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流伐清〕〔婚婚欲睡:顾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叶薇厉空烈〕〔我老婆是冰山女总〕〔穿过风的间隙〕〔一夜沉沦总裁轻轻〕〔绝品盲技师〕〔摇曳花瓣爱落泪〕〔冰冷少帅荒唐妻〕〔平步权峰〕〔女子公寓小村医〕〔山野春情〕〔罪爱金水〕〔霸道老公放肆爱〕〔霸道帝少惹不得〕〔神级黄金指〕〔闪婚蜜爱:墨少的〕〔宠宠欲恋〕〔妖鬼横行,冥王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天子 第525章路遇二人
    “无妨……我的混乱之道踏入玄尊,更容易汲取这里混乱的天地元气,尽管其他大道还不行,但一条混乱大道就足够了!”

    “那好吧……”姬无瑕无奈,也只能应下,她太了解东阳了,拥有仁者之心的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在这里自生自灭,一定会想办法帮助他们。

    “那我们走吧!”东阳将锁链搭在肩上,猛一用力,百里大陆就随他而动。

    “殿下,小金,云萼,你们就不用陪我飞了,在陆地上休息吧!”

    “好吧……”云萼和小金倒是很干脆的就飞向东阳身后的大陆,并落了下去。

    “东阳,我帮你吧!”姬无瑕可不会这么干脆。

    “不用了,这并不费多少力气,我一人能行,殿下尽管安心!”

    “那好吧!”

    长长的锁链,缠绕着一块百里大小的大陆,东阳一人拉着这块大陆,在虚空中前行,场面壮观而又沉默,如同星空中一个孤独的纤夫,拉着承载一个世界仅剩的一些生灵,默默的前进着,寻找一片光明,寻找让生灵延续的新大陆。

    看着东阳的背影,云萼眸中异色闪现,轻声道:“这样做值吗?”

    姬无瑕悠悠一笑,道:“对他来说,没有值不值,只有心安而已,若是今天他什么都不做,那他就不是东阳了!”

    “何必呢……这个世界注定要毁灭,这里的生灵也注定随之一起葬送,谁也无法改变!”

    姬无瑕笑笑:“或许你说的是事实,但那一天我们看不到,东阳无法改变这个世界的结局,但却能改变这些人的命运,至少能让他们得以善终!”

    “既然无力拯救一个世界,那就尽力拯救一个生命!”

    “但别人未必领情!”

    “东阳要的是自己心安,不是他人的感激!”

    云萼扭头看了一眼姬无瑕,轻笑道:“你很懂他,他很幸运!”

    姬无瑕嫣然一笑:“我也很幸运!”

    百里大陆和其沉重,就算东阳身为玄尊,还是一个玄尊体修,但拉动这块大陆飞行,对他而言还是一件非常不轻松的事情,为了将力量的消耗和补充达到一个平衡状态,他只能放缓飞行的速度,这样就算半途遇到什么事情,他还能一战。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因为九天之上有颗巨大的太阳不停燃烧,让这里没有日月交替,没有黑白分明,只有浩瀚的星空,无数漂浮的大陆,还有就是无止尽的寂静。

    数日之后,在星空中孤独赶路的东阳,突然被一道神识扫过,紧接着,在不远处的一块漂浮大陆上就出现两个身影,人还未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就骤然传来:“大胆狂徒,竟敢对凡人下手,找死!”

    东阳眼神一动,却还是立刻停下,默默的看着那两道急速而来的身影。

    转眼间,那二人就在前方千丈外停下,这是一男一女,男子是一个衣着随意的三旬男子,不修边幅的模样,随性不羁的气度,就像是四海为家的浪子。

    而那个女子,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一身翠绿长裙,长发飘飘,玉颜精致,且带几分英气,此刻更是俏脸冰冷,杀气腾腾。

    东阳打量对方一眼,发现他们都是玄尊,不过,这女孩的气息稍弱,像是一星玄尊,而那男子的气息深沉,有些无法看透。

    “大胆狂徒,连凡人都敢下手,还不放手?”

    听到女孩的话,东阳拱手一礼,淡笑道:“两位误会了,在下并无对他们有任何不利的想法!”

    “还敢狡辩,若非是遇到我们,还不知道你怎么对他们下毒手呢?”

    “姑娘若是不信,大可以询问一下这些村民!”

    “哼……本姑娘自然会问,但也保不准你已经对他们使用了什么邪法,早已控制了他们!”

    东阳顿感无奈,道:“若是姑娘这样想,在下也是无可奈何,不过,若是在下真的想要对他们不利,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的这样做,遇到他们的时候就可以杀了他们,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

    “好啊,你终于承认了,若非他们有阵法守护,你会如此大费周章!”

    东阳笑笑:“姑娘刚才还说在下使用邪法控制了他们,那在下就有能力让他们打开阵法,不是吗?”

    “哼……或许你已经做了,只是没有得逞!”

    遇到这样蛮不讲理的人,东阳也是无奈了,道:“既然姑娘不相信,那就亲自询问一下他们吧!”

    “还用你说!”

    女孩扫视一眼那些村民,朗声道:“诸位乡亲,不要害怕,是不是他们要加害你们,放心的说,本姑娘为你们做主!”

    曾和东阳交谈的那个老人,也只能回应,道:“姑娘不要误会,之前我们有难,是这位少侠救了我们,他现在这样做,是为了帮我们寻找一处安全之所,并无加害我等之心!”

    听到这样的回答,本以为这个女孩会就此放手,结果她身上的寒意更浓,看向东阳的目光更冷,道:“果然不出乎意料,你已经控制了他们!”

    东阳万分无奈,道:“看来无论在下说什么,姑娘都是不相信了!”

    “邪魔狡诈,怎能相信!”

    “那姑娘要如何才能相信我所言不假?”

    “立刻放了他们,然后赔礼道歉,就此离开,本姑娘大人有大量饶你们不死!”

    “不行……”东阳没有经过任何考虑就直接拒绝,若是就此放手,那这几天的辛苦就没有了任何意义,那些村民依旧处在随时会遇到危险的境地。

    “哈哈……暴露真面目了吧,还敢跟本姑娘狡辩,既然你们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女孩冷喝一声,就要出手,可在这时,他身边的那个男子却突然开口,道:“小姐,莫急!”

    “风大哥,干什么?”

    风无云淡淡一笑,对东阳说道:“道友要将他们带往何处?”

    “东临大陆!”

    闻言,风无云眼神一动,道:“东临大陆是这个世界为数不多的人类聚集地,那里的确相对安全一些,但你可知路途遥远?”

    “不知……”

    风无云深深的看了东阳一眼,突然道:“你们是域外修行者?”

    “什么,域外妖人!”那女孩顿时惊呼,杀机更浓。

    东阳神色不变,淡然道:“不错,我们正是来自域外,至于妖人之名,我们承担不起!”

    “还敢狡辩,你们这些域外修行者,来到这里就四处掠夺,可恶至极!”

    “姑娘此言诧异,或许有些域外修行者,来到这里作恶,但并不代表所有域外修行者都是如此,若是以姑娘所想,我们域外来人都是邪恶之辈,那我请问,这里的修行者就都是善良之辈吗?”

    “这……”

    女孩顿时一窒,但随即就怒喝道:“我们这里的修行者当然有善有恶,任何地方都是如此,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错了……如姑娘所言,任何地方的人都有善有恶,那为何我们这些从域外来的修行者就全部都是邪恶之辈,姑娘的话,岂不是自相矛盾!”

    “你……牙尖嘴利,不是邪魔,就是妖孽!”

    东阳淡淡一笑,看向风无云,道:“前辈怎么看?”

    风无云淡笑道:“你说的很有理,我也没有感受到你的恶意,但你们毕竟来自域外,小姐对你们抱有怀疑,也是理所应当!”

    “那以前辈所言,此事该怎样?”

    “把他们交给我们,我们会帮他们寻找一个安全之地安置!”

    “不行……我曾对他们说过,要将他们带到东临大陆,那在下就不能食言,更何况,二位不相信我们,在下同样不相信二位!”

    “你说什么……”被东阳怀疑,那女孩顿时大怒。

    风无云沉吟一下,又道:“既然我们彼此难以相信,那我们就同行吧,正好我们也要去东临大陆!”

    闻言,那女孩顿感皱眉,开口道:“风大哥,我们刚出来没多久,这就回去啊?”

    “小姐,你怀疑他们的目的,就不想跟上去看看结果是否如他所言?”

    女孩犹豫了一下,咬咬牙,道:“好……我们就和你们同行,本姑娘倒要看看你们能耍出什么花样!”

    “那就走吧!”东阳再次拉动百里大陆,向前飞行,且依旧保持着原来的速度。

    风无云和那女孩也就在旁边飞着,并没有落在大陆上,而从始至终,姬无瑕三人都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

    东阳好不容易遇到和自己同行的本地修行者,自然不会在闷头赶路,开口问道:“不知两位尊姓大名?”

    “风无云……”

    那女孩却说道:“你问这干什么,想要套近乎吗?”

    “姑娘不敢回答吗?”

    “你敢说本姑娘不敢……听好了,本姑娘叫苏怜云!”

    “失敬失敬,在下东阳!”

    风无云淡淡一笑,道:“东阳道友既然来自域外,为何会如此在意我们这里的凡人?”

    “域外域内并无什么分别,修行者也好,凡人也罢,都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既然是生命,就在尊重,他们有难,东阳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上一把,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