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纯禽前夫太难缠〕〔荆棘之锋〕〔正德养成攻略〕〔捡来的仙缘〕〔重生八零之极品军〕〔诸天万界反派聊天〕〔虫临暗黑〕〔第九洞天〕〔武星耀侠影〕〔系统之掌门要逆天〕〔血染侠衣〕〔洪荒青莲道〕〔大数据修仙〕〔九天仙缘〕〔球场天王〕〔萌神信徒〕〔仙欲游〕〔大师救命〕〔盛世太子李承乾〕〔为夫来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路人男主[快穿] 2.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姚菲菲也不是真的肆无忌惮,能像她这样混迹在名流间的名贵花朵,八面玲珑总是不缺的,但她所有心思都放在了猎物身上,只观察了周围,却忽略了楼上。

    邵非拉住了姚菲菲的手臂,轻声提醒:“妈,我们该走了。”

    从两人互动来看,姚菲菲显然和前任处得还不错,完全忽略了身边的儿子。

    还不等她回话,男人好像才注意到旁边这个完全可以当透明人的少年,目光中不免诧异,少年刘海很长,快遮住眼睛,一副眼镜架在脸上,身材瘦弱,身高只比穿着高跟鞋的姚菲菲高出一些,以男人阅人无数的眼光自然能看出,就算除了眼镜男孩也只能算是清秀有余,比起艳光四射的姚菲菲,实在太不起眼了:“这是你儿子?”

    姚菲菲不甘不愿地点头,像是不想承认,这也是她不想带邵非出来的缘故,这个儿子完全不像她生的,从出生开始就是给她丢脸的。

    没有多丑,就是太普通了,扎人堆里就能忽略了。

    “小朋友叫什么名字?”中年人笑得温和,让人如沐春风。

    “哪来还小,早过十八了,就是看着小……”姚菲菲的话语顿停,余光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与她同样呆滞的还有从刚才就注意到来人的邵非。

    那身影像是没看到她刚才做的一切,只是有礼地说:“姚小姐,您与董事长约好的时间快到了,我就来接您了。”

    这人可是陆正明的心腹,姚菲菲已经乱了方寸:“怎、怎么能劳烦吴助理,我们这就上去!”

    姚菲菲离开的快,甚至都没来得及与中年人告别,就扯着邵非走向电梯。

    吴特助这才与中年人打招呼:“杨先生是来参加明天的网络论坛会议的?”

    “可不是吗,这么巧就遇到了吴特助,我正好与李董约了,一起去喝一杯?”

    两人笑眯眯地互相打着招呼,好像一起忘了那个离开的女人。

    进了电梯,姚菲菲若有所思地望着邵非:“你是不是早就看到了他,所以才提醒我?”

    她好像忽略了太久这个没存在感的儿子,现在正用一种全新的目光观察他。

    邵非还在想那个吴特助是站在少年身边的,也就是那少年十有八.九就是男主陆琛了,果然和里描写的分毫不差,无论是气质容貌还是其他,甚至比写得更真实,也许这就是系统说的平行世界会自我优化。

    他敷衍性地点头,但因为他偏老实的长相,这样点头根本看不出敷衍。

    姚菲菲像是发现新大陆,这个儿子,好像没她认为的那么一无是处,想到刚才那一幕,姚菲菲又划过一丝狠辣,总有办法让那个吴特助开不了口的,平定了心情,对儿子道:“如果再发生刚才那样的事,你一定要及时提醒我,不要像这次这样磨磨蹭蹭的!你要知道你妈我过得好,你才能摆脱以前那种生活,才能摆脱你爸,你和我才是一国的!”

    也不指望这个闷葫芦回答自己,电梯门的瞬间,她就像一个即将上战场的战士:“记住,好好讨好陆琛,他是我们能不能留在陆家的关键。”

    在她看来,她是长辈,对付陆琛当然还是小辈出马更恰当。

    姚菲菲一手挎着儿子的胳膊,踩着光可鉴人的地板来到五楼用餐的地方,这里是昆市知名的米其林餐厅,名为花木庭,在侍者的引导下,两人通过走廊来到庭院外,这里每一个座位都被曲线状的石雕隔开,石雕上方潺潺流水流过,清浅水声划过耳膜,如悠扬乐曲。扶疏花草间点缀着柔光灯,这样的设计格局让前来用餐的客人有个人隐私,也能放松心情,他果然看到姚菲菲面部表情变得柔和了许多,看来是对陆正明的安排很满意。

    身为空间维护员的邵非清楚这家酒店就是陆正明的产业,他的不少情人都来过这里,对于如何让女人身心愉悦,陆正明自有一套。

    母子两被引导到陆正明面前,陆正明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并不显老,身材也没有明显发福的迹象,面部线条冷硬,气势威严,哪怕在桌面的暖光中也没显得多和蔼可亲,他轻轻一笑,眼角有些鱼尾纹,气息中透着点屈尊降贵的亲切,会让任何与他说话的人产生受宠若惊的味道。

    邵非觉得,这也许是陆家人的特性.吧。

    “陆叔叔好。”邵非拘谨地喊道,他的注意力却被坐在一旁挂着耳机听歌的少年虏获,一个乌黑的发顶以及隐约可见的硬挺轮廓,细碎的发丝在微风中荡了荡,挠到人心里最瘙痒的地方,但这都不是他在意的,心顿时荡到谷底,终于百分百确定刚才与他对视的人就是陆琛。

    陆正明站了起来,他很喜欢这个即将来到陆家的少年,谁都喜欢这种无害的生物,安静的,乖巧的,和他那如狼似虎的儿子完全不同,他带着笑意揶揄:“小非是个男孩子,可不能这么怕生啊。”

    邵非依旧叫邵非,按照系统的说法就是他进入的角色都是路人甲,就算改成了他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影响空间平衡,这个福利算是他的新手大礼包。

    邵非像是没见过这么可亲的长辈,双目闪亮地望着对方,为了保持人设,大部分时候邵非会把自己当做原主。

    手上传来疼痛,是姚菲菲掐他的肉,她小声道:“说话,你哑巴啊!”

    这小动作陆正明看在眼里,却示意姚菲菲:“没关系,你可别吓着孩子。”

    姚菲菲立刻笑着圆场,要不是陆正明点名要这小子,她早就把儿子忘了,怎么可能特意把拖油瓶给带出来,这很降身价的,也幸好陆正明似乎刚好中意邵非的蠢笨。

    陆正明指着身旁的男生:“这是我儿子,陆琛。”

    陆琛似乎没听到他们的对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纤长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像是随着音乐舞动,皮肤白得晃人眼,犹如煽动的蝶翼,现在这年纪已经这样妖孽,再大个几岁大概就是里的那句话,人形荷尔蒙。

    陆正明拍了拍陆琛后脑勺,笑骂道:“臭小子,打招呼!”

    从那亲昵的语气中能感觉到他似乎很宠爱自己的儿子。

    陆琛先拿下挂在耳上的蓝牙耳机,站了起来,少年身材高挑,完美的五官上,一双黑不见底的眼瞳直直望过来,他在看向邵非时,笑容里似乎多了点什么味道,令邵非心悸了一下,他立刻想到刚才对视的那一幕,明白了少年笑容的内涵,看来姚菲菲让他去讨好陆琛的任务不太可能完成了。

    陆琛笑起来的时候带着点随意,又不缺这个年纪的青春洋溢:“我是陆琛。”

    他们还是学生,点一点头就算是打招呼。

    邵非在称呼上犹豫了一会,最后选了个比较不得罪人又能完成姚菲菲要求的:“琛哥。”

    原文里喊的是哥哥,那显得太亲密,他可不想被陆琛教做人。

    陆琛没想到他会这么喊自己,见姚菲菲一脸恨铁不成钢,又看邵非还是那一脸呆样,觉得这对母子很有趣,母亲拼命往上爬,儿子却完全不在状态,语气也多了点真实的笑意:“这称呼有意思,你当我社会大哥呢?”

    陆琛话中的玩笑,立刻缓解了原本的些微尴尬,两方家长也觉得这次见面还算愉快,对结果挺满意。

    邵非:“……”

    用完一道主菜的间歇,陆正明对邵非解释对他学业的安排:“本来我也不希望你转学,都高三了再转你可能会不习惯,不过你妈妈希望你接受更好的教育,大家都是家长我也能明白她的想法,幸好小琛也在,我想你们两孩子也能有个照应,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他,他可是靠着自己的能力考入的一班。”

    从语气上也能感觉到,陆正明就像天下所有父亲一样,很为聪明透顶的儿子骄傲。

    闻言,邵非就知道他那母亲巴不得他死死黏住陆家父子,最好能成为真正的陆家少爷。

    您老就放心吧,陆琛根本懒得理会路人甲乙丙。

    虽然两个孩子没怎么说话,但饭桌上还有两位年长的调节气氛,一个拼命夸自己儿子,一个也附和的讨好,直把陆琛夸得天上有地上无。不过陆琛本人显然听不下去,直接站了起来,根本不给准备这次见面会的陆正明面子,果然陆正明当下放了脸色,就算是儿子也不应该在外人面前不给他面子,态度不变问道:“小琛,你刚才不就出去过了吗,这次又是什么?”

    陆正明就差没说:身为父亲还不能夸儿子几句了?

    “去洗手间。”走了没几步,陆琛像是想到了什么,无辜地笑着,“哦,对了,说起刚才出去,我在楼下看到了菲姨和……”

    目光在姚菲菲和邵非身上溜了一圈。

    这一下,就连想坐观虎斗的姚菲菲都心跳加速,心虚地不敢和陆琛对视。

    邵非却想着这男主果然深谙说话之道,讲一半留一半,吊足了胃口。

    但这里就算说了也只会激化矛盾,姚菲菲的枕头风也不可小觑,陆琛如果不笨的话就不会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和父亲的情人撕破脸。

    果然,陆琛的话锋一转,接下去:“和小非,菲姨的确比我想的更漂亮。”

    “你这小子,你菲姨可是你阿姨,别没大没小的!”陆正明转怒为笑,大度地放过了儿子。

    并没有多生气,反而觉得儿子欣赏自己的女伴,也证明自己的眼光好。

    姚菲菲握紧了刀叉,她太小看这个陆家少爷了,他是在警告她,他可以随时让她滚出陆家。

    她要是能被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唬住,那她这几年就白混了,比起小鬼的威胁,抓住陆正明的心才是最重要的。她果断脱下了高跟鞋,一双穿着透明丝袜的玉腿立刻在桌下缠上了陆正明,沿着大腿忽轻忽重地撩拨,陆正明的呼吸也粗重了,警告地望了她一眼,压低了声音:“别闹!”

    姚菲菲却根本不管这没多少威胁力的话,也许是这样的环境更刺激,陆正明也任由她闹着自己,餐桌上依旧不紧不慢地切着牛排,顺便观察了一下邵非,发现小家伙还埋着头吃。

    这么迟钝又没心机的少年,显然更符合陆正明的希望。

    而近距离观摩的邵非目不斜视地吃着盘子里的餐点,像是没发现桌下的暗潮汹涌,路人甲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时不时要教一下学费。

    等陆琛回来的时候,陆正明早就被撩拨的不行了,让等在下面的司机送来了一件风衣外套,遮去了下面某个精神百倍的地方,然后吩咐两个小的继续吃,他和姚菲菲还有事先走了,至于有什么事,在坐的人都心照不宣,甚至包括其他人都觉得桌上唯一没开窍的邵非也是心知肚明。

    “好看吗?”人走后,陆琛随口问道,支着手看着埋头吃东西的邵非。

    邵非本来就食不知味,听到这问话,知道对方是在问他观看成人秀的感想,真是恶劣的人,只能装傻充楞:“这座餐厅是很好看。”

    “是吗?”陆琛的目光耐人寻味。

    真傻,还是装傻?

    邵非莫名的心慌,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只野兽盯着一样。

    陆正明两人匆匆离开,刚关上车门,就在后座火热了起来,自从遇到了姚菲菲,陆正明就觉得自己好像又恢复了年轻时的活力,这也是为什么他愿意破格允许姚菲菲进入陆家,对正宠着的情人陆正明向来舍得下血本,典型的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

    而早就让司机先回去,等待在驾驶位的吴特助也将车子平稳地上路。

    在档幕放下前,姚菲菲与吴特助透过后视镜,目光相撞,绽开一丝火花。

    属于权贵的游戏,才刚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