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纯禽前夫太难缠〕〔荆棘之锋〕〔正德养成攻略〕〔捡来的仙缘〕〔重生八零之极品军〕〔诸天万界反派聊天〕〔虫临暗黑〕〔第九洞天〕〔武星耀侠影〕〔系统之掌门要逆天〕〔血染侠衣〕〔洪荒青莲道〕〔大数据修仙〕〔九天仙缘〕〔球场天王〕〔萌神信徒〕〔仙欲游〕〔大师救命〕〔盛世太子李承乾〕〔为夫来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路人男主[快穿] 3.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姚菲菲不是坐以待毙的女人,从陆琛的提醒中能看出,当时在场的除了下楼的吴特助还有陆琛,他们是悬在姚菲菲脖子上的勒绳。

    她平日作为并不那么干净,如果这两人不愿意放过她,对她的作为稍稍添油加醋,往后留在陆家的阻碍就多了,她走到今天,不会让他们轻易破坏。

    比起只是公开恐吓她的陆琛,她觉得闷不吭声的吴特助更危险。

    现在,她需要让他们的态度至少是中立的。

    手机一阵震动,被留下的邵非扫了一眼屏幕:好好伺候陆少爷,他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是姚菲菲发来的,后头那个感叹号让邵非完全感觉到了自家母亲的急迫。

    原本只是提醒儿子,现在却是不惜一切代价,她的潜台词是让儿子拼尽全力。

    原主的确照做了,因为不想回到邵父那儿,在姚菲菲找来的时候就像最后一根稻草,他必须紧紧抓住这个机会,自然无所不及地讨好,原著里的确当了陆琛的小跟班,一条听话的狗。

    邵非并不想那么做,而且他打算试验一下,是不是只要性格不崩,哪怕没按照原主的作为系统也不会判定他崩。

    邵非看了一眼,就关上了屏幕。

    经过刚才的对话,两人的气氛就古怪了起来,邵非也干脆忘了姚菲菲走之前千叮万嘱的“讨好”,继续吃东西。他能感觉到对面陆琛若有似无的视线,对方也没再为难他,更没有开口说什么,但正是这样的安静,才让路人甲先生感到了压力。

    “吃饱了?”少年的三个字让还在思考下一步的邵非回神,尴尬地看着新上来的食物也都空了,他又不是真的爱吃,好像演得过头了,肚子里有点闹腾。

    僵硬地放下刀叉,低头嗯了一声。

    陆琛只让人记了下账,然后瞥了眼邵非放进去的手机:“菲姨传来的?”

    邵非捏着手指微微一紧,陆琛勾了勾嘴角,没再说什么。

    他发现,陆琛也许都知道或者猜得到,只是这人本性恶劣,就喜欢看着周围人紧张的人样子。

    直到下楼,来到车子旁,司机老张早早地等在那儿,陆琛接了个电话,眉头轻凝,那头似乎在哭诉,就连旁边的邵非都感觉到对方的激动,好像是女性。

    却只得来陆琛的一句话:“知道了。”

    挂了电话,钻入车内,道:“我待会还有事。”

    邵非立刻明白,很快接道:“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他本来也不希望跟他一起,那无形的压迫力从未消失过。

    在陆琛眼神过来的时候,又加了一句:“没人会知道。”

    我什么都不会说,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被两方父母问起。

    邵非答应的太快,而且太有眼色,陆琛对心中的猜测又笃定了两分,面上的促狭退去,认真了一些:“很想来陆家吗?”

    什么意思?陆琛为什么这么问?

    他是要试探他?

    但这时候他可能说不吗,无论从哪方面来说。眨了眨睫毛,却被厚重的眼镜遮住了光芒:“嗯。”

    陆琛靠在窗口,望着夜幕下穿梭的车流,随即说了件看似无关的事:“听说你上次全市中学生竞走得了名次?”

    邵非硬着头皮应声,是倒数第二,只是得了个参与奖。

    这是刚才餐桌上,在陆正明夸赞自家儿子的时候,姚菲菲也提到了自己儿子的近况,看着就像一个称职的好母亲,但实际上都是原主见到母亲太高兴,阴错阳差让她以为自己得奖了。

    “这样吧,发挥你的特长从这里走回家,我就不反对。”

    邵非猛地抬头,对上陆琛失去笑意的眼瞳,黑不见底。

    姚菲菲租的公寓在郊区,这里是市中心,需要换三辆公交,满打满算四十多个站点,靠着这具不靠谱的身体,他大概要走到半夜,而且,撑得住吗?

    陆琛变脸如变书,又没了冷肃的样子,就像这个年纪充满活力的少年,恶作剧般:“是开玩笑的,当真了?”

    关上了车窗,扬长而去。

    怎么可能是玩笑,陆琛随手画了个圈,再带着与身俱来的优雅看似仁慈地给了他选择,可以离开也可以入圈。

    他是个典型权贵家庭出生的人,从小沉浸在这样的环境,他的一言一行,甚至每一个举动都被赋予了那层道貌岸然的外衣,真假难辨。

    实际上,根本没有选择项,如果不把他的话当一回事,就会失去进入陆家的第一把钥匙,而且姚菲菲四处留情的坏习惯还被拿捏着,路人甲先生赌不起。

    正在开车的司机老张欲言又止,见自家少爷心情还不错,问出了心里想法:“少爷,是不是……”

    那孩子看着体力就跟不上,刚才脸色也不太好,从这里走回去还不要了半条命。

    “过分?”陆琛事不关己,“这些狂蜂浪蝶的欲望永无止境,对他们来说陆家就是朵名花,想方设法也要蛰一口。我们陆家讲的是付出与回报,天下可没白吃的晚餐。”

    司机对这些歪理无言以对:“您说的是。”

    “那小子没看着那么老实,你真以为他会照做吗?”陆琛并没把刚才说的话放在心上,甚至这连成为生活消遣都够不上,“在我面前自作聪明……呵。”

    他还没那么多功夫特意针对谁,但犯到他面前,怎么能不敲打一下。

    邵非边查着路线,边快步走着,但肚里的翻搅越来越无法忍受,好像吃太多撑到了。

    原主的身体本就常常饱一餐饿一餐,有一点慢性胃炎,干呕了几声,还能忍住邵非就加快了步伐走着。

    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手机的电量也在这时候告罄,屋漏偏逢连夜雨,幸好他已经记住了路线。

    他和陆琛肯定八字不合吧,怎么就那么倒霉。

    眼前开过一辆公交车,将他的注意力夺去。

    陆琛来到约定好的地点,在商场门口站着一个打扮时尚的少女,少女穿着露肩上衣配齐臀牛仔裤,将她的细腰长腿展露无疑,她一眼就看到从人群中走来的少年,转怒为喜,面对那样一张完美无缺的脸,再大的火气也会不由自主克制住。

    他们交往了还没一个月,也没什么相处机会,但今天是她的生日,她以为陆琛至少不会迟到,语气中不免抱怨:“你还记得我生日吗?”

    “没空,还去逛吗?”

    “逛?你是不是太敷衍了,我还是不是你女友?今天为了你我连party都没参加。”董玲并不缺追求者,但对这个男人却让她追求了四个月,花了无数精力时间,才得到首肯,她以为至少他是有点在乎自己的。

    “嗯,所以呢?”边说着,看到发小电话,陆琛接了起来,成功阻止了董玲的质问。

    想到大家私底下说他们绝对撑不过一个月,董玲觉得为了自己的面子还有魅力也要再试试看。

    但今天的陆琛比平时更应付,在逛了一会后,他又接了几个电话,听上去应该是在说一些投资,她听说他已经在自己父亲的引导下渐渐接触家里的事务,在他接到第五个电话时,终于忍无可忍:“你知道我等了多久,三个小时!你为什么连微信都不回?”

    “家里有事,我让你不必顾及我,我今晚没时间,不要像个孩子一样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你在乎过我吗,你懂我只想和你过的心情吗?”

    陆琛冷了脸,走向她,在她僵硬的时候,道:“一开始我就说过,可以答应你,但不要指望我能回应什么,任何时候你都可以说分开。董玲,你越界了。”

    董玲眼中含泪,但尊严让她克制着自己的颤抖,这个人的心是金刚钻,没人能凿穿,说到这份上,她怎么可能还坚持的下去:“我们分手吧。”

    她突然想起了女生之间流传的话,陆琛并不难追,因为他无所谓,所以当你离开时他也不会有感觉,没人栓得住这匹狼。

    他也许只是觉得,生活太无聊。

    而她们这群追求他的女生,是调剂品。

    哪怕如此,他依旧让人欲罢不能,他与同龄的男生差别太大,大到只消一眼,就能让人趋之若鹜。

    陆琛挑了挑眉,再次被甩也没什么愤怒,就像当初答应时一样:“可以。”

    见陆琛真的走了,连一句挽留都没有,她觉得心像是被狠狠捏碎了:“陆琛,总有一天你也会遇到一个让你深陷的人,我等着!”

    陆琛回身,拿出身上的纸巾,擦去了她的眼泪,良好的涵养让他做什么都看上去很自然,他没有反驳:“不错的观点,继续保持。”

    望着陆琛不带一丝感情的眼,董玲好似一下子想明白了,陆家的现任家主陆正明花名在外,她记得父母说过,这是位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人物,对他们陆家男人来说,后者只是在权利外的享受,他们拥有取之不尽的美人,没有人值得他们驻足,他们真正在乎的是前者。

    所以他才会拥有这样的眼神,因为他根本就不觉得任何人能够影响到他。

    一路上,陆琛拿出手机与吴特助聊着话,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在人群里,也许没人比这个人更像个小透明了。略长的刘海遮去了少年的表情,只能隐约看到他捂着肚子,却还是快步走着路。

    但还没几步,少年捂住了嘴,好像终于忍不住,掀开不远处的垃圾桶,就吐得昏天地暗。

    陆琛眼中极为罕见地闪过一道诧异,这是事情超出他预计的表现,他说了句就先挂断了电话。

    观察了会,确定对方没发现刚好路过的他们。

    哭笑不得:“他居然还当真了?”

    这小蠢蛋真是骨骼清奇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