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男主[快穿] 1.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作者:童柯的小说      更新:2017-12-21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正值盛夏末尾,沿路暑气渐消,夕阳的光线从厚云的间隙中钻出,余韵垂在天际渲着暖黄色调,风的叹息拂过脸颊,舒服得让邵非眯起了眼。

    透过车窗,一排排耸立的建筑物快速从眼前划过,飘散的思绪被副驾驶座上的女人唤回,邵非不自觉露出浅淡的笑容想平息对方的怒气,两点酒窝凹出小小的阴影,看上去比实际年纪更小一点:“什么?”

    “怎么魂不守舍的,待会见到你陆叔叔也这样?”姚菲菲看着自己一棍子打不出一句话的儿子,很是不满,娇艳的脸上染着些许恼意。

    明明她和前夫都是能言会道的,怎么偏偏儿子是这样闷葫芦的性子。

    邵非低头:“不会的。”

    这具身体的母亲姚菲菲哪怕三十来岁,一张宜嗔宜喜的脸也依旧迷人,只有眼角几丝不明显的纹路暴露了年龄。她是一朵流窜于上流社会的花,没有显赫的背景却有着迷人的美貌与风情,这次撩到的正是不少女人盯着的陆家实权掌控人陆正明,不过四十岁,在一群年老的掌控人中显得格外年轻。

    “待会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我也不再三提醒你了,不过你也不用太拘束,你陆叔叔虽然看上去严厉,但不会为难你一个孩子,他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懂吗?”她还是不放心地提醒了句。

    邵非符合人设的点点头,心里却在想着待会见到的陆正明,这次姚菲菲的新情人,是这个书本世界里巨擘般的存在,也是男主陆琛的父亲。

    “对了,你可能会见到你陆叔叔的儿子,叫陆琛,比你年长几个月,记得喊哥哥,如果他不愿意就喊个他喜欢的称呼,总之不能让他们反感,不然我就把你送回你爸爸那儿,再也不接你出来。”她看这个拖油瓶儿子并不怎么顺眼。

    果然一说到邵非的父亲,邵非的脸色唰得一下白了,姚菲菲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她可不希望被这个不中用又普通到极点的儿子拖累。

    “好。”邵非当然会喊哥哥,但陆琛是个藏得极深的人,就是表面应声,心里是绝对不会承认他这个便宜弟弟的,如果做了什么触及底线的事,绝对六亲不认。

    陆琛表面上看起来十项全能,自制力惊人,学习运动无一不精,在京城圈子里有着“最后的太子”的称号,内里却是个心机深沉,诡谲疯狂的人。

    幸好他只要乖乖的当路人甲,男主闲得慌才会管他。

    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因为他是穿越来这个世界的。

    他没有记忆,听系统说他在自己的世界里变成了植物人,灵魂在飘荡间被招入系统工作,如果工作的好他就有机会得到失去的记忆和新的生命。他的工作是进入这些残缺的世界进行修补,追溯起来就是一位晋.江作者写了许多,这些自行成了新的平行空间,但因为作者一直断更,全成了天坑,所以这些空间非常不稳定,他需要进入这些世界适当地引导剧情,让它们可以顺顺利利的完结,继而维持空间的稳定。

    这是他来的第一个世界,新手上路,来到了剧情还没开始的时候。这次穿的勉强算是在书中有过一些镜头的人,沉闷安静的好学生,父母在很小的时候离异,父亲是一个赌鬼,好家庭暴力。

    他的角色比较好驾驭,少说话少点表情就行,不过这能理解,但凡是路人甲都不可能太有个性。

    故事里他后期暗恋女主,帮助男二,被男主察觉后逐出了陆家,然后就没然后了,作者断更了。

    当然,为了顺利维护剧情留在男女主附近,他打算在不崩人设的前提下,对“这些未来的事”有所取舍。

    现在,他和姚菲菲就在去见陆家父子路上。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陆琛和陆正明的场面,但这些小事并不会写进书里,所以他只能临场发挥。

    其实陆正明的情人有许多,大部分养在外头,只有特别受宠的才会带回家,这些女人也被外面人认为是被陆正明认可的未来夫人候选人。

    所以姚菲菲才会在路上一次次郑重其事地叮嘱邵非,生怕因为儿子的沉闷而砸了这次的见面会,让她失去进入陆家的机会。

    自从邵非看到姚菲菲那张脸,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受宠,她实在美得光彩夺目,风情万种。

    车子到了约好的花木酒店,走入大厅,空中传来悠扬的乐曲和淡雅的香味,头顶璀璨的巨大吊灯转动着钻般光辉,母子两刚走了没几步就遇到了人,准确的说是姚菲菲的熟人。

    那人容貌普通,但眼神慈祥,两鬓杂着几缕白丝,却整齐地梳到背后,看着人时有一股不动巍然的气势,轻轻松松令人说不出话来,他身后的两位助理站定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等候,看着像是一种训练好的习惯,只见男人温和地问:“菲菲,怎么来这里了?”

    姚菲菲瞬间笑靥如花,言语中不乏一些讨好。

    邵非目光一闪,里当然不会写无关的人,但在原主的记忆里,姚菲菲是一朵娇艳的花,而采撷她的人……并不少,她的眼光也颇高,这些金主个个非富即贵,看来这也是曾经的一位了。

    他现在只希望千万别被陆家父子看到,前任藕断丝连,现任正要登堂入室,怎么想都是姚菲菲太贪心了,若是处理不好,他这位母亲往后的日子可就完了,姚菲菲完了,他的任务肯定也会受到波及。

    可有时候往往越是不希望遇到什么,就偏偏遇到什么,他感受到一抹目光笼罩着这里,不由四处寻找,并没有什么人关注他们。

    嗯?方向不对!是在二楼!

    抬眼观望,正与一抹似笑非笑的视线对撞,那少年被抓到了现行也淡定自若,甚至还对着慌乱的邵非勾了勾唇角,少年的年纪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穿着制式西装校服,属于私立学校的校服看上去极为严谨,却被他拉开了领口,多了些不羁随性,手肘弯着靠在上方,双腿随意地交叠着。

    明明对方与自己差不多年纪,但那目光好似一切都无所遁形。

    邵非瞳孔微微一缩,他感觉对方好像洞悉了他的想法一样,忙慌乱地垂下了头。

    到底是第一次任务,他还没能很好的管理自己的情绪。

    对于不可控制的意外他觉得还是有必要探究一下,不由在脑中喊道:“系统,在不在,这是剧情里的人吗?”是,化成真人就没有辨识度了,少年过盛的容貌让他心中有了某种猜测,却不愿深想。

    “……”

    他给忘了,系统说过它只负责把自己带入世界,如何维护都要靠他自己,只有危及生命和事态严重才需要按脑中的紧急按钮呼救,一个世界也只有三次机会,这是为了让宿主更好的融入世界。

    二楼栏杆处,正在与吴特助聊天的陆琛,随手指了一个方向:“那是我新的继母和继弟?”

    吴特助随着自家少爷的指向,刚好看到了盈盈笑语的姚菲菲,他一直跟在董事长身边当然认识最近格外得宠的情儿,再看与她说话的人,他们早就调查过她的资料,那个男人不是姚菲菲的前任恩主吗,这女人倒是聪明,广撒渔网,愿者上钩吗?

    但太过聪明的女人,往往都会败在她的聪明上。

    吴特助平静地收回视线,说道:“不过是董事长闲暇间的玩物,怎配成为您的家人?”

    陆琛回头瞥了眼吴特助,并没有评价这句话,望着楼下的母子。

    “真是一群狂蜂浪蝶啊!”他看上去并不在乎的样子,些许讥诮,“他们不会是第一对入驻陆家的,当然也不会是最后的,难道你还指望我那风流成性的父亲有一天能离开女人肚皮?”

    “我没有这个意思,在我心里,陆家是董事长与您的,其他的都是外人。”吴特助也意识到自己逾矩了,对面前这匹年轻的少狼主并不敢随意敷衍,尽力表现自己的忠诚。

    陆琛忽然凑近,吴特助没崩住脸上的表情,退了一步,那少年的眼眸总让人有种心慌的错觉。

    他看着父亲的特助:“吴特助这么为我义愤填膺,让我觉得你想换主子了。”

    吴特助一滴冷汗落下,这种话不能乱说,董事长还年轻,你这话可太诛心了。

    陆琛忽然一笑,几近完美无缺的脸上笑起来还有些稚气,刚才紧绷的气氛瞬间瓦解,又一脸玩世不恭的表情:“紧张什么呢?不过是玩笑而已。”

    陆琛转身离开前,落下一句话:“下去提醒一下,名贵的花,应该找好自己的定位。”

    吴特助默默地望着少年离开的背影,想到董事长担心的事,不由地觉得棘手极了。

    邵非正在纠结上方人的身份,就看到正一步步下楼的吴特助,紧张得绷紧了神经。

    他刚才的猜测,似乎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