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贴身特种兵〕〔重生痞妻:寒少,〕〔佛系带娃日常[穿书〕〔反派亲妈她18重人〕〔[沙海]丈夫的秘密〕〔一路仕途〕〔我成了首富祖奶奶〕〔黑红女星洗白白[穿〕〔官道黄粱〕〔佛系娇美人[穿书]〕〔修真聊天群〕〔八十年代小萌主〕〔不知嫡姐是夫郎〕〔全世界最好的庄延〕〔第三种绝色〕〔山野乞丐村医〕〔恶妇重生在七零〕〔重生星空至尊〕〔吕布有扇穿越门〕〔一切为了投胎[快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要离婚:总裁,请签字 第93章 我会用我的方式,让你承认(2)
    这哪行啊?靳远泽第一个不同意,跟叶氏手下的钢材合作多年,这还是头一次吃到便宜,他可不能白白浪费了这个机会。

    他笑着出来打圆场,走到温佳人的面前,拉了拉温佳人的手臂,凑到温佳人的耳畔处,小声的说,“姐,道个歉。”

    温佳人委屈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贝齿咬住发颤的嘴唇,她哀求的看着裴晋南,不断的摇头。

    而裴晋南的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跟叶琛暧昧的叶笙身上,他目光幽深暗沉,直勾勾的盯着叶笙,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可依旧忍

    不下心口的怒火。他道,“卫生间的地板太滑,叶小姐的鞋跟又高又细,摔倒似乎也是正常的事情。并不能说,就是被人绊倒的

    。”

    叶琛的手紧攥住,眼底闪过狠色。若不是叶笙抓住了他的手臂,他几乎就要一拳砸在裴晋南的脸上。

    特么的混蛋!

    如果当处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叶笙就是顾欢愉,那现在就有百分之九十多的把握了。裴晋南了解顾欢愉,她讨厌温佳人,势必

    会对付温佳人。而且当年温佳人也使用过这一招来陷害过顾欢愉,她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回来之后肯定有机会便会故技重施

    。

    叶笙便是顾欢愉,顾欢愉便是叶笙。这个女人在跟他的婚姻期间内,跟无数个男人拉拉扯扯的搞暧昧,裴晋南根本压制不住心

    口的愤怒。

    他笑了笑,“我想叶小姐可能自己都不知道是被人绊倒的,还是因为鞋跟地板的原因。这时关乎两个集团,不然就调出监控看一

    看。”

    明明早就对那段感情绝望了,可叶笙心里边还是疼了一下。当年的场景跟此时此刻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当年的裴晋南在面对相

    似的场景时,裴晋南选择相信温佳人,如今他依旧为了温佳人平反。

    叶笙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她认了,这次算她输了。就当赔了夫人又折兵。

    她粲然一笑,“裴先生果真跟媒体爆料的一样,很宠爱这位小姐。既然如此,这个道歉我不要了,谁让这位小姐有人护着呢?”

    叶琛将妹妹言语中的自嘲听得一清二楚,他心里边疼得要命。那丝报复心,也越发的强烈。

    裴晋南的目光定定的落在叶笙身上的西装上,胸火肆虐,他眼底一片冰冷,嘴角却勾着一抹笑,“既然是一场误会,一起喝个酒

    ?”

    叶笙偏头看叶琛,“叶老板,知道你护短,不过这事可能也就是个误会。就不要因为这个小插曲影响你的聚会了。”

    靳远泽的心跟坐过山车一样,刺激炸了。他急忙打圆场,“叶总,请请请。”

    莫炎不懂商场上的事情,不过是喝酒的时候恰好砰到了靳远泽,便一起喝了。他只是侧脸看了温佳人一眼,看到她脸色有些苍

    白的模样,眼底闪过了一抹关心。等到裴晋南靳叶琛重新进入包厢之后,他拧眉小声的对温佳人说,“没事吧?”

    温佳人仰起头,露出一抹楚楚可怜的笑,“阿炎,没事。我就是觉得有点委屈。那个叶笙其实就是顾欢愉,她对我有怨气……”

    莫炎拧眉,倒是一惊。刚才看到叶笙打裴晋南耳光的时候,他还真以为是认错了人,以为世界上真有如此相似的人。

    没想到,竟然都是在演戏。

    可如此一来,顾欢愉为什么要演戏?为什么会成为叶笙?

    他心头不满,不仅在于叶笙对温佳人的欺负,更在于她这些年的不知所踪。这两年,他目睹好友因为他出了车祸,性情大变,

    怎么可能没有怨气?

    莫炎嗯了一声,他拍了拍温佳人的肩膀,对温佳人道,“进去吧,我先去卫生间。”

    温佳人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莫炎并没有去卫生间,他走到走廊尽头,找到苏小西的电话,拨通。

    包厢内,一行人纷纷落座。

    靳远泽一直是调节气氛的存在,毕竟这是他开的局,跪着也要走完。

    “咱们今天不要谈公事,就好好的玩一场。以前都是同学,也都认识,好久没聚聚了。今晚咱们就不醉不归。”

    他跟包厢内的服务生使了个眼色,服务生立马走了过来。

    靳远泽挑眉,“开几瓶好酒。”

    随后又拿出了一副扑克牌,“来吧,真心话大冒险。”

    包厢内依旧是寂静的,靳远泽尴尬的挠头。

    叶笙抿了口红酒,扬眉对靳远泽道,“那就来一局?”

    靳远泽如释重负,面对叶笙给的台阶,他很受用,“看来叶小姐经常玩。”

    叶笙笑着,眼睛里一片晶亮,“哪里。”

    她将叶琛的西装脱下来,递给身旁的服务生。

    “我玩得比较开。”她解释道。

    靳远泽也是能玩得开的,直接坐在了叶笙的身旁,“对头。”随之,他洗了牌,开始派牌。

    裴晋南的脸色就没有那么好看了,随便抽了一张。再抽的便是温佳人,莫炎跟叶琛。最后才是她跟靳远泽。

    刚才她瞄到了靳远泽洗牌的手法,也看清了几张牌的顺序。知道现在是温佳人拿了国王。

    果真,温佳人打开牌面之后,顿时笑了。她亮出来,柔声说,“我没大玩过,先来点小幅度的真心话。”

    叶笙觉得嘲讽,这个女人不就是在告诉在场的人,她温佳人是多么楚楚可怜的小白花吗?暗讽自己酒吧小公举吗?

    她也不搭理,脸色变都不变。又喝了一口酒水。

    却听到温佳人继续说,“叶小姐,你跟你身旁的叶先生是什么关系啊。”

    叶柔眨了眨眼睛,她说,“这显而易见到了,温小姐这么聪明,应该知道的。”都姓叶,兄妹呗。说完,她冲叶琛挤了个眼。

    叶琛就放肆叶笙玩,伸手摸了摸叶笙的脑袋。

    而在场的人谁又知道叶琛跟叶笙的关系呢?两个人亲昵的完全就像是一对热恋期的情侣。

    裴晋南用力的捏住酒杯,很快,寂静的空间内就听到了一道杯子破碎的声音。

    温佳人自是发现了裴晋南的反应,她心里边酥酥麻麻的疼。她搞不明白,顾欢愉有什么好的,为什么裴晋南就是念念不忘。他

    一向情绪不外漏的,却因为面前的女人三言两语几个小动作就暴露出了愤怒跟……嫉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鬼王传人〕〔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