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祖〕〔都市之九天大帝〕〔都市梦道剑仙〕〔从坟墓中爬出的大〕〔不遇暗礁何遇你〕〔重生小俏媳:首长〕〔Hi,我的萌系小甜〕〔临时老公,吻慢点〕〔枭妻诱入怀:景少〕〔电影世界大赢家〕〔妙手神农〕〔喜劫良缘,纨绔俏〕〔重生之都市仙尊〕〔岛屿漂流记〕〔绝品透视狂仙〕〔透视极品神医〕〔变身优雅女神〕〔伊塔之柱〕〔汉末之奇谋〕〔茅山末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路人男主 第35章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刚刚睡醒的陆琛, 很有迷惑性。

    特别是那句话中的含义, 正常人都会深思, 心砰砰地跳动着,加快了一些。

    无意识之中,陆琛就这样无差别放电, 男女都有可能被慑住。

    陆琛在邵非反应过来之前, 似乎就从梦中醒来了,他缓缓将邵非推开,声音还透着睡醒的迷茫:“抱歉,我以为在做梦。”

    邵非感觉那话像一根草撩了自己一下的脸,可以说对方像是无意识中透露着自己心里真实感情。

    偏偏这种事情连拒绝都无从说起,陆琛并不需要他的回应。

    这种双方都清楚心思, 却又偏偏不明说的味道,让人七上八下。

    “没事, 你怎么会睡在这里?”邵非刚起来还没觉得,这时候就回想起昨天慌乱中的自己, 觉得特别臊得慌, 真是丢脸极了。

    而且经过昨天那一通及时的安慰, 他根本不可能再冷脸对着陆琛。

    “昨天还是不放心, 就过来看看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有些清醒。

    这种话直戳人心里最柔软的点, 邵非在没有记忆的状态下,没感受过任何人的关心,陆琛是第一个这么直接表达出来的。

    虽然心里有点意识到陆琛过来的原因, 陆琛真的承认又是另外一回事,邵非忙道:“我真的没事,而且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我……”我也不敢把你拒之门外啊,至于在外面这样睡吗。

    邵非一直以为是管家余叔说了自己的地址,所以陆琛知道这里他也不觉得奇怪。

    “我到的时候都凌晨了,你好不容易睡着了,哪里还能再被吵醒,再说我也懒得再回陆家,空荡荡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陆琛的话有点落寞。

    邵非觉得陆琛虽然没特意指着什么,但每一句都戳着他。

    哪怕他克制住不要被陆琛的话带入某种步调,但前天的愧疚,昨天的感动,加上陆琛那受伤痛苦的眼神,今天又这么颓废的出现,在多重暴击下,邵非的坚持还在,但有点摇摇欲坠,他自己都觉得再为了前几天那个医务室的吻纠结有点过分,再说与昨天那个变态相比,这都根本都不算什么了。

    “你……要不要进来?”邵非主动问道。

    “不了,我看你没事就走了,而且,”陆琛淡淡叹了一声,“我不希望你再口是心非,不喜欢的,可以说出来,我没你想的那么不讲道理。”

    邵非心里有点难受,连连摇头,其实陆琛不生气的时候脾气挺好的:“是我之前太大惊小怪了。”

    在这一波三折中,他渐渐对那个吻放下了,不放下不行,陆琛不断在刷存在感,他根本没时间思考。其实在意的并不是吻本身,到底也只是伤口,在意的是当时陆琛表达的那层含义。

    邵非小心拉住了陆琛的衣角,这才把人带入房间内。

    某人欲拒还迎地走进了屋子。

    虽然同样都是进屋,但两次意义完全不同。

    进了屋子,邵非问陆琛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陆琛简洁地解释了一下,这才知道陆琛是昨晚和十二班的人去干架太晚,所以到这个小区都已经凌晨了。邵非忽然想到,男主为什么会被十二班的人寻仇,是因为那场篮球场的打架,现在知道陆琛的心意,好像为什么打架他也有点想歪了,邵非及时克制住这种想法,不能往自己脸上贴金。

    那张白皙的脸上有点淤青肿块实在太明显了,邵非这个颜控倒是想给陆琛清理一下伤口,但这个屋子他也是刚住的,根本没来得及准备医疗箱。

    陆琛就没在意过这些,甚至觉得邵非大惊小怪,以前受了再重的伤也常常不处理的。

    邵非也没有坚持,不过觉得十二班的男生应该也不是虚张声势,能把陆琛打成这样也算是有真本实力了,他根本不知道是多少数量对一个人。

    两人好像又回到了陆家的日常,一起跑步,一起早餐,不过是路边的小店。

    陆少爷被邵非提议在旁边等着,就见邵非拿着纸巾给自己将要坐的位置反复擦上面的油,还有桌子上的油,陆琛站在一旁眼神温柔如水:“别弄了,我哪有你以为的那么娇贵,忘了我和你说的我连老鼠血都喝过?”

    这是反射动作,可能潜意识里就觉得陆琛和这种小店不太搭。

    “琛哥,你坐。”邵非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像是在邀功。

    邵非这些天总觉得欠了陆琛的,再加上搬家事件,安慰电话,深夜蹲外面,都让邵非想要回报陆琛,他觉得这世上人情债最难还,也只能从生活上的小细节尽可能做到周全了。

    陆琛很给面子地坐了下来,然后看邵非这样,摸了下他脑袋,邵非身体僵了下,终于没再躲。

    陆琛:“辛苦了。”

    两人的气氛似乎又回到了陆琛捅破纸之前,但又是不一样的。

    邵非是个闷葫芦,一般对方不说话,他就这么闷在那儿了。

    这时候两人点的馄饨和拌面还没上来,陆琛率先开口:“那事是我欠考虑,吓到你了,我这些天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之前的感情也许是走了岔路了,我以前也不是这样的。”

    陆琛的话语中有些浮躁,一只手捂着脸,看上去也很懊恼,虽然这个想法也和邵非预计的差不多,男主一直都是与女生在一起的。

    他也觉得只是一时糊涂,男主只要想通就没问题了。

    “如果你离开,我这岔路说不定越走越远,情况也许更糟呢?既然已经发生了,还不如我们好好去解决它,我想再试试纯粹当你是弟弟照顾好吗,我真的希望有一个你这样的弟弟,错误应该扳回来,你还愿意继续留在我身边吗?”这话说的很诚恳,因为最后一句话是他的真实想法。

    这是陆琛少数没遮掩自己的时刻,他的理智现在不在线。

    无论他做多少陷阱把人绑过来,他也清楚,没有真心邵非不会那么容易答应。

    他早就发现这个小动物,比任何人都能察觉到这种细微的变化,敏感极了。

    当然,手段还是不可避免的,没有手段他现在人都碰不到。

    至于话里面的试试,当然只是试试,失败——那也算试试。

    在听一整句话的时候,很难有人会去注意这两个字。

    除了昨天失控咬了邵非那一下外,其余时候陆琛依旧很冷静。

    虽然喝了不少酒却不代表他醉了,不过是换一种方式思考。

    昨晚他其实差一点就会吻上去,不过最后一刻他还是控制住了,如果真的吻了,对邵非来说意义就不同了,以后如果出了意外他可能再也无法挽回,没有足够的感情前提下,做这样的行为,那是在自掘坟墓,虽然最后还是失控了,不过他打算把损耗降到最低。

    而现在他们的形势也开始明朗化,这两天他们的关系在你退我进中不断变化,看上去进展不如预期,实际上却是一个大跨越,关系发酵得更厉害了一些,最重要的是邵非的观念也转变了。

    邵非不可能再狠下心离开自己,而且已经有了一定愧疚,无论什么感情,多了就会产生质变。

    在这样的前提下,他再说出这句话,才能将邵非的防心慢慢剥离,开始重新回归之前的暧昧,当然了,这次邵非的心态必然是不同了。

    邵非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峰回路转,心中有一丝说不清的味道,被他给忽略了过去。

    他其实也倾向于留在男主身边,一是为了打出结局,二也是现在剧情乱套了,一个世界一次也只能来一个维护员,他还是要有个符合剧情逻辑的理由留在男女主身边。

    这也是他为什么学校不打算走,只搬了家。他也掌握不好与男主之间的平衡,现在男主打算只当兄弟,没有其他,已经是他设想的最好结果了,而且从路人甲变成兄弟,感觉自己突然从菜鸟连连跳级了,都觉得自己全身被男主镀了金。

    邵非又沉默了下来,像是在思考。

    陆琛也不催促,慢慢等着小动物自己的意愿。

    其实邵非也没什么选择,小幅度地点点头。

    在答应的刹那,邵非觉得似乎有什么失去了。

    望着陆琛那要迷得人令人失去呼吸的笑容,他提醒着自己,只要待在陆琛身边,就会不断面临这种诱惑,他也是个普通人,很难完全免疫,既然无可避免多少会被诱惑到,那么他只要守住底线,任他是百万伏特,他都会不导电。

    虽然邵非心脏轻轻跳动了起来,但他的眼眸却是清明的。

    陆琛的确很高兴,这次邵非的同意哪怕他有九成把握,也不代表他能确保最终结果。

    在乎了,就不可能完全控制。

    现在终于得到人首肯,离他想要的结果已经触手可及了。

    人都自己走进圈子里了,怎么可能还出的去。

    这是上学路上,也有不少帝江高中的学生过来吃早饭,对于校草早就眼尖地发现了,因为不熟也没上前打招呼,只是私下窃窃私语着什么,当看到陆琛的笑容,与学校里那种公式化的笑脸完全不同,有对比才显得特别闪瞎人的眼,独独面对陆琛的邵非像是完全没感觉到魅力,双眼呆滞。

    一个女生捂着心脏,小声对同伴说:“陆琛怎么受伤了?”

    “我听我十二班的小姐妹说,他们班男生昨天晚上去找陆琛麻烦了。”

    “那几个垃圾,他们怎么能打他的脸!”简直惨无人道!

    邵非嘴角抽搐了下,帝江高中的女生们真的挺实在的。

    “不过哪怕这样,也不影响啊。我现在觉得不提别的,就靠这张脸,以后陆家要是倒闭了,我就是倾家荡产也想拿下他啊。”

    “等陆家破产你还不如期待咱们没有高考。”那都是没有可能的。

    “真是天生勾引人的男人,看过这种,让我怎么再面对班上的那些歪瓜裂枣。”眼睛的要求被硬生生提高了好几个层次,真是想想都虐心。

    男神都是别人班的,真实的情况是她们这样,资源紧缺,但偏偏他们又考不进一班,只能望梅止渴。

    这么说起来,今天不就是月考吗?

    其实她们说话已经算小声了,只是这家小店本来就不大,她们的话还是钻入了邵非的耳朵里。

    只要和陆琛在一起,就会受到瞩目,不过这种情况他已经开始习惯了。

    从来不靠颜值吃饭的陆琛,只是含着微笑看着他,像是完全没听到一样,就好像眼里放不下别人。

    目光接触了一下,邵非不敢深究那似乎有深意的眼神,又低下了头。

    这时候他们要的馄饨拌面来了,陆琛直接拿过了邵非的碗。

    邵非动了动指头,还是没做什么。

    他也不是个挑剔的人,如果陆琛喜欢就让给他,依旧乖乖的样子。

    陆琛却拿过筷子,用空的碟子沾了醋消毒后,才用筷子慢慢挑里面的葱花,棕黑色的筷子将一颗颗绿油油的葱给捡了出来。

    筷子修长有力的手握着,形成绝美的画面。

    邵非心中一怔。

    平时给邵非吃什么,邵非就吃,也从来不挑嘴。

    但只要是人,哪怕是再没脾气的人,他都是有个人爱好的,比如有一次和厨房大叔聊天的时候,大叔说你不喜欢葱的话以后我不给你放就行了,邵非就格外不好意思,说自己挺喜欢葱的香味,但又不太喜欢葱。

    “我自己来吧。”邵非说着就要抢碗,陆琛也将手重新放了上去,两人的手指在碗沿轻轻触碰到,像是有小小的电流,邵非猛地缩了回去。

    若是换了没摊牌前,邵非根本不会多想,也不会一有接触敏感成这样,只会当普通男生之间的触碰。

    但摊牌后,他的想法就被潜移默化地改变了。

    陆琛像是没注意到两人刚才碰到的手指,淡声道:“刚说好的要像之前那样照顾你,现在就反悔了?”

    邵非想到了那天雨夜的姜茶,也是类似的感觉,觉得下面的话有点丢人,邵非弯下头靠近陆琛的方向,低声道:“没反悔,就是我成年了啊,你这样像是我生活不能自理一样。”

    “那倒好了。”陆琛继续挑着葱。

    邵非当没听到那四个字。

    如果这人有个称他心意的弟弟,大约也是个弟控之流的。

    两人虽然坐在对面,但因为低声说话,离得还挺近的。

    陆琛又是在帮人挑着葱,似乎根本不在意在外的形象。

    邵非余光看到了什么,抬眼过去,就发现有女生往这里拍照,刚想说好萌好有爱的几个女生顿时尴尬死了,将手机收了回去,对着邵非假笑想蒙混过关。

    邵非见陆琛都没说什么,也当不知道。

    几个女生舒了一口气,又热火朝天地轻声聊天。

    两人吃完,快步走回小区,在看到小花园的时候,邵非的目光顿了一下。

    突然,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也许陆琛不知道,但邵非这时候真的觉得很温暖,那些寒意也慢慢被驱散了。

    陆琛在邵非的浴室里洗了个澡,昨天打架后他就没换衣服,而替换的又在陆家,只能先用邵非的,就是小了一个号子,比划了一下还是能穿的,除了有点紧。

    陆琛洗澡的时候,邵非拉开t恤,查看肩上的伤口,真够狠的,都有血印了,昨天已经用清水洗过了,身上只剩下刚才陆琛路上买的酒精棉,涂抹了一下,应该这几天就能好的,这其实比切菜时割到自己的伤口都小。

    昨晚,他一直有些说不出的熟悉感,又无从谈起。

    想到那人最后舔舐的感觉,让邵非还是微微抖了下,他又看了眼浴室,听到很轻的淅沥沥的声音,心又渐渐安定了下来。

    陆琛出现的太及时,导致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刻,陆琛恰好被邵非放进了心里。

    有时候不早不晚,就是这么刚刚好。

    就在陆琛出来的时候,刚好与邵非盯着浴室门的视线撞上。

    这尴尬地简直要上天了,邵非像只炸毛的仓鼠,想躲又没地方躲。

    偏偏陆琛喜欢只围一块浴巾在下面就出来,邵非基本把对方的身材尽收眼底。

    本来男生间坦诚没什么,现在邵非却在陆琛惊讶的视线中,心底窜了个小火苗。

    恨不得自己眼睛瞎了。

    陆琛也没问他为什么盯着自己出来,而是很绅士的关上卧室门,去里面换衣服。

    好像真的如他所说,两人的关系是回归正轨的。

    其实,早就回不去了。

    当两人出现在班级的时候,本来还想问陆琛为什么昨天没来的女生,看到那衬衣下隐隐勾勒出形状的身材,顿时话都少了一些。

    陆琛随便打发了一下前来询问的男女生,只说自己昨天家里有事没来。

    至于脸上的伤,陆琛就更云淡风轻地给十二班的几个男生拉仇恨:“没什么,课后与人交流了一下感情。

    见两人又在一起出现,罗宇飞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陆琛这人是能化腐朽为神奇吗,昨天是什么样,今天是什么样?

    这才多久,就又好了?

    虽然早知道失恋这种事不会发生在陆琛身上,这人的心理素质太强,哪怕一时失败,也能很快振作起来,而且失败的时候这货恐怕还会继续分析形势和利弊,并会寻找机会扭转不利。

    不过这是不是也太快了,邵非你不能多撑一会吗?

    拒绝他啊,狠狠地拒绝!

    这货没被拒绝过,你就要让他尝尝这种滋味,为民除害啊!

    邵非看着罗宇飞望着他有如老父般慈祥又失望的眼神,有点二丈摸不到头脑,他又抽风了?

    因为陆琛的洗澡耽搁了一点时间,两人今天是踩着铃声进来的,所以很快就到了周五的晨会。

    后门的副会长大美人已经外面等陆琛了,两人要一同去操场上升国旗后,再等待各班集合晨会。

    陆琛走之前,直接站起来,弯身越过前排的罗宇飞,从那抽屉里拿出一罐牛奶,放到邵非的桌子上。

    “陆琛,你要点脸!”罗宇飞炸了,昨天是谁把你捞出来的?你肯定忘了你那死狗的样子,哦,就算喝醉的陆琛其实也挺正常的,好气,就没见过这货失态的样子。

    见色忘义,友谊已经走到了尽头了!

    你家糯米要补钙,我就不用了吗!

    “中午还你十罐。”陆琛继续云淡风轻。

    罗宇飞简直对这不要脸的操作气得说不出话。

    走之前吩咐正在理书包的邵非:“你昨天没睡好,不舒服的话我和老师请假,就在教室休息吧。”

    邵非示意自己没事,在陆琛离开后,把面前的牛奶推到罗宇飞面前。

    罗宇飞阻止:“你可别,我又不缺一罐牛奶。”

    过了会,罗宇飞还望着邵非,现在两人也熟悉起来了,邵非问:“干嘛这么看我?”

    罗宇飞叹了一口气:“孩子,阿爸对你很失望。”

    邵非看了面前长吁短叹的天然黑,想到陆琛对罗宇飞的评价:那个智障。

    嗯,他不发表意见。

    “你怎么能那么轻易就答应他?”恨铁不成钢。

    邵非很迷茫:“答应什么?”

    见邵非不像作伪,罗宇飞狠狠松了一口气,看来还没到手啊。

    不过能那么快把这只乌龟的脑袋给拎出来,也是手段了得了,他的目光就像看着一只迟早落入碗里的油炸糯米,充满了诡异的怜惜与不赞同。

    “保持这种状态,坚决不能被糖衣炮.弹动摇。”让那货从错误的道路中走出来,迈向正常的康庄大道,而且他都能想象这事情被陆叔知道了,那还不得疯。

    这可是正正经经的陆家继承人,上了歪路还得了。

    看罗宇飞一脸欣慰的模样,邵非心里默默加了个戏精两个字。

    不过很快罗宇飞就爆了句脏话,他看到学校论坛上今天最热门的话题,就是陆琛顶着那张被揍的脸,在挑着碗里的葱花,背景就是那种非常生活化的早餐店。

    陆琛吃葱花啊,看了下面女生的解释才回过味来,说是早上偶遇陆琛和他同桌,一开始她们以为是陆琛不想吃葱花,没想到挑完后递给了对面的男生。

    下面一水儿“炸裂苍穹的萌”“好温馨啊,陆琛好有同学爱”“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平时冷冷的,反差好大,好想当他手里的那双筷子”“放开筷子,让我来!”之类的留言。

    罗宇飞回头低声喊着:“邵非,邵非。”

    “嗯?”

    这时候大家都站起来了,要集会了。

    罗宇飞趁着站起来的空档,给他看了那张偷拍的照片,细细观察邵非的神色。

    邵非看到陆琛那低垂的温柔模样,像是能入画,脸上也划过一抹不自在,以前坦坦荡荡的,现在却变扭极了。

    邵非不断提醒自己,这次男主应该是真心想照顾他,他们就是纯洁的同学关系。

    这份真心,他刚才是能感受到的。

    罗宇飞注意到邵非的表情,咯噔一声,糯米是不是开窍了?

    晨会的时候,是一个个班陆续到的,一班轮到最后,邵非跟着大队伍,朝着三班的位置飘了一眼,寻找着什么人,他要找的那位也是人群中的焦点,一下子就看到了,刚好与她的目光接上了。

    沈半青对着邵非笑了笑,小幅度摆手,打了个招呼。

    邵非用口型:你回来啦?

    沈半青看懂了,点点头。

    她这几天的确身心疲惫,沈家的公司无法经营下去了,现在已经挂了破产的牌子,家里一部分产业都抵押给了银行拍卖,但哪怕宣布破产,他们还是有一大笔巨额要还。

    但总算一家人在一起,可以共度难关的。

    等家里稍微稳定了后,父母才赶她来学校上课,她也正好赶上今天的月考。

    而杨鑫也如预料的那样,没有说动自己的父亲,这些曾经都是陆琛说过的,现在只是被证实了。

    但这几天,杨鑫一直沉默地陪着她。

    这个有点傻气的男人,好像也在这几天,成熟了一些。

    邵非发现沈半青脸色有些白,人也消瘦了一些,有些心疼。

    沈半青感觉到他目光中的疼惜,有些被关心的暖意,也用口型道:放心

    队伍动了动,两人中间刚好夹着其他班的学生,自然而然收回了目光,不再用表情交谈了。

    而两人无声的交流,却被台上一眼就看到人的陆琛看在眼里。

    还是那个看起来没道理的原理,如果陆琛是人群的焦点,邵非就是人群中最容易被忽视的,两个极端,互相都最容易发现对方。

    老师喊了几声,陆琛才回神,随即上台,说了一段话后,开始报出加急版的通报批评,当然就是十二班那几个典型人物了。

    一般这种事,轮不到学生来说,但陆琛能说,足见老师对他多么喜爱。

    十二班的几个学生狠狠地瞪着陆琛,又想到昨晚对方的放过,心里像是呕了血。

    晨会结束,接下来就是月考了。

    他们还是原来的位置,只是同桌之间都要把桌椅拉开,过道变窄,形成单人一个座位的样子。

    这样就是个简易的考场,老师也懒得让学生来回折腾,到底是月考,并不是两次的大考,直接在自己班级就行了。这次监考的是教物理的鲍老师,她正在让学生做考前准备,并让所有人把手机都放在前面的桌子上。

    邵非这会儿也不看书了,他平时也很努力了,但实际上还是没办法短时间赶上去的。

    他挨在课桌上,脸蛋肉又扑了出来。

    “别紧张。”陆琛忍着笑,手又痒了,这小白菜平日里就是可劲儿地诱惑他。

    “嗯。”不紧张,要和一班说再见了。

    铃声一响,考试开始了,试卷一张张传下来。

    上午考语数外,第一门就是英语,也是拉分项,他最头疼的科目。

    其他科目还能凑合,就这数学和英语最头疼了。

    邵非突然想到一句话,我之所以英语那么烂,因为我实在太爱祖国了。

    大概过了四十分钟后,突然,教室里冲入一群人。

    鲍老师马上站起来:“丁霖,你们要干什么!?怎么不在自己班级里考试!”

    这几个最让老师头疼的学生,无法无天极了,考试对他们来说是浮云,反正考不考都在十二班。

    他们进来,所有学生都望了过去,看丁霖等人的架势,有些男生站了起来。

    在前排乱了的时候,邵非感到脚边被什么东西轻轻撞了一下。

    低头一看,好像是陆琛的橡皮。

    就在这时候,他就看到陆琛以一种非常风骚的走位,弯身捡起橡皮,抬头的同时,在前排男生站起来的瞬间,将两人摆在上面的试卷加答题卡以光速换了个位置。

    邵非瞠目结舌,愣愣地看着自己桌面上,被换过来却写着邵非两个字的试卷。

    作者有话要说:  日常甜~

    小陆子:你怎么会考不进一班?不可能,呵呵

    琛哥第一次风骚走位只为给同桌作弊……这就是青春啊~~~

    (仙女们要坚决抵制这种错误的范例)

    以前看到过类似的,不过是平时的卷子xd~

    这个世界要开始进入尾声啦(每次这么说,其实还有好多章的,控制不住寄几)你童恍然记起这是慢穿文~有点舍不得我们的戏精陆,不过很快又会见面哒~

    随机50个红包~~祈求仙女们投喂暖呼呼的营养液,让这篇文茁壮成长不惧严寒~嗷嗷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