免疫。

    邵非虽然看起来是在用心补自己没上的两堂课内容,实际上一直关注着这两人的对话,听到他们准备晚上出去,心微微跳动了起来,心思也活络了些。

    直到确定陆琛同意,邵非才将关注收了回来。

    陆琛今晚就不在,那他就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本来邵非就打算搬出去的,现在发生了这事情,他更是坚定了立刻搬走的想法。

    陆琛并没有直接去,先将邵非送回家才与罗宇飞离开,当然整个回陆家的过程都两人的距离非常远,陆琛也没刻意接近过,免得把人再吓跑,他家的小仓鼠就那么点胆子。

    直到邵非下车,才叮嘱道:“你今天两节课没听,光看笔记不行,待会我回来的早就给你做下补习,马上要月考了,你的基础还是不行。”

    邵非想到今晚就是住在这里的最后一天,也就乖乖应是了。

    等彻底看不到陆琛的车,邵非立刻找到正在监督晚饭的余叔,说明自己现在就要离开。

    余叔有点惊讶:“你不等你母亲一起吗?”

    “不了,之后也能碰到的。”邵非说着,又紧张地说,“余叔,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不要告诉陆琛我的新地址。”

    余叔是个专业管家,当然没办法答应这件事,只要雇主有需要,他们不可能瞒着。

    邵非也猜到了,他现在很冷静,之前的话不过是为了后面的目的。

    “那我离开的事,至少今晚不要告诉他,他如果没问的话,你不说,这样可以吗?”一个过分的要求对方不会答应,但心里会产生一些愧疚,那么马上接一个不是特别过分的要求,对方答应的可能性就会很高。

    他只想拖到木已成舟,顺便让男主好好去清醒一下。

    他相信,只要冷静下来,陆琛一定能看出他有多么平凡,多么没特色,多么无聊烦闷又无趣,长相气质都那么的泯然于众,陆琛怎么会是个放任自己一错再错的人呢。

    不说就不算欺骗,也不算帮他,还不准老年人想早点睡觉吗?

    “你和少爷,是不是出什么事?”

    邵非摆明了不想多说,余叔想到之前自己当了回恶人,赶邵非离开,这份愧疚到现在还在的,又看着面前可怜巴巴地站在那儿,浑身好像都散发着无助迷茫的邵非,喟叹了一声:“就这一次,但如果少爷问起来,我还是没办法帮你隐瞒的。”

    余叔知道邵非没什么行礼,但他一个人去新家总是不放心的,就吩咐让儿子余默陪着邵非。

    把邵非送上车后,余叔想着最近陆琛与邵非的互动,心底也有些不安:“非少爷,别嫌余叔多嘴,少爷不是个好糊弄的人,你别尝试骗他。”

    邵非当然明白,但比起陆琛的怒气,他更不愿意两人时时刻刻地在一起,两权相害取其轻。

    “记住我的话,千万别惹怒他。如果不小心惹怒了,就尽量顺着他。”

    邵非郑重地点头。

    现在的陆家,对已经犹如惊弓之鸟的邵非来说,才是龙潭虎穴。

    他明白无论找再多理由,都抵不过一个,他很恐惧那个充满欲望不断侵蚀诱惑他的陆琛。

    到了荷叶杯,已经有一些朋友在那儿玩梭.哈,还有些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的,看到他们两个进来,纷纷打招呼,罗宇飞示意他们先玩,他则是带着陆琛去了另一个小包间,刚走进去,里头就坐着一个眼熟的人,还是那熟悉的打扮,学生味的气息。

    看到陆琛他们进来,青年立刻羞涩地打招呼,陆琛直接放下了脸:“出去。”

    那青年笑容僵了一下,但还是拿眼神看向点他的罗宇飞。

    罗宇飞在陆琛的眼中看到了熟悉的冷漠情绪,这是平常的陆琛。

    等人出去后,他才道:“你真的打算就这么放纵自己?”

    陆琛拿起桌上的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闷头喝了一口,他垂着视线,发丝遮住了他满是阴霾的表情。

    “不提别的,你该知道这世上有多少男人,而其中同性性向的又有多少?就算你有意思,那邵非呢,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他对你根本就没那意思,你觉得本来就小的概率,碰上个直男能在一起的概率有多大?你是陆家的大少爷,要什么没有,就是男人,你就不能换个人选吗?我保证有很多愿意自荐枕席的!”罗宇飞气道。

    “你自己以前也是喜欢女孩子的,这次不过是个小错误,修正了就当事情过去了。”他真不能眼睁睁看着陆琛抽风。

    但陆琛只是喝着酒。

    今天邵非的拒绝他并不是无动于衷,只是压抑着而已。

    罗宇飞劝了将近半个小时,但陆琛始终没有给回复。

    “他会愿意的。”陆琛喝完最后一口酒,站了起来,直直望向罗宇飞,“宇飞,你会帮我的,对吗?”

    陆琛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注意到对面楼栋的那个点是暗的,也没太在意。

    今天的邵非不太可能等他,也许早就睡下了。

    在阳台上吹了会冷风,酒意散了一些,像往常一样,只是顺带打开了听网,想听一听小呼噜声缓解焦躁。

    却发现上方显示的坐标地点,根本就不在陆家。

    陆琛瞬间想通了什么,握住栏杆的手背青筋浮出,太阳穴也是一跳一跳的。

    一字一顿地吐出两个字:“邵、非!”

    作者有话要说:  小陆子:气炸

    系统:我还有话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机50个红包~~祈求仙女们投喂营养液,让这篇文茁壮成长~嗷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复仇的单细胞〕〔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我的邻家空姐〕〔首席大人,超护短〕〔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