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男主[快穿] 4.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作者:童柯的小说      更新:2017-12-21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个半真半假的玩笑而已。

    现在他都处理完杂事准备回去了,看到人才想起自己的戏言,本来都已经忘了邵非的陆琛,重新有了印象。

    从时间来看,这两个多小时邵非应该用最快的速度在走路。

    路人甲先生吐完了,缓缓抬头,头顶的路灯光倾泻在他如白瓷的脸上,细碎的流海也因为动作向两边划开,并不怎么特殊的样貌,但那表情终于被陆琛看得真真切切,没有半点被戏弄的愤怒,也没有妥协后的怨气,更没有为进陆家的贪婪和欲望,很冷淡,不喜不怒。

    这样一个并不起眼的人却好像游离在陆琛的认知之外,甚至暂时没有能定义此人的词。

    接下来,应该是找车回去,之前的坚持已经足够“交差”了,陆琛深谙人的劣根性,了然地望着。

    邵非擦了擦嘴边沾到的地方,吐完后觉得舒服了很多,虽然整个食道都有点灼烧感,但胃总算不翻搅了。回忆了一下刚才查到的路线,还剩一半了,胜利就在眼前!

    他眼神亮了一些,重新走了起来,好像刚才浑身不舒服的人只是他人的错觉。

    他之前的确看到了公交车,但却没有上去,介于文中对陆琛的了解,而且结合各方面来说他觉得还是决定好好去做,让人挑不出刺也找不了自己麻烦。

    况且,他自己都看这具身体的弱鸡不顺眼,权当锻炼了。

    竟然还继续走?

    陆琛看着那目不斜视低头看路面的小蠢蛋,讥诮道:“他难道不知道世上还有公交车,出租车这些交通工具吗?”

    不可能不知道,有好几辆车刚好从邵非身边开过,只是没选择而已。

    一开始还觉得邵非有点小聪明的陆琛,再次预估失误。

    陆琛不再看,回头吩咐:“走吧。”

    “少爷,不管他吗?”

    陆琛莞尔一笑:“何必打扰,他愿意走是他的事,我向来很有爱心,不会破坏别人的坚持。”

    老张:“……”

    “老张,你现在也开始多管闲事了?”

    忽然一句话,让老张这个拥有几十年驾龄的司机打乱了节奏,有时候与少爷相处比老爷更提心吊胆,也许就是这份敏锐与一针见血,他的确是根据少年家的路线,特意换了条路,看能不能碰运气看一眼邵非,心里还是有点担心。

    而他这并不明显的“顺路”,还是被自家少爷发现了,好像也没责怪的意思,解释道:“我刚查看实况交通,高架的路段是红线,可能是出了点事故,所以才改走平路的。”

    陆琛呵呵一笑,拿出了蓝牙耳机,重新戴了上去,闭目说着:“让吴良派个人跟着他吧。”

    吴良是吴特助的名字,只是很多人只记得喊他吴特助。

    “好的。”老张松了一口气,他也是知道少爷一般不计较琐事,只要不触碰逆鳞,少爷大部分时候很好说话。

    邵非走到姚菲菲租下的公寓时已经凌晨两点多,他的腿发着颤,每一步都像灌了铅,在玄关地板上躺了好一会才脱了鞋子,脚后跟流了点血,脚底也有水泡,这时候姚菲菲还没回来,他刚来不知道药箱在哪里,也没力气去寻找,摸到二楼的房间,犹如个负重过度的沙袋摔到床上。

    也许是太累,反而睡不着,他仔细回想今天自己的作为,觉得还算敬岗敬业,而且还有个不错的收获,他没有按原主那样当陆琛的跟班,但系统没警告也没判定他崩。

    系统曾提出过违禁条例,一是他的人设不能崩塌超过三成,二是不能被发现他是外来者,意思与第一条有异曲同工之妙。

    现在可以确定,他只要小心控制着行为,还是有一定自由度的。

    听到楼下有响动,邵非本来就没什么睡意,来到窗边看到一辆商务车停在楼下,熟悉的人从车里下来,跟着她下来的还有另一个男人,不是在酒店楼下见到的的杨先生,也不像是陆正明,这是个气质相当儒雅的人,没有前两者的气势逼人,光线太暗,他又是在二楼,也看不清正脸,从两人亲密的动作来看他们关系不一般。

    姚菲菲是和陆正明一起离开的,所以这是今晚的余兴节目?

    她是嫌自己的生活还不够多姿多彩?这是在走钢丝,下面就是万丈深渊,他开始怀疑自己乘的这条船是不是随时会翻。

    姚菲菲看着一瘸一拐下楼的儿子,惊讶道:“这么晚还没睡?”

    邵非没有提起与陆琛发生的事,开门见山道:“我看到了,送你回来的人。”

    姚菲菲愣了下,随即警告儿子:“小非,你最好当自己是瞎的。”

    “就算我是瞎的,但总有人是不瞎的,纸包不住火,你应该还记得陆琛和吴助理。”

    “我知道,这些还轮不到你来管,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姚菲菲有些难堪地撇开了头,她烦躁得抓着头发,她的模样有点古怪,原文里不会提及太多不重要的角色,导致邵非也莫名。

    本来就不熟的母子俩,这时候显得特别尴尬。

    还是姚菲菲先开口:“你的脚怎么了,什么时候受伤的?”

    邵非说着没事,姚菲菲边嫌弃,却还是在看到儿子脚上出了好几个水泡时,缓和了一点,取了药箱就将他的脚抬了上来,为他挑破水泡再上药,边涂边骂他给自己找事。

    邵非不痛不痒,反正也习惯了这个妈,虽然她依旧妖娆,但至少现在还是有一丝温柔的。

    “你还是别再……,这样下去他们都不会放过你。”他忽然觉得这样生如夏花的女人,凋谢了就太可惜了,而这些金主哪个都不是好糊弄的。

    也许是触碰到的人都是真实的,邵非自己也不自觉入戏,说了多余的话。

    面对儿子好心的劝慰,已经冻成冰窟窿的心有了些许暖意,姚菲菲少有的温和了一点,沉默了许久,邵非迷迷糊糊地进入沉睡。

    直到邵非睡着才缓缓开口:“你还小,不会懂,有时候不是你想出去就能出的。”

    第二天陆琛一早就收到了报告,听完后,哂笑了一下:“他竟然真的从头走到尾?”

    放学回来,吴良刚从书房下楼,与少爷打了声招呼,两人早上才刚见过面,这位像是机器人般全能的吴特助在陆家家主的授意下也一直帮助自家正统大少爷处理部分紧要事务,至少在表面上,陆正明对儿子的宠爱无可挑剔。

    在要离开时,陆琛开口道:“告诉父亲,我不反对他们住进来。”

    吴良推了推眼镜,犀利的目光被隐去:“这真是让人惊讶,我想姚小姐会开心的。”

    自从原夫人去世后,无论外面怎么胡闹,真正能进驻陆家的人并不多,到目前为止也只有两位情人,第二位就是姚菲菲了,而让陆琛亲口应允的,还是第一次。

    陆琛只带着不失礼仪的笑容,他早就习惯挂着这样的表情,已不需要刻意表现,让人根本分不出他的喜恶:“懂得持之以恒的人并不惹人厌,总比不劳而获的人好,你说是吗?”

    吴良想到昨天陆琛的吩咐,忽然明白了什么,附和道:“的确如此。”

    得到可以在这周末就搬进陆家的消息,姚菲菲简直惊喜坏了,她之前和陆正明在一起时,对方还说再看看陆琛的态度,看着可能还要再拖些日子,她都不报希望了。

    姚菲菲忍不住抱住了依旧呆板的儿子:“你是怎么讨好的?”

    邵非正在自己房间里复习入学考,回想了一下,然后肯定道:“我什么都没做。”

    姚菲菲并不意外,就她这个毫无特色的儿子能讨好陆琛才叫见了鬼,她要是有别的办法也不会死马当活马医了:“无论现在还是将来,你都要继续讨好陆少爷。”

    邵非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他心里再清楚不过路人想在这种里提高出场率根本不现实。视线又回到了课本上,对于这个学校的教学水准暗暗心惊,明显比之前原主读的学校高出不少,当然他还不知道姚菲菲帮他拿的是水准最高的一班自考习题。

    见儿子乖乖点头,她就满意地准备收拾行李。

    到了周末,来接他们走的是司机老张,还有几个年轻的搬家工,姚菲菲早就跟着第一辆货运车走了,老张看到坐在角落里,身边压着一堆大包小包快被埋没的少年,这些应该都是姚菲菲的衣物,少年一直没说什么话,只是安安静静坐在那儿,走了过去:“非少爷,你的行李给我吧,我帮你先放好。”

    手上拿着单词卡默记的邵非听到声音,抬头:“我就一个书包,没行李。”

    老张一看,邵非居然还穿着前几天和陆家人见面的t恤牛仔裤,邵非夏天一共就两套衣服,轮换着穿,他说没行李是事实。

    不过现在他有了新的烦恼,因为直接随了姚菲菲离开,他的一堆证件,诸如身份证、学籍证明、银.行卡等一些证件都放在了原来的家里,他需要找个时间回去一趟。

    “叔叔叫我小非吧。”他又不是原主,完全不觉得一个称呼有什么好享受的。

    老张更慈祥了:“我姓张。”

    邵非乖巧地喊对方张叔叔,于是一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等到了陆家却发现前方被人团团围住,一群仆人面露愁容,待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

    原来是姚菲菲在发飙,因为管家说姚菲菲和邵非的房间还在重新改装,主楼的客房是固定的,再腾出两间卧室就需要把一些运动室、影音室改了,他们要先在旁边的楼栋住下,管家的话合情合理,姚菲菲不是第一次来陆家,知道这边楼说的好听点叫次楼,难听点那就是放杂物的空楼,听说之前还死过人,晚上常常闹鬼,私下里叫死楼,连佣人都不住这里。

    心高气傲的姚菲菲哪里受得了,她来这里是为了享受未来女主人的荣光的,这是羞辱!

    她说呢,怎么那么快同意让他们住进来了,原来在这里候着呢!

    这里闹得太厉害,管家派了人去主楼请人来,但陆正明出差了,却打了通电话把周末刚好还没出门的儿子给送了过来。

    陆琛的到来,让看热闹的一部分人自发离开了,其他人则是让开了路。

    他径直来到站在行礼堆中央趾高气昂的姚菲菲面前,客客气气的:“家里人不会做事,怠慢了菲姨,是我的疏忽。”

    陆琛的话让姚菲菲舒服了一点,但依旧余怒未消:“小琛,我不住这栋,我只想留在正明身边。”

    陆琛又劝了几句,姚菲菲却不改主意,依旧坚持着,甚至带着点娇蛮,并不让人腻烦,反而显得她更为娇美,这股风情让不少男佣红了脸。

    陆琛笑了,容颜在阳光照射下越发让人移不开目光,邵非心里咯噔一声,糟糕了。

    陆琛弯身,以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说道:“您这招对我没用,如果实在不愿意……”

    就在姚菲菲眉头一喜的时候,轻启薄唇:“不如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陆家的规则,由陆家人制定,误闯入的蜜蜂是没权利挑剔的。

    边说着,目光微微一转,望着人群里低着头当木头的邵非。

    邵非再次感受到有点熟悉的压制,身体再一次僵硬,犹如竖起毛的小动物警戒着。

    隐约听到男主压低了的笑声,他似乎觉得邵非紧张的模样挺有趣。

    小透明,对他的目光很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