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死亡接线员〕〔唐悠悠季枭寒〕〔手掌仙界〕〔我是FIFA球王〕〔行舟万界〕〔注视深渊〕〔史上第一无道昏君〕〔邪王宠妻:废柴小〕〔我的超级人格〕〔狼王的娇宠〕〔萌宝来袭:总裁爹〕〔明末江山如画〕〔爷的东宫我做主〕〔海贼之冰凤横空〕〔大唐女装大佬系统〕〔游戏王之削血之王〕〔不死剑修〕〔种田刷钱〕〔战国第一纨绔〕〔史上最牛道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王妃,怎么又怀了! 440 他喜欢你
    结果第一次挨打,居然还是被一个木头疙瘩似的女人给揍了,他月舒到底是没那个脸说出去,丢人!寒碜!

    月舒转身冲萧瑶抱了抱拳大步走了出去,萧瑶冷冷看着月舒的背影,此人亦正亦邪,怎么就和小清气味相投?

    不过想想小清是风雨楼的楼主,也算是半个江湖人,还有这些天……

    她脸一点点的红了起来,那个样子的小清说不出的邪气,不要脸!

    “锦绣,你一会儿去前院吩咐多带几个人跟着月公子,此人要么不惹事儿,要惹事儿怕是不好收场!有什么消息回来禀报!”

    “是!”锦绣疾步走出了暖阁朝着前院走去,这一次少不得也祸害一下前院的那些护卫哥哥们了。

    萧瑶随即带着春花去了书房,一路上那些随着春花伺候月舒的丫头,早已经纷纷控诉起了月公子的罪行。

    “王妃,月公子着实的过分了些,春花姐姐不管怎么做都会被他故意挑出毛病来。”

    “一宿不让春花姐歇着,光是茶水一个时辰内便换了十几次之多。”

    “还对着春花姐姐说那些浑话儿,听着着实令人觉得羞耻!”

    “让春花姐姐给他唱歌儿,若是唱的不和他的心意便要罚站!”

    “咱们虽然是清王府里的婢子,但也从来没有辱没了清王府的名声,那些艳曲儿怎么可能唱的出来!“

    “为此,月公子就说春花姐姐不给他面子,便是将春花姐姐直接留在了他的床榻边服侍他休息!”

    萧瑶越听越是火大,这个月舒是不是有虐待狂的倾向,春花看起来挺老实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反倒是入了他的眼?欺负老实人什么的,萧瑶最是不能忍,不若哪天使点儿手段替春花出出气。

    随后她将那些丫头遣了出去,将春花留在了书房里。

    春花刚进了萧瑶的书房便跪了下来,眼角带着几分微红。

    萧瑶心头一顿,这个丫头心性素来坚韧,不管遇到什么都不会失了分寸,如今看起来显然已经气的狠了。

    “罢了,你起来吧,这一次的事情我晓得你虽然鲁莽了些,但绝对不是你挑起来的,你喂他软骨散倒是多余了,虽然那个人看起来不着调倒也不是个胡来的性子。他那样说倒像是故意的引你入局。”

    春花顿时脸色一愣,她彼时只是捉急的厉害,眼看着那人要冲出去去宗人府,她也是急了才出此下策。

    萧瑶缓缓端起了茶盏轻抿了一口低声苦笑了出来:“你呀,可不就是个老实疙瘩,那人喜欢你,你倒也是没有看出来?”

    春花脸色一白,顿时一个踉跄向后退了一步。

    月舒喜欢她?那样也叫喜欢吗?这些日子她是被折磨死了快!

    萧瑶唇角微翘:“你想想月舒能和王爷做了结义兄弟,该是个什么样的人?若是在江湖中没有两把刷子,他能得了王爷的赏识?这样的老江湖轻而易举被你在饭菜动了手脚喂了软骨散,你说是你厉害还是他太糊涂了?看不出来?”

    春花眸色间掠过一抹惊恐,感觉王妃说的话那么的不真实。

    萧瑶缓缓起身走到了春花的面前轻轻抓着她的手笑道:“他是海上一个神秘帮派的大头目,说他是海盗头子也不为过,这样的大人物他一定要忙死了去了,这些日子他除了逗你,可曾离开过客来居?什么样的人值得这样一个大人物浪费这么久的时间和你戏耍?”

    “还有你将他绑了,他内力那么雄厚内力一震,那根绑着他的绳子便震碎了去,还用得着你帮他解开?”

    春花脸色一白,想起了昨天夜里。

    她被月舒叫到了卧房中,那月舒却是喝多了酒,眯着醉眼朦胧的眼睛看着她,说是冷让她帮他盖被子。

    她倒也是个傻的,亦或是最近都被他都折磨出了习惯,倒也是过去帮他盖被子,却不想被那人翻身压.在了身.下,俯身便要吻她。

    她当时也急了,二话不说扬手一个巴掌便扇了过去,只是气愤到了极点,身上的武功再也不藏着便仗着他服用了软骨没劲儿的机会狠狠揍了他一顿。

    春花倒也是心思缜密的人,即便是揍人,也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倒是狠狠踹了他别的地方。

    尤其是那一脚踹到了那处,当时那人便痛得弯下了腰,被她乘机打晕绑了起来,这倒是闯了大祸。

    原来这一切,都是那人让着她的?

    萧瑶顿了顿道:“你呀,也不知道你是个幸运的还是不幸的,居然被那么一个混账给看上了?那个人连胡家的长公子都斗不过他,却是被你一个小丫头绑了,你还敢说他对你没有什么别样的心意?”

    春花脸色惨白,突然跪在了萧瑶的面前:“王妃救我!我绝不想与月公子有任何牵扯,我此生只愿意呆在王妃和王爷的身边伺候主子们。等主子们有了小世子,我便伺候小世子。”

    萧瑶眉头一挑,心头叹了口气,被月舒盯上,怕是这个丫头没有那么容易脱身。

    “傻丫头,你到底也要有自己的生活,也要嫁人生子的。”

    “王妃,我……”春花抹了一把眼泪,“奴婢没有什么那些有的没的的想法,若是主子要将奴婢配出去,奴婢觉得……奴婢觉得只要嫁个老实人,在王爷的庄子上帮王爷种地,生个孩儿若是能服侍王爷和王妃便好,一辈子奴婢只求平平安安的,其他的奴婢真的没有想那些有的没的。”

    萧瑶顿时脸上掠过一抹复杂之色,这个丫头原来是真的不愿意嫁给月舒那样的江湖大佬,可是想要平平淡淡过一生?

    这就麻烦了,偏偏月舒看上了她,跟着月舒过日子,那可不就是刀尖上舞蹈,刺激的不要不要的?

    萧瑶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春花却是紧紧拽着萧瑶的手:“王妃,奴婢是真的只想过平静日子,那人绝非奴婢的良人,他之前说不会放过奴婢。奴婢求王妃救救奴婢!”

    “罢了,你先起来,”萧瑶哭笑不得将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不要这份儿富贵的春花扶了起来。

    她此时倒是有些同情月舒了,长相别说是大周即便是天下那也是一等一的,财富想必也很多,海盗能缺钱吗?武功仅次于小清,司蔻这些大能之下,要什么有什么,可人家小小的一个丫头就是不喜欢他。

    萧瑶便觉得怎么那么解恨呢?让他嘴巴毒!

    “不怕,你若是不想嫁,我倒是看看谁能将你从我身边抢走,你且放心,我罩着你,”萧瑶说这话儿多多少少也有报复月舒的意思在里头,太畅快了!

    那个遭人恨的,也有今天?!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凌天至尊〕〔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