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眼神卫〕〔踏破乾坤〕〔皇朝一品〕〔重生迪拜做神豪〕〔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刷钱人生〕〔史上最强吹牛系统〕〔星空至尊〕〔超级总裁保镖〕〔仙皇原是红尘人〕〔都市之兵解魂穿〕〔六迹之星河创世〕〔最强妖兽系统〕〔婚后情深:总裁娇〕〔女总裁的贴身特种〕〔踏天神王〕〔龙武战神〕〔绝顶神医〕〔一晌贪欢:腹黑总〕〔龙魂武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王妃,怎么又怀了! 055 不能说
    宇文昊转过身看着宇文彻道:“你明天派人送一批药材给清王府,什么也不要说,张扬一点儿送去,且看看有哪些人坐不住了?”

    宇文彻顿时明白了大哥的意图,宇文清之前最不被人看好的一位皇子,如今不光太子还是他这位得势的盛王都去巴着清王府,那么自然有人坐不住了。

    尤其是那个已经将宇文清抛弃了的云王,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宇文彻点了点头,刚起身便看到了桌子上的画纸,不禁眉头微微一蹙。

    宇文昊顺着宇文彻的视线看向了自己的书案顿时俊朗的脸上掠过一抹尴尬,之前自己一定是鬼迷了心窍。

    宇文昊之前想着常宁公主的样貌,居然不自觉的在雪纸上将常宁公主的一颦一笑画了下来,可是没想到自己虽然之前撕了一张画像,可是下面还有一张居然心神恍惚间没有撕了就那么堪堪用笔山压在了书案上。

    他还从来没有这么的不自在过,毕竟身为太子爷觊觎别人的妻子还是那个被他亲自送到老三身边的常宁公主,这件事更是说不清楚了。

    宇文昊一向镇定沉稳的脸色微微多了几分裂痕随即却是恢复了镇定如常,将书案上常宁公主的画像撤了下来,揉成了团扔到了地上。

    “咳咳咳!”宇文彻缓缓起身,脸上不动声色,心头却已经是惊涛骇浪。

    如今朝局这么复杂多变,再没有比这件事情更令人心惊胆战的了。这世上饶是大哥随便娶了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娶常宁公主。

    一来,常宁公主现在是清王妃。二来,南昭被太子所灭。三来,一旦太子哥哥沾染了这个女人将意味永远放弃了大周皇位的继承权。大周绝对不允许一个皇帝娶了敌国的女人为后,那样的话必然是大周所以贵族的公敌。别说是做不了那个位置,即便是坐在了那个位置上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常宁公主不能要啊!太子哥哥!宇文彻动了动唇看着眼前俊朗非凡的清贵男子,哥,你喜欢谁不好喜欢她?

    可是宇文彻到底还是没敢说出来,到了嘴边的话狠狠吞咽了进去,这件事情他得同母后商量一下。大不了……

    宇文彻眼底掠过一抹冷冽,只要常宁公主从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了后,大哥也就安全了。

    “哥!夜深了,彻这便告退!哥注意休息!”

    “嗯!”宇文昊到底心头藏着心事,也想一个人静静,“你回去吧!路上小心!”

    宇文彻应了一声刚转身朝着书房的门口走去,却听到身后传来了宇文昊清冷的声音。

    “五弟,常宁公主的事情不要告诉母后!”

    宇文彻猛地脊背微微一僵,随即一丝丝的冷意顺着他的脊梁骨蔓延上来。大哥居然猜到了他的心思,难不成大哥居然不舍得那个女人了?倒是什么时候这两个人扯上关系的?

    可是大哥不说还好,大哥要是一旦说出来,他要是再传话给母后,大哥绝对饶不了他。人人都说他宇文彻在大周是个狠角色,还传言说他被一个番邦的贵族调戏,后来自己将那个人偷偷弄回了大周并且剥了人家的皮。

    天爷啊!将那人弄回大周的人是太子哥哥好不好?他们没见过太子爷亲自剥人皮的狠辣。当然也不是因为那个人调戏了他,而是因为大哥想要从那个贵族青年的嘴巴里得到他想要得到的消息。

    只不过大哥是要做皇帝的人,这样的事情只能他替大哥顶着不好的名声,毕竟太子残暴传出去不好听。

    宇文彻想到这里打了个哆嗦,借给他一百个胆儿,他也不敢在母后面前告密啊!

    “是,殿下!”宇文彻也是个人精,一个殿下的称呼,足以告诉他是认真的,也不敢将常宁公主的事情告诉母后的。

    “还有,不要试图杀她!杀常宁公主的事情,除非我自己亲自动手!懂了吗?”

    “是!”宇文彻额头的汗珠落了下来,伴君如伴虎,如今太子还没有登基便已经带着几分雷霆震怒君临天下的气概,是他太不知礼数了。

    看着宇文彻离开了自己的书房,宇文昊缓缓坐在了书案边,倒是有点儿失魂落魄。随后拿起了笔停在了干净散发着清香味道的雪纸上,笔锋稍稍一顿,到底还是叹了口气将笔扔到了一边。

    此时夜色越发浓烈了几分,清王府畅春园的西暖阁里,萧瑶早已经一觉睡醒。她这人之前做卧底的时候就养成了没心没肺的优良品质。

    好多人做卧底都受不了那种非人的压力,晚上根本睡不着觉,只有萧瑶头挨着枕头就能在大毒枭的身边睡好几年,这样的心理素质绝对是过硬的。

    虽然萧瑶因为南昭俘虏的事情和宇文清闹得不愉快,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一场拼命实在是没有意义的。

    心头难受但是并不妨碍她的睡眠质量,萧瑶生了个懒腰,但是神情还是有些恹恹的。

    “王妃!”春花忙从外面疾步走了进来,冲萧瑶笑道,“启禀王妃,之前的那些人回来了!”

    “什么人?”萧瑶这一觉睡得有点儿脑袋发闷,有些呆萌的看向了笑意盈盈站在她面前的春花。

    春花忙笑道:“回王妃的话,今儿不是王爷将南昭的那些人送进了宫里头吗,皇上身边的岑公公刚刚亲自将人送回来了。岑公公传了皇上的话儿说皇上体恤这些南昭故人。既然是王妃同萧澈将军之间的赌局,王妃赢了赌局,这些人自然是送回到王妃身边调遣。”

    萧瑶顿时愣了,随即嗷呜一声从软榻上狂奔了下来,却不想之前失血过多一个踉跄差点儿栽倒在地上。

    “王妃小心,”春花忙将萧瑶扶着走出了暖阁,却是看到早上被送走的那些可怜人如今又齐刷刷的跪在了她的院子里。

    萧瑶当下觉得心头暖暖的,自己之前的搏命并没有白费,随即猛地将视线转向了隔壁的东暖阁。

    隐隐约约有宇文清抚琴的声音,萧瑶不禁微微一愣。她倒是心头渐渐升腾起一抹愧疚之情来,之前是她做得有些过分了。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若是宇文清没有将这些人送进宫中听候皇上发落,若是擅自将这些南昭的旧人留在清王府绝对会招致杀身之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我有奈何桥〕〔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