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男主 第34章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作者:童柯的小说      更新:2018-01-08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有修改哈~所以之前的部分内容推移到这章了

    没看过的宝宝有时间的话可以回去瞅一眼,给大家造成的麻烦深感抱歉。

    你们的朋友,陆·戏精本精·琛要开始他的表演了,目前阶段:装可怜

    于是,小非子每天被撩成狗

    随机50个红包~~祈求仙女们投喂暖呼呼的营养液,让这篇文茁壮成长不惧严寒~嗷嗷嗷~

    首先闻到的就是很浓的酒味, 邵非意识到这是个醉鬼。

    这具身体还残存着对酒味的敏感恐惧, 因为这会让他想到邵元龙, 邵非微微发颤。

    他在接管这具身体的时候就知道它有多没用,一开始走几站路都能喘上,现在在他的锻炼下, 体质好了一点, 但也就那么一点。

    邵非心底寒凉,他一个男生遇到这种事,多半是为了抢劫。

    他身上只带了手机,二维码扫款行吗?

    “唔唔唔!”被捂着嘴鼻,他的呼吸开始困难。

    酒味的气息和邵非的喘息交织在这微冷的空气中。

    他发现自己被抵在门背上,门就这样顺势关上了, 本来就是光线昏暗的地方,一关上门完全看不见人, 他只能感觉到那人比他高很多,比他壮, 还有就是喝醉了。

    那人的身体抵着他, 两人紧密地贴合着, 将他的双手反制到身后压着, 透着强悍味道的腿部力量抵住邵非微微颤抖的长腿,他背后是冰冷的门, 身前贴着微热的身体,人被驾着,半凌空的, 只要来人松手,他就会从门板上滑下去。

    卸掉邵非所有能反抗的途径,来人才松开他的嘴。

    邵非大口呼吸着空气,胸口上下起伏,吞了吞口水,艰难地劝说那人。

    在没办法反抗的时候,他不会逞一时之勇。

    “我、我不叫,我身上没钱,但我可以马上去银行给你取出来,我发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邵非强迫自己冷静着,但他颤抖的音色就像只被逼到绝境的兔子。

    邵非只希望对方能看在钱的份上,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

    他听到对方低低嗤笑了一声,很古怪的声音,透着点中年人的粗粝,又好像是变声过的。

    不过这也是当然的,能来抢劫的谁会想让别人知道。

    来人弯身,在靠近他,却什么都没做,好像只是一只在用餐前嗅食物气息的猛兽,左嗅嗅,右嗅嗅的。

    邵非紧张极了,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我……不好闻。”

    热乎乎的气息喷在唇上,邵非打了个寒蝉,立刻就想转头。

    但那人好像看出了他的害怕,离了一些,却又不甘心这样放过。

    一只大手钳住邵非的肩膀,猛地低头咬上了他的肩头。

    “唔——”邵非只怔忡了一下,他开始疯狂地挣扎了起来,他绝对是碰到狂犬病了,见人就咬!

    但邵非的挣扎对男人来说没有丝毫威胁,他用尽了所有力气,也只是把人推开了一点,因为过度挣扎他喘气地更厉害,身体也越发颤抖。

    但男人似乎对咬他格外情有独钟,可能血都出来了。

    在这期间他感觉到了什么,又有些抓不到点,有点莫名的熟悉感。

    等到男人咬过后,彻底在这个小动物身上盖上自己的烙印,邵非全身都软了下来:“你、你是不是有病!”

    依旧是那变了声的轻笑,听着让人毛骨悚然,似乎夹杂着些许兴奋。

    他更恨了,眼底透着些许水光,死命摆动着身体,试图挣脱这个男人,但这个男人的身躯像快铁板一样硬。

    在他绝望的时候,他听到了咔嚓的声音。

    是柜门的开关声,有人来取快递了!

    虽然现在很晚,但还是有加班到很晚或者白天忘记来取的人。

    邵非直接拿着头撞门,试图摆脱这个人:“……来人!”

    似乎是没想到邵非会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求救,男人忽然把他整个抱住,将他放到一旁的座椅上,开门迅速走了出去,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邵非捂着肩膀跌跌撞撞地追出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他像是被妖精吸光了元气。

    白领打扮的女子有听到一些不清晰的响动,不过这里很暗,只有柜子上显示器那一点光亮,所以她也只是和刚才从屋子里出来的男人擦身而过,什么长相都没看清。

    看差点要摔倒的邵非,女子扶住了他:“你还站的起来吗,刚才是怎么了?”

    邵非嚅嗫着唇,想到刚才那个会咬人的疯子,打了个冷颤。

    但这种事解释起来也没什么用,摇了摇头。

    邵非找了一圈,又去传达室看了一下监控,但这里的监控器线路刚好出了问题,被前几天的雷雨间接破坏了,没有一个记录到。

    他担惊受怕地回到自己的屋子,脸色还有些苍白。

    他也没开灯,靠在门背上,慢慢滑落,蜷缩着抱住自己,心中忐忑不安,遇到这种疯子,任何人都没办法很冷静吧。

    这时候,陆琛在医务室蜻蜓点水的吻与那疑似捅破纸的行为好似都被掩盖了一层厚厚贴纸,不再那么让人难以忍受,这是对比产生的。

    身边的来电铃声响了起来,邵非看到陆琛两个字,昨晚加今天积累的愧疚汹涌而来,而且在经历过刚才的更糟糕的经历后,邵非潜意识里想寻求安全,而陆琛这个人天然地就给人一种可靠的味道,哪怕一天前他还在为逃离陆琛而欢呼。

    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他按下了接听键,传来男人有些沉闷的声音,但依旧很温柔磁性:“找我?”

    邵非一听到这声音,身体的颤抖就没那么厉害了。

    邵非缩了下,好像从某种状态回归现实,有些贪婪地听着,就好像这声音能给他黑暗中的安全感:“……嗯,你…今天怎么没来学校?”

    邵非没说自己和罗宇飞找了大半天。

    在给小家伙盖上印章后,陆琛那暴躁的心情平息了点,其实生气的时候吸一口糯米,就好了不少。打开来电显示才在一堆电话中找到了属于邵非的备注。

    担心刚才吓到了人,直接回拨了过去,果然听到了邵非微微发颤的声音。

    “不是想逃离我吗?”

    言下之意是,我离得远远的你应该高兴才对。

    “我……”颤着音。

    陆琛目光闪了闪,冷静至极的表情,透着势在必得目光,抬头盯着邵非暗下来的窗口,他一步步走向单元楼,语气却是透着深深疲惫和歉意的:“你觉得我昨天为什么这么生气?你一句不说地走了,如果出了什么事,你能负责吗?还是等出事了才知道慌?我昨天吓到你了,你这样也是正常的,也是我管你太多了,作业要管,吃饭要管,住哪里都要管,是我没控制好的感情,邵非,我也不想这样的……”

    陆琛一句句责问的话,却透着关心与责备,还有那不断的自责,像一股暖流冲散了体内的寒凉。

    特别是邵非刚刚遇到了变态,知道陆琛说的都是对的。

    “不、不不是的……”与陆琛这么说这话后,感觉刚才噩梦一样的经历似乎不再那么恐怖,他仿佛从电话那头的人身上汲取了温暖。

    其实他能感觉到陆琛的关心,邵非哆哆嗦嗦的说着话。

    想到陆琛又是愧疚又是难受,想到刚才经历的事又恐惧害怕极了,冰火两重天。

    他没有像这一刻那样,愧疚自己的逃走。

    哪怕自己并没有哪里对不起陆琛,但在这情况下,他觉得自己对不起陆琛。

    也许是发觉到那头的不对劲,陆琛也暂时放下了自己的责问,透着些许严肃:“你声音怎么了,这天气有这么冷吗,哆哆嗦嗦的?”

    这种严肃是邵非常常见到的,每次做作业还是处理课外的杂务,陆琛都是很认真的。

    现在回想起来,那样的陆琛其实非常有魅力。

    哪怕从旁观的角度,也不得不说陆琛真的能在难受的时候给人无法代替的安全感。

    “没、没事。”邵非不想说刚才发生的事,挤了几个字出来,“琛哥……能……不能多说几句话,我想听。”

    邵非不自觉地依赖着那一头的人,声音柔软极了,像极了飘在天上的云朵,温软的令人无法拒绝,陆琛听得心都软化了。

    “你在害怕?出什么事了?”陆琛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没出事。”

    也许是听出了邵非逞强中的害怕。

    “我现在过来,等着。”陆琛简洁扼要。

    邵非却是忽然喊了出来:“不,不要,你不要过来!”

    他这两天遇到两次男性的触碰,哪怕是现在让他暖心又愧疚的陆琛,依旧让邵非无法立刻接触。

    “你还在气医务室那件事?或者还是怕我?”陆琛沉了下声音。

    “没……”邵非觉得自己快疯了,他现在也分不清是什么感觉。

    两人首次摊开了说那天的事。

    陆琛:“我不打算道歉,有一件事却是肯定的,我绝不是在玩你。”

    邵非:“……”我知道的,当我看到那个眼神的时候。

    邵非久久没有回应。

    寂静。

    “邵非?”

    “……在。”

    “你要是在意那事……”声音含着愧疚和罕见的难堪。

    邵非像是在掩饰什么似的,不想再提医务室的那件事:“不,我不介意,但你别过来!求你……”

    最后,甚至透着哭腔,急迫地拒绝。

    邵非看着软,其实并不怎么哭。

    陆琛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捏了下,有些疼,有些痒。

    但心底却又不是那么后悔。

    如果不彻底打碎一个关系,怎么重新建立新的关系。

    刚才,气得发狂。

    毫无理智。

    忍不住在小家伙身上盖了个戳,这是他的人。

    他真的快忍不住了。

    “好,我不过去,就在这里陪你说话。”

    “谢谢,琛哥……”邵非心中涌上了无数感动。

    刚才还是太冲动了,又把人给吓到了。

    不过,人却主动靠过来了。

    陆琛的手指在轻轻颤抖,激动地心跳加速,他会把握住这个得来不易的机会。

    在犯下错后,陆琛会寻找最有利的方式为自己谋取最佳益处。

    他会用十倍百倍偿还,直到消除邵非刚才的阴影。

    温和安定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邵非紧紧地抱着手机。

    狂跳的心渐渐稳定了下来。

    在陆琛的描述中,邵非的恐惧悄悄远了一些,当然这只是大部分,他心底依旧对刚才那黑暗无助的世界感到恐惧,在他最无助的时候,是陆琛带着他走出来的。

    “你说你在训练营的时候还喝过老鼠血?你是陆家少爷啊。”邵非开始能连贯地说一句话了,甚至被陆琛的话所吸引。他惊讶极了,这些在小说里完全没有提到过,他好像开始渐渐了解这个真实的陆琛。

    磁性的声音在夜晚像是催眠曲一般,缓慢而有力:“哪里会管你是谁啊,每个人的生命就那么一次。我去的时间点不好,遇到个国际犯.罪组织来寻仇,那时年纪又小,什么都不懂,在对方狙击手偷袭的时候差点中枪,捡回一条命以后我就开始锻炼身体了。”

    其实这也是陆琛第一次说以前的经历,他从不是个示弱的男人,但现在却抓紧每一个细小的机会,挑动邵非的神经。

    用自己身上每一点特色去吸引这个人的注意。

    邵非想起当初陆琛突然去训练营的原因,是陆正明又有新的孩子出生了,想到管家常常感叹陆琛不容易。他这才明白为什么陆琛的身材会好到男生都忍不住羡慕的程度,并不是特意练出来的,这些对陆琛来说就是真实经历的。

    也难怪打架会那么厉害了。

    而且系统说陆琛已经经历了无数遍了,心里密密麻麻的有些感触,却说不出来,他本来就是个很沉闷的人。

    “还要听吗?”

    “嗯。”邵非缓缓坐在门背上,闭上了眼,听着男人不断传来的声音。

    心里暖洋洋的,像泡在温温的汤泉里似的。

    却没发现,与他说话的人,就在门外,隔着一门的距离。

    陆琛也不需要邵非说话,他靠在邵非的门外,两人隔着一扇门背靠着对方,继续说道:“当时我们的人都打散了,我身边随我一起的雇佣兵被俘虏,我在深山里被困了两天,周围偶尔有枪声和伏击,也不能随便出去,后来弹尽粮绝了,我在山洞里看到老鼠,哪里还管干不干净,能活下去就不错了,直接就撕开来就喝了,不过回来后还是彻底检查了身体,我也挺怕寄生虫的。”

    陆琛打趣地说了句,不像他平时的态度,却逗笑了另一端的人。

    邵非笑着继续听,有点酸,又有点心疼,想着陆琛也不是那么完美,他也有怕的东西。

    又过了一刻钟,陆琛听到那头没有声音了,只有细细小小的呼噜声,才挂断了电话。

    他缓缓走下楼,瞬间换了附面孔,直接在微信上打字。

    与他联系的正是之前被陆琛摆了一道的十二班几个男生,他们让陆琛自己选个时间来单挑或者群殴,其实是一个意思,他单挑一群,或者一群人群殴他。

    十二班的人总要找回场子,他们校霸的地位不可动摇,谁输了谁喊爷爷。

    同一时间,十二班老大丁霖就收到了陆琛发来的信息。

    一句脏话吐了出来,陆琛这人是不是有毛病,那么晚约他们出去,还要不要睡觉了。

    但面对陆琛的“不敢?”两个字加一个问号,丁霖血气一上来,还是扰人清梦地将所有十二班的兄弟都叫上了,电话那头全是叫苦不迭,对陆琛更痛恨了。

    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你一个人吗。

    这次丁霖带的人多,就是陆琛也有些难以招架,不过他今天本来就是发泄那积压着无法泻出来的怒火的。

    人多,正合他的意思。

    他可不想再因为控制不住的情绪,将小家伙吓进壳子里躲着。

    而且十二班的男人似乎对陆琛这张脸情有独钟,专往他脸上招呼。

    陆琛却更是狠,往人家看不到的地方揍,彻彻底底的不见血,却疼到极点。

    完完全全将自己没宣泄出去的怒火、欲.望给盖在这群自找罪的同学身上。

    等一切结束,丁霖捂着肚子,看着陆琛那虽然脸上挂了彩,但依旧人神共愤的俊脸,无语的说:“你够狠,下次再来!”

    “行,不过先养好自己的伤吧。”陆琛也很干脆。

    其他人面面相觑,在想着要不要喊爷爷,丁霖脸上也有羞愤和不甘。

    “不用你们喊爷爷,我不缺孙子。”

    所有人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们也知道如果今天结果相反,他们绝对不会放过陆琛。

    这么一想,顿时觉得陆琛这人真的是有气度。

    看陆琛那丝毫没优等生那架势,丁霖有了点好感,这个陆琛比那些好学生可真实多了,能打能学又会做人,关键人家还不会拿优等生的傲慢脸对着他们,他就觉得陆琛这人很够爷们,爽快、大气。

    这是种说不出的魅力,他好像有点懂为什么那么多人围着陆琛。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但丁霖还是有点不解,“不过这是我和卓帆的事,你干嘛帮他?你们熟吗?”

    “你们打了我的人。”陆琛很平静地说。

    你们动我的人,我揍回来理所应当。

    “卧槽……哪个啊?”在一旁鬼哭狼嚎的几个十二班学生也愣住了,没听说陆琛有新女友啊。

    他们男生当然不会去关注这种八卦,奈何这种事情整天传,不想听都难。

    他们在学校也听说过,陆琛这人很多人追,也交过不少女朋友,还没哪个能让他直接表示的。

    丁霖更懵了:“我没打女生啊?”

    男生女生体育课分开上的,他们当时去的是男生那边。

    “谁和你说是女的?”

    一群人:不是女的,难道还是男的?

    还没等这群人反应过来,陆琛直接把今天真正的目的说出来:“明天,帮我个忙。”

    这就是陆琛,他要找人帮忙,不会直接开口。

    他会先迂回地让你欠他个不大不小的人情,让人不好意思再拒绝。

    然后再说出自己的目的,这任谁都听得难以拒绝他。

    邵非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就这样贴着门背睡着了,也不知道昨天陆琛说到多晚。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活动了一下筋骨,幸好现在天气不冷,不然肯定感冒。

    看着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在看到陆琛两个字的时候,第一次露出了一些笑容。

    经过昨天一晚上陆琛的安抚,邵非虽心底还有些惧怕,但表面上已经好了很多了。

    他洗漱好,又换了一身运动服准备继续去晨跑。

    打开门的时候,却感到外侧铁门撞到了什么。

    邵非钻出去一看,吓了一大跳。

    陆陆陆陆陆陆陆琛!?

    他怎么会坐在这里睡觉?

    他的脸呢,怎么看着像是被打了?

    昨天没让人过来,邵非本来就挺心虚愧疚的。

    这下好了,看到陆琛的刹那,天灵盖都要炸开了。

    也顾不得心里那点纠结和对医务室那个吻的异样,从门缝里钻出来,蹲下身子,轻轻推了一下他。

    在这里这么蜷缩着睡觉的模样,是个人都会心疼。

    更何况是一直软趴趴的邵非。

    “琛哥,醒醒。”

    邵非看着陆琛那浓密的长睫颤了颤,连他的心都好像颤了一下,像是蝴蝶的羽翼。

    陆琛缓缓睁开了那双勾人的眼,露出了柔和的微笑,很少有人能拒绝陆琛,有时候颜值过人,也是优点。

    邵非被煞了下,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陆琛一把拉住他的脖子,将人搂近了,温柔的语气,热气吹在邵非的脖侧:“我居然梦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