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军嫂上位记〕〔和大罗一起踢球的〕〔重生九零之军妻撩〕〔我是夸雷斯马〕〔乡村透视小农民〕〔魔王〕〔重生七零当神婆〕〔捡到一座科技城〕〔商途〕〔心尖蜜宠:帝国总〕〔快穿之还愿人生路〕〔超级萌宝:总裁爹〕〔快去创造奇迹〕〔重生东汉之君临四〕〔喋血魔尊〕〔美漫世界大魔王〕〔狼性总裁,超会宠〕〔地球穿越时代〕〔三界大整改〕〔最后的巫族守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王妃,怎么又怀了! 208 虚位以待
    长悦顿时不敢出声,呆呆的看着容兰,眼底涌出了眼泪带着万般的绝望。

    刺啦一声!长悦身上的衣衫被宇文彻撕开,露出了她初雪般白皙的肩头。

    容兰猛地闭上了眼睛,眼角落下了一滴泪!浑身抖个不停,是那么的无力!

    长悦猛地挣扎了起来,突然宇文彻拿起一边的茶盏狠狠打碎却是抬脚将茶盏的碎片刺进了地上容兰的身体。

    容兰拼命的咬着牙,这是他此生最大的屈辱,他日后定当用鲜血洗刷!

    长悦不敢再违抗宇文彻手中的动作,她明白自己招惹的是一个魔鬼。

    宇文彻冷冷笑道:“这就对了,乖,本王今儿只是给你身上留一个小礼物。”

    宇文彻拿出了之前带进来的小包,打开取出了里面的银针还有一些瓶瓶罐罐,随即却是在长悦微微颤抖着的雪白的肩头上开始刺字儿,宇文彻三个字儿在长悦的皮肤上尤为扎眼。

    他刺完字儿却是缓缓俯身在长悦的肩头落下轻轻的一吻,低声呢喃着像是暗夜里的山魈。

    “长悦,你是我宇文彻的,此生你都跑不掉!别想逃,今儿仅仅是给你一个教训,本王等你一个月,一个月后若是你还没有回心转意,本王不介意用强!到那个时候别怪本王不怜香惜玉!记着,长悦,本王才是你此生能够依靠的人!绝不是趴在地上的那个贱民!记着,本王侧妃的位置虚位以待!懂了吗?”

    “畜生!”长悦咬了咬唇,心头骂了一句却是疼晕了过去。

    宇文彻看着晕了过去的长悦,脸色苍白的厉害越发衬托出了几分楚楚可怜的韵味来,倒是他的心火一阵阵的窜了上来,不过他不着急,他宇文彻有的是时间和这个女人玩儿下去。

    天色大亮,庄子上其他的人昨天晚上被盛王爷的人用迷香迷晕了后,此时才慢慢苏醒了过来,忙纷纷来到了长悦的屋子看到衣衫不整的长悦抱着已经晕死了过去的容兰大哭,一个个具是慌了神。

    “这……这可是如何是好?”

    “快去请医官来!”

    “这深山老林里的哪有医官啊!”

    “依我看,长悦和容兰是王妃身边的人,不若送回到帝都看看王妃怎么处置!”

    “是啊,是啊,瞧瞧容兰的那两只手若是治不好眼见着便废了去!”

    “别围着看了,快送回到王府里去!”

    几个粗使婆子忙将抱着容兰痛哭的长悦从地上扶了起来,其他的人将容兰用拆下来的门板抬了出去。

    容兰伤的实在是太重了,不光两只手的骨头被硬生生踩断了,额头也满是鲜血,两条腿的关节也是错开了,看着几乎被人废了。

    这种情形若是再耽搁下去哪里有好儿?几个年轻力壮的庄丁忙赶着马车将容兰和长悦送下了山。

    已经三天过去了,萧瑶铁青着脸坐在了暖阁的书案边抄写着那些看不懂的经书,每写一笔几乎要将毛笔狠狠刺进雪纸里一样。

    “王妃!不好了!”锦绣疾步走了进来,神情间带着几分慌张。

    萧瑶猛地眉头一蹙,心头更是一沉冷冷笑道:“不用回禀了,我晓得了,不就是咱家王爷又去参加了什么诗会,参加了什么宴会,去宫中商议什么要事。结果处处时时刻刻都能碰到狗皮膏药龙舞阳小姐?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告诉我了,我好不容易将满心的杀气压制了下去,听这些不利于修身养性!”

    “不是,王妃,是长悦出事儿了!”锦绣的声音都带着几分颤音,“长悦和容兰被庄子上的人送回来了,盛王爷三天前的晚上亲自去了庄子上将容兰浑身的关节都废了,还在长悦的身上……”

    “你说什么?”萧瑶猛地起身,脸色瞬间沉下去了几分,忙疾步走了出去却不想刚走到了门口便撞上了宇文清之前派来看着她的护卫。

    “王妃!”那几个护卫忙抬手愁眉苦脸的拦着萧瑶道,“王妃,王爷的意思是不准您出去,等您抄完全部的经书才能出去!”

    “王妃,容兰兄弟和长悦姑娘已经被王爷妥善的安置了下来……”

    “听着,”萧瑶一把抓着一个护卫的领口咬着牙道,“告诉王爷!一刻钟之后不放我出去,我得了机会就和他和离嫁给别人去!我说到做到!”

    那个护卫顿时一个哆嗦忙躬身冲萧瑶行礼,还不到一刻钟便飞也似地跑了回来冲萧瑶道:“王妃,王爷请您去东偏院!”

    萧瑶冷哼一声疾步走到了东偏院,刚走进院子的大门便看到了此时还没有来得及收起来的沾着血的门板,随即便是两个医官此时正在东偏院下人们住着的倒厦里忙乎。

    只穿着一件单薄衣裳的长悦此时跪在了倒厦门前不停地朝着那些医官们磕头,萧瑶忙疾步走了过去一把将长悦扶了起来。

    “怎么回事儿?”萧瑶看着这两个人的惨相顿时吓坏了去。

    长悦看到了萧瑶后再也顾不得上下尊卑,扑到了萧瑶的怀中嚎啕大哭了起来,只是声音听着带着几分喑哑。

    “长悦,别急,先给容兰疗伤,你也去歇着,不管发什么事情,还有我和王爷给你们做主!”

    萧瑶看着长悦说不成个事儿,忙命人将长悦扶着出了院子到了她在西偏院之前住着的屋子里歇息。

    她随即走进了倒厦里,刚一进门便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道,她忙定睛看去只见床榻上的容兰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宇文清请的两个医官倒也是帝都出了名的大夫,不多时便将容兰的伤口处理好,随即来到了外间忙冲萧瑶行礼。

    “他怎么样了?”萧瑶看着容兰已经成了一个血人儿,倒是狠狠吓了一跳。

    两个医官忙道:“回禀王妃,此人能活着简直就是命大至极。两只手的关节都碎了去,腿上的关节也断了,颅骨受到了重压所幸还没有碎,不然天王神仙也救不活的。身上的经脉被锐器刺破,伤了筋骨啊!这要是好起来怕是也难得很!”

    萧瑶听一句眼底的冷冽多了一分,随即猛地转身去了西偏院长悦住着的屋子里,春花和锦绣陪在她的身边。

    即便是现在她回到了清王府可是身体依然颤抖个不停,整个人像是秋风中的落叶一样。

    萧瑶心头狠狠一跳究竟这个女孩子经历了什么,才让她本来平和的神态流露出这般的惊恐和绝望。

    “你们都出去!”

    春花和锦绣忙缓缓退了出去随即将门关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她的乖软撩起波澜〕〔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