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六零医品军嫂〕〔风流乞丐村医〕〔萌宝来袭:总裁爹〕〔美漫法神〕〔邪王盛宠:萌妃逆〕〔全职法师〕〔鬼仙狂妃:王爷求〕〔腹黑小叔,别乱来〕〔侯府商女〕〔3岁小萌宝:神医娘〕〔王牌军婚:靳少请〕〔99次逃婚:顾少,〕〔狼啸苍穹〕〔邪王难宠,医妃难〕〔极品女总裁〕〔造梦天师〕〔天门帝国〕〔直播国民男神:染〕〔快穿任务:炮灰来〕〔我就是大德鲁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天子 第357章:战玄尊
    一个明神巅峰都能战胜六个真神巅峰了,这还不是极限,那极限又会是什么,难道还能和玄尊一战吗?

    若是一个明神巅峰真的能和玄尊一战,那才将真正惊艳世人,就算那些拥有二品大道的绝世妖孽都要黯然失色,

    听到三小姐惊讶的声音,剑公子摇头一笑,道:“东阳是还没有到极限,但和玄尊一战还是不可能的,毕竟真神巅峰和玄尊之间的差距,也不是一星半点,只是明神巅峰的东阳还做不到哪一点,他若是真神巅峰还有可能!”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在青山之巅盘膝而坐的血书生终于缓缓起身,且对于他的那些属下之死,他根本没有其他的反应,依旧是那样的淡然,仿佛那些血狼劫匪和他根本没有一点关系似得。

    血书生腾空而起,在如血般的残阳映照下,如同一道血色流星划过天空,瞬间就在明月湖中央停下,低头看着下方荡漾的湖水,轻笑道:“果然是一个绝世妖孽,明神巅峰的境界,却能将本座那些不成器的一群属下屠戮殆尽,不得不让人惊叹!”

    他的话像是对东阳的赞许,但荡漾的明月湖却是一片安静,没有人回答。

    “东阳,我知道你没死,你若想要一些时间来恢复一下实力,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

    两个呼吸的沉默之后,湖水中突然传出一个淡淡的声音:“承蒙阁下好意,不过,阁下一定急着想要见在下一面,我东阳岂能避而不见,那有违待客之道!”

    话音落,湖水中就缓缓浮出一个人,当他完全浮出水面之后,就急速升空,最终停在血书生数十丈外,正是东阳。

    此刻的东阳,身上只剩下一条长裤,赤着上半身,身上虽然有些伤痕,却看似都是皮外伤,并无什么大碍。

    他刚才一战,他几乎是全力施为,而且每次使用承天剑,都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过,那一战的伤,主要是在肉身上,尽管真元也损耗的非常严重,可他有血灵元藤,能提供他所需的真元以及旺盛的生命力,这才是他能连续战胜将近二十名真神境的根本原因,否则,他早就没有余力战斗了。

    刚才,他已经在湖中修养了数十个呼吸,尽管时间很短,可还是让他的真元,他肉身上的伤势,得到很大的缓解。

    血书生上下打量一番东阳,淡笑道“你很让我惊讶!”

    “你也很让我惊讶!”

    “哦……怎么说?”

    “你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所有属下全部被杀,而没有出手阻止,怎么能不让我惊讶!”

    血书生淡淡一笑,道:“他们学艺不精,被杀也怨不得谁,至于属下,神域这么大,再找一些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们的死,也不是没有价值,至少能让我了解一下你的能力!”

    闻言,东阳顿时一笑,道:“了解不了解我的实力,对你来说重要吗?”

    “你是玄尊,我不过是一个明神巅峰,你我之间的差距太大,就算我再怎么越级而战,也绝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你还让那些属下来试探我,未免太小心谨慎了吧!”

    “江湖险恶,小心为妙!”

    “但有些时候太小心了反而不好!”

    “我倒是不觉得,你今天就是太不小心,否则,岂会让自己陷入这等境地?”

    东阳呵呵一笑道:“不是我不小心,而是阁下的手段,让我用不着去小心!”

    “为了一群毫不相干的人,却以身犯险,值吗?他们不会感激你,更不会铭记你,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将你遗忘,如同你从未在他们的生命里出现过!”

    东阳微微一笑,道:“我来此,不是为了让他们感激我,更不需要他们铭记我,我只是想无愧于心而已!”

    “违心一次又何妨?”

    东阳微微一笑,扭头看了一眼天边渐渐落下的夕阳,悠然道:“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名?是为了利?还是为了修行,为了长生不死?”

    “或许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追求吧,所以,我和你们不同,我一不为名,二不为利,三不为修行,四不为长生!”

    闻言,血书生眼神一动,轻笑道:“东阳,你说你不为名利,我倒是相信,但不为长生,不为修行,那你为何还要修行?”

    “因为我只是为了自在,顺心而为的自在,所以不要问我做一件事到底值与不值,我做的每一件事,那是因为我想做就做,顺心即可!”

    血书生呵呵一笑:“你的想法还真是与众不同,不过,人死了还谈何自在,只有活着才能自在!”

    “呵呵……阁下能说出这样的话,倒是难得,但每个人活的方式不同,你或许不屑于他人活法,又怎知他人活的不好?”

    “至于生死,本就是一线之隔,世上本无永恒,又何须在乎生死!”

    “怎能不在乎,你死了,你也将失去一切,你的朋友,你的爱人,不觉得可惜吗?”

    东阳微微一笑:“你觉得可惜,是因为你认为我会死,我不觉得可惜,是因为我觉得我不会死,生与死,就看你怎么对待,我认为我生,我便生,我认为死,我便死!”

    “哦……如此说来,你认为今天你的生死依旧掌握在你的手中,而不是我的手中了!”

    “我的生死一直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从来都不曾掌握在他人手中,曾经是,现在同样是!”

    “你很自信?”

    “我一直都很自信!”

    “自信也是需要实力支撑的,否则,就是无知!”

    “你觉得我无知吗?”

    闻言,血书生眼神一动,却没有立刻回答,东阳这样的一个绝世妖孽,谁会认为他无知,那这个人才是真正的无知。

    足足数个呼吸过去,血书生才呵呵一笑:“看来我还是要好好领教一下你的手段才行啊!”

    “这不正是你所期待的吗?”

    血书生摇头一笑,道:“我期待的是你身上的一切!”

    东阳的实力是让人惊叹,但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人觊觎,还是因为他身上的财富和繁简之道,和这些相比,其他的一切都无关紧要了。

    血狼劫匪在天权洲赫赫有名,主要来自于他们那狠辣的作风,而作为血狼劫匪的首领,血书生又岂会是一个善人,他和东阳说这么多,看似是不在乎给东阳恢复实力的时间,不是他大公无私,而是有绝对实力做支撑,所以他自信,仅此而已。

    “东阳,你敢出现在这里,不会是盲目的不顾生死,一定有所准备,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吧!”

    “如你所愿!”

    桃木剑收起,只留下右手的承天剑,随后,他手腕上的血灵元藤就探出数条细细的藤蔓,顺着东阳的手背缠绕在承天剑柄上。

    他丹田的真元已经所剩无几,就算有,其输出的量也有限,而承天剑的威力,又取决于输入真元的多少,一个人往剑中输入真元,又怎么能比得上两个人同时往剑中输入真元,所以这一次,东阳让血灵元藤也缠住承天剑,这样他们就能同时往剑中输入真元,从而将承天剑的瞬间爆发力翻倍增加。

    而后,东阳就瞬间从原地消失,骤然出现在血书生面前,双手握剑,狂斩而下。

    没有任何大道之力,也没有任何无与伦比的锋芒,甚至都没有任何光华闪烁,只有那三尺长的尺型长剑斩下。

    血书生眼神一动,他是没有感受到东阳这一剑的任何大道之力,但却感受到一种沉重的气息,虽然诧异,但他也不在乎,右拳血光微闪急速迎上。

    他没有闪避,因为他是玄尊,若是面对一个明神巅峰的攻击还要闪避的话,那只会沦为他人笑柄,更何况,一个明神巅峰还远远没有资格让他闪避,这是境界差距中的绝对自信。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岸边观战的所有人都在凝目相望,无论他们对东阳抱持着什么态度,此刻,他们的心都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一个明神巅峰的修行者,主动强攻一个玄尊,这种事绝对是他们的生平仅见,所以他们震撼,他们期待着一个结果。

    仿佛过了很久,有恍如只有一瞬间,东阳的剑、血书生的拳头,轰然撞在一切。

    刹那间,血书生的脸色就是微微一变,拳头上的气势也轰然爆发,玄尊的强大力量再无保留,那是二星玄尊的力量。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就在拳剑之间爆发,横扫四方,东阳的身体直接被轰飞,而血书生却岿然不动。

    可血书生的脸色又是一变,因为东阳被轰飞了,可他面前却留下了一个圆珠,那是一颗真灵道果,且散发的气息,说明这是一颗玄尊级别的真灵道果。

    “这就是我的手段,爆!”悠悠的声音传来,血书生面前的真灵道果就轰然爆开,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如星辰爆炸,横扫诸天。

    耀眼的强光中,血书生也瞬间被轰飞,并随之被强光淹没。

    而被轰飞出去的东阳,还没有停下,就被那随之而来的强光淹没。

    耀眼的光华,如同一轮烈日在明月湖上空绽放,强大的力量,让岸边观战的所有人都脸色骤变。

    “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