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妙手圣手〕〔仙斋鬼话〕〔一生一世笑皇图(〕〔军少蜜宠令:娇妻〕〔战神在都市〕〔焚天路〕〔不死剑修〕〔不灭剑主〕〔重生之异能军嫂〕〔玄医归来〕〔官程〕〔神厨狂后〕〔妖孽狂医〕〔权谋仕途〕〔一生一世笑皇图(〕〔流量时代的巨星〕〔唐版水浒〕〔喜上眉头〕〔恶魔的集邮册〕〔斗魄星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王妃,怎么又怀了! 142 知道真相
    秦毓秀眼底的冷冽一点点的渗透了出来,表哥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底只有南昭这个狐狸精一样的女人,着实的可恨。

    若是这个女人出现,这个世界里便再没有人入了他的眼。

    萧瑶没想到宇文清这么早便从宫中回来了,不过看到他和秦毓秀一起回府,她唇角微翘勾起了一个弧度,随即冲宇文清道:“我准备带长悦出去一趟!”

    长悦?秦毓秀忙抬眸看向了此时小心翼翼跟在萧瑶身后的女子,那半边没有被毁掉的容貌却是狠狠刺进了她的眼眸,她整个人不禁微微一颤。

    身后的陈嬷嬷也觉察出了自家主子的不对劲儿,忙顺着秦毓秀的视线看向了长悦,突然一个踉跄却是堪堪稳住了再没有倒下去。

    宇文清此时已经被萧瑶气的头晕,一向洞察力敏锐的他却是没有察觉到秦毓秀和陈嬷嬷的异样。

    他只是冷冷看着萧瑶,这个丫头一路上和他闹到了现在。是的,他喜欢上了她,但是他却没有办法给她想要的未来。

    她就是草原上的一只自由翱翔的苍鹰,而他就是那个想要将这只老鹰关进金丝笼子里的人。

    其实现在宇文清最好的办法是将萧瑶送出清王府还她自由,但是这是一种最不可能的结局。

    “清风!你跟着!”

    “不必了,”萧瑶忙道,“我和长悦有些私人的事儿要处置!”

    宇文清看着萧瑶将他的一张脸打的啪啪作响,丝毫不给他一个面子,虽然心头恨得慌可是却舍不得惩罚她。

    “今晚有宫宴,若是不能及时赶回来,本王剥了你的皮!”

    “哈!”萧瑶不禁气笑了,不过今儿有正事儿不想和宇文清斗嘴皮子,随即带着长悦走出了门庭。

    萧瑶经过秦毓秀的时候,秦毓秀却是下意识的向后避开,她的眉头不禁微微一蹙,这个女人平日里没事儿也要跟前凑凑热闹,今儿看见了她这么乖巧?

    随后萧瑶不禁唇角抽了抽,自己是不是最近精神状态有些紧张,看到谁都觉得有阴谋?

    最近一段儿时间确实挺累的,她得想办法找个地方缓解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主要是这个地方没有ktv,也没有酒吧,更不能打游戏!啊啊啊啊!好想回去,可是那个混蛋宇文清估计是不想杀了她了。

    她也没想到宇文清会喜欢上了她,不过宇文清既然喜欢她为什么不肯给她一个肯定的未来,比如抛弃江山和她隐居,做一对儿神仙眷侣。

    如果不喜欢她,为什么连着吻了她两次,想到这里萧瑶脚下的步子不禁微微有些虚浮。

    她抬起手下意识的缓缓拂过了她的唇,不得不说宇文清的吻技……真特么烂!

    萧瑶猛地摇了摇头,她是疯了吧?每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随后定了定神搭着长悦的手上了马车。

    她刚同长悦坐进了马车里,却不想外面传来了容兰清冽的声音,有时候萧瑶也是很郁闷,一个小花匠的儿子居然能有一把好嗓子,真的是对不起花匠这个身份。

    “王妃娘娘,小的也会驾车,小的送您去吧!”

    萧瑶微微一愣,扭头看向了一边脸色一点点红透了的长悦不禁嗤的一声笑了出来道:“老天!容兰你是我怕我把长悦卖了还是怎么的?这般小心翼翼!”

    容兰微微一愣忙冲一边的马车夫躬身行礼作揖,随后却是绕过马车夫坐在了车辕上,冲萧瑶笑道:“王妃娘娘说笑了,小的就是个粗人,只是想替王妃娘娘办差!”

    萧瑶不禁有些羡慕身边的长悦,若是这个世界上能有一个男子像容兰这样用命爱着长悦,她萧瑶还真的考虑就不回去了,直接嫁给那个人得了。

    “走吧,混小子!”

    容兰应了一声,声音中倒是带着几分松懈,之前他是真的担心长悦。刚进了清王府就被王妃带着要出府,他虽然信得过王妃可是王妃带走的是他的长悦,只要是长悦的事儿,他谁都不信只信他自己。

    很快容兰在萧瑶的指挥下到了郊外的乱葬岗上,一座座孤零零的破败的坟头,在这样的夜色里居然令人能生出几分毛骨悚然的感觉来。

    长悦也是瞪大了好看的眸子,不知道王妃为什么将她带到了这里。

    “下来吧!有些事情我要和你说清楚!”萧瑶掀起了车帘下了车,长悦忙跟着萧瑶下了马车走到了两处新坟前,上面压着的引魂幡还有几分残留在了泥土中。

    容兰也是心头纳罕,忙提着马灯走了过来,长悦顺着马灯照射过来的亮光看向了那两座新坟,刚看到了上面的名字,顿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却是缓缓爬向了坟前,抬起手颤巍巍的抚上了坟前简陋的墓碑。

    “你义父和你长姐被奸人害死了!但是他们的人来头不小,安定候府的小世子!”

    呜呜呜!长悦顿时痛哭了出来!她嗓子被人毒哑了,说不出话来,即便是哭泣的声音都带着几分喑哑。

    “悦儿!”容兰也是惊痛交加,猛地跪在了长悦的身边,将几乎要奔溃的长悦紧紧扶进自己的怀中,他生怕被自己小心翼翼保护好的女子,因为悲伤绝望而离去。

    萧瑶声音中带着几分微颤,虽然已经过去有一段儿时间了,可是想起翠芳的惨状,她还是止不住自己的愤怒。

    “长悦,虽然这件事情对于你来说确实很残忍,可是我不能剥夺你知道真相的权利。我和你长姐翠芳认识是在帝都的大街上,彼时她和你义父在街头卖艺。只是没想到安定候府的世子爷看上了你姐姐。结果杀了你的义父,霸占了你的姐姐。”

    萧瑶顿了顿缓缓将那件残酷的事情说了出来,她的声音在这旷野中有种天然的空灵和冷寂,像是某个地狱里的幽魂一点点诉说着令人心头绝望的故事。

    长悦喑哑的哭声伴随着秋风的嚎哭,带着几分惊心动魄。

    萧瑶看着远处墨黑色天际间的星子,心头倒是生出来几分前所未有的迷茫来。她闯进了这样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卷进了这么多人的爱恨情仇中。她如今已经深陷泥潭想要挣脱却是没有丝毫的力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