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神医,腹黑小〕〔邪皇宠上瘾:爱妃〕〔掌娇〕〔至尊归元〕〔影后驾到:陆少的〕〔全能跨界王〕〔第一首席:豪宠酷〕〔萌宝神助攻:妈咪〕〔娇妻,别想逃〕〔我的美女主播姐姐〕〔唯武独尊〕〔和大罗一起踢球的〕〔超级无敌唐三藏〕〔总裁爹地宠上天〕〔乡野小神医〕〔我的极品美女老师〕〔鬼王独宠俏医妃〕〔诱爱成瘾:偏执总〕〔超级微商〕〔架空娱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王妃,怎么又怀了! 092 等在那里
    萧瑶穿越之前守在了那个人的身边被当做米虫养,实在是无聊学会了画画儿,她经手设计的那些花纹绣在衣服上必定能赚钱。

    萧瑶明白这个世界上,男人真的不如钱靠得住,她现在对宇文清还不是很信任,需要有自己的赚钱门道才行。

    那个张寡妇也是她之前逛街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人品没问题,但是毕竟是个女流之辈能帮她做的事情也不多。

    她现在需要慢慢培植她自己的实力,也需要她自己的人脉,这倒是让她想起了那个曾经仗义救了她的人。

    能在那样的关头救她的人,她总是信得过的,这样的人值得托付。

    萧瑶想到了此处不禁唇角微翘笑了出来:“我们一会儿去赌坊,张寡妇已经等在了那儿,金玉你换了我的衣裳过去。”

    金玉顿时明白了,公主这是要来个金蝉脱壳,清王府跟着的那些人打死也想不到主子会去赌坊那种地方吧。

    不过张寡妇在街面儿上也是混的时间挺长的,几乎都成了人精了,赌坊里也有认识的人,帮萧瑶打掩护绝对没问题的。

    果然不到半炷香的时辰,萧瑶便换了一身紧身的男装到了之前和那个戴着面具的男子约定的地方。

    只是萧瑶不确定的是,那个人还愿不愿意每天来这里等着她?之前说好的三天后在见面,结果后来自己去盛王府差点儿被老虎吃了,后来又去了盘龙寺,这样牵牵连连也耽搁了几天。

    不过萧瑶很快打消了心头的那抹顾虑,她站定在了林间满是花朵的小径上看向了不远处的一人一马。

    那人这一次换了一件灰色锦袍,衬托着挺拔高大的身材,倒是给人几位巍峨的气韵。

    萧瑶不知道为何心头倒是微微一动,她也是觉得很奇怪,与那个人也仅仅是一面之缘,甚至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居然会对他生出这样的好感来。

    觉得站在他的身边很踏实,是那种可以依靠的踏实感觉,萧瑶笑了笑大步走了过去。

    她在大周无依无靠,即便是身边的夫君也是杀害她的凶手,她谁都不敢信。如今萧瑶又求到了凤签,她可不认为那是一件好事情。

    为了这支凤去签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杀了她,可是萧瑶既然不能回去又有了重活一次的机会,她可不想轻易送命。

    萧瑶想要活,而且还是好好活,她不得不仰仗别人。

    不过萧瑶还真的没有想到那个人居然会等着她,随后心头更是坚定了自己之前的那个想法。

    宇文昊此时却是彻底愣怔了,他以为之前和萧瑶离奇的一面之缘后,再也没有以另一种身份和她接触的机会了。

    只是他最近是真的魔怔了,什么叫一见卿卿误终身,仅仅是一面之缘,注定就是纠缠不休。

    他的心头越是想将那个眉眼绚烂的女孩子忘掉越是心头更是舍不得一分,想他大周的太子爷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疯癫过?

    他宇文昊从小到大的生活都是安排好的,从来没有过的这么混乱不堪,但是情这个字儿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理喻的东西。

    譬如这几天,他放下了那些朝堂纷争,放下了那些血腥的阴谋诡计,每天必定要抽出时间在这里转悠。

    只有盘龙寺的那两天,他晓得萧瑶不会来才没有过来等着她。

    他想自己一定是疯了,从来没有尝过这种等人的滋味,惶恐的要死,即便是大周和南昭的战事最吃紧的那几天,他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他知道依着自己太子爷的身份也绝对能从孱弱不堪势单力薄的三弟手中将这个女人抢过来,可是那样的话总是觉得少了一样滋味,怎么琢磨着都不是味儿。

    不过现在好了,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居然真的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他觉得自己简直快乐的想要死去。

    难不成那个令世人痴傻的情劫终于落在了他的身上?就这样一点点的撕扯着他的内心,让他有种上天入地的紧张和惊喜。

    “嗨,”萧瑶倒是不好意思的冲宇文昊打了声招呼,随即却是大大咧咧坐在了树下的草地上,“走累了,我先歇会儿。”

    她是真的累了,每一次摆脱宇文清派过来跟踪她的暗卫,她觉得自己都能累死了。

    宇文昊藏在面具后面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随后将马背上的水袋解了下来递到了萧瑶的手边,随后也坐在了她的身边。

    萧瑶也不和宇文昊客气接过了水袋扬起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宇文昊看着萧瑶那张浸润在正午阳光中艳丽到了极致的脸,突然觉得这些日子以来的癫狂都是有意义的。

    “我以为你不在呢?没想到你还等在这里,”萧瑶抹了一把唇角的水迹将水袋拿在手中轻轻摩挲着随后放在了一边的树干边,却是从怀中拿出了一只布袋递到了宇文昊的面前笑道,“喏,我说话算数这个是给你的,你手臂上的伤痕看起来很深,像是多年的疤痕,不知道这个药管不管用,你拿去用。”

    宇文昊眉头一挑接过了萧瑶递过来的袋子打开一看,不禁微微一愣,突然间有些哑然失笑。

    自己刚刚将这些膏药送给了萧瑶,没曾想萧瑶之前追着他要这些东西居然是为了给他自己?

    萧瑶看着宇文昊拿着这些膏药有些出神,忙拍了拍他的肩膀嘿嘿笑道:“别感动了,我这个人素来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谁要是对我好,我会掏出我的心窝子对他好,你是我的恩公,也是我的朋友,以后咱们就生死与共,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呸呸呸!不死,咱们要好好活!”

    宇文昊俊美的唇角一点点的勾起了一抹轻松的弧度,这个女孩子居然还有几分话痨的特质,也不知道为何,他怎么听着这么的舒心呢?

    “多谢了,”宇文昊将膏药小心翼翼收进了自己的袖间,这一份儿翻来覆去特殊的礼物,他倒是很珍惜的。

    此时他也将心头的那些羁绊抛开,坐在了萧瑶的身边,正午的阳光透过树叶落在了他二人的身上,带着几分细细碎碎的光斑,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安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