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祸乱天下:国师大〕〔幽灵与少女与漫画〕〔透视兵王在都市〕〔未来美食日记〕〔至尊兵王俏总裁〕〔捉妖奶爸〕〔云海中的风〕〔凰栖梧桐,落笔生〕〔婚婚欲恋:盛少宠〕〔冷王娇宠:农女重〕〔万界黑科技聊天群〕〔快穿系统:反派bo〕〔蜜爱娇妻:闪婚老〕〔快穿逆袭:反派bo〕〔医女倾城:少主,〕〔夭寿啦,奶奶是穿〕〔你别欺负我,我后〕〔皇后每天都无视朕〕〔甜蜜暗恋:总裁诱〕〔师门至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王妃,怎么又怀了! 349 查证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宇文诚点了点头。

    “诚儿,帮三哥一件事情,”宇文清看着宇文诚道。

    宇文诚忙笑了出来,他一向敬重三哥,而且对三哥也是很有感情的。他的母妃出身也不高,不过是一个衢州知府的女儿。

    后来外祖父辞官回乡做了一个乡绅,母妃郑淑妃选秀的时候进宫,被明武帝不心翻了一次牌子结果一次便有了皇子。

    整座宫中郑淑妃基本上与世隔绝,从不参与宫斗却一再嘱咐自己的儿子一定要和三皇子处好关系,在宇文清被宫中其他皇子们嫌弃的时候,只有郑淑妃经常将年幼的宇文清叫到自己的寝宫中给他做一些好吃的,让自己儿子和他玩耍。

    后来宇文诚越来越觉得三哥才是那个看的最通透的人,自然和三哥亲近一些,如今倒是不知道宇文清到底想要他做什么。

    “三哥,你这样可就见外了,你想让我干什么?”

    宇文清缓缓道:“你去安定候府提亲!”

    “什么?”宇文诚顿时惊呆了去。

    宇文清眸色掠过一抹锋芒缓缓道:“我想查探一个真相,不用怕我不会让你真的娶了温岚儿,只是有一件事情我想求证一下。”

    宇文诚顿时心头咯噔一下,三哥这唱的是哪一出?不过温岚儿经过上一次在新城公主府里丢了脸之后,在帝都的风评可是不怎么好,万一他这一去提亲,真的讹在了他的身上怎么办?

    “三哥?”宇文诚清俊的眉头微微一蹙:“你真的保证我不会娶了那个温岚儿吧?我可消受不起那样的美人恩。”

    宇文清抬眸淡淡扫了他一眼缓缓道:“你放心,三哥不会把你推进火坑里去的。”

    宇文诚顿时微微一愣,随即讪讪笑道:“三哥,那我这几天就准备一下去托人到安定候府提亲。”

    “嗯,记着这件事情要做的不露痕迹才行,最好是让宫里的几位太妃去试探一二,”宇文清淡淡道。

    “晓得了,三哥,天色不早了,三哥歇着,弟这便回府了!”宇文诚忙站了起来。

    宇文清命人将旭王爷送出了府,这一夜倒也是纷乱的很。

    第二天一早,宇文清刚起身洗漱完准备去政务堂却不想王管家疾步走了进来,神情间带着几分慌乱。

    “王爷!”

    “什么事?”宇文清缓缓抬眸看向了神情紧张的王管家,眉头微微一蹙,王管家也是府里多年的老人了,这样惊慌的表情倒也是少见。

    “王爷,这……”他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忙道,“盛王爷来了。”

    宇文彻?宇文清顿时眉头狠狠蹙了起来,这一次龙舞阳的事情他还没有找这个混账东西算账,他倒是先来了。

    “你出去同他本王有要事处理,若是想要见面,一会儿有什么事情去政务堂吧,”宇文清缓缓道。

    “三哥,”宇文彻清冽邪魅的声音却是透过外面的轩阁缓缓传了进来。

    随即光着膀子,背上背着荆条缓缓走了进来。

    噗的一声,宇文清一口茶喷了出来,顿时惊呆了去,他凤眸微微一抖看向了宇文彻。饶是他再怎么见多识广也摸不清宇文彻这厮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王管家也是垂首立在一边,眸色简直是惊讶万分。

    之前盛王爷和自家主子不登对,他也是清楚的,可是今儿盛王爷唱的是哪一出啊?

    宇文清顿时凤眸缓缓眯了起来,随即冲王管家摆了摆手道:“你先出去!”

    “是!”王管家忙缓缓退了出去,却是抬手将暖阁的门关了上来。

    宇文清冷冷看着宇文彻,宇文彻的脸色却是整肃万分不像是胡闹的样子,可是他堂堂盛王爷穿成了这个样子这便是来负荆请罪了吗?可是他对自己请的是哪门子罪?

    “宇文彻,别让我把你轰出去!”宇文清咬着牙冷冷道。

    “三哥,今天……”宇文彻昨天晚上几乎想了一晚上,脑仁儿也疼得厉害,“三哥放心,今天我穿成了这个样子是为了长悦的事情,今儿也是三皇嫂将我放进来的,故而没有人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

    宇文清顿时心头一跳,阿瑶?不过事关长悦的事情,阿瑶一般都会帮着这个混蛋的。

    “何事!我觉得长悦的事情,你且去和王妃商量便是,和我这里商量不着,”宇文清因为上一次长悦不听萧瑶的话儿堪堪进了盛王府的事情还有些生长悦的气,不过长悦的事情关他何事?

    阿瑶帮衬着她是她的造化,如今走到这一步他们也算是尽力了。

    “不,三哥,这事儿和三哥的关系更大一些,”宇文彻心翼翼斟酌着心头的话随即缓缓从袖间拿出来一个包递到了宇文清的面前。

    宇文清眉头一挑看向了桌子上的包,缓缓捏了起来打开却是从包裹里面掉出来一只镯子,还一张微微泛黄居然浸着血迹的纸。

    宇文清顿时一个愣怔,宇文彻却是缓缓冲宇文清跪了下来抬眸道:“三哥,我承认我之前做过很多对不起三哥的事情,我只求三哥能原谅我并且帮我这一次。”

    “帮你?”宇文清今儿倒也是被宇文彻给搞糊涂了,缓缓拿起了桌子上的那张信纸垂首看去,只一眼便脸色巨变一下子站了起来,大步走到了跪在了地上的宇文彻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口。

    “到底怎么回事儿?”

    宇文彻抬眸看向了宇文清完全乱了的眼神不禁苦笑道:“三哥,我一直追查那些信纸,结果只剩下了这么一页,那几页在三哥的手里吧?信纸里面到底藏了什么秘密我也懒得追究,还有这件事情三哥也不必瞒着了,纯妃娘娘是南昭秦家的人吧?”

    刷的一声!宇文清猛地拔出了腰间的佩剑架在宇文彻的脖子上,他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抹安定淡然,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的满是杀意的雷霆风霜。

    宇文彻倒也是不惧缓缓道:“三哥不要担心这个秘密会泄露,毕竟看在长悦的面子上,我是不会让你去死的。”

    “长悦?”宇文清顿时瞪大了眸子,一下子醒悟了过来,比划着宇文彻脖子的剑锋猛地松了几分,随即长剑刷的一声收回到了剑鞘中。

    他忙拿起了桌子上的那只古朴的镯子,眸色顿时变换万分,突然一个转身一脚将宇文彻踹了出去。

    ter

    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