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魔心尖宠:丫头〕〔行舟万界〕〔快穿撩心:男神总〕〔旷世公子〕〔明匠〕〔星际逆袭指南〕〔神级卡徒〕〔丞相保重〕〔暖婚厚爱,老公大〕〔重生东游记〕〔超越次元的事务所〕〔传奇之超级法师〕〔都市之恐怖大师〕〔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注视深渊〕〔漫威之无敌符咒〕〔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倾世盛宠:粗野将〕〔末日有战车〕〔哈利波特之银河帝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要离婚:总裁,请签字 第269章 换心手术哥哥不瞒你,你不是裴晋南(3)
    不满叶笙温吞的速度,傅峥嵘伸手一把扯住了叶笙的手,将叶笙拽了到了床上。

    叶笙猛然抬起头,警惕的瞪着傅峥嵘,“好累,你不累吗?”

    傅峥嵘初尝滋味,指腹按在叶笙的手腕处,抚摸着她的肌肤,还有点蠢蠢欲动的念头。只可惜叶笙卸了妆之后,叶笙的黑眼圈

    有点厉害,傅峥嵘也只能作罢。

    他将腿上的杂志放在了床头柜上,把叶笙揽在怀里,关上了灯。

    “穿这么严实,不热吗?”

    黑夜中,他咬着叶笙的耳垂,在她耳垂处吐着湿气。

    叶笙骨架小,被傅峥嵘这么一圈,整个人就被男人包裹住了。她身体四周都是傅峥嵘的味道,心跳本就加快了速度,现在他又

    在她耳畔吐着湿气撩拨着她的神经,这令她呼吸发紧。

    “你别靠我这么近。”叶笙哑声说。

    耳畔响起傅峥嵘低沉的笑声,“不然脱了?”

    穿这么多,不就是为了防人的吗?叶笙又怎么可能脱了?她咬了咬嘴唇,伸手推傅峥嵘的手臂,“沉死了。”

    叶笙越想挪来,被傅峥嵘箍得越紧。

    “防我?”

    “你想多了。”

    “那就脱了。”

    叶笙:“……”

    傅峥嵘掀起叶笙的睡衣,有意无意的磨蹭着叶笙的皮肤。

    叶笙被撩拨得心跳如麻,她颤着声,“别动了。”

    “穿这么厚,是防我?”

    叶笙被他念叨烦了,咬着牙,“是是是。”

    果真下一刻,她身上的睡衣就光荣牺牲了。

    然后,傅峥嵘自己下了床,找了一件单薄的睡衣回来,“你选的睡衣太厚了,穿着不舒服。”

    叶笙被他折腾得要睡着了,哪里还能听得到傅峥嵘究竟在说什么,只能任由他摆弄。

    睡得隐隐约约之间,叶笙似乎意识到傅峥嵘去了浴室,模糊的睡梦中哗啦啦的水声延续了一阵时间。

    她嘴角一勾,忽然想起前阵子在微博上看到的那句话--。

    终于可以安心的睡,醒后拥抱鲜活的你。

    日子这么一天天的过,两个人各自有各自的忙碌圈,但又相处得特别的和谐,感情也在点滴的小事中慢慢的热了起来。

    两天后的下午,傅峥嵘上班之后,叶笙被一通电话约了出去。

    咖啡馆里,肖战给她的一份资料。

    “夫人,您看的时候不要太激动。”

    裴晋南离开后,肖战就被叶笙雇佣了。平常一些隐蔽的事情,一般都是肖战在暗地里调查。比如关于傅峥嵘更详细的资料。虽

    说确定了傅峥嵘就是裴晋南,但裴晋南为什么会变成傅家的继承人,这有些想不通。

    接过牛皮袋,叶笙眯起眸子,勾了勾嘴角,作势就要去拆牛皮袋,却被肖战阻止了,“笙姐,现在不是看的时候。你还是找个安

    静的地方看吧。”

    肖战站起身,“我就先走了笙姐。”

    叶笙点点头,虽说着急看到真相,但既然外边不适合看,她就收了起来。

    “谢了。”她将额前的散发梳理到耳后,拉直唇线,对肖战说,“我记得你交了女朋友是吧,给你一个月的假期。”

    肖战挠了挠头,“笙姐,你说这话有点早了。等你看过了今天我交给你的这些内容,估计恨不得让我一天当四十八个小时用。”

    叶笙微怔,“这么夸张?”

    肖战眼底闪过一抹对叶笙的同情,他开口,“笙姐,你有什么事情随时跟我说,我不能留太长时间,就先走了。”

    送走肖战,叶笙也回到了公寓。

    把自己关在书房,叶笙拆开了牛皮袋。

    冬日暖阳抛下缕缕温和的阳光,被窗棂划分成一块一块的,洒在被密密麻麻的字体占满的a4纸上。她冲了一杯咖啡,轻抿了一

    口,这才将目光放在纸张上。

    调查结果的确如同肖战所言那般,叶笙每看一个字,都觉得血液向上涌了一寸,看完所有内容后,她血液顶到了脑门。阳光落

    在她的身上,她都感受不到温暖。

    从沙发站起来,她眼前发黑,还没走两步,脚下一软,瘫软的倒在了沙发上。

    庄家……庄孝……傅峥嵘……

    她怎么也想不到,傅峥嵘竟然跟庄家有关系。为什么是庄家?庄家究竟在背后做了什么!庄家对裴晋南做了什么!又是为什么

    让裴晋南变成了傅峥嵘!当年送去火化的过程中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年庄孝所言的症状跟诊断又是真是假?

    叶笙咬紧了牙关,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她瞪大了眼睛,眼白里布满了血丝。颤抖着拿起了手机,给肖战打了一通电话。

    被肖战嘱咐多次,叶笙才放弃了拿着这张纸到庄家质问的冲动。她知道,这些证据太浅薄了,不足以令庄家承认他们的所作所

    为。

    叶笙跟肖战商量好了接下来调查的方向,唯一能做的就是忍。

    晚上傅峥嵘赶回来已经是半夜十一点。

    他推开门,客厅里亮了一盏小灯,小灯散发着温暖的昏黄色。

    傅峥嵘借着灯光,慢慢走到叶笙面前,弓着身子,把睡着的叶笙打横抱了起来。

    把叶笙放在床上,他发现叶笙的眼角有一抹濡湿。眼角之下的鬓角被眼泪打湿了,变得湿漉漉的。

    傅峥嵘心口一紧,伸出手将叶笙眼角残余的泪珠擦干净。

    握住叶笙的手,细细的亲吻着叶笙的指尖。

    叶笙早就醒了,傅峥嵘亲吻她手指头的模样就像是一年前一模一样,就算失去了记忆,这个小动作还是没变。

    叶笙嗓子里涩涩的,她吸了口气,调侃傅峥嵘,“刚才去厕所,没洗手,你也敢亲。”

    傅峥嵘撷掉叶笙的眼泪,放在两指之间摩挲,“哭了。”

    叶笙想起调查出的东西,心里除了愤怒,还有对面前这人的心疼,她攀在傅峥嵘的怀里,哑声说,“晋南,我好想你。”

    傅峥嵘顿了片刻,这是叶笙第一次清醒的时候在他面前喊出‘晋南’两个字。

    他一时之间有点无法适从。

    “刚才做梦梦到你离开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