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村女翻〕〔甜蜜上位:总裁,〕〔上神,你的夫君又〕〔甜妻难追:总裁老〕〔杨广的逆袭〕〔画满田园〕〔我开了一家黑店〕〔大魏武神〕〔灵魂网络〕〔随身水灵珠之悠闲〕〔太皇〕〔快穿逆袭:娇妻黑〕〔九阳帝尊〕〔都市伪仙〕〔农妃天下〕〔权谋:隐秘情事〕〔画春娇〕〔妃常撩人:王爷,〕〔快递小哥的镖师生〕〔青眉煮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要离婚:总裁,请签字 第17章 阿晋,我怕
    手机、没电了。

    目光所及,彻底变得黑暗。几乎在同一瞬间,顾欢愉记起大学时遭遇的绑架事件……

    顾欢愉的心提到了胸口。

    她死死的握住手机,将头埋在两腿之间,颤抖得像个无助的孩子。

    裴晋南在下班之后没有直接回去。他又回办公室跟海外公司的副总开了视频会议。

    搞定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去车库提车的路上,裴晋南脑子里不自觉的晃过顾欢愉脸色绯红的模样。顿时眉梢上扬,转变了方向。他去了顾欢愉所在的科室,但那边的灯都已经灭了。

    确定人不在了,他才回去。

    一路上,裴晋南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只是感觉上的事情,并不可信。裴晋南压下心头的不妥,加快了车速。

    别墅门外,刘管家驻足等待。裴晋南的车子停下来后,他便立马迎了上去,将裴晋南放在后备箱内的轮椅抬出来。

    裴晋南坐在轮椅上,远远的便听到裴烨北哄着老爷子开怀大笑的声音。裴晋南闭上眼睛,遮住眼底的烦躁。按压着鼻梁,他看似淡然的问,“少夫人跟二少爷一起回来的?”

    刘管家显然一愣,停住脚步,他有些惊慌的说,“少夫人……还没回来啊……”

    裴晋南只觉得胸口的不安有所扩大,他猛然站起身,阴冷的目光定定的落在刘管家的身上,“从下班到现在将近三个小时,为什么早不告诉我!”

    刘管家的确是疏忽了,久违多年的二少回家,别墅内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裴烨北身上。而且平日里顾欢愉又相当安静,很容易被忽视。他脸色苍白,不敢看裴晋南。

    “废物!”

    裴晋南将轮椅踹到一旁,从泊车佣人的手中抢过车钥匙,迅速跳上车。

    裴晋南路上便给莫炎打了电话,让他调查公司到别墅方位的监控。

    而他则提速回了公司,急匆匆去了监控室。

    打着哈欠的员工懒散着躺在沙发上,急促的踹门声吓得他从沙发上腾起来。骂骂咧咧的开门,“烦不烦啊,大晚上的想干嘛。”

    除了两年前突然得知顾欢愉怀孕去医院打胎的消息,裴晋南鲜少有如此不镇定的时候。

    他满身风尘,将监控室的员工拎起来撇到一旁,凌厉的调出下班前后的监控。直到发现顾欢愉自从去了厕所便再没有出来,他便如同一道疾风飞奔出去。

    顾欢愉不仅冷,而且胃还疼。

    额头上布满了细碎的冷汗。

    隐约模糊的意识里,她不受控制的怀念昨晚裴晋南温暖的怀抱……

    本来坚强的顾欢愉,突然间湿了眼眶。

    “阿晋,我怕……”

    裴晋南进入女厕,一眼便看到用拖把手柄插在门把手内的场景。他眼底划过猩红,手掌握成拳状,冷得像阎罗一般。

    将拖把拽出来,裴晋南立马打开厕所的门。

    厕所内,往日令他厌恶反感的女人脆弱得让他心疼……

    顾欢愉早就迷糊了,裴晋南抱起她时,她便慢慢感觉到温暖,立刻攀了上去。

    茭白的手臂缠绕在裴晋南的脖子上,像个一个树袋熊,贴合在裴晋南的身上。

    裴晋南感受着顾欢愉的软绵不停的在他的胸口磨蹭,一股邪火自下而上冲了上来。他咬着牙,愤愤道,“顾欢愉,你给我老实点!”

    顾欢愉昏沉沉的,所有的动作都是下意识去做。不管裴晋南如何不满,她都无动于衷。在裴晋南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将脸贴在裴晋南的胸口处。

    裴晋南脸色暗沉,垂眸瞥见顾欢愉苍白的脸色,烦躁的蹙紧眉头。

    “废物。”

    他冷着脸,话语中的厌恶不言而喻。可暗地里,却收紧了手,牢牢的箍住了顾欢愉的腰,以防她落地。

    从公司出来,裴晋南躬身将顾欢愉卸到车后位上。然而,他正要起身,柔软白皙的小手却攥住了他的衬衫。

    “顾欢愉,你给我放开。别装死。”任由她这么抓着,他怎么开车,怎么去医院?裴晋南的脾气从来都不算好。

    可他的斥责声,好似一点用也没有。

    裴晋南的火气就被熬光了,无奈的按住太阳穴,掏出手机叫了一个代驾。

    代驾是一名中年妇女,去往医院的路上,她扫过后座上几乎缠缚在一起的两人,笑说,“你们夫妻感情真好。”

    裴晋南扯下领带,倚靠着小憩。听了代驾的话,他幽幽的睁开眼睛。

    感情好?

    他慵懒的勾起嘴唇,觉得这是这些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何以见得?”裴晋南淡淡的问。

    代驾道,“你妻子全心全意的依赖你,我也能感受到你对你妻子的担忧,这难道不是感情好吗?”

    依赖?在今天的情况下,只要是将顾欢愉救出来的人,顾欢愉都会如此‘依赖’吧。裴晋南不再接茬,他重新闭上眼睛,不允许代驾的话再扰乱他的心。

    下了车,裴晋南便带着顾欢愉进入医院。

    这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裴晋南不便去找好友帮忙。办理住院缴费一系列事情都忙活完后,他略带疲惫的坐在病房外抽烟。

    医生这时从病房内出来。

    裴晋南将烟头暗灭,起身问,“怎么样?”

    “病人着了凉,现在正发烧。而且据我看来,病人之前也曾生病过,但没好彻底,落下了病根。这一次,要在医院好好养一段时间了。”

    裴晋南点点头,说了声谢谢,抬脚进入病房内。

    病房内,那张脸白得吓人,嘴唇也没有了血色。裴晋南拧眉,越发的管理不好心情,他反复按压着鼻梁,可终究是撸起衣袖,去洗手间浸湿一块干毛,贴放在顾欢愉的额头上。

    可做完之后,裴晋南却骤然蹙眉。盯着床上顾欢愉的脸,一阵阵窝火。

    他到底在做什么?照顾一个狠心流掉他孩子的女人?! :nv6zhf/6gt50f5n4f/k9qesvdiyymhfu321/nrndoa0xvj9ojnfkabwjw2gbbndupwxhlrwrdlfyusn4zkcv/g==/

    裴晋南深邃的眸子里有一抹狠厉一身而过,他咬住牙根,一把将顾欢愉额头上的湿毛巾拽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