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凶悍:傲娇夫〕〔妖妃当道:狐系王〕〔网游重生之植物掌〕〔大侠上位〕〔蜜爱100度:总裁宠〕〔洪荒之云中子传奇〕〔七零军嫂奋斗生活〕〔妙影别动队〕〔惜缘古剑传〕〔一睡十万年〕〔从影评人到文娱大〕〔重生之少将仙妻〕〔神话血脉〕〔网游之花丛飞盗〕〔生命如花终有期〕〔未来一亿年〕〔崛起复苏时代〕〔魔王的绝地求生〕〔电娱之黑暗血统〕〔麻辣江湖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要离婚:总裁,请签字 第218章 如果你爱她,那就签字离婚吧(2)
    裴烨北垂着头,脸上的表情不甚明显。

    蒋青挂断电话,她打量着裴烨北。

    裴烨北站起来,眉中蹙起,哀求的对蒋青说,“伯母,我大哥生病了,您就通融一下吧。”

    蒋青的怒火被勾了出来,她语气不善,“他跟那个贱人举办婚礼的时候可曾想过给我笙儿一点的通融?我女儿掉进孩子,差点死

    掉的时候,他又在哪里?你考虑自己的哥哥是常情,可我的女儿也是我的心头肉。裴先生,念及你是我小外甥的恩人,我们叶

    家不会将仇恨牵扯在你身上。但我希望,下次你不要说这么愚蠢无知的话。”

    蒋青发泄完,叫了护工来照顾两个孩子,她则同叶琛派过来的人一起离开了医院。

    裴烨北在身后用愧疚着急的语气喊着伯母,却没人答应。

    等到人从走廊离开,裴烨北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他低头摆弄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目光渐渐的阴沉下来。一个将死的人,凭什

    么跟他抢人?而且明明他才是对待叶笙最好的人,他才是那个可以无条件信任叶笙,将全部爱情都交给叶笙的男人。

    裴烨北面色阴冷,一把拽住走过来的护士。

    护士一僵,“这位先生,你……有事吗?”

    “孩子高烧不退,哭着喊妈妈,你有辰辰妈妈的号码吗?方便给她打一通电话吗?”

    护士被刚才裴烨北脸上的冰冷吓了一跳,但听到他磁性温和的声音,护士抬起头。

    裴烨北勾着嘴角冲她一笑,“护士小姐,你方便吗?”

    小护士脸颊微红,忙说,“可以的。”

    “谢谢了。”

    “没事没事。”小护士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儒雅的男人,听着他的声音,小护士觉得耳朵都要怀孕了,她一边拨打电话,一边用

    余光打量着裴烨北。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小护士收起手机,不好意思的说,“这位先生,叶女士关机了。”

    裴烨北笑着,“没事,那我先安抚着孩子一下,如果叶小姐回电话了,麻烦您跟她说一下孩子的情况。多谢了。”

    一般人都会去拒绝长得好的人,无论男女。小护士自然不会拒绝裴烨北。

    别墅内,靳远泽眼睁睁的看着一名身穿白大褂的男人进入了房间。

    靳远泽眯了眯眼,偏头凝视着刘管家,“怎么回事?”

    刘管家一脸茫然,自从叶笙上了楼,他都没上过楼。而且内线也没有打来任何的电话通知让他找医生,难道是……

    靳远泽低咒一声,抬腿跟在医生身后,阔步上了楼。

    靳远泽原本以为是裴晋南出了事儿,推开门之后发现是叶笙昏倒了。

    他皱着眉头,挠了挠头,心里慢慢的涌起了愧疚。在裴晋南警告的目光瞥过来之前,他赶紧出去了。

    卧室里,裴晋南面色冰冷,本来就分明的轮廓因为他的严肃变得更加的紧绷。他哑声问家庭医生,“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认真的检查了一番,最终站起身说,“夫人情况还可以,只不过夫人最近的压力太大了,承受不住巨大的心理压力自然而然

    会疲惫昏厥。”

    裴晋南点了点头,凝视着叶笙一张憔悴的脸,他眼底晃过心疼。

    医生开了安神的药,便离开了。

    裴晋南坐在床头,略带薄茧的手抚摸着叶笙消瘦的脸颊,眸色深深。

    “别走,辰辰别走。”

    “不要,晋南。别走,别走……”

    裴晋南陪着叶笙坐了一会儿,正要起身,他的手被牢牢的抓住。紧随着,手背上就盖上了一层濡湿。叶笙紧闭着眼睛,因为梦

    境太可怕,睫毛不停的颤动着,像个惊慌失措的小兽。唇瓣张张合合,说出的那些呓语显示出她的无助跟害怕。

    裴晋南脑子里那些自以为是的考究尽数消失,重眸越来越深邃,眼底霸道的占有欲一寸寸彰显出来,他反手握住叶笙白皙纤细

    的小手。

    还没清醒的叶笙感觉到握住她的力道,眉头慢慢的平整下来。

    裴晋南攥住叶笙的手,细细的吻落在叶笙的手指上。

    等到叶笙终于平静下来,裴晋南站起来,走向书房。他翻阅庄孝给他的一些医学典籍,从古书上寻找跟自己如今情况相似的症

    状。

    靳远泽推门而入,倚靠在门上,他抱着胳膊,抬眸远看裴晋南桌子上的书籍,啧啧两声,“难过美人关,老裴,你有没有出息了

    。别看了,反正你不都做了决定,准备去死吗?”

    回答他的是裴晋南扔过来的茶杯。

    靳远泽迅速的闪开了,他咧着嘴痞气的笑,“走了,今天太累了。我要去找个妹子好好放松放松。”顿了顿,靳远泽笑,“你瞪我

    有什么用?反正叶笙知道了。”

    裴晋南喉头滚了滚,仿佛有话要对靳远泽说,可最后汇聚成淡淡的一声,“谢谢。”

    兄弟之间的感情就是如此,靳远泽耸了耸肩,潇洒的说,“矫情。”言罢,靳远泽摆摆手,转身离开。走出别墅,靳远泽回头看

    了一眼裴晋南书房的光亮,悬在心头的巨石稍稍放了放。

    有了希望,总比一心赴死好。

    靳远泽上了车,吹了声口哨,哼着歌。耳畔忽然又回荡起裴晋南刚才淡淡的道谢。

    靳远泽笑了笑,他其实也是在帮自己,他想不到如果没有裴晋南,他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的。而如果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也去

    世了,他是真的受不了。

    叶笙没发烧没感冒,不过是因为无法承受太大的压力,昏倒了。但休息一会儿之后,她便清醒过来了。她眨了眨眼,下意识的

    去掏手机看时间。拿出手机一看,却是关机的状态。叶笙揉了肉太阳穴,单手撑住疲软的身体,靠在床上。

    审视的眸光在四周扫了两眼,叶笙这才发现房间里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裴晋南?”叶笙喊。

    回应她的是寂静一片。

    叶笙一边开机,一边下床。她将外套披在身上,走下床,正要推门出去,发现房间茶几的茶杯下压着一张白纸。叶笙严禁手快

    ,走过去将纸张拿了起来。赫然是一份病危通知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