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君我跑你来追〕〔一夜蜜婚:神秘老〕〔隐婚蜜爱:首席老〕〔黑巫师朱鹏〕〔重生最狂女学生〕〔快穿之女配要翻天〕〔美女上司的贴身兵〕〔三寸人间〕〔出海吧!触须小哥〕〔卦中案:九爷,算〕〔刀剑天帝〕〔神话原生种〕〔重生之军长甜媳〕〔万圣纪〕〔嫡女冥妃:魔尊,〕〔韩娱之透视未来〕〔穿成豪门宠文的对〕〔奉孝夫人是花姐[综〕〔三国之无赖兵王〕〔直播之跟我学修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天子 第634章:鬼尊
    “他……他是你师傅当年所收的最小弟子,初入长生观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孩子,所以你师傅就让止风和奚漪照顾,所以他们的关系也是最好的,而在止风和奚漪叛出师门,并被你师傅关入无间地狱之后,牧谷曾向你师傅多次求情,但并未得到宽容,所以牧谷也开始心生怨气,并最终脱离长生观,就此离开,不知所踪!”

    “原来如此……”对此,东阳只能暗叹,牧谷是止风二人照顾长大,止风对他来说可谓是如兄如父,他为止风求情可以理解,甚至为此脱离长生观也可以理解,但他为了自己的私情,却不顾其他,将无间地狱打开,将群魔放出,这一点,东阳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认同。

    “那另外四位师兄呢?”

    “都死了……”

    “嗯……死了?”

    “对……死在止风和奚漪手中!”

    “心性大变后的止风和奚漪,在外做了不少的恶事,当消息传回长生观,你师傅就让你的另外四位师兄去将止风二人带回,却遭到他们的暗算,导致四人全部陨落!”

    “也是因为这样,你师傅才会亲自出马,将止风和奚漪擒下,并最终还是不忍心杀他们,才将他们关入无间地狱!”

    “之后,你师傅的弟子就剩下牧谷一人,但最终牧谷也离开了!”长生戒器灵诉说着曾经的往事,语气中却尽显落寞,犹如那巅峰时期的长生观,逐渐走向没落。

    对此,东阳也是暗叹不已,忽然有些明白为何师傅会尝试去迈出那最后一步,并最终导致陨落,难道他不知道其中的风险,恐怕他很清楚,但还是去做了,或许那时的他已经心灰意冷了,自己曾经最得意的弟子,要么变得邪恶,要么陨落,要么和自己决裂,试问这个世上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

    “不过还好,老主人保留下的一缕残魂,收了你这个弟子,也为长生观留下了一丝希望!”

    东阳深吸一口气,道:“放心吧,我会好好活着,师傅当年未完成的事情,我会去完成,他当年没有做的事情,我会去做!”

    “长生观会恢复昔日的荣耀,长生观主也不会再那样仁慈!”

    长生戒器灵暗叹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他听出东阳语气中的寒意,曾经仁慈的长生观主再也不复存在,新一代的长生观主,注定要以雷霆手段来震慑天下。

    红尘居内,姬无瑕众人也听到了长生戒器灵和东阳的交谈,每个人也是唏嘘不已,曾经的长生观,不是因为外力而衰败,而是因为内部原因导致彻底没落。

    “不曾想那让无数人仰望的长生观,还会有这样的秘辛,真是让人唏嘘啊!”暗灵劫衣轻叹不已。

    小翼悠悠说道:“好在长生观还有东阳这一脉传承,不至于让长生观彻底断绝,或许未来的他,能呈现出一个不一样的长生观!”

    “只能说当年的长生观主太过仁慈了,若是他能更加冷酷一些,也就不会有无间地狱,甚至长生观也不会没落,依旧会是神域最巅峰的存在!”

    姬无瑕淡淡一笑,道:“话是这样说,但长生观主作为神域的最强者,他早已看透天道轮回,物极必反,几个弟子的变化,更是让他看透了一切,明知道自己会失败,却还是去尝试超脱,只是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去留恋的了!”

    “万事皆有利弊,若不是长生观的没落,不是长生观主的陨落,或许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东阳,也就不会有长生观主那最后一缕残魂的含笑而去!”

    “曾经最得意的弟子让他失望,现在却有一个更让他得意的弟子,没有让他失望!”

    片刻之后,东阳就来到那处黑黝黝的悬崖上空,并随即在崖边落下,感受到周围弥漫的浓重怨念,甚至还能听到若有若问的鬼哭之音,仿佛眼前这个黑暗不见底的悬崖下就是一个地狱。

    东阳放眼看了看悬崖下方,但下方却是黑暗一片,根本就看不到什么。

    东阳沉吟一下,探出一缕神识慢慢探入悬崖,速度并不是很快,甚至是很慢,他不确定下方到底有什么,所以他必须要小心谨慎。

    随着神识的不断深入,所感受到的种种负面情绪也是越来越浓烈,那阵阵鬼哭之音也是越来越清晰,震颤着灵魂。

    “哼……”东阳暗哼一声,紧守心神,完全将负面情绪对自身的影响压下。

    当初,东阳都能坦然自若的站在诞生邪祖的邪恶之源前,这里的负面情绪虽然浓烈,又怎么可能撼动他的心神。

    当东阳的神识深入数百丈之后,他就突然在这浓重的负面情绪中感受到一种强大的气息,一种阴森而又强大的气息。

    “这是至尊的气息,而且还是巅峰至尊的气息!”

    东阳的心也开始郑重起来,他见过至尊,也见过巅峰至尊,甚至是圆满至尊,对于自尊的气息自然是很了解,而现在,出现在他神识中的那股强大气息虽然还不是很明显,但也足以让他确定那气息主人的境界了。

    但东阳的神识并没有停止,依旧在慢慢往下探究,他必须要知道将方圆万里之内所有生灵尽数屠戮的人到底是谁。

    而当他的神识再次深入百丈后,他的心神又是一动,因为他又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存在,并完全不同于刚才那股强大的气息,但气息却稍弱一些,可依旧属于巅峰至尊之列。

    “嗯……难道有两个巅峰至尊!”

    东阳心中更是警惕,一个巅峰至尊都已经不是他所能抗衡的存在了,更何况还是两个。

    不过,东阳的神识还在继续深入,并再次深入百丈之后,他的神识中突然出现一个飘荡的怨魂,并像是发现了美味的食物一样,开始撕咬他的神识。

    “嗯……”

    东阳冷哼一声,瞬间将这一缕神识以至简之道凝结,无视那怨魂的撕咬,继续深入。

    而他的神识越往下,出现的怨魂就越多,且都在发现他的神识之后就蜂拥而上,开始撕咬想要将其吞噬。

    在这些怨魂的围攻下再次深入百丈之后,他神识中的无尽黑暗顿时一亮,一个明亮宽阔,却怨魂飞舞的空间就呈现在他的神识中,这里的负面情绪更加浓烈,且那浓烈的负面情绪精神力量,竟然如水一般粘稠,充斥着这片空间。

    在这片空间的下方,是灰色的水面,一个个怨魂在水面上沉浮,仿佛是淹没众生的地狱之海。

    那不是真正的水,而是精神力量过度聚集的产物,就像是万邪窟内的邪恶之源。

    在那灰色的水面上,还悬浮着两个身影,一个是身着黑衣的中年男子,身体消瘦,神情阴森。

    而在这个中年男子百丈之外,还有一个虚空盘膝的女子,看似只是二十多岁,白衣胜雪,姿容倾城,双目紧闭,但神情却不断的变换着,身边更是围绕着大量的怨魂。

    两个人所流露出的气息,都是货真价实的巅峰至尊,只是那中年男子的气息更强,不过,两人的气息却截然相反,那男子的阴森气息和这里的充斥的负面情绪很是契合,仿佛他就是这片地狱中的主宰,而那个女子身上的气息却很正常,就是一个正常的修行者,在这里完全就是一个异类。

    “嘿嘿……夙怡至尊,不用在勉强了,臣服于本座,你方能抛却一切烦忧,纵享世间繁华!”男子的声音悠悠,且带着一种无形的吸引力,让人沉沦。

    果不其然,随着男子的声音响起,那夙怡至尊本就变换的神色更是剧烈的波动一下,本是倾城玉颜更显扭曲一分。

    男子笑容更甚,继续道:“你能来此,乃是上天安排,说明你我有缘,你又怎么能抗拒天意呢!”

    看到下方二人的情况,东阳心中暗震,虽然他仅仅听到那男子的两句话而已,但他差不多也能猜出一二来,这个男子杀戮方圆万里内的所有生灵,这才招来这个夙怡至尊的追查,并进入这里想要除魔,但结果却变成了自身难保。

    “前辈,这个人是谁?”东阳不知道这个男子是什么来历,竟然连夙怡至尊这样的巅峰至尊都不是对手。

    长生戒器灵随即道:“鬼尊,也是当年被老主人关进无间地狱中的一个高手,和围攻公孙无止的魔尊、龙尊。以及你遇到过的风尊、魔后都是一个级别的高手!”

    “不过,鬼尊比他们更狠,因为他主修灵魂,以吞噬他人灵魂,来提升灵魂力量,而且还会像眼前这样,圈养怨魂,汲取他们的负面情绪!”

    “他的灵魂修为很深,就和当年你遇到的邪祖很相似,且更强,同级高手一不小心就会着道,从而万劫不复,别说是普通的巅峰至尊,就像是风尊、魔后这样的顶尖的巅峰至尊,对上鬼尊也要小心翼翼!”

    “更何况还是在鬼尊的巢穴,一般的巅峰至尊进来,简直就是找死!”

    “这……”

    东阳眉头紧蹙,汲取负面情绪的人,在灵魂之力上都是很强,就像是自己修炼七星炼魂术,同样能以众生情绪越级而战,在真神境的时候,就能影响到七星玄尊,就足见这种能力的强大之处了。

    “该怎么救这位夙怡至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