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宦海风云记〕〔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斩月〕〔罪妻凌依然〕〔重生六零嫁糙汉军〕〔凌依然易瑾离〕〔万相之王〕〔商运红途〕〔民调局异闻录之最〕〔鹰掠九天〕〔入赘王婿〕〔九星之主〕〔禁区猎人〕〔张诺李世民〕〔战神无双九重天〕〔深城首富凌依然易〕〔禁欲总裁,求放过〕〔龙婿叶凡〕〔医胥〕〔王爷,王妃貌美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诅咒太棒了 第十五章 小母牛炸了
    “噗嗤!”

    利剑光影一闪而逝。

    2级异兽,被干脆利落的一刀秒杀。

    “咚……”

    十几米的异兽,轰然倒地。

    陈宇燃烧着依旧澎湃的劲气,左手抱女,右手持剑,潇洒转身,嘴角上扬:“你们没事吧。”

    “宇哥……”八荒姚愣神许久,连忙抹了抹眼角:“怎么这么晚才出来,你……”

    话未说完,段野忽然开口:“快看!那是什么东西?!晃荡的?”

    八荒姚下意识的目光下移,原本苍白的脸蛋瞬间通红:“啊……”

    “?”陈宇也回过神,低头看了一眼:“……卧槽!”

    连忙将手中的女生一扔,他捂住胯部,老脸变成酱紫色:“你们还看个几把?转过去!”

    八荒姚立刻转身,捂脸蹲下,大脑一片浆糊,脖子根都红了。

    段野上下打量:“别挡了,显然挡不住。”

    陈宇:“……”

    段野:“这是你最新解锁的癖好吗?”

    “闭嘴,把衣服给我一件。”陈宇骂骂咧咧:“又把衣服烧没这件事忘了……”

    “嚯!”段野精神一凛:“为什么要加又?老暴露狂了啊。”

    “滚。还有那个谁……”陈宇突然指向地上的张燕燕:“你没死啊?还特么在这看?”

    张燕燕连忙闭上微眯的双眼:“哎呦…哎呦……”

    穿上段野递来的上衣,陈宇发现盖不住,又盯上了对方的裤子:“把它也给我。”

    “那我穿什么?”

    “你穿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陈宇直接来硬的,上前拖拽段野的裤子。

    “别!你干嘛?宇…宇哥不要啦!宇哥不要……”

    半分钟后,裤子易主,陈宇低头系上腰带,鼻子不自觉的抽了抽:“嗯?什么味?”

    “什么什么味?”段野穿着短裤,面色不善。

    “你衣服怎么这么骚啊?平时不洗澡吗?”

    “哎呦……哎……”正在低声痛吟的张燕燕立刻闭上嘴巴。

    “你个要饭的还嫌骚?”段野大怒:“你特么穿不穿,不穿给我。”

    “穿穿穿,别拉拉扯扯的。”挡开段野,陈宇蹲下身,查看安全员张铁的情况。

    观察半晌后,眉头微皱:“昏迷了,出血也比较严重。不知道内脏有没有受损,得尽快送医。”

    “那就快走吧。”段野环视左右:“刚才动静太大,肯定会引来异兽。”

    “嗯。”点点头,陈宇又看向张燕燕,伸手拍了拍她的脸:“喂?你怎么样?”

    “手…手臂疼。”

    “肚子我看一看。”扒开对方的手,陈宇看了一眼,顿时露出了地铁大爷的表情:“额……肠子都出来了。”

    直起身,他小心翼翼的抱起张铁,随后对段野指挥:“把那两个伤员扛我背上。”

    “好。唔,你要把她们都扛回去?”

    “怎么?你有飞机?”

    “……这一路颠簸,会不会加重伤势。”

    “那只能看天命了。”陈宇耸肩:“能救活一个是一个。对了,把张燕燕放在最上面,至少不会被压坏,还有个肉垫做缓冲。”

    “谢…谢谢你。”张燕燕虚弱的开口,有些受宠若惊。

    “不用谢。你还欠我八百学分,死了的话挺棘手的。”

    张燕燕:“……”

    扛起两个女生,陈宇回头瞥了眼尘土密布的洞口,便收敛了劲气,沿着来时的路线,快步向前。

    “宇哥。”段野费力的追上:“把铁哥的电话拿来,我给学校打个电话,让学习联系政府派直升机接咱们。”

    “行,在他兜里,自己拿。”陈宇抱了抱怀中的张铁。

    段野将手深入:“咦?手机怎么是椭圆形的?”

    “你个大傻,黑灯瞎火的你摸啥呢?!是外侧的兜!”

    “哦哦哦……你特么还骂我,你是吃啥了?给那玩意整变异了。”

    “闭嘴。嗯?八荒姚呢?”陈宇停下脚步。

    “还在后面蹲着呢。”

    “这孩子心理素质也太差了。”

    “别怪她,看到脏东西了,可以理解。”

    “我艹你大爷。”

    “你还是试着找牲口吧,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

    ……

    很幸运,众人一路上并未有大波折。

    中途遇到一些异兽,等级也不超过三级,被状态始终全盛的陈宇轻松灭杀。

    当他们回到宝市的时候,已是接近凌晨。

    进入医院,经过数个小时的抢救,张燕燕和她的队友徐若,都脱离了危险。

    张铁反而是受伤最重的。

    颅内出血,肝脏破裂,三根肋骨插入肠胃……

    也就是靠着生命力强悍,换做其他二级以下的武者,坚持不了一小时。

    最终,在联系校方后,陈宇为张铁办理了转院,并连夜乘坐校机,返回了京城。

    “别担心,命肯定是吊住了。”

    京大附属医院,走廊中。

    目送张铁被推进重症监护室,陈宇拍拍段野的肩膀:“京大医疗很不错,八荒姚当时伤多重?都救回来了。”

    闻言,段野揉了揉脸:“我没想这个。我就是挺感叹,还不到半分钟,铁哥就被打成这个样子。4级武者真的太危险了。”

    “是啊……”

    “但我更感叹,你俩二级还没到,却屁事儿没有?”

    “不一样的。”陈宇摆手:“我和八荒姚是躲着打,一直在逃窜,算是走钢丝。而且我还偷袭重伤了一个4级,其余人投鼠忌器,怕我一个闪现过去就被秒掉了。”

    段野默然:“铁哥是为了保护我,根本无路可退,只能和他们硬碰硬……”

    “对。而且他当时的状态还很差。你看张燕燕,不也是因为硬怼,差点死掉了吗。等级之差,就是很难弥补的。”

    透过监护室的玻璃,段野看向病床上的人影:“那铁哥他是怎么打赢张钢的?”

    “……可能地牢里发生了一些事吧。”

    两人相视,沉默下来。

    而一旁的八荒姚,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只是低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些什么。

    “说起来,真的已经很幸运了。”

    半晌,见气氛沉闷,段野勉强露出笑容,左手搂着陈宇,右手拍着八荒姚:“那种情形,必死之局,我们竟然谁都没死,这是个值得庆祝的事,哈哈哈……”

    刚笑到一半,一位女护士从重症监护室内走出,上下瞥了段野一眼:“先生,这里是医院,请不要只穿着内裤走动。”

    段野笑容顿僵。

    ……

    ……

    “咚咚咚!”

    当日。

    上午,八点。京大宿舍楼。

    陈宇的房门被敲响了。

    缓缓睁开双眼,他迷糊了片刻,反应过来,起身,下床,打着哈欠走向门口:“谁啊?”

    “陈宇同学,我们是学生会的。请你开门。”

    “吱——”

    房门打开,陈宇揉了揉眼睛,左右观察:“干啥?”

    只见门外,站在两男一女,都是高年级学生模样。

    为首的女学生上前一步,道:“陈宇同学,关于昨晚‘挽救失足女武者’任务的相关事件,学生会想要和你了解一下。”

    “张钢是公平会的事?”

    “详情,会有专业人员向您询问。现在,请您穿戴整洁,随我们前往学生会。”

    “这里问不行吗?”

    “陈宇同学,请配合学生会工作。”

    打了个哈欠,陈宇没辙,只得回屋洗漱一番,穿好衣服,跟着三个学生会成员离去。

    走出宿舍楼,穿过演武场,四人来到了一片别墅区内。

    在从左数第五栋别墅前停下,女学生伸手示意陈宇进去:“到了。”

    “嗯。”

    点点头,陈宇推门而入,就见装修简洁的大厅里,还站着段野和八荒姚两人。

    “咦,那你们也被叫来了?”

    “早就来了。听说张钢这件事学校很重视,会有大佬来和咱们了解情况。”说着,段野凑上前,揪了揪自己的上衣,递给陈宇:“来。”

    “嗯?”陈宇疑惑。

    “你闻闻。”

    “干啥?”陈宇嗅了嗅:“怎么了?”

    段野:“还骚吗?”

    陈宇:“……”

    段野又走到八荒姚身前,揪起衣服:“你闻闻,骚不骚。”

    八荒姚:“……”

    “如果不骚,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段野凝重道:“我怀疑,昨晚上是张燕燕尿我身上了。”

    “别特么胡说八道。”陈宇被戳中了笑点:“她神经病啊,往你身上尿。”

    一旁的八荒姚,忽然欲言又止。

    “怎么?”段野眼前一亮:“姚子,你想说啥?”

    “我……”少女看了眼段野,又看了看陈宇,脸颊泛红:“宇…宇哥,昨晚你从地洞出来的时候,其…其实……”

    陈宇:“?”

    八荒姚:“其实我什么也没看见……”

    陈宇:“……”

    陈宇面无表情:“既然没看见,就不要说出来了谢谢。”

    “你们在说什么?”段野插嘴,揪起自己的衣服:“不是在讨论我怎么骚了的问题吗?”

    陈宇:“你一直都很骚。”

    段野:“但此骚非彼骚……”

    “吱嘎。”

    两人拌嘴间,别墅大门被推开。

    迎面走来了三个人。

    陈宇等人闻声望去,皆是一愣。

    八荒姚更是怯生生的退后半步。

    那三人,为首者正是——八荒易。

    “咚!!”

    别墅大门自动关上。

    八荒易摘掉兜帽,毫无感情波动的开口:“京大学生会长,八荒易。”

    “八荒易大佬!这您还用自我介绍?谁不认识你啊!”

    段野反应过来,兴奋一个大蹦凑上前,不知从哪掏出一支笔,撩起衣服,露出肚皮:“易神,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就签肚脐眼上面。”

    八荒易眼神平静,与段野对视了一眼。

    “嘶。”

    段野顿时感觉心里一寒,连忙退后:“啊……我开个玩笑。”

    “今天,找你们的目的,你们清楚。”八荒易带着两位下属,径直走向别墅二楼:“一个一个来我书房,把该说的都说了。”

    目送八荒易慢步离去。

    段野眨了眨眼,看向八荒姚,竖起一根大拇指:“这…这也太有型了吧。你哥太酷了!不亏是我偶像啊!”

    “是啊。”陈宇点头,也看向八荒姚:“你哥是小母牛来月经……”

    段野:“怎么说?”

    陈宇:“血牛逼!”

    段野摇头:“不不不,这是小母牛来月经……”

    陈宇:“怎么说?”

    段野:“牛逼坏了啊!”

    陈宇:“不不,是小母牛来月经……牛逼废了。”

    段野:“不,是小母牛来月经……牛逼不行了。”

    “是小母牛来月经……谁上也不好使。”

    “小母牛来月经……牛逼红红。”

    “小母牛……”

    “咚!!”

    二楼书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学生会成员大吼:“你们特么可放过母牛吧!能不能配合工作?快上来一个!”

    ……

    最先上楼的,是陈宇。

    因为八荒姚一直害怕的缩身子。

    段野非要去卫生间换个发型。

    只得他上了。

    进入书房,不需要任何人吱声,陈宇便大大咧咧坐在正中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看向八荒易:“是谁派你来的。”

    屋内众人:“……”

    左边的学生会成员咳嗽了一声:“陈宇同学,是我们问你。”

    “哦,老毛病犯了,别在意。你们问吧。”

    “首先……”成员拿起一个小本,盯着陈宇的面部表情:“你是为什么想要接取张燕燕发布的任务?这种收益显然不高,解释你的理由。”

    陈宇抬头:“维妮白帝歪c。(veni vidi vici)”

    成员皱眉:“说人话。”

    八荒易平淡开口:“你来,你看,你征服。”

    “可以啊。”陈宇上下打量八荒易:“拉丁都会?”

    “这句话什么意思?”成员疑惑。

    “字面意思。我来到了任务所,我看到了不平事,我选择去完成它。”陈宇摊手:“作为一个武者,接一个任务,是要看收益没错,但也不能眼中只有收益。”

    八荒易身旁的两人明显愣住。

    陈宇微笑:“做一个不愧对自己灵魂的武者,这,就是我的忍道。”

    “……”成员沉默半晌:“……陈宇同学,请你认真点。”

    “我很认真。”

    “给我。”八荒易伸手,拿过下属的本子,亲自询问,直入正题:“时间宝贵,每个问题我只说一遍。进入望都城地下堡垒,公平会共有两个4级,12个3级,几十个2级和1级。你方只有一个4级辅佐,一个反水的内鬼,其余都是1级武者。怎么活下来的。”

    “咦。”陈宇沉思:“照你这么一对比,我们确实不应该活下来啊……”

    “回答问题,或者详细描述当时情况。”

    闻言,陈宇也不啰嗦,将当时的情况全部转述一番。

    从一路暗杀进入大厅,到段野聚气不成又被断大,再到地牢内张铁胜利而出,最后他用4级劲气潮绝地反杀,轰碎敌方水晶基地……

    无一不全,无一不落。

    除了自己的特殊之处,该讲的都讲了。

    “那你是如何在众多武者的围攻下,坚持到段野聚气成功的。”一位学生会成员道。

    “这个就别问了。”陈宇摆手:“问,就是天赋。”

    “一击重伤一个4级武技专业的武者,也不太可能。”

    “别问,问就是天赋。”

    “焚烧整个地下堡垒,更不是4级劲气潮能做到的。”

    陈宇继续摆手:“别问,问就是天赋。”

    八荒易两名下属:“……”

    “请你好好回答。”八荒易双眼微眯:“否则,后果自负。”

    “我一向实话实说。”陈宇探身,与其紧紧对视。

    “……”

    “……”

    书房内,安静许久。

    八荒易点点头:“好。那么为了匹配你的发言,就展示一下你的武法实力吧。我自动带入4级劲气模型,看能否达到你所说的程度。”

    “你确定?”陈宇挑眉。

    “确定。”

    “……啧啧。”陈宇嘴角上扬……

    ……

    “轰!!”

    半分钟后,一声炸响猛地传遍半个校园……

    ……

    ps:两章合一!

    祝愿大家新春快乐!牛气冲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