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如潮水阿正〕〔与青丘狐狸少主青〕〔总裁爸比从天降〕〔星途璀璨:豪门前〕〔靳少强宠小逃妻〕〔帝少追缉令,天才〕〔萌妻甜蜜蜜:厉少〕〔萌宝助阵,甜妻翻〕〔一胎三宝:总裁大〕〔先婚后爱:老公轻〕〔暖婚似火:顾少,〕〔太古龙神诀〕〔诱妻入怀:帝少大〕〔男神校草甜甜宠〕〔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抗日之铁血英雄〕〔农女倾城:腹黑相〕〔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国医狂妃:邪王霸〕〔透视小兵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要离婚:总裁,请签字 第19章 她想霸占
    裴晋南习惯性的抽出一根烟置于两指之间把玩,可等了良久,也没再从病房内听出任何端倪。手中的香烟被碾得皱巴,他垂眸看了一眼,扔在一旁的垃圾桶里。

    尔后,离开了。

    病房内,顾欢愉瞅见投射在病房玻璃上的那道暗影消失后,才松了口气。

    苏小西看不懂顾欢愉的突然严肃,她猛然想起什么似的,拍了拍顾欢愉的手臂,“你跟裴变态和好了?”

    顾欢愉愣了愣,不知道苏小西为何会如此说,“和好?”

    苏小西挠了挠头,“那就怪了。”

    顾欢愉一双清眸紧盯着她。

    苏小西摆摆手,“安啦安啦,我不卖关子了。”

    稍稍一顿,她娓娓道来,“两天前凌晨,裴烨北突然打电话告诉我你住院了,说得挺玄乎的,我便匆匆赶过来了。哪想到裴变态竟然就趴在你床头,而你还臭不要脸的抓紧了他的手,和谐到我鸡皮疙瘩起一身。一开始我没当回事,第二天第三天我才惊呆了,几乎全程都是裴晋南在照顾你,鲜少有离开的时候。”

    顾欢愉登时愣怔,她脑海里不经意浮现出裴晋南憔悴的脸。这些天,竟然真的是在他在照顾她?顾欢愉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心在发颤,眼眶有些湿润。而最让顾欢愉感念的是那晚,在漆黑逼仄的卫生间内,凭借着残余的意识,她感受到的来自裴晋南身上的气息跟温度。

    那时候,宽厚的臂膀在她崩溃边缘,给了她浓浓的安全感。令她真的……很想……很想霸占……

    “现在看来,裴变态也不是薄情寡义的人。让我说吧,你们找个时间谈谈,和好算了。”

    苏小西一语中的,说出顾欢愉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想法。

    “我是觉得裴渣对你好像也不是无情,你对他也念念不忘。既然短时间内离不了婚,干脆和好算了,省得以后我干儿子缺爹少妈。”苏小西看顾欢愉脸色不对劲,拍了拍她的肩膀。

    顾欢愉的心里燃起了一把火。而星星之火,在本来的小念头渐渐酝酿的过程中,竟有燎原之势。

    她想苏小西是对的。

    两天后的晚上,顾欢愉等到了裴晋南接她回家。

    顾欢愉自己的小事业也算得上发光发彩,虽然不敌女强人凌厉风行,但既然做出决定,便会坚决的去完成。

    她穿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身上知性与魅惑并存。在黑夜里,像个灵动的小妖精。

    裴晋南的目光时不时落在顾欢愉身上。

    顾欢愉扬眉,笑着冲裴晋南眨了眨眼睛,“好看吗?”

    裴晋南仓促的收回目光,冷然的瞪着顾欢愉,削薄的唇简单张合了一下,蹦出几个字,“丑死。”

    口是心非。

    顾欢愉腹诽。

    婚姻三年,他的喜好,她门清。眼光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喜欢前凸后翘,喜欢美艳动人。

    她耸肩,呛声说,“我觉得挺好。”

    这女人胆子肥了?

    裴晋南像打量货物一般,眸光在顾欢愉的身上游走。

    虽然是夫妻,但在大街上被盯着胸口看,顾欢愉脸颊发烫。她睨了裴晋南一眼,浅声咳嗽一声,遮住胸口。

    随之,裴晋南的鼻腔溢出一声冷哼。

    顾欢愉低头瞧瞧胸脯,也不算小吧。瞧不起是什么意思?

    她正要怼回去,可裴晋南却一脸冰冷的扯住她的手臂,用力将她甩到了一旁。

    顾欢愉丝毫没有准备,跪倒在地上。膝盖处火辣辣的疼,她诧异的抬起头,就见原本她所站的位置被泼了一地的浓硫酸……

    顾欢愉被裴晋南扯得太快,手包在争夺中落在地上。硫酸泼在皮包上,自然而然的腐蚀掉了。

    顾欢愉几乎难以想象,如果刚才不是裴晋南眼疾手快将她推开,她会怎么样。

    心加快跳动的频率,自然而然的害怕。顾欢愉踉跄的站起来,抬起头,冷冰冰的看向前方。

    泼硫酸的女人头上戴了一顶鸭舌帽,裹着黑色的大衣,她放肆大笑,伸手指向顾欢愉,视线却落在裴晋南身上,“裴大总裁,这个女人的床上功夫很好吗?居然能勾引得了冷清寡淡的裴总!”

    黑夜中,人脸是模糊的。可声音却是清晰的。

    顾欢愉听着这些话,便认出,面前的人是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正是几天前对她冷嘲热讽的王璐。

    王璐凭借着昏暗的灯光,察觉到顾欢愉已经认出她。她将头顶的鸭舌帽摔在地上,目光落在顾欢愉身上,阴冷的拎着硫酸瓶子一步步走向顾欢愉,“贱人,婊子!不要脸!因为你,我被裁员了!我要毁了你这张漂亮的小脸袋,我倒要看看你之后用什么勾引男人!”

    顾欢愉完全想不明白,她跟王璐之间何来如此深仇大恨,值得她泼硫酸。

    王璐一步步的朝着顾欢愉走来,只不过刚路过裴晋南,尚未走到顾欢愉面前,她的手臂已经被裴晋南牢牢固住。

    仔细看下来,裴晋南的脸色似有些煞白。此刻的他,面容刚毅裹挟着寒冰,向来鄙夷对女人动手的他用力攥住了王璐的手腕。

    王璐疼得龇牙咧嘴,手中没有一点力气,硫酸瓶子啪嗒一声落在地上,碎了。

    “欺负人啦,堂堂裴氏集团总裁当街打女人!”王璐脸颊异常的绯红,这时的她已经没有什么害怕的了。她大声的朝着路旁的人吆喝,肆无忌惮。

    顾欢愉气得咬紧牙关,紧攥的拳头上暴起了青筋。一向素养良好的她,面对王璐对她跟裴晋南的侮辱,亦是无所顾忌,“你疯了吗?有病吧!”

    “哈哈哈,婊子当道了。了不得!了不得!那天晚上我不应该给你锁在厕所里,应该把你关在电梯里!让你死在里边!”

    裴晋南脸色荫翳,削薄的唇瓣勾成一条直线,狠狠的将王璐摔在地上。

    王璐疼得闷声出声,她爬到硫酸瓶子前,执念的想要握住,却被裴晋南踩住了手。 :nv6zhf/6gt50f5n4f/k9qesvdiyymhfu321/nrndoa0xvj9ojnfkabwjw2gbbndupwxhlrwrdlfyusn4zkcv/g==/

    锃亮的皮鞋碾在手指上,裴晋南半弓着身子,不带一丝感情的说,“我太太什么时候允许你们这些八婆欺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重生之娇宠小军妻〕〔杀手兵王俏总裁〕〔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