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宝贝:101次枕〕〔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最强神尊在花都〕〔少女伏魔录〕〔琉仙月〕〔天灵奇域〕〔暖婚似火:顾少,〕〔罪恶双子塔〕〔重生三国之天朝威〕〔农女殊色〕〔乱世枭雄〕〔惹上妖孽冷殿下〕〔全职狂少〕〔最后一个赶尸人〕〔夜行〕〔夜夜欢:老婆大人〕〔夜夜欢,老婆大人〕〔老婆大人有点暖〕〔老公,夜深请关灯〕〔头狼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要离婚:总裁,请签字 第65章 我们离婚(1)
    他总觉得顾欢愉今晚不对劲,或许可以发生点英雄救美的事情提高一下他在她心中的地位。

    可直到上楼,顾欢愉都没看他一眼。

    冲着顾欢愉关紧的房门看了一眼,席少衡懊恼的拧紧了眉头,干嘛呢这是,他分明是盐城颜值最高的小鲜肉了,这态度真是要死了。

    顾欢愉进入宾馆,她直奔着卫生间便去了。

    她也是第一次用验孕棒,看了好一会儿说明才明白该怎么操作。全程,宁静的空间内只能听到她砰砰的心跳声。

    按照说明操作,顾欢愉便屏息凝神等待着。

    她咬着下唇,锁紧眉头,目光里有几分哀求。可真相不是哀求,便会改变的。

    满怀着希望等待着,看到的却是一条线。

    一条线,没怀孕。

    怎么会是一条线呢?怎么可能没怀孕呢?

    顾欢愉咬紧牙关,她拆开剩下的一根验孕棒,重新测试,她不相信结果是没怀孕,明明她有了呕吐的反应,而且月经也是实实在在推迟的。怎么会呢?顾欢愉手忙脚乱,目光逼灼的凝视着验孕棒,然而当看到相同的结果之后,她用力的将验孕棒扔进了垃圾桶里。

    这个结果,她不接受!

    她按住太阳穴,命令自己冷静点。但脑子里反反复复的闪过裴心怡所说的话,“如果你不能怀孕了,你还不接受那个孩子吗?”

    她心里边有些承受不住了,接二连三的打击令她脑子里乱糟糟的。

    打开了水龙头,她任性的将头埋在水里边。

    席少衡在隔壁的房间内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坚信顾欢愉那边会出点事,立马腾身而起。

    “顾欢愉,开个门。”他跑到顾欢愉的房间外大喊。

    “开门啊。”

    “哎,你开个门。”

    他喊了好几遍,也没见个回音。

    脑子里闪过数次顾欢愉失魂落魄的模样。

    该不会是想不开自杀了吧?

    席少衡下了楼,将事情扩大了说,终于从前台那边拿到了总卡。

    迅速的打开了房间,席少衡四处打量,却没找到人。他皱紧了眉头,“顾欢愉?”

    回音没有,听到的是浴室内哗哗的水流声。

    该死的,真割腕了?

    他想不了那么多了,抬起脚,冲着浴室的门,用力的踹了上去。

    门随之便开了。

    席少衡闭着眼睛,冲进去,“你别冲动,这个世界上男人多得是,你何必为了一个男人要自杀呢?”

    顾欢愉被吓了一跳,急忙从水里抬起了头。看到席少衡滑稽的模样。

    这个男人是怎么进来的?

    顾欢愉皱眉,“谁让你进来的?”

    席少衡一怔,连忙睁开了眼睛,“你……你没自杀?”

    顾欢愉一把将人推开,“你有病吧。”她伸手指向房门的方向,“你出去,快点。”

    席少衡咧嘴笑,“你没事了?”

    顾欢愉擦干净了脸,她背对着席少衡,喑哑开口,“你再不出去,我真的会报警。”

    双手插在裤袋里,席少衡笑眯眯的走到顾欢愉面前,躬身跟顾欢愉的脑袋齐平,“你不开心?眼睛怎么这么红,哭过了吧?要不要一起喝个酒,舒缓一下心情?我让人送几瓶好酒来。”

    裴晋南找了好几个人小时的人,可根本没有任何的消息。

    裴心怡的电话适时的打了进来,“晋南,你找到欢愉了吗?刚才我去海边,碰到了她。不过她让我把她放在医院。你要不要去医院找找人?”

    裴晋南的眼睛顿时亮了,转了车向去了医院。

    “你说下午这里的病号吗?她早就离开了。”裴晋南赶过来的时候,顾欢愉的病房内站了个小护士,正在整理床铺。

    裴晋南皱紧眉头,“没回来吗?”

    护士摇摇头说,“没有。”

    并没在医院,那会去哪儿了?

    裴晋南皱紧眉头,目光渐渐的冷了下来。他从医院出来,立马给莫炎打了电话,让人调出了医院前街的监控。

    也正好,莫炎今晚跟人换班了,很快便查出了顾欢愉的去向。

    只是……

    莫炎蹙眉。

    “查到了吗?”裴晋南问完了一圈的人,可大傍晚的,都说不知道。接到了莫炎的电话,他着急的问,“她人现在在哪儿?”

    “在市中区医院旁边的一家小宾馆。”莫炎支支吾吾,“不过,嫂子好像不是一个人去的,你……”

    “嘟嘟--”

    听到阵阵盲音,莫炎无奈的挠了挠头,他敢保证,裴晋南没听到他后边的话。如果顾欢愉真的因为白天的事情伤了心跟男人去开房了,估计那家宾馆都能塌了。

    裴晋南直奔宾馆而去,跟前台要了登记表,冲着房间就去了。

    这时,顾欢愉一杯杯的酒水已经入肚。每一次仰头,她杯子里的酒水便都空了。

    席少衡心疼他珍藏多年的好酒,原以为是会喝点小酒,搞搞小暧昧的。哪知道会是这模样,他从顾欢愉手中夺下酒杯,“你不能这么喝啊。”

    顾欢愉冷眼瞪着他,“我练过跆拳道,别随便动我。”

    席少衡赶紧将酒吧放下,举起了手,“女侠,不敢不敢。”

    顾欢愉笑了笑,再不言语,就倚靠在椅子上,不停的喝。

    她想,反正没有孩子,一个残破的身子喝坏了正好,不用再去想那一桩桩烂事。

    席少衡被她的笑戳疼了一下,心里边有些不舒服,嘴角调侃的笑意一点点的收了起来,挺认真的对顾欢愉说,“你别喝了吧。”他起身,走到顾欢愉面前,握住她的手,阻止她倒酒,“你如果接受不了突然出现的那个孩子,就离婚呗。反正你长得好看,挺讨人喜欢的。人生在世,自由才是最重要的。”他兀自点头,“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反正我觉得自由跟开心最重要,我不喜欢束缚……”

    很久没有人跟她说这种话,顾欢愉幽幽的抬起头,凝视着席少衡。

    而在这个时候,裴晋南推开房间的门。 :3ntu/lj/llm/pz3sfkg5eqdqr92zuitwtvy3etvljoait2vxwvygsew6vdk5oyn2z45pxtvqzd0gud5zenlv+a==/

    也恰好,席少衡所有的话都被他听在了耳朵里。他脸色暗沉,手掌霍尔收紧。前一刻紧张的眸子里翻腾着怒意,他眯着眼睛,如同一匹危险的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