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男主 第33章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作者:童柯的小说      更新:2018-01-08
    陆琛简直咬牙切齿:“你真是让我惊喜。”

    下午小东西的表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除了对他躲躲避避外,还是乖得不得了,原来全是障眼法, 专门在糊弄他, 陆琛怒气飙升的同时, 又觉得邵非就该是这样的,这小坏劲儿, 也只有熟悉了才能挖掘出来。对陆琛来说这反抗还是软软的,就像是小爪子在他身上挠了几下,根本没什么力道。

    对他的渴望从一开始的浅淡, 到压抑后的反弹, 越发不可收拾了起来。

    现在仔细想想, 当时他和罗宇飞的谈话内容邵非应该是关注着的,也许早就在打算了。

    本来以为邵非只是还没转过弯来才那么沉默,没想到今天看似温顺不过全是假装, 就像他之前在车内看到的小呆瓜走路时的表情一样, 邵非有着一种莫名吸引人探究的魅力,但邵非自己显然完全没察觉。

    以为最无害的小东西,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就给你来上一口,能把你原本的放心全给炸毁了。

    陆琛气得连惯常的假笑都没了, 暗夜里黑黢黢的眸色格外渗人。

    陆琛直接驱车开了出去, 汽车发动的声音在夜晚安静下来的陆家很明显,余叔这会儿已经睡下有一会了,但因为之前送邵非离开的时候那不安感, 并没有完全睡着,一片车灯光从窗口划过,余叔立刻披上了外套,在窗口前张望,看到那辆并不常开的车,猜测是少爷自己开走的。

    在少爷十八岁生日拿到驾照后,陆董送了好几辆当礼物,可惜都在车库里发霉,少爷觉得作为学生根本没必要开车。

    只见车子开出大门后像是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他们少爷过得很规律,也许是从老爷那种夜夜笙歌的生活中过来的,小时候的少爷是很厌恶老爷的,自然而然摒弃了老爷的那种做派,孩子的行为往往会走极端,所以从小到大的少爷在私生活上非常克制,也几乎不会那么晚出去。

    他意识到,少爷也许发现了邵非的事,却没招呼他们任何人。

    他想通知余默,让他注意一下,又觉得这没凭没据的事做了会添乱,还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陆家,也该有些新的色彩了。

    陆琛按照显示的地址,一路将车速控制在最高范围内,在不算拥挤的马路中穿梭超车。

    神情像是结了冰。

    到离得那个地图上的小红点近了,他才放缓了车速,看着街道两旁大部分拉上卷闸门的商铺,还有些零零散散加班回家的上班族,几家还营业的二十四小时超市,生活气息很浓郁,更重要的是离帝江高中非常近,属于学区房的范畴,租房的价格这些年水涨船高,到达一个让人咋舌的地步,不是邵非每个月打工就能负担得起的。

    哪怕不询问他人,陆琛仅靠自己的判断也能大致推断出来,是父亲在从中作梗,哦,错了,是那老东西见不得闲杂人等在陆家了。

    放了以前,这种事陆琛是懒得理会的。

    将车直接开到了定位点的小区,一路运气爆表没被抓到酒驾,不然现在的陆琛可能在局子里待着了。

    门卫大伯向他招招手,又指了一下门口的告示牌:“满了,去路上停吧。”

    老小区的车位都是先到先停的,到了晚六点以后基本就没了,马路上收费虽然高很多,但这个点有位置就算运气很好了,经常来的基本都知道,这一看就是个没怎么来过的新人。

    陆琛探出身子,往兜里捞了捞,他身上很少带现钞,把身上所有的都放了上去,即兴表演了一下壕无人性:“我来接人,很快就走的。”

    “哎呦喂,你先拿回去,这个我们可不能乱收。”这里是学区房,偶尔没地儿停就有很多家长开进来,大伯也不是不理解,直接按了升降杆的按钮。

    看这不食人间烟火的架势,得有个好几百吧,哪有人暂时停个车付这么多钱的,抬头就看到了一张俊美无暇的脸,大伯被这美颜冲击了一下,哦豁,真是个帅小伙。

    不过大伯到底是上了年纪了,也只多瞄了几眼,发现小伙子神情冷冰冰的,这不像是去接人,反而像是寻仇。

    还想说什么,这小伙子已经开进去了。

    大伯左右瞅了瞅,大晚上了也没什么人看见刚才那一幕,见财起意地收进口袋里,对着已经开远的车喊了一声:“嗳,你想停多久就停多久,慢慢来!”顺便将这车牌号记在本子上,以后这车都免停了。

    也不知道那人听到了没,不过大伯想到刚才看到的那张脸,啧啧了几下,这是明星吧,也忒好看了,就是脑子有点傻。

    陆琛哪里是傻,他自己就有练手的公司,对物价有一定了解,只不过如今在气头上,头脑发热,又喝了不少酒,用这种不理智的方式在泻火。

    什么都没想就先跑过来堵人了,现在依旧气得肝疼。

    开入小区后刚好有辆车大晚上的出去,被他钻了个空隙,在黑灯瞎火的车子里待了会,狠狠拍了下方向盘,是对自己的愤怒。

    小家伙只是瞒着他离开,他就乱了方寸。

    就好像他冥冥之中能感觉到邵非不属于这里,这种永远都无法把人掌控住的不安时不时冒出来。

    停好车,就走向地图上的红点所在位置。这里属于二十年前建造的老小区,有一些年代烙印,因为没有建造地下车库,车子都拥挤在地平面上,不过绿化做得很好,在路灯下有种朦胧的味道。

    陆琛来到标注的点,却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层楼。

    他阴沉着神色,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晋氵工独.家-

    邵非已经来到新家了,是一间三室一厅的居室,两个一样的大的房间,另外还有个小房间,应该是考虑以后姚菲菲会来,但邵非清楚姚菲菲绝对是看不上这里的。

    房东将这里打扫得很整洁,家装风格属于中西合璧,但家具还是很新的,以木质为主,窗台上放着几盆小小的多肉盆子,屋子看上去很温馨。

    邵非心里其实挺感激陆正明和吴特助的,虽然租房子是陆正明的意思,但就是想想也知道他本人是不会过问这种小事的,基本都是吴良在处理这些繁多又麻烦的事,还特意考虑了学校附近,就是为了他这段时间上学方便。

    有吴良那样的助力,也难怪到处留情陆正明依旧与诸多前任关系还不错。

    “满意?”余默察觉到邵非眼中的笑意,询问道。

    一般住过陆家那样的地方,骤然被赶出来,还是住这么小又有些旧的房子,一般人多少会有点愤愤不平的,这是心态上的落差,心理再好都难以免俗,不过他能感觉到邵非是真的很喜欢,完全省略了那种落差感。

    虽然胆子小了点,软了些,却是个心态很平和的,待在他身边好像心情都能平静下来。

    面对余默,邵非就放开了许多,到底原著里这可是个大暖男,有能力又不张扬。

    他们在某种程度上都能理解对方的少言寡语,所以哪怕话少也不沉闷。

    “不满意会遭天谴吧,就是这里房租太贵了,等租期到了后我还是搬出去租个小的。”他一个人哪里用得到那么大的房子,虽然这里离学校近,过去很方便,但他收这一次是为了让陆家人安心,不可能收第二次,当然要为自己以后做打算了。

    邵非行李很少,他本来就节约,基本不给自己买东西,原主用什么他就用什么,也没添加,他对使用的物品要求就是能用就好,所以余默把他送过来后,两人就闲了下来。

    “也好。”余默点点头,将笔电本放在客厅的餐桌上,插上电源就开机了,“要玩吗?我教你。”

    邵非上次就在陆家杀了两盘,这游戏特别刺激,每个人根据降落地点来阻击和被阻击,机会都是平等的,但个人技术上的差别还是很明显的,比如他就看到余默能一枪崩死坐在车里想要逃跑的人,这需要多准的枪法才能做到?反正邵非是真心佩服的。

    上次过去的时候他就听到麦里面很多喊着让余默开直播,余默在这个领域里应该也是搅动风云的人吧。

    两人离得很近,不过没丝毫暧昧,他们的精力都放在游戏上,直到快十一点了邵非才惊觉:“都这么晚了,我送你下去吧。”

    “不用,我认识路。”余默示意没关系,他就属于那种做再多也放心里,不表现的人。

    “要送的。”对方那么忙碌还送自己回来,又教他打游戏,邵非格外感激和暖心,第一次主动提出来加联系方式,他打算以后有机会,要让他和沈半青认识一下,一看就是可以很合拍的。

    下楼的时候,邵非悄悄地打开手机,发现没有收到陆琛的电话和微信,松了一口气。

    果然路人甲千万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无论是因为陆琛不在乎他还是觉得搬走是件小事,都让邵非觉得安全多了。

    这是不是也间接证明了陆琛的确是一时新鲜,如果是这样,他就明天回学校去道歉,以陆琛平日里万事懒得管的模样,应该不会和他计较吧。

    邵非天真地这么希望着。

    邵非一路把余默送到楼下,感觉到了缠绵在自己身上的某种危险视线,就好像一下子回到了陆家那所房子里,不过他今天才刚到这里,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他在冷风里抖了抖,将之当做错觉。

    余默:“怎么了?”

    “没,可能秋天到了,有点凉。”他双手捂了捂手臂。

    余默听到就打算脱下自己的棒球外套给邵非穿上,邵非忙拉住他拉拉链的手:“不用了啊,我待会就上去了,而且二十多度的温度刚刚好,凉快着。”

    见他不似作假,余默才停了动作。

    一直把人送到了小区门口,邵非再三表示了感谢,两人才道别。

    “回头联系。”余默难得多说了一句话。

    “嗯嗯,当然,不然微信不是白加了?”邵非有点高兴,放下心中大石的他显出了点小开朗。

    邵非却不知道,他与余默相谈甚欢的场面被一直等在楼下的某人完全看在眼里,怒气值飙升。

    回去的路上,邵非还好心情地哼着小曲儿,离开陆琛后,那些打心底里的恐惧好像也随之消散。

    不过他很快就哼不出曲子了。

    从小区门口到他在的单元楼,还需要走一段路,不过邵非刚才发现可以抄近路,直接穿过中间的小花园就能很快到他在的单元,唯一不方便的是只有几个路灯,有大片地方相当暗。

    小花园里有一些体育设施和修剪整齐的花草树木,一旁立着几个快递柜,沉在黑暗中,有时候快递太多会放入旁边的社区寄放室,一般情况下门是关着的,不过今天关门的社区员工有点粗心,并没有锁死。

    当然,邵非是不知道这些的。

    当他穿过小花园刚走到寄放室附近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从他身后伸了过来,邵非刚感觉到异样就被拉住脖子,凶猛的力道即可将他扣着,嘴巴被捂住拉入黑得没有任何光线的屋子里。

    一直等待的人,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首先闻到的就是很浓的酒味,邵非意识到这是个醉鬼。

    这具身体还残存着对酒味的敏感恐惧,因为这会让他想到邵元龙,邵非微微发颤。

    他在接管这具身体的时候就知道它有多没用,一开始走几站路都能喘上,现在在他的锻炼下,体质好了一点,但也就那么一点。

    邵非心底寒凉,他一个男生遇到这种事,多半是为了抢劫。

    他身上只带了手机,二维码扫款行吗?

    “唔唔唔!”被捂着嘴鼻,他的呼吸开始困难。

    酒味的气息和邵非的喘息交织在这微冷的空气中。

    他发现自己被抵在门背上,门就这样顺势关上了,本来就是光线昏暗的地方,一关上门完全看不见人,他只能感觉到那人比他高很多,比他壮,还有就是喝醉了。

    那人的身体抵着他,两人紧密地贴合着,将他的双手反制到身后压着,透着强悍味道的腿部力量抵住邵非微微颤抖的长腿,他背后是冰冷的门,身前贴着微热的身体,人被驾着,半凌空的,只要来人松手,他就会从门板上滑下去。

    卸掉邵非所有能反抗的途径,来人才松开他的嘴。

    邵非大口呼吸着空气,胸口上下起伏,吞了吞口水,艰难地劝说那人。

    在没办法反抗的时候,他不会逞一时之勇。

    “我、我不叫,我身上没钱,但我可以马上去银行给你取出来,我发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邵非强迫自己冷静着,但他颤抖的音色就像只被逼到绝境的兔子,软软的,可怜兮兮的让人恨不得蹂.躏。

    邵非只希望对方能看在钱的份上,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

    他听到对方低低嗤笑了一声,很古怪的声音,透着点中年人的粗粝,又好像是变声过的。

    不过这也是当然的,能来抢劫的谁会想让别人知道。

    来人弯身,猛地攫取他的唇,毫无防备的地吻了上来。

    因为刚才的缺氧,邵非的唇一直是微张的,正好方便来人侵入,刚刚碰到口腔里的湿意时,男人顿了下,似乎有些心痒难耐又透着点激动,随即就青涩又火热地勾起他的唇攻城略地。

    “唔——”邵非只怔忡了一下,到对方搅动的时候开始疯狂挣扎起来,他能感觉到自己口腔中在吸吮中残留着的酒精味道,还有那让人痛苦到窒息的拥抱。

    但邵非的挣扎对男人来说没有丝毫威胁,他用尽了所有力气,也只是把人推开了一点,因为过度挣扎他喘气地更厉害,唇轻易被男人撬得更容易,男人的舌渐渐游刃有余,沉沦地吞噬着口中软甜的棉花糖,恨不得把人给吸走。

    在唇舌交缠间他感觉到了什么,又有些抓不到点,有点莫名的熟悉感。

    他想说我不是女生,也许这人是天太暗又喝醉酒没看清。

    等到男人吻过了,彻底吸取了这只小动物的所有味道后,邵非全身都软了下来:“我是男的,你弄错了对象!”

    依旧是那变了声的轻笑,听着让人毛骨悚然,似乎夹杂着些许餍足。

    邵非感到自己的唇都有些痛,好像被吸得太厉害,他更恨了,眼底透着些许水光。

    男人精准地在黑暗里再次找到他的唇,吻了上来,这次再次钻进来,邵非想也不想的就要咬住,却被钳住了下巴,拉开了唇,令他合不上也咬不住。

    再一次不留喘息的亲吻,刚才只是为了发泄,现在才是仔细地品位。

    那人好像迅速掌握了方法,从生涩到游刃有余。

    这样来回了三次,邵非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这个酒鬼对他的唇情有独钟,像是八百年没吻过人似的。

    在他绝望的时候,他听到了咔嚓的声音。

    是柜门的开关声,有人来取快递了!

    虽然现在很晚,但还是有加班到很晚或者白天忘记来取的人。

    邵非还被人按着亲唇,他拿着头撞门,在唇的空隙间,口中含糊地喊着:“来……来人。”

    似乎是没想到邵非会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求救,来人忽然把他整个抱住,将他放到一旁的座椅上,开门迅速走了出去,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邵非跌跌撞撞地追出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他像是被妖精吸光了元气。

    白领打扮的女子有听到一些不清晰的响动,不过这里很暗,只有柜子上显示器那一点光亮,所以她也只是和刚才从屋子里出来的男人擦身而过,什么长相都没看清。

    看差点要摔倒的邵非,女子扶住了他:“你还站的起来吗,刚才是怎么了?”

    邵非嚅嗫着唇,却说不出话来。

    一个大男人被人这样,还要到处去宣扬吗?他还要脸。

    男性遇到这种事情连个诉说的对象都没有。

    邵非找了一圈,又去传达室看了一下监控,但这里的监控器线路刚好出了问题,被前几天的雷雨间接破坏了,没有一个记录到。

    他浑浑噩噩地回到自己的屋子,整个人像是一张白纸。

    在关上门的刹那,邵非滑到了地面,蜷缩着,心中忐忑不安又迷茫。

    这时候,陆琛在医务室蜻蜓点水的吻与那疑似捅破纸的行为好似都被掩盖了一层厚厚贴纸,不再那么让人难以忍受,这是对比产生的。

    “没什么,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你是男人,怎么能怕这些…”

    身边的来电铃声响了起来,邵非看到陆琛两个字,居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排斥,在经历过刚才的更糟糕的经历后,邵非潜意识里想寻求安全,而陆琛这个人天然地就给人一种可靠的味道,哪怕一个小时前他还在为逃离陆琛而欢呼。

    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他按下了接听键,传来男人悦耳又透着些许怒气的声音:“你要不要解释一下,为什么不在家?偷偷溜走,你很能啊,邵小非,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是吗?这段时间我一直把你当弟弟照顾,你就是这么回报我,你有良心吗?”

    就算男人说话不好听,但也能听出对方在克制怒火。

    邵非缩了下,好像从某种状态回归现实,有些贪婪地听着:“……”

    “回答我,当什么哑巴。”依旧是熟悉的嘲讽声音。

    陆琛一句句责问的话,却透着关心与责备,像一股暖流冲散了体内的寒凉。

    邵非哆哆嗦嗦的,却感觉刚才噩梦一样的经历似乎不再那么恐怖,他仿佛从电话那头的人身上汲取了温暖。

    也许是发觉到那头的不对劲,陆琛也暂时放下了自己的责问,透着些许严肃:“怎么了,出事了?”

    这种严肃是邵非常常见到的,每次做作业还是处理课外的杂务,陆琛都是很认真的。

    现在回想起来,那样的陆琛其实非常有魅力。

    哪怕从旁观的角度,也不得不说陆琛真的能在难受的时候给人无法代替的安全感。

    “没、没事。”邵非挤了几个字出来,“琛哥……能……不能多说几句话,我想听。”

    邵非不自觉地依赖着那一头的人,声音柔软极了,像极了飘在天上的云朵,温软的令人无法拒绝,陆琛听得心都软化了。

    “我现在过来,等着。”陆琛简洁扼要。

    邵非却是忽然喊了出来:“不,不要,你不要过来!”

    他一天之内遇到两次男性的攻击,哪怕是现在让他暖心的陆琛,依旧让邵非无法立刻接触。

    “你还在气医务室那件事?”陆琛沉了下声音。

    “没……”邵非觉得自己快疯了,他现在也分不清是什么感觉。

    两人首次摊开了说白天的事。

    陆琛:“我不打算道歉,有一件事却是肯定的,我绝不是在玩你。”

    邵非:“……”

    邵非久久没有回应。

    寂静。

    “邵非?”

    “……在。”

    “你要是在意那事……”声音含着愧疚和罕见的难堪。

    邵非像是在掩饰什么似的,不想再提医务室的那件事:“不,我不介意,但你别过来!求你……”

    最后,甚至透着哭腔,急迫地拒绝。

    邵非看着软,其实并不怎么哭。

    陆琛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捏了下,有些疼,有些痒。

    产生了深深的愧疚,但心底却又不是那么后悔。

    如果不彻底打碎一个关系,怎么重新建立新的关系。

    刚才,我气得发狂,嫉妒得发了疯。

    毫无理智。

    这个罪恶的诱惑,我拒绝不了。

    提前尝了那诱人的味道,我只是忍不住了。

    “好,我不过去,就在这里陪你说话。”

    极度愤怒的时候,陆琛自己也控制不住。

    而这就是冲动后的后遗症,既然犯了错,当然要由他来承担。

    他会用十倍百倍偿还,直到消除这个阴影。

    温和安定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邵非紧紧地抱着手机。

    狂跳的心渐渐稳定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叮,你的好友,陆·戏精本精·琛上线

    两人的初吻目标达成!

    不会这么便宜戏精滴~非子后面会知道的~请提前预定驯夫大会门票,你童带你们飞

    陆子吻的时候是冲动的,并没有想到后面,他的性格会让他顺势用这个冲动博取更多的

    随机50个红包~~祈求仙女们投喂暖呼呼的营养液,让这篇文茁壮成长不惧严寒~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