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永远的〕〔宠妻入怀:老公,〕〔落地一把m16〕〔超级制造商〕〔竹马谋妻:误惹醋〕〔美女总裁的神龙兵〕〔腹黑老公请节制〕〔魅色撩人〕〔腹黑神帝,傲娇妃〕〔乡野春情〕〔大魏王侯〕〔特种兵王〕〔次元间的旅者〕〔王牌大高手〕〔薄荷味热吻〕〔大秦之天帝嬴政〕〔99次逃婚:顾少,〕〔她的中尉先生〕〔千剑万域〕〔画风有点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王妃,怎么又怀了! 354 生一群豆丁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可是他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她要的虽然简单,却是他最不容易替她办到的。

    萧瑶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一点点的发干抿了抿唇道:“其实呢,我觉得吧人生可以放下一些仇恨啦之类的东西,对不对?你看我们两个一起在岛上欣赏桃花,我教你下五子棋,我……我再给你生一群豆丁玩儿好不好?”

    萧瑶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丢人过,将自己的尊严狠狠践踏在她自己的脚下,只想留住一个她有些喜欢的人,可是她和他是两个世界的,甚至是两个平行空间的人,注定他们的这一场爱情是个死局。

    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卑微的想要求一个结果,絮絮叨叨规划着他和她隐居后的那些幸福生活,甚至恬不知耻的要给他生一群孩子玩儿。

    宇文清狠狠闭上了眼眸,眼底有一些刺痛。

    他曾经告诉过她,他是没有未来的,他的出生是个耻辱,他需要用血将家族的那些耻辱洗刷干净。他听宫里的嬷嬷们她的娘亲其实生他的时候虽然难产还是活着的,结果他是被人从娘亲的肚子活生生剖了出来,一出生便是不祥的征兆。

    人人都他是从死人肚子里出来的怪胎,现在这个怪胎不仅仅活着还要擎着复仇的剑血洗整个大周。

    他是个没有资格谈论爱情甚至是生死的人,只是在他的冷冽如荒原的世界里闯进了阿瑶这样一抹亮丽的颜色,是他的劫!

    他需要尽早将这个劫数送走,越快越好。

    宇文清缓缓垂首低声道:“阿瑶,对不起。”

    萧瑶眼底的那抹期盼一点点的暗淡了下来,随即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将箱子里的地图卷了起来藏进了袖子里笑道:“罢了,谢谢你哈,清!这么好的东西现在才给我,嘿嘿,不过还是谢谢。”

    萧瑶雅痞的笑着,幸亏宇文清没有转身看向她,不然一定会惊诧于有人居然能笑得这么的难看,是的,真正儿比哭还难看。

    萧瑶缓缓起身却是走到了船舱窗前的一处古琴边,随即勾起了手指在琴弦上微微一挑,一声清音骤响惊碎了两个人彼此之间的尴尬。

    “怎么?阿瑶想要听琴?”宇文清忙借着这个话题将之前有些沉重的话题撇开,随即缓缓坐在了萧瑶的对面抚上了古琴。

    “听啊!听一次少一次啊!怎么能不听,以前觉得你弹琴真的是停聒噪的,你你不想想夜深人静大家都睡了,人家明天还要上班干活儿呢,你倒是好没完没了的抚琴,听着却是挺烦的。”

    宇文清微微一愣,不禁触角微翘,这个丫头到底还是生气了。

    萧瑶顿了顿笑道:“不过现在听听吧,毕竟……这一次听完很快就开春了,你也会把我送到了那个岛上,然后任由我自生自灭是吧?”

    萧瑶着玩笑的话,眼神却是有一点点的冷冽,甚至是尖锐。

    宇文清从来没有见过阿瑶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他心头微微一顿,缓缓避开了萧瑶的视线,居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心虚。

    他轻轻咳嗽了一声低声笑道:“阿瑶,哪里有你想的那样,不是流放你去那个岛,而是你可以在那里待一段儿时间,等时局平稳了你就完全自由了,做你想做的事情。”

    萧瑶唇角微翘晕染着一抹嘲讽冷冷笑道:“是啊,我这是被你自由的流放了。我明白你是为了我好,确实我这样的身份即便是假死万一被人发现身份也是很麻烦的,只有那座孤岛可能任何人都找不到我,包括你是吗?”

    宇文清顿时一愣,好半天才点了点头:“可以这样,是的,地图是通过特殊的材质做成的,你拿着地图才能找到避开那些漩涡的路径,一般人找不到,包括我没有地图我也不可能完全保证自己能安然无恙的找到那座岛。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找你的麻烦和后账,你是自由的,不过想要真正的自由就得等到……”

    萧瑶缓缓拂过了雕花的窗棂,接着宇文清的话儿冷冷笑道:“是啊,等到你清王爷成为大周绝对的主宰,不,应该是天下的霸主的时候,我自然能随便乱窜了,好得我也曾经做过你几天的清王妃。若是你不成功,便是死无葬身之地,我也会替你烧一点儿纸钱,毕竟我们也是夫妻一场,一日夫妻百日恩。不过王爷,我劝你一句,林丞相府的林姐,你可以考虑一下成为你的正妃,那个女人绝对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加上林家是书香门第,一定会助你平步青云路!”

    “阿瑶!”宇文清陡然脸色沉了下来,却是一把抓着萧瑶抚在了窗棂上的手,眸色间掠过一抹哀伤缓缓道,“阿瑶,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萧瑶盯着宇文清道:“准备什么时候送我走,我要具体的时间。”

    宇文清看着萧瑶吸了一口气:“三月初三!”

    “你特么狠!”萧瑶突然将宇文清握着她的手甩开,“那好,现在是腊月底,到立春后的三月三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这期间我不管做什么你都不许干涉。”

    宇文清眉头一挑,隐隐觉得这个丫头又要给他惹事儿了,他潋滟的凤眸一点点的眯了起来咬着牙道:“看情况而定!”

    萧瑶顿时火了,她还有司蔻那些人的线索,她一定要搞清楚当年南昭到底是什么情况,即便是宇文清要把她扔到了岛上,她也得明明白白的啊?

    她要自己将这件事情查出来,之前司蔻曾经和她过,那处隐藏宝藏的地宫里藏着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有一种花叫彼岸花生长在洞中倒是可以帮助任何失去记忆的人回想起过去。

    萧瑶觉得自己该是行动的时候了,秦家为什么会灭亡,南昭的萧家为什么会被灭门,独孤家为什么会满门被抄斩。她现在有些怀疑那些市井流传的流言蜚语了,也许这其中还有更可怕的秘密是她不知道的。

    还有那处美人宫,和那个要人命的神秘宝藏,即便是当初整个南昭倾覆,萧瑶本尊这个常宁公主也不会活不下去,反而主动给明武帝写信要求嫁给宇文清,实际情况是萧瑶本尊爱的是那个她梦境中的男人。

    这一切似乎没那么简单,她要一样样的查清楚!

    ter

    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