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蜜暴击:我的恋〕〔御用兵王〕〔野性小叔,别乱来〕〔喵系小甜妻:影帝〕〔重生之军宠:六零〕〔郡主养成记〕〔我不是保镖〕〔冒牌真仙〕〔我在两界做女神〕〔超大陆入侵〕〔朱门嫡妻〕〔隐婚蜜爱:总裁欺〕〔邪帝独宠:重生巅〕〔重生商女:季少,〕〔极道拳君〕〔农妻喜种田:痴傻〕〔重生甜妻请签收〕〔迷失战境〕〔王者荣耀:陆神有〕〔天地外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要离婚:总裁,请签字 第354章 裴太太还想是谁(1)
    罗外公看过天气预报,从卧室出来看到叶笙捂住小腹的痛苦模样。他脸色一变,拄着拐杖走了过去,“丫头你怎了?”

    看到叶笙捂住的地方向外渗血,罗外公立即喊,“老伴!”

    罗外婆手里端着红糖糍粑,立即往里走,见叶笙脸色苍白的模样,手里的东西掉在了地上。她阔步走上前,匆匆找来了马扎让

    叶笙坐下。

    伤口线都没拆,更不用说伤口愈合了。方才撞那么一下,着实太疼。初初撞上去的几秒钟,叶笙眼前都是黑乎乎的一片。

    坐在马扎上,腹部的痛意渐渐削减,叶笙才终于缓过来。

    抬起头,她看着罗外公跟罗外婆,“没事的外公外婆。”

    罗外婆情绪倒可以,只是默默的去抹眼泪,罗外公直接发了脾气,拄着拐杖,他厉声,“说什么胡话!都这个样子了,还没事?

    什么样子有事?”在裴晋南被去世的那一年,叶笙怕两位老人家承受不住,经常带着小爷赶过来。

    才让两位老人闯过难关,在两位老人心里,叶笙早就是亲人,是放在心上疼爱的小辈。

    叶笙艰难的勾了勾嘴角,“外公,没事的。您别担心,我就是怕你们等我。”

    罗外婆豆大的眼泪一滴滴的滚了下来,将叶笙抱在怀里,“你这个傻孩子,生病了就不要来了。我们又不是不能去看你。你这个

    傻孩子。”老人一下下的拍打着叶笙的后背,虽说是拍打,可根本不舍得下重力度。

    叶笙噗嗤一笑,“外婆,行了,不打了。再打我也要哭了。这下好了,碗筷可要您自己刷了。”

    罗外婆伸出戳了戳叶笙的额头,“臭丫头。”

    叶笙莞尔一笑,吐了吐舌头,将罗外婆拿出来的红糖糍粑接过来,“外公外婆,我都带走了。”

    罗外公提出了药箱,“先擦一擦,这个时间回去也不安全,明早早点回去。”

    叶笙点头,温柔的笑着,“好。”

    “晚上关好门,要过年了,村里有些手脚不干净的喜欢进屋偷点东西。”罗外婆对着叶笙的背影说。

    叶笙扭过头,笑盈盈的点点头。门外小灯笼散发出的红光落在叶笙的头上,肩膀处,使得她整个人身上多了一层暖意。

    罗外婆看得掉了眼泪,等叶笙进入厢房后,她擦了擦眼泪,对罗外公说,“跟我的囡囡一个样,这么善良,小南有福气,有小愉

    这个好孩子陪在身边。”

    罗外公附和,“如果晋南不是我外孙,小愉这么好的女孩,他配不上的。”

    叶笙进入厢房,屋子里提前放好了小太阳,暖阳阳的。

    她将上衣脱了,看了看伤口的位置,并不严重,只是出了血。

    幸好是冬天,没什么大问题。叶笙简单的擦了擦酒精,换了一块纱布,躺在床上往嘴里塞了一块红糖糍粑。

    甜甜的,软软的,糯糯的。

    叶笙吃了几块,看了看凸起来的小肚子,皱了皱眉,不敢再吃,强行停了下来。

    洗漱一番,她便上床准备睡觉。

    关了灯,窗外的月光抛了进来,叶笙在光华下,渐渐的进入了梦中。

    只是睡到一半,身上袭来了一股凉意,凉意过后,是一堵紧实的身体。

    叶笙猛然想起了外婆之前说得‘小偷’的事情。

    小偷?

    她猛然睁开眼睛。

    只是一睁开眼睛,并未看到有什么人。

    叶笙眯了眯眼睛,偏头向侧边看了一眼,漆黑中隐约能看到模糊的轮廓。

    “谁?”大梦初醒,还带着几分模糊,意识也并不是很清晰,唇瓣上下贴合了两下,吐出一个单字。

    “裴太太还想让谁爬上你的床?”寂静的房间,裴晋南的声音低沉沙哑,猝不及防的闯入了叶笙的耳畔。

    叶笙的瞌睡虫顿时就被赶跑了,她愣了几分,无辜的眨了眨眼。几秒钟后,她猛然坐了起来,打开了房间的灯。

    昏黄的小灯亮了起来,裴晋南如同雕刻一般的脸就出现在叶笙眼前。男人头发微微有点乱,非但不显得邋遢,反而多了几分慵

    懒的气质。

    叶笙盯着裴晋南,她咬住了下唇,紧握住手掌,胸口起伏了两下。确定裴晋南完好无碍,她将目光从裴晋南的身上剥离,带了

    几分赌气,侧身背对着裴晋南躺了下来。

    裴晋南眼中的柔色在灯光下愈发的缱绻,他将外套脱下来,躺在叶笙的身旁。健硕的身子贴在叶笙的后背,手臂穿过叶笙的臂

    下,缠绕在叶笙腰间。

    “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不生气了好不好?”下巴抵在叶笙的肩膀,裴晋南凑到叶笙的耳畔沉声开口。湿热的呼吸似有若无的缠缚

    在叶笙的耳垂上,难免引起颤栗。

    而紧接着,叶笙感觉到自己的上衣被掀开,粗粝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她的腹部的肌肤。

    叶笙许久没感受到这种旖旎的气氛,她几乎有点承受不住。伸手打开裴晋南的手臂,叶笙语气发冲,抱着胳膊,背对着裴晋南

    呛声,“你精虫上脑吗?还是说我现在的作用就是给你纾解性压力?”

    女人,特别是在爱人面前,哪有不矫情的。独自生活的这大半个月,叶笙想的都是裴晋南的安全问题,对于裴晋南说谎孤身一

    人涉险撇了她的问题早就没放在心上了。可如今真的看到了他,叶笙就忍不住抱怨。说出来的话也不是那么好听。

    只是叶笙发泄完,吐出这两句话后,她感到右下腹手术过的位置传来一阵清凉感。

    稍稍愣了愣,叶笙侧了侧脸,余光扫到裴晋南正在给她的伤口上药。

    “像个小孩子一样,刚做完手术谁允许你到处乱跑的。”他并没将叶笙方才的言论放在心上,淡漠的吐出几个字,埋怨叶笙不认

    真对待自己的身体。

    叶笙心头软了几分,她如实说,“外公外婆一直在等我们,一个人也不来,老人家会伤心。”

    裴晋南看着她温柔的脸颊,嘴角上扬,“不生我气了?”

    叶笙白了他一眼,“你哪知眼睛看到我没生你的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她的乖软撩起波澜〕〔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枕上名门: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