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100分:帝少,宠〕〔巨星小甜妻:前夫〕〔豪门通灵萌妻〕〔绝品全能兵王〕〔校草的专宠:池少〕〔封少,有点甜!〕〔我的外挂是爸妈[快〕〔甜妻来袭:傲娇帝〕〔绝地兵神之藏界风〕〔吞天龙王〕〔神界红包群〕〔一胎三宝:总裁老〕〔[综]卫宫家能不能〕〔豪门天价宠:最强〕〔3岁小萌宝:神医娘〕〔神术武装〕〔最强鬼医:暴君宠〕〔甜宠不停,男神纵〕〔我的魔法时代〕〔仙武之无限小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天子 第759章:魔城的生与死
    “不用了……”一个冷冷的声音骤然传来,一股无形的神识瞬间从魔城扫过。

    不等魔天骄和魔雷子反应过来,他们眼前的世界就骤然改变,脚下的魔城不再,变成了无尽的尸骸。

    “这是……”魔天骄和魔雷子同时色变,且都毫不犹豫的展露自己巅峰至尊的力量。

    就在他们暗暗提防中,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出现在一座尸山之上,那猎猎作响的衣衫,那在死亡之风狂舞的白发,那冰冷的神情,犹如死神降临。

    “东阳……”魔雷子和魔天骄都忍不住惊呼,神情再变。

    魔雷子大惊之下,手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道微弱黑光,在魔气的遮掩下,根本不会被人发现。

    但东阳却冷然道:“不用给寂魔皇传信了,他收不到你的讯息!”

    “你……”魔雷子脸色再变,果不其然,他手中的传信玉简根本没有一点反应。

    东阳冷哼一声,一挥手,在魔雷子、魔天骄周围就又出现一道道身影,有至尊,也有玄尊,更有玄尊以下的魔族。

    魔雷子、魔天骄看到这些人之后,脸色再变,因为这些人正是此时还留在魔城内的魔族,也就是说现在魔城中的所有人,都被东阳拉进这个幻境中了。

    魔天骄厉声道:“东阳,你这是要将我们屠戮殆尽吗?”

    “你们魔城之人,在天枢洲上的所作所为,不该死吗?”

    魔天骄怒哼道:“那只是一部分魔族之人所为,岂能说我魔城的人都是如此?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将我们屠戮殆尽,未免是非不分了!”

    东阳神色不动,漠然道:“你们脚下的遍地尸骸,不就是你魔城之人所为,你们肆意屠戮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些!”

    “哼……我说过,那只是一部分魔族之人所为,不是所有魔城的人都该死!”

    “你这是为他们求情吗?”

    魔天骄冷哼道:“你放了那些无辜之人,我可以死,且不会还手!”

    “哈……在这里,你们谁也没有还手之力!”

    “你……”

    魔天骄深吸一口气,道:“这么说来你是非要将我们屠戮殆尽了?”

    “我有这么说过吗?”

    闻言,魔天骄一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要确定你们谁该死!”东阳一挥手,所有的魔族就分成两个区域,分别是以魔天骄和魔雷子为首的两个阵营,且魔雷子后面的魔族之人更多。

    “这……”魔天骄眉头一皱,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她也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东阳已经探明了所有人的心思,分出了善恶,自己再说什么也不可能改变了。

    “天骄姐姐,他们不会……”一个女子突然低声对魔天骄说道。

    魔天骄摇头一叹,道:“他们是自作自受,现在谁也救不了!”

    东阳的目光也落在了魔雷子身上,道:“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魔雷子冷哼道:“东阳,少在这里故弄玄虚,想让本座求饶,那你是看错了人!”

    “既然如此,那你们也就好好体会一下死亡的恐惧吧!”话音落,魔雷子这群人周围的遍地尸骸就纷纷动了起来,整个地狱彻底清醒,漫山遍野的尸骸,犹如死亡大军,开始向魔雷子这群人发起了冲锋。

    魔雷子怒喝一声,也骤然出手,但随即他及其身后的所有人就全部变色,因为他们的大道之力,他们的魔气都已经消失。

    “东阳,你做了什么?”怒喝声中,魔雷子也只能赤手攻击。

    “不要问我做了什么,死亡是你们唯一的归途,恐惧是你们唯一的救赎,这些腐尸,这是白骨,是你们造下的孽,现在他们的报复来了,你们就好好享受吧!”

    “这……”魔天骄及其身后的众人,均是震惊的看着那血腥的厮杀,看着在死亡大军中重重包围下,浴血厮杀的魔雷子众人,看着他们一个个不断倒下,看着他们一个个被愤怒的腐尸白骨撕碎。

    “太残忍了!”

    魔天骄也是神色不忍,不管怎么样,眼前这些不断倒下的人,也是她的族人,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眼前的场景,是东阳的报复,是为无数惨死在魔族手中之人的报复。

    魔天骄明白,但她身后的一名女子还是忍不住轻喝道:“东阳,杀人不过头点地,他们是该死,那你直接杀了他们就是,何必用这等残忍的方式!”

    闻言,东阳那冷漠的目光也随即转到他们身上,漠然道:“残忍吗?”

    “是……”

    “那你们离开过魔城,看过那些被你们的族人屠戮的人吗?看过遍地尸骸,看过一个个幼小的生命被掠夺吗?”

    “这……”

    “你们没有看过,你们认为我对他们很残忍,但他们可曾对他人宽容过,可曾在意一个个在他们面前求饶的生命,可曾在意过一个个绝望的眼神!”

    “你说的不错,杀人不过头点地,我杀他们易如反掌,但那样太便宜他们了,我要让他们亲身体会一下,那些被他们屠戮之人临死前的绝望和恐惧!”

    “你不觉得这样太过分了吗?”

    “相比于他们的所作所为,过分吗?”

    “这……”

    魔天骄摆摆手,道:“好了,不用说了,他们有今日的下场怪不得谁!”

    她身后的那些魔族之人,也只有沉默,身为同族,就算他们不屑于魔雷子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但毕竟同族一场,他们不满东阳现在的做法属于正常,但想到东阳现在的立场,他们又能说什么呢!

    “东阳,你想怎么处置我们?”

    魔雷子那些人注定是死了,魔天骄也不在乎了,但她在乎身后这些族人的生死。

    “你们放心,我不会杀你们!”

    “不过,你们也不适合继续留在魔城了!”

    闻言,那些魔族众人的神色顿时大变,而魔天骄却神色不变,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哈……难道你们想继续留下供寂魔皇驱使吗?若是那样,等待你们的下场是什么,你们很清楚!”

    “那你想怎样?”

    “我会把你们带走,交给烟云!”

    “嗯……”

    魔天骄眼神一动,烟云之名,魔帝传人,她怎么能不知道。

    “看来我们是不能拒绝了!”

    “你也不想拒绝不是吗?”

    “当然,能为我的族人找一个栖身之所,我自然不会拒绝,对于你东阳,我还是信得过,同样相信我魔城未来之女帝!”

    凄厉而又绝望的声音哑然而止,那疯狂的杀戮也终于结束,大地上无数的尸骸重新安静倒下,仿佛一切都不曾改变,唯一变得就是魔雷子那些人尸骨无存,成为这无边地狱上,无数尸骸上的一份子。

    “你们就先在我的空间法器中待着吧!”

    “为何不让我们自行前往天星城,去投靠女帝?”

    “哈……你们以为自己能顺利见到她吗?”

    魔天骄淡淡一笑,道:“那你就不担心,将我们带去见女帝,会让一些人对你不满吗?”

    不管魔天骄这些还活着的人是怎样的清白,身为魔城之人,就注定要被天星城的人族排斥,甚至是仇恨,因为魔城的人杀了太多的人了,造下了无边杀孽。

    “我东阳做事,何须他人满意!”

    “哈……那就让我看看你如何处理人族那复杂的人心!”

    东阳冷哼道:“人心再复杂,只要我无愧于心,他们谁也翻不起浪!”

    话音落,东阳一挥手,魔天骄及其身后的那些魔族之人就全部消失不见。

    魔城,巍峨的城墙之上,东阳独自站在那里,脚下正是魔雷子的尸体,而此刻,偌大的魔城之中,除了他之外,再也没有一个活着的人了。

    东阳伸手虚抓,魔雷子身上的魔血就骤然飘出,直接被东阳收起,交给长生戒内的云萼。

    至于城中那些魔族的尸体,东阳并没有去动,他们的实力太低,身上的魔血,对于云萼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

    “光明城,该你了!”冷冷的声音还在回荡,东阳就悄然消失不见。

    光明城,就是光明教的老巢,也是一个聚集数百万人的大城市,而在城市中央,伫立着一座直入云霄的山峰,这就是光明教的光明圣山,光明世尊所在的地方。

    对于光明教的信徒而言,这光明城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圣城,城中央的这座山峰,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圣山,不可亵渎的存在。

    光明圣山的山顶上,坐落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圣殿,在云雾飘渺之中,犹如九天之上的天宫。

    在这光明圣殿之上,还飘着一颗信仰明珠,金色光华闪烁,不时的会有金色光晕蔓延,从山脚下的城中划过,从城中每一个人身上划过,如同一颗金色的太阳照耀着这座城市,更添几分神圣。

    此刻,那圣殿之上的信仰明珠还在闪烁,城中无数人都在沐浴圣光之下,整个山顶显得很是冷清,只有寥寥几个身着金色铠甲的侍卫,守在圣殿大门两侧。

    就在这份安静之中,一道空间涟漪突然出现在光明圣殿前,随即就从中走出一个白发青年。

    这一变化,也让那几个守在圣殿门前的金甲侍卫发现,随即就是一声厉喝:“是谁,胆敢擅闯圣地!”

    东阳没有说话,目光在这几人身上扫过,这几人就无声中倒地,就此昏迷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