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男主 第33章 内容要改,暂时别看
作者:童柯的小说      更新:2018-01-11
    ,!

    如果看到重复内容就是防.盗.章, 可补买章节或等两天,晋氵工  比如上升势头格外猛的融尚实业被爆出了一些黑料,像是员工因企业压力过大而家暴酗酒, 有图有真相,还流传出一段简短的视频, 镜头晃动, 也看不清人脸,只有一个疑似喝醉的男人说着醉话,不乏对融商实业的苛待员工的爆料,甚至提到了想自杀了结余生, 任何人都能听出其中的绝望。

    这让人不由得想到了前不久一家日企逼得员工轻生的新闻引起的轩然大波, 现在余热还在, 企业苛待员工的爆料再一次喧嚣尘上,融尚实业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大部分公司都会有这样那样的弊端, 像融尚实业这样上升速度极快的公司更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 只要没人爆料, 适当的加班都算是人之常情,只是它现在正好被当做典型了。

    一个无法定论的家暴事件, 再结合似是而非的视频, 暴露的却是企业内部的真实问题,又刚刚好结合了前段时间的时事热点,成功引起了一系列后续反应, 而在背后推波助澜的人却不见踪影, 似乎一切真的只是巧合。

    陆正明是少数知道这件事与自家那小子有点关系的, 当时陆琛调派保镖过去的事,他还是有所耳闻的,好像家暴的主角就是邵非的父亲?

    “这小子干得还真漂亮,一环扣一环,我在他这个年纪也做不到这么好。只是太锋芒毕露了,到底还是个孩子。”

    虽然有褒有贬,但听陆正明的语气,也知道他是相当骄傲的。

    “你参与了多少?”

    吴良将自己撇得一干二净:“我也没经手这件事,是事后才知道少爷在里面动了手脚。”

    陆正明仔细辨别了吴良脸上的神情,并没有什么异样,才重重地叹了口气:“我家这头崽子,太目中无人,叛逆期也和别人不同,迟早要吃苦头,不摔几个跟头,恐怕还会这么不知轻重。”

    吴良垂目:“那对于融尚实业……”

    “既然小琛开了这么一道口子,咱们不落井下石岂不是太可惜了。”

    “我听说你最近和菲菲走得很近?”

    吴良毫无波澜地陈述:“姚小姐几日没见到您,只能通过我来找。”

    陆正明看出吴良不胜其扰的烦闷,哈哈一笑,原本的怀疑尽去,安抚道:“你也辛苦了,今年年终奖给你再加百分之四。今晚有时间陪她,你帮我去定个位置。”

    两人聊完事,陆正明想到那天见到的少年,道:“邵非过得怎么样?”

    吴良如实报告:“听余管家说还不错,他也很努力,上个星期也去考入学考了,成绩应该下来了。”

    “要是小琛为难他,就给邵非换个地方住,免得真将那孩子给玩死了。”

    吴良表示明白,当初陆正明要求姚菲菲送孩子过来,也是有缘由的。陆琛一次性将几个私生子踢出了陆氏,让陆正明颜面大扫,这才特意要了个没血缘的孩子过来,挫挫自家孩子的锐气。

    一方面是告诉陆琛,对比一个无亲无故的少年,那么同父异母的兄弟总要好一些,人与人都是对比出来的。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陆琛当出气筒的,不是自己的孩子,陆正明用的毫不内疚。

    .

    邵非收到了姚菲菲的回电,她顾左右言其它,邵非听得出来姚菲菲不想把自己牵扯进去,这事没他插嘴的余地。

    邵非忽然有些挫败,有时候知道结果,却不代表能改变,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想法,不是自己几句话就有用的。

    他也没出门,待在房间里等待学校的通知,顺便继续恶补高中的知识。

    记忆消失后,唯有做事情,让自己充实起来他才有安全感。

    这些天见到陆琛次数大大减少,见面时两人也正常打招呼,男主依旧很照顾他,但邵非觉得好像冷淡生疏了许多,他归结于男主的喜怒无常。虽然不知道男主在干什么,但他想应该是和女主打得火热了,按照剧情,两人应该已经互生情愫,总算可以安安稳稳熬到小说断更的桥段了。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最让他高兴的就是之前一直困扰他的噩梦消失了,他觉得是这栋楼的各路大神终于承认了自己,为此他准备了点烛火拜了拜。

    一定要说有什么麻烦,就是打扫了。陆琛不让他用打扫工具,房间的打扫只能用抹布,其他倒还好,但地板用抹布擦也太辛苦了,管家余叔还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自家少爷是在折腾人,邵非虽然感觉陆琛始终恶劣,但也没抗拒,反正这也不算大事,他可以当锻炼身体。

    .

    陆琛从那晚开始就察觉到自己的异样,有什么呼之欲出。他慢慢与邵非保持距离,让小动物放松警惕的计划也暂时搁浅。因此也没把成绩单送到邵非手上,这样的状态让陆琛哪怕在学校也没能控制好,与平时好学生形象大为不同,尤为暴躁冷漠,让周围人纷纷奇怪,面对询问关心虽然陆韫是表达了感谢,除此之外其他人都能感觉到他不愿多说。

    特别是罗宇飞约了好几次出去散散心,均被回绝。

    陆琛的骄傲让他克制着自己,试图将状态调节回原来的样子。

    但有些事不压抑倒也罢了,压抑了反而反弹的越厉害。

    这一天晚上,心烦气躁的陆琛又莫名来到阳台,意识到后就立刻准备回去,他已经很多天没靠近这里了。

    斜对面,某个完全没设防的小动物正在脱衣服,邵非脑袋上的纱布定时更换,到今天可以完全不用了,后脑勺的肿包也彻底痊愈,他忍了很久,今天终于可以洗澡。

    邵非美得心里直冒泡泡,在一栋只有自己的屋子里,他当然很随意地就直接脱了上衣。

    陆琛觉得自己应该回避,哪怕那面是个男生,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此刻的情形,他想的只有闭眼,隐约察觉到再看下去,有什么,无法收拾了。

    但他的目光却没舍得离开分毫,不愿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白软的t恤被拉了上去,露出纤细的腰肢,一手就能掌控的柔韧,漂亮的蝴蝶骨宛若展翅,挺翘的臀部被一条松垮垮的裤子遮挡,却挡不住探究的目光。

    与那平凡的脸相反的是这具引诱人的身体。

    可惜,不是女人。

    曾经的可惜,有了答案。

    一个让大部分人无法接受的答案。

    陆琛猛地倒退了一步,脸色难看无比,眼中复杂的情绪翻搅着,自厌、不信、难堪……

    当积累的骚动到达顶点的时候,他宛若醍醐灌顶,彻底明白自己越界了。

    至少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会对一个同性有其他想法。

    楼二的确与陆琛有点渊源,刚回国那会儿看陆琛年纪小,料想欺负了也最多被家里教训一顿,小辈的交往只要不损利益,谁也不会放心上,吃了亏就自己讨回来,这是不成文的规矩。他正好遇到陆家的几个私生子,就顺道在会所里故意找茬耍一耍陆琛,陆琛这小怪物,全程都是没听懂的模样,还笑着和他们道别,但后来他才发现,完全是十倍奉还。

    那以后就没再见过那几个私生子,楼家以往做的极为隐秘的贿赂案被挖了出来,家里涉及到的亲戚被拘留了,等着制裁。

    当时的他自顾不暇,他和人抢新晋楔打伤人的事被爆了出来,爷爷被气进了医院,爷爷一出事,牛鬼蛇神都蹦跶了,本来还算和睦的家庭成员争起了遗产,那段时间楼家可谓元气大伤,他本来只以为是楼家运气不好,直到后来发现家里意志最不坚定的小叔子疑似与陆琛交往甚密,二姨举办了聚会却独独与陆琛长谈,那个楔对陆琛战战兢兢的模样……

    到现在他都不确定这些事陆琛参了多少,但能肯定里头有陆琛的手笔,无论身后有没有高人指点,在那个年纪能有那份忍耐与心机,都已经让他毛骨悚然了。

    遇到阴险的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敌人比你能忍,比你更不择手段。

    事后他特地找了机会向陆琛赔罪,陆韫是那一副全然不知的模样,甚至对他的道歉表现的疑惑,但这次楼二再不敢小看,那少年已经不止是扮猪吃老虎了,他觉得有陆琛在陆家至少还能再强盛百年。

    在一旁看戏的谢允似乎也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楼二居然直接放弃,经过他的时候,楼二放话:“陆少难得有兴致,我也不好拂了他的面,今天的赌注就算了,谢少,对自己的女人还是要温柔点,别让人钻了空啊。”

    谢允喃喃念叨着陆琛的名字,他谢家来昆市也没几年,只是听过名号,知道陆家水深,而陆琛本人非常低调,好像一直专注学业,很少参与这些聚会。

    在少女肺部快供不上氧的时候,忽然被叫停了,其实要不了一会儿她大概就会因体力不支而倒地,她听说是一个叫陆琛的人帮了自己,内心感激。

    她瘫软在地上,抬头就看到谢允准备离开的背影,那一刹那,原本的坚持化作泪水。

    就是刚才那么痛苦的时候,她都没落一滴泪,但暗恋的人这样的无情,让她崩溃,她听着周围起哄嘲笑的声音,抹着泪。

    有什么好哭的,这都是你自甘下jian的报应。

    比起谢允,她更厌恶这样无法控制的自己。

    她抹着眼泪,跌跌撞撞地站起来离开人群的包围。

    陆柝到家已经很晚了,本来准备洗漱的他,余光看到另一栋侧楼还亮着灯,微微一想,就知道某个蠢蛋大概还被闹鬼的传闻给支配着。

    来到走廊尽头的书房,望下去就发现亮光处酣睡得正香的路人甲先生。

    邵非实践了自己说的话,睡觉必须要开灯,特别是住在这栋楼的时候。

    他侧躺在床上,身上只盖了一条薄毯,这么睡着显得更幼稚,白皙的腿蜷缩着,曲线优美的小腿下是那双如羊脂玉一般的脚。

    已经摘了眼镜,头发温顺的顺溜着,安安静静地睡着。

    陆琛看了会那张略显清秀的脸,被枕头压出了一点肉,红扑扑地像颗苹果,目光渐渐往下,集中在那对明明没有任何魅惑却极为漂亮的腿上,与那张脸形成强烈的反差。

    邵非忽然皱起眉,感觉到被什么笼罩着,但一整天下来他实在太累了,那一道视线还无法让他醒来,他翻了个身,背对着陆琛,薄毯下只露出了隐约的轮廓。

    看着那明明很瘦,但该有肉的地方依旧很挺翘的部位,陆琛眼尾稍扬。

    邵非的这个动作提醒了陆琛,他好像看太久了,就像养了只小宠物,刚得到手的时候喜爱非常,兴味不减。

    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仅仅这一天,心情好的次数直线上升,而这是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兴味慢慢叠加,是会变质的。

    收回视线,陆琛再一次打了吴良的电话,语气倏然冷静:“查得怎么样?”

    陆琛把书房里的录像给吴良,当然是有目的的,吴良是他的助理,但也同样是陆正明的,如果他放出了这么大个“漏洞”,他要看吴良会不会将它捅到父亲那里,这是一场考核,端看吴良的选择,陆琛才好进行下一步。

    “她之前的资料的确很干净,现在我正在进一步调查,还需要一段时间。”从收到陆琛给的视频后,吴良就察觉到陆琛的目的,是在提醒他站队,也是在威慑自己,他陆琛是有能力做到连陆正明都发现不了的细节。

    当然,现在的陆琛只是抛出了橄榄枝,是给了期限的,陆琛懂得张弛有度的道理,并不是步步紧逼,他越是紧迫,吴良这样的老油条越是能一眼看出他的虚张声势,还不如慢慢来。

    而像吴良这样的顶级助理,也的确不是一点小试探就会倒戈的。

    吴良没提陆琛更深层次目的,只是像个尽责的秘书,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告知。

    “如果不干净,她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活跃着,证据应该大部分被抹掉了,她身后有个人,就凭她自己还没那么大的能耐。”不是陆琛看不起姚菲菲,他根本就没看上过。

    吴良也是这个想法,姚菲菲一个人做不到没有破绽。

    “我既然让你查,当然是要查出别人查不出来的,别让我失望。”陆琛淡淡地说着,看了眼斜对面睡得更沉的路人甲,目光不明显的回暖,转身离开阳台。

    一句“别让我失望”,敲打键盘的手顿住,电脑的光折射在镜片上。

    一个已经羽翼即将丰满的少狼王,也许已经在觊觎更广阔的土地了。

    董事长很器重这个儿子,而陆琛也从来没让陆正明失望过,但显然,随着少狼王的成长,这对父子的裂痕越来越大了。

    “我明白的。”挂上了电话,吴良并没有立刻工作,他听出了陆璋中的含义。

    他没把少爷放监视器的事告知董事长,也许从那一刻开始,他心里的天平已经倾斜了。

    幼狼即将成为头狼,征伐的脚步更从容了。

    月光撒入室内,男女间激烈的碰撞于漫漫长夜中安静,一只涂着紫色指甲油的手缓缓掀开薄被,犹如蛇妖般柔软的身体钻了出来,赤.身站在厚绒地毯上,她甚至没有看被子里正在沉睡的人,神情也没了娇媚。陆正明这些年也不知道被什么靥着,也只有与她一起的时候才能睡得很好,这也是姚菲菲格外得宠的原因之一。

    她挑起一旁的真丝睡饱穿上,随意系了带子就朝着楼下走去。

    从书房差点被发现后,姚菲菲就决定立刻回到陆正明身边,她要让陆正明迷上自己也要就近收集消息顺便观察他们有没怀疑自己,她向来是个有行动力的女人,所以没和邵非打招呼就直接飞到陆正明所在的地方。

    眉眼看过去,就注意到在客厅沙发上工作的男人,还穿着白天的西装三件套,他好像一年四季的装扮都没改变过,这么热的天气连一颗扣子都没解开,却连一滴汗都没有流。

    他抬头看了她的方向,将电脑的屏幕瞬息切换,表情却一层不变。

    只开了一盏落地灯,暖黄的色调也为这个好像机器一样冰冷的男人覆了一层真实感,硬挺的五官也不再那么冷漠,吴良脸上架着一副银边眼镜,看上去很文雅。

    姚菲菲往领座沙发走去,连坐姿都透着诱人的风韵,盯了他几分钟,男人却不为所动。

    姚菲菲想起之前的几次明里暗里的示好都被吴良挡了回去,现在杨振的事情已经闹大,吴良那天看到她和杨振在一起的事依旧是个定.时炸.弹,按耐不住道:“你这么劳心劳力,他怎么就没给你涨工资呢?”

    这个他,他们都清楚是指他们共同的顶头上司陆正明。

    视线并没有离开电脑,按着滚轮:“谢谢您的关心,董事长给我的酬劳已经足够高了。”

    “但还可以更高吧。”

    吴良终于抬头,依旧公式化:“我对现状很满意。”

    “你可不像愿意一直干这些小事的人啊,我在你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坐到他身边,缓缓地靠了过来,一股馨香传了过来,“闻到了野心的味道。”

    .

    邵非醒来后很长一段时间,脑子还混混沌沌的,他做了噩梦,被一个黑影追了一整晚,逃到哪里都没用,想到梦里的场景,打了个冷颤。

    因为起的早,他帮余叔一起准备早餐,就在佣人楼与他们一起用了早饭,虽说昨天的陆柢和气,但路人甲有自知之明,他这个借宿人可能连客人都算不上,怎么能再去主楼用餐。

    吃完饭,理所应当地和仆人一起洗碗,虽然话不多,但这个听话勤快的少年像空气一样,是让人舒服的存在。

    陆琛每天起床的时间都是固定的,下楼就看到管家余叔拿着几个拖把扫把犹豫着,里面有自动的有手动的,陆琛问在做什么。

    余叔向少爷道早安,就说:“昨天走的时候忘了那栋楼很多年没人住了,非少爷都没打扫的工具,他肯定不好意思提,我准备先找几样给他送去。”

    陆琛优雅地喝了一口红茶,掀开蝶翼般的长睫,笑盈盈的:“撤了,你应该尊重他的自力更生。”

    余叔吞了下口水,虽然知道姚菲菲母子过来肯定不会被少爷待见,但少爷果然是想慢慢地折腾邵非吧,那可怜的孩子。

    “他起了吗?”

    “四点多就起了。”

    “让他过来,端一份早餐来,再煮一杯牛奶。”

    余叔又有点看不懂自家少爷的意思,是想养肥了再宰吗?

    姚菲菲已经给邵非办理了原来学校手续,但新学校需要考试,还无法立刻转学,所以这几天邵非还在攻克习题。

    听到召唤就慢慢走过去,看到陆琛已经用完早餐,穿着制式校服,正望着窗外的繁花似锦。

    能入画的景色,却没有这人的冲击力强烈,他就像一副动态的油画,再多的色彩都难以描绘出来。

    “你是蜗牛吗,做什么都慢吞吞的。”

    邵非垂着头,像个等待判刑的犯人,心里默默吐糟,他现在不用上课,没必要赶时间吧。

    “还站那里做什么,早饭凉了。”

    “但……”但我吃过了啊,谁知道您老心血来潮会想起我啊。

    陆琛一个眼神过来,清澈的声音溢出:“嗯?”

    邵非打了个激灵,立马改口:“我、我很饿……”

    我到底在说什么!

    “你参与了多少?”

    吴良将自己撇得一干二净:“我也没经手这件事,是事后才知道少爷在里面动了手脚。”

    陆正明仔细辨别了吴良脸上的神情,并没有什么异样,才重重地叹了口气:“我家这头崽子,太目中无人,叛逆期也和别人不同,迟早要吃苦头,不摔几个跟头,恐怕还会这么不知轻重。”

    吴良垂目:“那对于融尚实业……”

    “既然小琛开了这么一道口子,咱们不落井下石岂不是太可惜了。”

    “我听说你最近和菲菲走得很近?”

    吴良毫无波澜地陈述:“姚小姐几日没见到您,只能通过我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