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征服之路〕〔国民女神:史上第〕〔鱼类上岸指南〕〔蜜爱1V1:首席宠上〕〔总裁的第一宠妻〕〔铁雪云烟〕〔大明影侯〕〔萨诺亚舰娘领域〕〔甜婚来袭:腹黑老〕〔农家世子妃〕〔毒医凰后:妖孽世〕〔天神诀〕〔神武至尊〕〔农妻喜种田:痴傻〕〔他和劫一起来了〕〔甜蜜恋爱:校草大〕〔案生情愫〕〔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灵惊世〕〔重生学霸商女:枭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王妃,怎么又怀了! 182 招招致命
    萧瑶忙抬眸看去,却看到她的赵大哥迎着夕阳金色的光辉,高大的身影骑着马从金色的麦浪中奔驰而来,就像亘古之久的神带着万般的光彩夺目,熠熠生辉。

    他身上的玄色袍角在秋风中鼓荡成了一个精彩的弧度,震撼了萧瑶的眼眸。

    这个场景色调太美,她真想用相机拍下来,可是不能够!金色的麦浪,穿着玄衣戴着面具的英武男子,对比太强烈,色彩太浓厚,画到油画里就好了。

    宇文昊其实买下来的这处庄子根本就是他自己的,彼时他喜欢来这里享受一下独自一人的田园生活,即便是宇文彻也不知道他在这里有一处秘密的庄子。

    他之前在半山腰的观景台上已经等了整整两柱香的时间了,好不容易看到萧瑶的马车,整个人顿时轻盈了起来,骑着马几乎要飞出去了似地。

    怎么办?到底是谁说过那些不负责任的话,说什么时间可以将一切消耗殆尽,包括思念,可是为什么他越是强迫自己忘却,那个女人越是刻印在了他的灵魂里,不能忘,忘不掉。

    此时宇文昊飞身下马站在了萧瑶的面前,面具后的那双眼眸甚至带着几分贪婪的看向了萧瑶,却是眉头微微一蹙,为何这个女子几天没见却像是憔悴了许多?倒是瘦了一圈,宇文清这几天是怎么养她的,对她不好吗?

    “这几天病了吗?怎么脸色不甚好看?”宇文昊不禁问了出来,声音中有几分沉甸甸的担忧。

    “多谢赵大哥挂念,没事儿的,最近减肥!”萧瑶笑道,暗自却是落了几滴辛酸泪,她这几天被宇文清耍的团团转也是挺心累的,不过她绝对不会将这么没面子的事情说出去。

    “赵大哥,带我看看庄子吧!”

    宇文昊点了点头,牵着马同她并肩朝着前面的麦田走去,后面的金玉毕竟是小孩子,之前虽然遭了不少罪,可是在南昭也是贵族门庭的小姑娘倒是很少见这种乡野风景。

    此时见着主子和赵大哥在前面走着,她倒是钻进了麦田里去寻找那只她刚刚看中的了小松鼠,等她将那小兽抓住给王妃解闷儿。

    萧瑶跟着宇文昊走在麦田的小径上,四周的麦香随着微风一阵阵的袭来,倒是安宁至极。

    宇文昊缓缓跟着萧瑶的步伐,只希望走慢一些,再走慢一些,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将这份儿难得安宁的时光更久的留下来。

    可是时光总是在穿梭,对任何人都是公平,才不管他宇文昊是不是太子爷,就能为他留住那一瞬间。

    “庄子里现在也没有多少人,总共有几十户佃农,一个酿酒作坊,一座陶土窑,庄子后面还有一个小湖泊也一并买下来了。卖主说庄子里还有些家生子儿的奴才,他这一次赶往南方走得急不能带走,一并卖给咱们。文契都在我这里!”

    萧瑶一愣:“买人?”

    “有何不妥吗?”宇文昊倒是没想到萧瑶对这个很在意忙道,“奴婢们虽然有点儿少,先凑合着过年,等明天春荒不接的时候再买几个奴婢进庄子!”

    “不不不……”萧瑶忙摆手笑道,“我不是那意思,就是……赵大哥你看那边!”

    她忙将话题移开,只是心头有些苦涩,要是邢队长知道她这个警察在这里买卖人口不得揍死她啊!

    可是她好像再也回不去了,她抬手点着半山腰的一座八角亭子,此时夕阳即将落山,恰好从这个角度看去就像是悬挂在了亭子一角的熠熠生辉的珠子,景色美到了刚刚好。

    宇文昊抬眸一看倒也是发现这样的巧合看起来着实的有意思,他忙笑着却是很自然的一把抓着萧瑶的手道:“跟我来,我带你上去看看!”

    萧瑶一愣,顿时觉得手被赵大哥这样抓着不合适,刚要挣脱开却不想已经被那人带着朝前走去,不多时她跟着宇文昊爬上了半山腰的八角亭。

    萧瑶忙将手从宇文昊的手中不露痕迹的挣脱出来,她虽然和赵大哥相处很好,但是即便是在现代社会这样子拉着手好像也有些不妥当。

    宇文昊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这个试探他整整琢磨了一整天的时间才鼓起了勇气,结果没有出乎意料却也令他有些沮丧。她不喜欢他,她心里也没有他。

    他在她的面前究竟算什么?她难道还真的把他当做了她身边帮她跑腿儿的心腹?她还真的敢用他?

    身为储君的骄傲让宇文昊觉得心头有些气闷,他真的很想将她紧紧抱进怀中,告诉她这天下唯有他能给她幸福和长久,只是他不能。不然连这样的碰面也很难了。

    “那个……赵大哥你看那个风景挺美的,”萧瑶觉得此时的赵大哥怎么有些不对劲儿,还是尴尬的笑了笑抬起手臂点着亭子下面尽收眼底的风景,就像一副色彩绚烂的油画。

    “是很美,”宇文昊刚要说什么突然视线落在了萧瑶的举起来的手臂上,她手臂上的袖子此时滑落了下来,露出了半截皓腕,只是上面没有他送给她的镯子,反而是一只血红的血玉镯子。

    这镯子极其难得,不用猜也知道是宇文清那厮送给萧瑶的,可是他送给萧瑶的镯子去哪儿了?

    “公主!”宇文昊顿时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猛地一把抓住了萧瑶的胳膊,他之前也是想要给她一份儿特别的礼物,想的宇文清也不会注意到自己妻子这么细节的配饰,哪里想到镯子不见了?

    那镯子可是非同小可,萧瑶也没想到赵大哥突然将她的胳膊紧紧抓住,甚至抓得她有些生疼。

    她顿时呆了在那里,惊讶到了极点,刚要说什么却听得一阵剑鸣声响起来,突然一道纯白色身影直直跃到了她的面前。

    莹然的剑锋却是朝着宇文昊的手腕斩了下来,在萧瑶的惊呼声中,宇文昊猛地松开了萧瑶的手腕,忙向后退开却是在这当儿已经是腰间的龙吟剑剑锋出鞘,金光璀璨间兜头朝着对面扑过来的人影刺去。

    “宇文清?!!”萧瑶尖叫了出来,顿时惊慌失措了起来,此时宇文清身边带领的那些暗卫却是同隐藏在附近的宇文昊的太子影卫拔剑对抗倒也是不敢有丝毫松懈。

    萧瑶此时已经完全懵了,赵大哥不是孤身一人吗,怎么突然之间冒出来这么多的护卫护着他,宇文清又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知道她在这里?

    她此时眼睁睁看着一白一黑两道身影在陡峭的悬崖上过招,萧瑶第一次见识了什么叫高手之间的巅峰对决,招招毙命,处处惊绝,旁的人即便是想要上去帮忙也无存插手。

    萧瑶的脸色瞬间失去了血色,这一次是真的吓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