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如潮水阿正〕〔与青丘狐狸少主青〕〔总裁爸比从天降〕〔星途璀璨:豪门前〕〔靳少强宠小逃妻〕〔帝少追缉令,天才〕〔萌妻甜蜜蜜:厉少〕〔萌宝助阵,甜妻翻〕〔一胎三宝:总裁大〕〔先婚后爱:老公轻〕〔暖婚似火:顾少,〕〔太古龙神诀〕〔诱妻入怀:帝少大〕〔男神校草甜甜宠〕〔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抗日之铁血英雄〕〔农女倾城:腹黑相〕〔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国医狂妃:邪王霸〕〔透视小兵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要离婚:总裁,请签字 第263章 不哭,别吃醋,我应该是在为你守身如玉(1)
    司机问他去哪,他竟然无意识的说了清水豪庭几个字。

    叶笙在浏览裴氏集团最近的股份跌停状况,忽然听到门铃响了起来。

    她一怔,起身去打开门。

    一开门,一堵硬挺的身体就撞入了她的怀里。

    “阿愉……”

    叶笙还没反应过来,简单的两个字如同晴天霹雳。

    她眼眶发涩,渐渐的泛了红。‘阿愉’两个字是傅峥嵘潜意识里的印象吗?所以她的坚定都是正确的吗?

    叶笙咬着唇,含泪将傅峥嵘搀扶进来。

    但男女力气悬殊,叶笙没抓住傅峥嵘,傅峥嵘身子一沉,拽着她,两个人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沙发材质松软,傅峥嵘倒在沙发上,身体都陷了进去。叶笙被他一扯,倒在了他的胸口。

    处于傅峥嵘喊出‘阿愉’时的震撼里,叶笙久久都难以回过神来。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血液上涌一股脑的顶了上来。

    叶笙压在傅峥嵘的身上,褐色的眸子亮晶晶的,仿佛是星空中一颗璀璨的星星。

    “你喊我什么?”叶笙依稀能听到胸口狂乱无章的跳动,她扯着傅峥嵘衬衫的领口,激动的开口询问。

    傅峥嵘酒量差,平素里的自律早已荡然无存,胸口处传来的馨香令他心潮澎湃。更何况叶笙跨座在他的胸口乱动,下腹一股火

    顶了上来。

    他忽而睁开眼睛,漆黑的眸子如同一湾深水,叶笙看了都拔不出视线来。

    叶笙绷直了唇线,一瞬不瞬的打量着傅峥嵘,又确认了一遍,“你刚才喊我‘阿愉’了对吗?”

    跟顾家的关系早就在跟将顾远撕逼之后就被她藏得严严实实,顾欢愉这个名字也不会出现在所有的调查资料中显示,叶笙敢确

    定,‘阿愉’这两个字是傅峥嵘酒醉后潜意识里存在的。

    在被傅峥嵘逼问后的胆怯全部都随着这两个字一起消失了,叶笙眉毛弯成了月牙状,眼睛里像是藏着星辰,她激动到眼泪止都

    止不住。

    她放肆的坐在傅峥嵘的腹部,咬着下唇,攥着拳头,用力打在傅峥嵘的胸口,她哭得像个撒娇的孩子,“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混

    蛋!谁让你忘记我的!”

    傅峥嵘依稀残存了意识,但叶笙此刻抱怨中带着软绵的模样太令人心颤了,清醒的时候他都无法确定究竟能不能抵挡这种诱惑

    ,更不用说是这种情况下。傅峥嵘从下边凝视着叶笙姣好的容颜上沾染的水珠,听着她一声声的埋怨,心里忽然一软。

    可心软的同时,傅峥嵘又记起那个黑色的胸衣。眼底登时就泛起了霸道的占有欲,宽大的手掌附着在叶笙的手臂上,他反手将

    叶笙压在了身下,以吻封缄,堵住她接下来所有的话。

    细腻的触感如同是冰凉的果冻在嘴唇滚动,指腹下光滑的触感堪比上佳的绸缎,傅峥嵘理智尽失。

    他终究是在没调查清楚所有的事情真相前,动了人。

    从沙发到卧室,傅峥嵘都发了狠。

    大床上,傅峥嵘表现得根本不像是个禁。欲的人。事情到了一半,傅峥嵘的酒其实也醒得差不多了。可沉沦在欲。望下,他无

    法控制住身下的动作。

    叶笙许久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她根本承受不住。

    两次过后,她的手指发软,艰难的抵在傅峥嵘的胸口,“不……要了……”

    在床上,特别是在身下的叶笙跟在外表现得完全不一样,身体软得像个小猫一样,每一个地方都契合到无法抽离。

    傅峥嵘将额前的汗渍抹去,重新箍住叶笙的肩头,薄唇凑到叶笙的耳垂处,喑哑的嗓音在叶笙耳畔响了起来,“鼻子小,能力就

    弱?我理解的是这个意思吧。”

    叶笙讶然,睁大了水润的眼睛,怔了许久才明白过来这是什么意思。她皱眉,耳根微红,抬手去推傅峥嵘,“你差不多行了。”

    傅峥嵘没有说话,回复叶笙的是新的侵占。

    傅峥嵘纾解了欲/望后,叶笙已经承受不住巨大的冲击晕过去了。傅峥嵘喉结上下一滚,撑在叶笙身上,打量着她绯红的脸颊,

    残存在傅峥嵘脑海中那场激烈性事里的女主角终于清晰的暴露出了她的脸。

    紧接着,是一股无法压制住的想念。

    傅峥嵘黑色的瞳仁骤然一缩,脑子里竟然闪过了一个陌生的画面--。

    阳光下,一个男人脸色煞白的坐在躺椅上,女人趴在他的膝盖上,握住他的手一声声哭着说不要离开,不要留下她一个人。

    傅峥嵘竟然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他心一抽,紧攥住叶笙的手腕。如果到现在这份上,他依旧不肯承认自己是那个已经过世的

    裴晋南,那就是个傻子了。

    靳远泽匆匆啊跑出了酒吧,四处张望了一圈,却并未看到熟悉的身影。他按住眉心,轻嘲的笑了笑。

    喝酒喝到这种地步,竟然会出现幻觉。

    他勾着嘴角,折返回酒吧。回到原处之前,他看了一眼手机,并没有任何苏小西的消息。

    “泽哥,看什么手机啊,来啊,我们喝酒。”坐在靳远泽身旁的女人挑起酒杯,往靳远泽的怀里钻。

    靳远泽痞笑,桃花眼眯起来,眉梢上扬,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在一个女人身上耗费四年时间,得到的却是那颗冰冷的心。他头一次对一个人提出结婚,提出去见过世的母亲,却也唯独那个

    人丝毫不在乎。靳远泽眼睛里皆是落寞,强忍住心口的痛意跟酸楚,插科打诨,大笑着,一杯一杯的酒水入了腹。

    跟靳远泽闹僵,苏小西其实也没有过得很好。譬如冬天大雪夜,身旁没有了那个人,她会被冻醒。可清醒后,她坐在床头,回

    想起机器穿过她的身体清宫时的无助感,这点冷,似乎也不算什么了。

    更何况,自从靳远泽摔门离开后,媒体隔三差五就会爆出靳远泽的新女友,苏小西受过太过感情的伤害,除了跟叶笙之间的感

    情,她不敢将其他的感情看得太重。

    第二天清晨,阳光洒在房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重生之娇宠小军妻〕〔杀手兵王俏总裁〕〔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