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如潮水阿正〕〔与青丘狐狸少主青〕〔总裁爸比从天降〕〔星途璀璨:豪门前〕〔靳少强宠小逃妻〕〔帝少追缉令,天才〕〔萌妻甜蜜蜜:厉少〕〔萌宝助阵,甜妻翻〕〔一胎三宝:总裁大〕〔先婚后爱:老公轻〕〔暖婚似火:顾少,〕〔太古龙神诀〕〔诱妻入怀:帝少大〕〔男神校草甜甜宠〕〔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抗日之铁血英雄〕〔农女倾城:腹黑相〕〔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国医狂妃:邪王霸〕〔透视小兵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要离婚:总裁,请签字 第66章 我们离婚(2)
    他找了她这么长时间,她却在宾馆与别的男人调情。连一点解释的机会都不曾给他,这是多么的狠心。婚礼之上,她俏皮可人的模样如在眼前,现在她怎么敢!

    顾欢愉背对着裴晋南,不知身后来了人,对于席少衡的说辞,她没搭理,只是将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

    直到发觉席少衡不大对劲,她才转过头,看过去。

    裴晋南勾唇冷笑,“过来。”

    他动了怒,冷厉的眸光像是刀子一样。

    顾欢愉的确被吓了一跳,她怔怔的看着他,这才发觉她还穿着今天上午所穿的西服,只是衣服上有了褶,不像上午那么光鲜了。而且那张俊逸的脸,此刻也有些沧桑。顾欢愉突然记起裴心怡说的话,家里的人都在找她……

    脑子里都被孩子的事情侵占了,她几乎将这件事忘记了。

    “顾欢愉,过来!”裴晋南厉声,眼睛里带着血丝,直勾勾的盯着顾欢愉。

    席少衡将顾欢愉推到他身后,挡在顾欢愉的面前,梗着脖子,十足十的小痞子,“哎,大叔,你这人对女人真是不温柔,没见她不想走啊。你这个人太霸道了,就允许你在外边勾三搭四生下小娃娃,不允许别人出来喝过小酒?”

    裴晋南向来引以为豪的修养通通不见了,他抬脚上前,一把抓住了席少衡的领口,怒意横生,“回去问问你老子,他敢不敢跟我裴晋南这么说话!”

    话音落下,裴晋南将人甩开。随之,一把抓住了顾欢愉的手腕。

    顾欢愉不想回家,一回去就会想到那个孩子,想到她的孩子,想到今天婚礼上的闹剧,她就头疼。至少今晚,她不想知道那些事情。加之喝了点酒,她甩开裴晋南的手,闷声说,“我不想回去。”

    顷刻间,裴晋南的脑袋上凸出了青筋,他恼火的睨着顾欢愉,瞧见脸颊处的绯红,怒火中夹杂着妒火,咬着牙将人打横抱了起来,“你给我闭嘴。”

    顾欢愉挣扎,“你放开我,我真的不想回家。”

    裴晋南一言不发,扛着人就走。

    上了车,他将顾欢愉牢牢的锁在副驾驶座上。顾欢愉动弹了一下,“你让我冷静一下好吗?我现在心里边真的好乱。”

    回应他的是飞快开出去的车。

    车窗是开着的,车速又太快,带了点冷意的风吹在脸上,打得火辣辣的疼。

    她折腾到没了力气,颓然的坐在副驾驶座上。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等到车子停了下来,顾欢愉才开口,“我肚子里……”

    裴晋南却丝毫没有听她说话的兴趣,停下车,打开车门,走到顾欢愉的那边。

    “啊!”顾欢愉的话还没等说出口,便被裴晋南抱了起来。男人的手臂充满了力量,将她牢牢的抱在怀里,不给她任何活动的机会。

    刘管家看到顾欢愉,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连忙上前,“少爷,少夫人,晚饭已经准备好了,你们要吃饭吗?”

    裴晋南冷声,“你们去休息。”言罢,阔步上了楼。直接将顾欢愉抛在床上,将人紧紧的压在身下,抓住顾欢愉不断挣扎的手,将其按在床头,浓烈的吻随之覆在顾欢愉的嘴唇上。

    “你怎么敢?怎么敢?”裴晋南猩红着眼,愤怒昭然。他脑子里不断的浮现出顾欢愉跟席少衡同处一间宾馆,一同喝酒的模样。他控制不住的想,如果他不去,他们两个人是不是就做上了?

    从结婚到现在,凡是碰上顾欢愉的事情,他鲜少能控制得住情绪的。简单的一件事都能引起火,更不用说现在顾欢愉跟别的男人开房了。

    红着眼,一手控制住顾欢愉的两手,另一手则疯了一般扯开了顾欢愉身上的衬衫。

    顾欢愉登时就愣住了。

    他这是要干嘛?

    “裴晋南,你想干什么!”

    裴晋南早被醋意夺走了理智,他在顾欢愉身上,冰冷的说,“洞房花烛夜。”

    这场婚礼都没走完程序,说这话不觉得可笑吗?

    可现在的裴晋南已经没了理智,脑子里只剩下两个字,那就是‘掠夺’!

    他吻掉顾欢愉眼角的眼泪,声音缱绻温柔,“放心,我不会伤害到孩子。”

    顾欢愉身体僵硬,身上的人每一个动作,都如同是一把刀,只剩下了疼痛。

    “以后,我会保护好我的裴太太。”

    “我会好好的的照顾你。”

    情话似乎还在耳畔,可一切就突然变了。身体,连同心理上痛意折磨着顾欢愉。

    “孩子的事情我会给你一个解释,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不会对我们的婚姻有任何的障碍。可如果你再敢去跟别的男人勾搭开房,就不是今天的惩罚了。”他说出的话却没有多少的温度。

    她的丈夫跟别的女人生下了孩子,她怎么会不在乎?顾欢愉呆呆的盯着天花板,她咬着嘴唇,“裴晋南,你这是婚内强。暴!”

    “这只是惩罚你勾三搭四。”

    身上的男人面目可憎,顾欢愉很想一巴掌砸在他的脸上。

    可力量悬殊太大,根本无法反抗。

    事后,裴晋南瞧见顾欢愉那张苍白的小脸,也生出了后悔。坐在床头,狠抽了两口烟。但又想起顾欢愉肚子里孩子,他起身去了阳台。

    整个卧室内都弥漫着一股糜烂的味道,顾欢愉睁大了眼睛,呆呆的凝视着天花板,心里边全部都是苦涩。一夕之间,原以为是救赎的婚姻成了炼狱,她满心期待的孩子只不过是泡影。眼泪无声的从眼角滑落,她咬住被角,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外边的冷风吹在身上,裴晋南的烟一根接着一根。他给肖战打了一通电话,“你派人给温佳人母子办好户口,将人送到国外。”顿了顿,他又说,“顺带将温朗也带过去。” :3ntu/lj/llm/pz3sfkg5eqdqr92zuitwtvy3etvljoait2vxwvygsew6vdk5oyn2z45pxtvqzd0gud5zenlv+a==/

    那个孩子是个意外,可这个意外已经到了三岁。虎毒不食子,他总不能暗地里弄死。裴家还不至于给不了一个孩子几口饭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重生之娇宠小军妻〕〔杀手兵王俏总裁〕〔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