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手寒医〕〔黑夜暴君〕〔洪荒之搏天命〕〔命运编辑者〕〔别跑!我的特工男〕〔大国之巨匠〕〔一胎三宝:总裁老〕〔地中海霸主之路〕〔加州第一家〕〔金玉良医〕〔最后一个强者〕〔斗破之分身〕〔大周昏君〕〔平湖二流〕〔无限之次元幻想〕〔恶鲨〕〔血族魔后:我在魔〕〔娇宠新妻:神秘老〕〔我本大圣〕〔邪物召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要离婚:总裁,请签字 第199章 被下死刑,亲手送走爱人跟孩子(3)
    这让叶笙不得不去怀疑是不是裴晋南在搞鬼了。

    叶笙不得不给叶琛打电话了,可怎么打都打不通。

    她双手插在发丝里,坐在驾驶座上用力的扯了扯头发。

    其实从一个月前,叶笙就察觉到叶家那边有不对劲的地方。哥哥跟母亲如果知道小家伙出事了,不管有多忙碌,肯定是要赶过

    来的。可到现在,都没有人过来。十天前,叶笙给母亲打电话,那边还是开导她要她别太过疲惫的,怎么现在连人都联系不上

    了呢?

    叶笙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边是母亲跟哥哥,一边是儿子。这边她走不开,可她又想过去回临市看看母亲跟哥哥的情况。

    叶笙用力的拍打了两下方向盘。

    她咬唇,一脚踩住了油门,车子便冲了出去。

    靳远泽是陪着裴晋南回了盐城,路上的时候叶笙给他打来了电话。好在叶笙打电话过来之前靳远泽跟裴晋南说过叶笙的反常,

    所以当叶笙的电话打过来时,靳远泽跟裴晋南对视了一下,便知道怎么回答了。

    挂断叶笙的电话,靳远泽倚靠在驾驶座上,他操控方向盘,目视着前方,疑惑的问,“你们俩吵架了?找人的话,最起码要应该

    要你帮忙啊。”

    裴晋南亦是皱紧了眉头,在他的记忆里,最近跟叶笙的感情是在上升的。

    可如果是感情的上升期,她现在的反应就不对劲了。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叶笙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拧了拧眉头,没再说话。

    “你最近总是往临市跑啊,发生什么事情了?”靳远泽见裴晋南皱着眉头,便换了个话题。病情的事情裴晋南没有告诉靳远泽,

    靳远泽自然不知道。

    而现在,裴晋南依旧不打算告诉靳远泽。他跟靳远泽是兄弟,多年来浴血商场的兄弟,如果他知道现在自己的情况,可能也不

    可能接受。再者就是,现在不是告诉靳远泽的时机,靳远泽如果知道了,那就一定会告诉苏小西,苏小西就势必跟叶笙说……

    裴晋南的眼底划过暗淡,他沉声说,“临市有适合辰辰的骨髓,我过去看看情况。”

    靳远泽相信了,脸上勾勒出一抹喜色,“那结果怎么样?”

    裴晋南道,“还可以。”

    叶笙没能从靳远泽那边得到消息,便回了别墅。

    只不过她进入别墅的时候,裴晋南已经在了。

    裴晋南刚让刘管家调出整栋别墅的监控。

    在监控中,裴晋南了解到叶笙是在书房看了什么东西才出现不对劲的。

    他进入书房,将叶笙动过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很容易就找到了两张纸。

    果真一张是儿子的dna检测报告,另一张则是叶笙整容的证明。

    裴晋南眼底登时就带上了血丝,将这两张纸撕碎扔到垃圾桶里。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儿子的身份,这份dna检验报告是从何而

    来?当初他的确调查出叶笙整过容,可在知道那份证明是假的之后,他也就彻底的销毁了。所以,这些又是为什么出现在书房

    ?又怎么那么巧,会被叶笙看到发现?

    幕后的有心人,是谁?

    裴晋南压住胸口的怒火,他敛眉,平静下来之后脑子里渐渐的闪过了一个念头。

    叶笙下了车就看到了裴晋南的车子停在车库,进了客厅,看到裴晋南的西装外套搭放在衣架上。

    “夫人,您回来了?”刘管家疑惑的问。不是去看小少爷了吗?怎么忽然就回来了?刘管家也是担心小爷,看到叶笙眼眶的眼泪

    ,他心里一咯噔,慌张的又问,“夫人,小少爷怎么样了?”

    叶笙知道刘管家是真心实意的关心,大概跟刘管家说了一下,“还在治疗中,会好的。”最后三个字,叶笙自己也知道,这是自

    己在安慰自己的话。

    “裴晋南呢?”叶笙偏头问刘管家。

    刘管家说道,“先生正在书房。”

    叶笙点了点头,深呼了一口气,抬脚上了楼。每走过一个楼梯,叶笙都觉得像是踩在了刀刃上,疼,非常的疼。

    推开门,裴晋南正端坐在老板椅上看资料。

    过了许久,都不曾抬起头过。

    叶笙的抓了抓拳头,叫了裴晋南的名字。

    裴晋南这才看向叶笙,他淡漠的问,“怎么了?有事吗?”

    叶笙在看过那两份报告资料之后就一直在为裴晋南找借口,她总是有意无意的告诉自己,裴晋南不会像以前那样只靠几张纸就

    怀疑污蔑她。可当看到裴晋南脸上的冰冷,听到他薄唇翕动时溢出的冷声,叶笙的心像被用力撕扯住了一样。

    她强忍住痛意,昂首挺胸盯着裴晋南。

    叶笙说,“嘉嘉跟星辰骨髓配对成功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裴晋南盯着叶笙,淡淡的道,“有需要吗?”

    这一刻是什么感觉呢?叶笙仿佛再一次感受到身处大海的窒息感,她如同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海面扬起一阵风就能将她掀翻。

    叶笙甚至觉得自己的眼眶已经潮湿了。

    是谁在她最困顿的时候给了她宽厚的胸膛,又是谁深情缱绻的告诉她,从此以后都会相信她。

    可这些都是骗局吗?

    叶笙嘴里都是苦涩。

    她尽力掩盖,顽强的不让眼角的眼泪落下去。

    “为什么没有需要?你知不知道,孩子现在的情况?只差七天,如果不能做好手术,孩子会没了的!”起初,叶笙只是带了些许

    的哭腔,越到后来,她的情绪越是难以操控,豆大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肩膀则不住的颤抖,声音越来越大,歇斯底里。

    裴晋南垂在桌下的手青筋暴起,如果叶笙仔细去看,她势必能看到裴晋南眼底夹杂的痛苦纠结以及……深情。

    裴晋南几乎控制不住要站起来,想要揽叶笙入怀。

    他也的确这样做了,垂下的手缓缓的放在桌面上,支撑住身体的力量,缓缓的站了起来,一步步的走向叶笙。

    叶笙瞪大了眼睛,盯着一步步靠近的裴晋南,她竟然有几分的恐慌。因为叶笙看到了裴晋南眼底的冷意,冰冷无情的模样如同

    两年前他无情无意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