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村女翻〕〔甜蜜上位:总裁,〕〔上神,你的夫君又〕〔甜妻难追:总裁老〕〔杨广的逆袭〕〔画满田园〕〔我开了一家黑店〕〔大魏武神〕〔灵魂网络〕〔随身水灵珠之悠闲〕〔太皇〕〔快穿逆袭:娇妻黑〕〔九阳帝尊〕〔都市伪仙〕〔农妃天下〕〔权谋:隐秘情事〕〔画春娇〕〔妃常撩人:王爷,〕〔快递小哥的镖师生〕〔青眉煮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要离婚:总裁,请签字 第83章 前尘往事,一场成空(1)
    待顾欢愉离开之后,她眸光微动,再一次进入了裴镇的房间。

    裴镇捂住胸口,拧紧眉头。他扫了裴心怡一眼,“又怎么了?”

    裴心怡抿着唇,“爸,有些话我们明说了吧。”

    裴镇蹙眉,“什么话?”

    “欢愉跟晋南都要离婚了,公司的股份您还要给欢愉吗?”一句话脱口而出,甚至带着大义凛然的意味。

    裴镇这才终于明白女儿最近的不对劲,原来是听到了股份划分的比例。

    他压低了声音,“这件事我自有打算,不会亏待你的。”

    “爸!您还是不想改变主意是吗?晋南掏空了您,您不说不管。顾欢愉要跟晋南离婚了,您还要给她股份。您这是什么意思!我究竟是不是您的女儿了!”裴心怡大闹,“我真的觉得很后悔,怎么会出生在这么个家庭,有您这么个父亲。这么多年,您总是偏爱大哥,可偏心不是这样的!您一点东西也不打算留给我吗!您这还是个父亲吗!”

    一腔好心,到头来落得个如此下场。

    裴镇的胸口越来越疼,拄着拐杖的手颤颤发抖。整个人突然间有些发晕。

    从多年前的儿子,到孙子,到女儿……

    种种打击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眼前骤然一黑,什么也不想再管了。

    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裴心怡被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她脸色一变。肩膀颤抖着,一改刚才争吵的模样,连忙弓下身,“爸!”

    可哪里还有回应。

    裴心怡周身发冷,她登时手足无措,颤抖着给裴晋南打了电话。

    “晋南,你快回来。欢愉回来了一趟之后,老爷子出事了。”她没办法,必须明哲保身……

    裴家出事了,白事。

    裴镇的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受不了刺激。而最近接二连三的事情着实刺激到了他。

    裴心怡的话无疑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刻稻草。

    裴镇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了。

    裴晋南赶到医院,恰好医生从手术室内出来,悲悯的开口说,“我们尽力了。”

    此刻在病房门口等待的裴晋南、裴心怡还有老赵都怔住了。

    裴心怡的手颤颤发抖,浑身上下都像是没有了力气,脑袋里晃过父亲的模样。她的眼泪顿时掉了下来,她不是故意的,不是说那些话故意刺激他的。她不相信是他所说的话刺激到了父亲,一定是顾欢愉说了什么。一定是这样的。

    她反手猛地抓住了裴晋南的手,语气癫狂,“晋南,报警!报警抓了顾欢愉,她害死了老爷子。是她害死了老爷子!”眼泪像珠子一般从裴心怡的眼眶内滚落下来,停都停不住。

    裴晋南双手冰冷,脑子里轰隆一声炸开了。

    他推开裴心怡,脸色阴沉,走到医生面前,“情况究竟如何?”裴晋南不死心,他怎么会想到,恢复得挺好的爷爷竟然会突然去世。他甚至连最后一面都不曾见到。

    医生叹了口气,说道,“老先生,去了。节哀。”

    裴晋南向后退了两步。

    他艰难的抵在墙壁上,撑住身子。

    当年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也是这般。他没有任何准备,同样是连最后一面都不曾看到。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骨节分明的手渐渐的握成了拳状,嗓子里发出了低吼,一滴眼泪紧随着落在了地板上。

    究竟是这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

    裴家的老爷子出事的事情突然是在第二天的凌晨被报道出来的。

    而顾欢愉知道的时候是在第二天的中午,她带着离婚协议书来了裴氏集团,肖战告诉她的。

    “你说什么?”顾欢愉不敢置信,像是一道闷雷,砸在了她的头顶上。胸口顿时就闷了一口气,怎么喘也喘不过来。

    她完全不敢去想,昨天还见面的老爷子,怎么会突然出了事。

    双手抖得厉害,离婚协议书飘在了地板上。

    从愣怔中回过神,她转过身,迅速的跑开了。匆匆拦了一辆出租车,她话语凌乱,断断续续,“去桑安路裴家老宅。”

    老宅这边,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宁静祥和,处处皆是压抑。

    裴心怡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老赵等一众佣人都在默默的抹着眼泪。裴镇生前带人宽厚,对家里的佣人也都好,如今他突然去世,任谁都接受不了。

    裴烨北不知道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面对高高悬挂起来黑白照片,他亦是难以置信。

    一宿之间,裴晋南憔悴了很多,下巴处沾满了青葱的胡茬。

    忙完了出殡的事情,他才终于去了爷爷的房间。之前,他已经派人将这间房间封锁起来了,也就是说这间房间除了昨天老爷子在这里呆过外,再也只有他进入了。

    房间内,茶几上还摆放着精致的茶盅,裴晋南几乎能想到昨天爷爷是何等的闲适。

    “我的孙子,定然顶天立地。”

    “阿南是这个家里最得我心的孩子。”

    “爷爷还不是为了好。”

    “裴家的男儿不跟女人见识。”

    过往老人说起的话,走马灯一般在他的脑海里过。明明那些话仿佛就在昨天,可人却没了。之前他埋怨爷爷一直插手他的事情,一直想要摆脱他的束缚。可如今真的摆脱了束缚,心里边却疼得撕心裂肺的。

    这间房间内的衣物跟小物件之后都是要烧掉的,裴晋南不肯放过每一处细节。

    而在这个过程中,裴晋南发现了在窗前的地板上躺着一张a4纸。

    裴晋南皱紧了眉头,愣了一下,躬身将那张纸奸捡了起来。乍一看,纸上的内容令他啊心颤。

    爷爷的房间内怎么可能有这么一份他架空权利的文件?

    “欢愉来了一趟之后,老爷子就不行了。”

    脑子里先入为主的闪过了裴心怡这一句话。裴晋南的脑子顿时炸开了。 :3ntu/lj/llm/pz3sfkg5eqdqr92zuitwtvy3etvljoait2vxwvygsew6vdk5oyn2z45pxtvqzd0gud5zenlv+a==/

    知道他暗地里所作所为的只有顾欢愉了,而在佣人的言语之间他也调查到,昨天来裴家的也只有顾欢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