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如潮水阿正〕〔与青丘狐狸少主青〕〔总裁爸比从天降〕〔星途璀璨:豪门前〕〔靳少强宠小逃妻〕〔帝少追缉令,天才〕〔萌妻甜蜜蜜:厉少〕〔萌宝助阵,甜妻翻〕〔一胎三宝:总裁大〕〔先婚后爱:老公轻〕〔暖婚似火:顾少,〕〔太古龙神诀〕〔诱妻入怀:帝少大〕〔男神校草甜甜宠〕〔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抗日之铁血英雄〕〔农女倾城:腹黑相〕〔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国医狂妃:邪王霸〕〔透视小兵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要离婚:总裁,请签字 第20章 我太太
    裴晋南受过高等教育,但其实他骨子里是个痞子。

    顾欢愉听到‘八婆’儿子,本来震惊跟委屈皆变成心里的暖流。‘我太太’三个字从裴晋南的嘴里说出来,让顾欢愉眼眶发烫。

    王璐在得知顾欢愉的身份后,身上的力气都像被抽走了一般。“怎么会,公司秘书们都说,因为顾欢愉小三上位,吹枕边风,害得我失业的,怎么会?怎么会?骗子,你们骗人!”王璐如困兽做最后的挣扎,疯狂的摇头。

    裴晋南冷眼,他直起身,淡淡的扫过顾欢愉发红破皮的膝盖,“能走?”

    顾欢愉这才想到受伤的膝盖。

    裴晋南脱下西装,搁在臂弯。径自走向顾欢愉。

    而这时,裴晋南跟顾欢愉的身后响起了警车的嘶鸣声。

    王璐受惊一般抱住顾欢愉的小腿肚,“裴太太,对不起,求求你帮帮我。我不想坐牢,我家里有老人,还有孩子。你这么有钱,现在也没事,原谅我吧,我就是突然失业无法接受……”

    裴晋南瞧着突然停下脚步的顾欢愉,嘲讽说,“别圣母。”

    顾欢愉愣了愣,她停下来并非是因为王璐。

    做人太白莲花,岂不是恶心了?原谅一个将她关在厕所,对她泼硫酸起杀心的人,她莫不是傻了?

    将脚抽出来,顾欢愉拧着眉头指向裴晋南的手臂处,“你的胳膊……”

    朦胧夜色中,看得并不清楚。顾欢愉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好像是见裴晋南臂肘处的衬衫隐隐发黑。

    是被硫酸溅到了吗?

    顾欢愉见裴晋南不言语,一把扯住他的手。

    只见臂肘处的衣服局部有硫酸液体,而暴露出来的小部分皮肤发黄。

    “小事而已,并不碍事。”裴晋南几乎没感觉到疼,风轻云淡的,也不将这点小伤放在心上。

    顾欢愉却坚决,“不行,去医院。”她拉着他的手严肃的要重回医院。

    裴晋南太阳穴发紧,说了句麻烦。他被拖得不耐烦了,索性单手搁在顾欢愉的腰间,将人打横撩了起来。

    顾欢愉被裴晋南扛在肩头,她虽然轻,但也有九十多斤,着实想不到会被裴晋南如此轻易的扛起来。一走一颤,顾欢愉害怕了,她拍打裴晋南的肩膀,“快放我下来!”

    裴晋南耳朵里嗡嗡的叫,“吵死了!”

    回到家,顾欢愉一直都在卫生间。因为裴晋南丧心病狂的扛了她十多分钟,之后开车的速度又快,她现脑袋发涨,胸口泛着恶心,在卫生间吐了好久才缓解。

    胃里空落落的,顾欢愉有些饿了。她漱过口,便从卫生间出去。

    一出门,发现裴晋南略显笨拙的用棉签清理臂肘。

    顾欢愉顿时笑出声,她走过去,接过裴晋南手中的棉棒,“我来吧。”

    裴晋南的脸顿时僵了,他皱眉,拒绝的话都到喉咙了,可当他感觉到那双细腻又柔和的小手时,他闭上眼睛,慵懒的倚靠在床头。

    顾欢愉观察着裴晋南的伤口,虽然伤得不重,但是顾欢愉仍心有戚戚。如果裴晋南没有来得及躲开,他的胳膊势必会被硫酸伤到。

    “疼吗?”顾欢愉压低声音,小声询问。

    她的声音温婉,和煦中带着柔情。裴晋南缓缓的睁开眼睛,顾欢愉精致的脸颊便出现在眼前。此刻的她垂着眸,目光都在他的伤口处,温柔得像水一样,他顿时感到口干舌燥。

    顾欢愉在裴晋南的伤口处涂抹上好适量碳酸氢钠溶液,又包了一层很薄的纱布。搞定过后,她抬起头,“真不去医院吗?”

    她突然抬起头,裴晋南却依旧保持着跟顾欢愉极近的距离。如此一来,顾欢愉跟裴晋南几乎要唇对唇。

    湿热的呼吸洒在裴晋南的唇瓣上,于他而言,带着致命的引诱。

    顾欢愉呼吸发紧,寂静的房间内仿佛只剩下她的心跳声一般。

    她深呼一口气,猛地拉开彼此的距离。

    “我收拾东西。”顾欢愉下床,弓着东西收拾床上的医药箱。

    却不想,她忘记了自己穿了睡衣。躬身之际,暴露在裴晋南眼底。

    裴晋南脸部肌肉紧绷,喉头一滚,眸色深邃暗沉,一把抓住顾欢愉的手臂。

    顷刻间,医药箱落在地上,地板上散了一地的棉签跟药瓶……

    缠绵过后,房间内皆是暧昧的气息。

    顾欢愉早就在剧烈的浪潮中昏死过去。

    裴晋南餍足过后,却久久没有入睡。他起身去往阳台,给私家侦探打了一通电话。

    “查出两年前顾欢愉流产所在的医院,并详细深入调查她流产的原因。”

    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刚才顾欢愉给他擦药时的神情是真的关心。再联想到前几天在医院听到的‘大出血’、‘休克’等词语。裴晋南想,当年的事情或许会有隐情。

    挂了电话,裴晋南按紧太阳穴。却控制不住脑海里闪现新婚当夜顾欢愉酣睡在他床上的模样。

    娇嫩得像初开的花,等着他采摘。

    那般可人的模样,他见第一眼便想好好对待。只不过天不遂人愿……

    顾欢愉醒来时,她浑身酸痛,像是被车辆碾压过一般。

    她瞅了眼时间,竟然已经十点了。

    顾欢愉敲了敲脑袋,皱紧眉头,又迟到了,她可能真的不适合去公司上班。

    硬着头皮匆匆下了床,收拾好,她拎着一件外套出了房门。

    刘管家在门口静候着,他拦住顾欢愉,暧昧的笑着对顾欢愉说,“少夫人,少爷说已经帮您请假了,让您在家休息。还说晚上要带您去一场酒会。”

    裴晋南带她出席酒会,她没听错?

    诧异之余,顾欢愉心口涌起一阵希翼,嘴角带笑。

    裴晋南下午六点便回家接了顾欢愉。

    顾欢愉刚换好衣服,拉链还没拉上。身后突然伸出手,摩挲在她的脊梁处。

    后背一向是顾欢愉的敏感部位,被刻意的挑逗,她不仅感觉到肌肤上起了鸡皮疙瘩,而且头皮都竖起来了。 :nv6zhf/6gt50f5n4f/k9qesvdiyymhfu321/nrndoa0xvj9ojnfkabwjw2gbbndupwxhlrwrdlfyusn4zkcv/g==/

    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顾欢愉骤然弹了起来,麻溜的转过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重生之娇宠小军妻〕〔杀手兵王俏总裁〕〔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