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少将仙妻〕〔贼行诸天〕〔灵魂归一〕〔山歌如刀〕〔寻宝师〕〔田园小针女〕〔穿越之夫君个个太〕〔魔神狂后〕〔漫漫诸天〕〔幻想副本系统〕〔绝色女鬼的贴身巫〕〔都市最强技能大师〕〔余生请牵好我的手〕〔大楚昭阳〕〔帝国总裁深深爱〕〔明日传奇〕〔烽烟乱世遇佳人 顾〕〔超级神眼〕〔死亡作业〕〔天行缘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王妃,怎么又怀了! 168 一眼万年
    义姐死前又将这只镯子交给了王妃,如今兜兜转转王妃将镯子重新戴在她的手腕上,她此时倒是有些茫然了。

    只是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凶猛的野兽,此时哪里还有工夫琢磨这些,既然对面的野兽很怕她的镯子,她忙举起了戴着镯子的手臂紧紧抱着自己的脑袋,像一只丛林里的小动物浑身吓得抖个不停,却依然闭着眼咬着牙撑着。

    “王爷,石坑里掉了一个人进去!”此时宇文彻刚带着两个小厮走到了这边的兽园,突然听到了兽园里传来了一阵阵的野兽的嘶吼声。

    一个护卫忙去探查随后回来禀报,只是脸上带着万分不可思议的神情。

    因为任何人掉进了里面都会被野兽吃掉的,但是那个人看起来紧紧贴着岩壁居然活得好好的,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如今一听护卫的禀告,宇文彻倒是心头起了几分兴致,正好儿看看什么怪物居然连他的野兽都不想吃。

    此时这边的动静闹得有些大,之前偷偷躲起来的几个驯兽的长随忙从赌钱的地方狂奔了过来。

    他们本来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娱乐的东西,除了喂喂野兽便是找地方躲着主子们赌钱玩儿,却不想今儿王爷怎么来了?此时一听居然还有一个人掉进去了,顿时吓出了满头的冷汗。

    一个个忙跪在了宇文彻的面前直打哆嗦,谁都知道盛王爷的脾气,平日里笑呵呵的翻脸便是杀人的主儿。

    “滚起来!去瞧瞧那野兽怎么了?”

    “是!王爷!”几个人忙滚去打开锁头拉开玄铁门通过一边盘旋而下的通道到了坑底拿着铁钩子将已经狂躁异常的野兽锁进了笼子里。

    几个人同时被躲在了墙壁边的长悦给吓了一跳,远远看去居然是个小丫头,只是那小丫头似乎吓破了胆子,虽然野兽被关起来了,可还是瑟瑟发抖的紧紧贴着岩壁倒是没有动弹一下的意思。

    长悦此时不是不想动弹,而是完全被吓懵了,加上腿上脚上的伤她根本动不了。

    宇文彻今儿也是闲得慌,亲自顺着通道走到了坑底,一个驯兽师忙走了过来手中却是拿着一片披风的碎片忙躬身道:“启禀王爷,这丫头身上的披风上有刺激野兽的药物,倒不像是中原人的东西。”

    “哦?”宇文彻好看的眉头一挑,俊美的脸上掠过一抹趣味,他向来喜欢与众不同的玩意儿,包括女人也是。

    今儿倒是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小丫头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这么一个小丫头居然没有被野兽吃掉,待他好好查验一番若是有意思他不介意将这个小丫头再往兽园里扔一次,看看野兽能不能吃了她。

    宇文彻缓缓朝着长悦走了过去,长悦此时早已经吓哭了去,可是又不敢哭。加上她从来都是被容兰保护的很好,倒是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外男,只是将自己狠狠贴在岩壁上。

    她小小的身子感觉像是要狠狠嵌进了石壁中,长悦柔弱曼妙的身姿倒是更加激起了宇文彻探究的心里,甚至觉得这么可怜的小小的一只,他怎么有种想要欺负她的感觉?

    宇文彻站定在了瑟瑟发抖的长悦的面前,随即缓缓俯身看向了眼前的长悦。挡着脸的白皙的肌肤像是初冬的第一场雪,漂亮的不像人间之物。

    雪白的皓腕上很奇特的并列戴着两只形状古怪的镯子,看着倒也是别致。

    “呵!”宇文彻低声笑了一声,抬手一把抓着长悦的手腕,不禁微微一愣,这丫头瘦的厉害抓在自己的手掌居然那么的纤弱,他真怕把她的手腕掐端了。

    大周残肆的盛王爷破天荒的动作变得轻柔了起来,将长悦的胳膊缓缓拉了下来,露出了那半张惊为天人的侧脸。

    宇文彻顿时惊呆了,他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精致的美人,雪白的脸颊,微微紧闭着的眼睛,微垂的睫羽像是月色下停在了茉莉花上的蝶,微微轻颤。眼角渗出来的晶莹的泪珠,大概是这世上最美的东西了。比他早些年天价买到的价值连城的南珠都要晶莹夺目。

    不!这不是普通的人类!这就是一只不小心降落凡间的精怪,是专门勾着他宇文彻的魂魄的。

    有人说,什么叫缘?

    缘,就是一眼万年的蹉跎!

    这一眼,着实惊艳了骄傲的盛王爷的魂魄,他那一瞬间真的有些灵魂出窍的感觉。

    “你……叫什么名字?”宇文彻抬手轻轻攥着长悦尖俏的下巴,将她的脸掰了过来。

    长悦的另外半张被大火烧毁的容貌就那么很突兀的撞进了宇文彻的眼眸中,这下子倒是真的将宇文彻惊得没了魂魄。

    他掰着长悦的下巴的手微微一颤,这个美的不像话的女孩儿被人毁了容。

    宇文彻渐渐的将魂魄收了回来,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些愤怒,哪个王八蛋毁了这个女孩子,他一定杀了他!

    长悦硬着头皮缓缓睁开了眼睛,她之前遇到了事情就将自己紧紧蜷缩成一团,她无数次告诉自己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只要忍一忍,再忍一忍,她就能好起来。

    只是如今这个办法行不通,盛年男子身上的名贵的龙涎香的气味袭来,有一种霸道的强势,她不敢躲,不能躲。

    长悦的身子颤抖着,睁开眼眸的那一刹那,宇文彻彻底沦陷了。

    这双眼睛实在是太漂亮了,装满了漫天的星光,流光溢彩,清润如水。

    “叫……什么名字?”宇文彻前所未有的耐心,只是嗓子有些发干。

    长悦可怜兮兮的举起了手臂比划着,她有口不能言。

    宇文彻眉头狠狠蹙了起来,捏着她的脸颊迫使她张开唇。嗓子被人毒哑了!

    宇文彻脱下了身上的披风也不理会长悦的挣扎和反抗,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长悦不认识眼前盛装华丽的男子,只是可怜兮兮的带着几分哭腔想说明自己不小心闯进了这个男人的地盘儿求得他的原谅。

    只是宇文彻根本听不懂她别样的语言。

    “来人!去查清楚这个丫头的来历!”

    “是,王爷!”

    这话听在了长悦的耳朵里,她顿时吓呆了。

    王爷?她就是那个上京杀人如麻,残肆的盛王爷吗?这一惊,她再也撑不住顿时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