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凶悍:傲娇夫〕〔妖妃当道:狐系王〕〔网游重生之植物掌〕〔大侠上位〕〔蜜爱100度:总裁宠〕〔洪荒之云中子传奇〕〔七零军嫂奋斗生活〕〔妙影别动队〕〔惜缘古剑传〕〔一睡十万年〕〔从影评人到文娱大〕〔重生之少将仙妻〕〔神话血脉〕〔网游之花丛飞盗〕〔生命如花终有期〕〔未来一亿年〕〔崛起复苏时代〕〔魔王的绝地求生〕〔电娱之黑暗血统〕〔麻辣江湖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要离婚:总裁,请签字 第174章 得知落海事实,后悔像尖刀刺穿他的心(3)
    他一脚一脚毫不留情的踢在赵元身上,一拳一拳打在赵元的脸上。

    他像个暗夜的修罗!

    “哥,为了这种人,用不着。别脏了手。”在赵元断气之前,薄慎言拉住了裴晋南的手臂。

    裴晋南脸色青紫,他此刻早就失去了理智,哪里还有那么多的考虑跟顾忌。房间里渐渐的安静下来,裴晋南冷声说,“拖出去,

    塞进车里,直接扔进海里。”

    然而,裴晋南话音刚落,一直低着头,气息奄奄的赵元竟然忽然抬起头,猛然抓住了裴晋南的手臂。

    裴晋南眯起眼睛,他撩起手臂,赵元也跟着裴晋南撩起手臂的动作站了起来,总之就是仅仅的抓住裴晋南的手臂。裴晋南丝毫

    没有半点的迟疑,一脚将人踢开。

    但将人踢开后,他的手臂竟然有种酥麻感。裴晋南眯起眼睛,当下属将的赵元带走之后,裴晋南伸出手,看到掌心有一处发红

    的小点。

    “怎么了?”薄慎言凑了过来。

    裴晋南没当回事,摇了摇头,“没事。”

    这时,门外响起一道刹车声。

    很快,靳远泽就冲了进来。

    “怎么过来了?这么冒冒失失的。”裴晋南蹙眉。

    靳远泽深呼了一口气,看到裴晋南并没有什么异样,他悬着的心才渐渐的落下来。

    伸手摸了摸胸口,靳远泽道,“老三找到的这个赵元是假的,真正的赵元已经死了。刚传出消息,意外死亡,被抛尸了。”

    薄慎言脸色微变,他愣了愣,“这是假的?”稍顿片刻,薄慎言又说,“可如果是假的,有什么目的呢?这背后又是谁在操作?”

    靳远泽也不知道这其中的目的是什么,但老三找到的赵元肯定是假的。

    裴晋南伸手按了按掌心,那抹刺痛感已经消失了。如果不是掌心残留的小点,他几乎都要忽略掉手臂刚才的酥麻感了。

    他淡淡的说,“已经晚了,先回去休息吧。我没事。”

    叶笙跟‘莫格磊’联系过后,心里边的窒息感慢慢消失。她翻看着小爷从小到大的照片,心中不由自主的泛着柔情。

    她抿着嘴,浅浅的笑着。

    柔软的指腹抚摸着照片上小爷的脸颊,叶笙柔和的说,“宝贝,妈妈会努力让你快乐的成长下去。妈妈会努力做一个最棒的妈妈

    。”

    儿子就是叶笙前行的动力,是她人生中的一道光。

    叶笙有种拨开浓雾见日出的畅快感,方才心中的自我厌弃也缓缓的消失,留下的是一种坚定跟信念。随之,叶笙也有了困意。

    然而,叶笙还没入睡,她的手机响了。

    叶笙重新打开床头灯,接听电话。

    “嫂子吗?”陌生的号码,陌生的声音,叶笙有些不敢应。

    “嫂子,我是薄慎言。你应该知道我的,我大哥喝醉了,你能来接一下人吗?”薄慎言叹了口气,他也是没办法了,裴晋南得知

    了真相,像是惩罚自己似的,一杯杯酒水不间断的下肚。

    喝酒也没有这么喝的,那也会喝坏的。他去劝酒,可根本劝不住。

    没办法,解铃还须系铃人,薄慎言只能给叶笙打电话了。

    叶笙之颦眉,裴晋南不是已经去医院了吗?怎么会去酒吧呢?

    而且薄慎言这个名字太久远,当初刚结婚的时候见过一面,之后就没有再见过。他的长相声音,叶笙并没有印象。她谨慎,生

    怕这个人自称是‘薄慎言’的人是个骗子。

    “再来!”

    “继续调酒……”

    直到听到熟悉的声音,叶笙才确定裴晋南的确是去喝酒了。

    他……

    是在担忧儿子的情况吗?

    叶笙咬着下唇,心头忽的一梗。

    “我马上过去。”

    叶笙赶去酒吧,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她下了车,薄慎言便迎了上来。他说,“嫂子,我哥在里边。”

    “谢谢了。”

    “嫂子客气了。”薄慎言知道叶笙的经历,他觉得面前的女人很坚韧,是个值得尊敬的人。更何况,他还是自家大哥认定的人,

    薄慎言语气比平日里柔和多了。

    叶笙进入酒吧,里边已经没有人了。

    也只有裴晋南一个人还在喝酒。

    远远的盯着裴晋南的背影,叶笙觉得有些凄凉。叶笙从来不知道自律到变态的裴晋南会允许自己醉到这种地步。

    想到孩子的情况,叶笙的心也慢慢的沉了下去。

    她忽然也好想用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

    走上前,叶笙跟裴晋南并排坐在吧台上。

    她淡淡开腔,对调酒的酒保说,“帮我调一杯一样的。”叶笙眉目清浅,寡淡的指了指裴晋南酒杯里蓝色的液体。

    薄慎言讶然的张大了嘴。

    搞事情?

    酒保本以为要解脱了,可哪想会是这种情况。

    裴晋南的酒量在两年前很不好,但叶笙离开之后有一段时间,他曾长时间用酒精麻痹自己。酒量也就慢慢的好了起来,他现在

    不过微醉。

    他知道叶笙来了,可却没有勇气去看叶笙的脸。

    只道,“你可以下班了。”

    叶笙愣了愣,扭过头看裴晋南。

    “你没醉?”

    裴晋南这次盯着叶笙精致的小脸,他深深的眸子如同一口井,牢牢的吸引着叶笙的目光。他嘴角浅浅的上扬,抬手放在叶笙的

    头顶,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头发,裴晋南说,“没醉。”

    这么安静的酒吧,叶笙还没遇到过。细水长流的音乐,柔和的音调,让人的心情很平和。叶笙抬起头望着裴晋南,“那就回家吧

    。”

    喝酒,能解决什么呢?一时麻痹神经而已。

    裴晋南喉头滚动,胸口发苦发涩。

    他一瞬不眨的看着叶笙,手慢慢的抬了起来,落在叶笙的脸颊上。

    叶笙看不懂裴晋南,有些不知道裴晋南怎么了。她还是习惯性的闪躲,向后退了退身子,“这么晚了,快回去吧。”

    而裴晋南却步步紧逼,他攥住叶笙的手臂,拉近跟叶笙之间的距离。又凶又狠的吻立刻就覆盖在叶笙的唇上。

    裴晋南红着眼,觉得面前的人虚无缥缈,他迫切的想要感受到叶笙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