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六零医品军嫂〕〔风流乞丐村医〕〔萌宝来袭:总裁爹〕〔美漫法神〕〔邪王盛宠:萌妃逆〕〔全职法师〕〔鬼仙狂妃:王爷求〕〔腹黑小叔,别乱来〕〔侯府商女〕〔3岁小萌宝:神医娘〕〔王牌军婚:靳少请〕〔99次逃婚:顾少,〕〔狼啸苍穹〕〔邪王难宠,医妃难〕〔极品女总裁〕〔造梦天师〕〔天门帝国〕〔直播国民男神:染〕〔快穿任务:炮灰来〕〔我就是大德鲁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天子 第1章:少年东阳
    ,!

    小苍山下坐落着一座道观,没有香火的破败道观,里面住着两个人,一个老学究和一个幼童。

    老学究很老,满脸皱纹如百年老树皮,身躯微显佝偻,还经常伴随着咳嗽,每一次都仿佛要将自己的肺咳嗽出来似得,每一次咳嗽,都像是他的最后一次。

    幼童很小,只有七八岁,裹着厚厚的棉衣独自坐在一张破桌子前,认真的翻看着一本线装书籍。

    每隔一会儿,幼童就会搓搓冰凉的小手,揉揉冻得发红的小脸,而他的目光始终都在书上。

    直到中午,老学究准备好热腾腾的午饭,幼童才会合上书籍,活动一下发僵的身体,准备吃饭。

    饭桌上,一老一少相对而坐,桌上只有两份简单的饭菜,幼童端起碗,突然问道:“师傅,读书有用吗?”

    他读的书很多,从记事起就开始读书,工、农、史、记、礼、法、医、无所不包,这些书全是他师傅给他的,至于他师傅从那里得来的这些书,他并不知道。

    “你身体不好,不能修行,读书能让你变得智慧,等你长大了,也能考取功名,娶妻生子,衣食无忧!”

    幼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专心吃饭。

    饭后,幼童在道观的院子里活动一会,就脱去厚厚的棉衣,开始练功。

    马步,出拳,踢腿,动作简单、幼稚。

    在寒风中,幼童一次次重复着相同的动作,从最初的瑟瑟发抖,逐渐的变得平静,最后身上更是飘出白蒙蒙的热气。

    直至临近天黑,幼童才收功、穿衣、吃饭。

    饭桌上,幼童在端起碗的时候,再次问道:“师傅,我既然不能修行,练功还有用吗?”

    上午读书,下午练功,这是幼童每天固定的生活,但这样的问题,他却是第一次问。

    老学究微微一笑:“虽然你不能修行,练功还是能强身健体!”

    幼童点点头,为老学究夹了一些菜,开始吃饭。

    晚上,幼童的房间摆着一个木桶,一大通热气腾腾的洗澡水,却散发着难闻的草药味道,水更是呈墨绿色,略显粘稠。

    “该洗澡了!”

    幼童也没有犹豫,脱光身上的衣服,利落的进入木桶,双手抓着桶沿,道:“师傅,你身体不好,为什么不自己泡泡药浴?”

    老学究揉了揉幼童的脑袋,微笑道:“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是正常现象,药浴对我没有作用,这是我的命!”

    幼童的眼珠转了转,又道:“我不能修行,这是不是我的命?”

    “你的命刚刚开始,不能修行,只是你的病,是病就可以治!”

    “怎么治?”

    “不知道!”

    幼童没有失落,也没有再问,闭上眼,犹若睡去。

    他叫东阳,以他师傅所言,取意东方初生骄阳,不温不火,不急不躁,有起有落,却始终都在那里。

    东阳的生活没有变,天蒙蒙亮的时候起床,上午读书,下午练功,晚上泡药浴,每天都是如此,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

    转眼六年过去,东阳已经十四岁,从幼童长成了少年,博览群书,让他变得不温不火,不急不躁,平平淡淡,以老学究所言,这是智慧。

    日日苦练,夜夜浸泡药浴,没有让他变得健壮,稍显瘦弱,但身体很好,从来没有生过病,除了不能修行。

    和六年前相比,东阳身上多了一把桃木剑,很普通的桃木剑,是他练剑所用。

    老学究说剑能防身,桃木剑还能辟邪,一举两得。

    东阳很想要一把铁剑,因为锋利,岂不比桃木剑更好,毕竟他不是真正的道士,不需要驱魔辟邪。

    “铁剑因为锋利,杀意就重,更容易伤人伤己,你不能修行,桃木剑足以,你若能修行,桃木剑也足矣!”

    东阳对于师傅的解释,不甚明了,却从此不再询问这个问题,更不再去想铁剑,就这样,这把普通的桃木剑就陪他一直到今。

    老学究还是当初那副模样,还是那样苍老,还是时常咳嗽,仿佛每一天都是他的最后一天,只是这最后一天始终没有真正到来。

    “东阳,这些年师傅让你看的书,你都了然于胸,让你练的功也都铭记于心,今晚的药浴也是你最后一次,明早你就离开吧!”

    东阳有些不解,道:“为什么要离开?”

    “你要去治病,不能一直待在这里!”

    “去哪治病?”

    “去皇城吧!”

    “那里能治好我的病吗?”

    “不知道……这需要你自己去寻找了!”

    “我明白了!”

    老学究从怀中拿出一个看似是枯草编织的手环,道:“这草环陪师傅一辈子了,它能辟邪,今天就给你吧,希望能给你带来好运!”

    “谢谢师傅!”东阳很自然的接受,将草环绑在左手腕上。

    东阳博览群书,其中医书都不知看了几何,但他治不了自己的病,他也不知道自己去了皇城能否治好自己不能修行的病,可试试总是好的。

    次日清晨,东阳接过师傅为他准备好的包裹,告别师傅,走出他一直生活的破道观,朝着皇城的方向走去。

    东阳虽然不能修行,但多年练武和泡药浴,让他的身体要比常人好出很多,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只有十四岁的普通孩子。

    东阳之所以不能修行,是丹田被破,这不是先天所致,而是后天因果。

    以老学究所言,东阳在出生后不久,出现在一个不该出现的地方,可能是父母遗弃,可能是命运使然,恰巧两位高手在此交手,东阳被此波及,体内丹田和经脉全部被剑气所伤。

    在东阳濒临死亡之时,老学究很幸运的遇到了他,并将其带回破道观,努力医治之下,才保住了这条命,并在一次次的药浴滋养下,他体内断裂的经脉都已经完全被修补好,只有被破的丹田无法改变。

    修行者,首先是要凝元聚于丹田,这是修行之根本,也是每一个修行者最先迈出的一步。

    可东阳丹田被破,根本无法凝元,无法踏出修行的第一步。

    这片大陆名曰云荒,皇城位于云荒中央,是大夏王朝的都城,也是这片大陆最繁华的地方,奇人异士众多,三教九流皆有,算是东阳寻找治病之法最好的去处。

    三个月后,风尘仆仆的东阳终于走进了皇城,这是他第一次走进如此繁华热闹的地方,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府院楼阁,太多太多的东西都是他生平仅见。

    东阳走在人群中,扫视着周围的一切,眼中是有好奇,却很淡,更多的是平静,如早已看透世间万千繁华。

    边走边看,不知不觉中,东阳就来到皇城的中央,来到皇宫大院外,第一次看到大夏王朝最高权力所在的地方。

    高高红墙筑起的屏障,将皇宫内外隔成两个世界,墙外是平凡的红尘俗世,墙内是俯瞰世人的崇高皇权,一墙之隔,两个世界。

    多少人想要走进红墙内,多少人想要走出红墙外,谁又能说的清楚。

    东阳平淡扫视一眼那气派万千的皇宫大院,目光就转到皇宫正门前所聚集的人群身上。

    五个长桌依次排开,彼此相隔五丈,每一个长桌后面均有两个人就坐,每一个长桌前方都排起一条长长的队伍,且排队的人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少女,大的十五六岁,小的都有不满十岁的幼童。

    “这是在做什么?”东阳来到一个队伍,询问排在最后的一名少年。

    “四门一家在招收弟子!”那少年年龄和东阳相仿,回答的也很干脆。

    关于四门一家,东阳还是知道一些,这是人类五大势力,四门是刀山、剑门、雨宫、红山,一家就是大夏王朝的皇家。

    四门一家招收年轻弟子,自然会引来无数人应征,但真正成功的人并不多,不是什么人都能入他们的法眼。

    “或许四门一家内有医治我病的方法!”东阳暗想一番,也自觉的排进了队伍。

    五支长长的队伍中,众人的神情也是千奇百怪,有的兴奋,有的紧张,有的忐忑,这或许是他们人生第一次的重大抉择,只是这个选择权不在他们自己手中。

    东阳倒是很平静,这和他这些年养成心性有关,更重要的他没有想过自己的成败,他只是试试看。

    “资质一般,不合格!”一句话,也宣布东阳前面少年的失败。

    轮到东阳上前,对面的一个中年男子淡淡说道:“握紧元石!”

    元石,就是桌子上的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看似和普通石头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显得有些圆润。

    东阳握住元石,随即就感受到一股气流从元石中流出,顺着自身经脉流转,并最终流入丹田。

    正常情况下,元石中的这种元气,在进入人的丹田之后,就会原路返回,并在元石上显露微光,以此来鉴定一个人的修行资质,资质越好,元石的光芒就会越盛。

    可东阳的丹田是漏的,元石内的元气进入他的丹田,就顺着丹田漏洞散于血肉之中,无法原路返回,元石自然也就毫无反应。

    十几个呼吸后,看着东阳手中毫无动静的元石,那个中年人漠然开口道:“没有修行资质,不合格!”

    资质一般和没有资质,看似都没有合格,但还是有些不一样,前者至少还有一丝希望,只是四门一家的人看不上,可没有资质,就真的没有希望了,别说四门一家看不上,恐怕任何修行者都看不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