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医妃〕〔我寄人间雪满头〕〔女尊之解战袍〕〔清穿之德妃日常〕〔我曾爱过你〕〔史上最强炼气期〕〔武逆〕〔黑夜与巨龙途径〕〔岳风柳萱大结局〕〔美女总裁的护花保〕〔道士不好惹(又名:〕〔千古第一圣贤〕〔大宋有种〕〔九龙霸帝诀〕〔唯我正邪之路〕〔网游之幻世逍遥〕〔重生修正系统〕〔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末世就像在玩网游〕〔倘若你爱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诅咒太棒了 第十八章 更换安全员(下)
    “带鱼这名不行吗?”段野诧异:“反正狗主任您也记不住。”

    “啪!”

    苟圣愤怒的将件摔在地上:“记不记住是我的事!你签个假名是在这糊弄狗呢?”

    低头,段野看了眼地上的资料,迟疑片刻,点头:“嗯。”

    “你特么还敢‘嗯’?!”苟圣目眶欲裂,从抽屉里掏出一柄开山斧:“再‘嗯’一个试试?”

    陈宇见此,连忙拉架,一步上前就踢了段野一脚:“你这个死孩崽子,怎么能和狗……主任一般见识呢?”

    “你说什么?!”苟圣举起斧头。

    “不对,是你怎么能和狗主任较劲呢?”陈宇连忙改口。

    “对不起,我错了。”段野借坡下驴,对苟圣道歉:“我这回好好写。”

    “写!”苟圣放下斧头,从抽屉内又拿出一叠申请表,扔了出去。

    段野抬手接住,翻到最后一页,签下自己的名字。

    陈宇探头,发现签的真是“段野”的姓名,低声道:“决定了?”

    “嗯。”递出资料表,段野看着陈宇和八荒姚两人,拍拍胸口:“以后,我就是学生会的了,你俩有啥事,尽管找我。当然作为代价,我在咱们班的地位,是不是应该也要动一动了?”

    “行,这必须的。”陈宇点头:“以后你就是咱班第三了。”

    “?”段野不满:“合着你是往下动啊?不说第一,但至少也要保持二啊?”

    “人民公仆嘛,要深入基层……”

    “你俩再唠一会啊?”苟圣斜眼:“老子特么把办公室让给你们?”

    “苟…苟主任,您说,您继续说。”八荒姚微微鞠躬:“不用管他们。”

    瞥了眼八荒姚,苟圣怒气稍减,重新坐下:“第三件事,就是……”

    “扑通。”

    话未说完,摔了个跟头。

    “艹!我椅子呢?!”

    陈宇:“让您刚才扔了。”

    段野:“是啊,粉碎粉碎的。”

    “……”苟圣捏着拳头爬起身,双眼喷火:“你们,是老子见过最差的一届学生!”

    陈宇:“那您见识也太少了。”

    段野:“是啊,等我们明年蹲级,您还能见着。”

    “你们少说几句话吧!”八荒姚连忙把陈宇和段野向后推了推,随即拿过一张椅子,放在苟主任身后:“主任您坐。”

    “……今天,要不是这孩子,老子非得把你们膝盖骨折下来当球踢。”

    放句狠话,苟圣坐在椅上,清了清嗓子:“学生会的问题说完了。接下来就是特么第三件事。经过教导处商议,考虑给你们换一个安全员。”

    “换安全员?”陈宇一愣:“把铁哥换了?”

    “对。”苟圣点头:“张铁的情况,已经不适合担任安全员了。”

    陈宇三人对视几眼,八荒姚迟疑道:“主任,我…我们的安全员只是昏迷,为什么不适合了?”

    “他会昏迷很长时间。至少一个月,这期间你们的任务还踏马做不做了?”

    “哦……只是任务啊,那没事。”陈宇摆摆手:“我们学分足够,不需要接任务。实在不行,我们还能放高利贷。”

    苟圣歪头:“高利贷?”

    “不是,是校园贷。”

    苟圣头歪的更厉害了:“校园贷?!”

    段野连忙捂住陈宇的嘴:“狗…狗主任,反正我们不缺学分。如果因为任务的问题,教导处就不用关心了,我们等安全员醒了再接任务。”

    “安全员的事先等会说。”苟圣站起身,狐疑盯着陈宇:“校园贷是怎么回事?”

    “……”陈宇沉默半晌:“……阿巴阿巴阿巴。”

    “你踏马突然就哑巴了?”

    “阿巴。”陈宇点头。

    苟圣微眯双眼,看向段野:“你说。”

    段野:“……阿巴阿巴。”

    苟圣:“……”

    会议室内,陷入短暂的寂静。

    握紧拳头,苟圣又看向了瑟瑟发抖的八荒姚:“你,说!”

    八荒姚:“……”

    苟圣:“……”

    八荒姚:“……阿巴。”

    苟圣:“……”

    “……”

    “砰砰砰。”

    安静不足三秒,苟圣正待发飙,敲门声传来。

    “苟主任。”只见一位成年女武者抱着一摞件,招呼道:“校长通知您到楼上开会,您尽快过去。”

    “……知道了。”

    女武者走后,苟圣重新坐下,扫视陈宇三人:“你们……不对劲。我以后会盯着你们的。”

    陈宇三人讪笑。

    “时间有限,我直接说完。”苟圣语速加快:“张铁现在不是什么时候苏醒的问题。而是脑部受创,会在很长的时间里严重影响他的战斗力。所以我们决定暂时剥离他安全员的身份,给你们配一个更适合的。”

    “什么是更适合的?”陈宇问。

    “你们的天赋,比入学时预测的更好,自当配置更强的安全员。现在,只要你们没什么意见,教导处这里就跟你们安排了。”

    “没意见?我们怎么可能没意见?”段野脸色难看:“张铁,救过我的命,也是我们并肩作战的战友。说换就给换了?”

    “……”苟圣沉默半晌,开口:“这是为你们好。”

    “不需要!”段野按耐胸中的情绪,趴在桌上,一眨不眨的紧盯苟圣:“张铁,就是我们二班永远的安全员。谁也不能换。”

    陈宇慢慢举手:“……”

    八荒姚用力点头:“嗯!”

    “……除非是胸大屁股大的少妇。”段野补充。

    “啪!”

    下一秒,陈宇直接将举起的巴掌,狠狠拍在段野的脑门上:“我踏马扇死你。”

    “哦吼吼吼!”段野捂着脑袋,发出了猴叫:“疼疼疼疼……”

    将段野推到后面,陈宇面色严肃:“苟主任,根据您刚才的讲述,我有个疑惑,希望您能解答。”

    苟圣抬腕,看了眼劳力士上雕刻的时间:“可以,快点。”

    “您说,你们教导处决定暂时剥离张铁的安全员身份……”

    “有问题吗?”苟圣眼中精光闪过。

    “有。”陈宇点头:“他此时在重症监护室,受到的治疗标准就是安全员待遇。如果取消了他的安全员身份,治疗标准有变化吗?”

    “……”闻言,苟圣沉默。

    一旁的段野和八荒姚也反应过来,皆是面色微变。

    “其实,学校的想法,就是放弃张铁吧?”陈宇换了个方向问道:“实力受损,陷入昏迷无法形成即战力,又和公平会有了联系,加上目前还在进行的昂贵治疗方案,索性选择取消他的安全员身份,一了百了,是吗?”

    “……”苟圣依旧沉默。

    “这不是人干的事吧。”陈宇眯起双眼。

    “……事情很复杂,不止是你说的那么简单。”

    “豪家伙。”段野冷笑:“全员工具人呐。学生会我不想入了,现在退还来得及吗?”

    “学校也是从你们的角度出发。”苟圣站起身,扫视众人:“张铁,确实不适合再做你们的安全员了。”

    “你们不应该从我们的角度出发。”陈宇指了指自己:“应该从人的角度才对。”

    说罢,他转身就走。

    离开房门前,留下一句话:“更换安全员这件事,二班不同意。”

    “你们踏马这是不理智的!”苟圣突然大吼。

    “理不理智,起码也得等铁哥治好了再说。”段野撇嘴,跟随离去。

    “对…对不起。”

    八荒姚微微鞠躬,也快步退走了。

    “……”

    会议室内,只剩下苟圣一人。

    他站在原位,脸色怒容渐渐消失,转为平静。

    “一群蠢货。”

    “……”

    “……蠢货。”

    ……

    离开教导处大楼。

    陈宇带着段野和八荒姚两人,找了一处小树林。

    “那个首先……”整理片刻措辞,陈宇开口:“我没和你们商量,就独断做了决定,但你们应该和我是一个想法吧?”

    “嗯。”八荒姚点头:“是一样的。”

    “嗯。”段野点头:“谁敢不一样呢。”

    瞪了段野一眼,陈宇继续道:“但铁哥脑补受创是事实,就算苏醒,按照学校的说法,恢复时间也应该很久。我们以后可能要面临没有安全员的情况了。这点大家能接受吗。”

    “嗯。”少女依旧点头:“能。”

    “我也没问题,但是……”段野迟疑:“从理智方面……嗯,我说了你不能打我。”

    “我打你干嘛?”陈宇撸起袖子:“放心大胆的说。”

    “咕噜……”

    眨了眨眼,段野摇头:“我…我还是不说了。”

    “你要不说,现在就容易挨打。”

    “你特么……”

    “别学那个狗剩,赶紧说。”

    “那我说了。”

    段野后退几步,躲到八荒姚身后:“铁哥是好人,和咱们的关系也很好,咱们做不出卸磨杀驴的行为。但理智的考虑……如果铁哥醒后,状态一直很差,我们……你俩懂我说的意思吧。”

    闻言,八荒姚沉默。

    陈宇放下袖子:“你是说,铁哥无法做到安全员的职责,为了班级,也只得更换安全员,对吧?”

    段野缩了缩脑袋:“啊……对。”

    “看你吓得那样,我什么时候打过你?怕啥?”

    陈宇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叹了口气:“感情归感情,现实归现实,如果铁哥苏醒后真的实力低迷,那带他去做任务,也是一种危险和负担。”

    “所以……”八荒姚低头:“铁哥……早晚会换成其他人吗。”

    “看情况吧。如果恢复顺利,自然不用当回事。总之,铁哥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们没有安全员了,就只能靠自己。”

    “铁哥这次的伤,真是太突然了,还这么严重。”段野烦躁:“如果当时我能更速度点……”

    “如果没有你就团灭了。”陈宇拍拍段野的膝盖:“别想太多。”

    “说到团灭,我就很奇怪。当时你那种精神力也太夸张了,怎么做到的?”

    “不就普普通通吗?你一个武法专业,论精神力还打不过我个武夫,哪好意思舔脸问?”

    段野:“……”

    “宇哥,您精神能力这么强,为什么在教导处那不选择换专业呢?”八荒姚忽然开口。

    “你是不是傻?一个班标配两个武技,一个武法。我去学了武法,不就……”陈宇伸出食指,轻抚八荒姚脸颊:“不就失去你了吗。”

    段野:“……”

    八荒姚怔怔看着陈宇,大脑完全当机。

    一秒。

    两秒。

    三秒后。

    少女全身的皮肤都开始泛红。

    头顶“滋滋”冒蒸汽……

    陈宇顿时惊奇,指着八荒姚的头顶:“段野你看,她冒烟了!”

    段野也吓了一跳:“卧槽,真的,冒烟了冒烟了!”

    陈宇:“牛逼!”

    段野:“牛逼牛逼……”

    “……”

    八荒姚呼吸急促,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意识恍惚间,还能隐约听到两位队友的大呼小叫。

    “沃德天,还在冒?不会是要烧起来了吧?”

    “快拿博人转给她降温……”

    “不行,会冻伤的……”

    ……

    与此同时。

    教导主任苟圣,来到了顶楼会议厅,看到房间里众多的大佬,精神一凛,连忙迈动肥胖的双腿,坐在自己位子上。

    “吱嘎。”

    木椅不堪重负,发出一阵刺耳的呻吟。

    “人都齐了。”首位上,一位胡须长到腹部的老人直入正题:“兽潮的规模逐步成型,最多一个月,就会对京城发动总攻了。”

    话落,众人面色皆肃然。

    “但世界高校赛,一个月内就要开始,我们取消吗。”一道年轻的声音打破宁静。

    众人望去。

    发言者,正是八荒易。

    “不取消。”长胡子老人摇头:“不仅不取消,还要做的更大,最好把全世界大学的精英都召集过来。”

    “您是要……”苟圣眯起双眼。

    “是的。”老人点头:“要拉着全世界下水,一起抵抗这次兽潮。”

    “嗡嗡嗡……”

    众人立刻开始了纷纷议论。

    “砰砰。”

    老人轻轻敲了下桌子,现场一秒内安静。

    “所以我决定,这场世界高校赛,要加大成本,邀请国外三流以上的所有学校,食宿全包,胜者奖励名次扩大到一百名。”

    “这…这种规格,太大了……”

    “嗯。经济负担方面,你们多多筹划,可以更进一步的压缩教授、助理、安全员、以及各个单位、分院的成本。尤其是一个月后不能有效战斗的重伤者,该放弃就放弃。集中医疗力量,加强轻伤者、以及预期伤者的治疗,保证整体武者的战力水平。”

    “那样的话……不满情绪和矛盾可能会继续增大……”

    “异兽面前,还在乎情绪和矛盾?”老人眼神锐利:“可以说,这就是人类最后的机会。正巧赶上世界高校赛,以后,就再也无法集中如此多的力量了。”

    “……好的校长,明天给你邀请名单和筹划的方案。”

    “嗯。”点点头,老人站起身:“不仅要邀请各大学校的学生,更要邀请教授级别的武者进行交流,适当可以许诺出一些利益。总之,进来京城的武者,要么跟着京城同归于尽,要么就击退兽潮。再无其他可能。”

    “这样一来,就算击退兽潮,我国的名望……”

    “命都不要了,还在乎名望?”老人一口打断:“当你成功时,人们就会忘记你所有手段的黑暗。”

    “您说的真踏马对!”苟圣激动难耐,猛地站起身:“就特么应该这么做!”

    “我说了很多遍吧?再在我面前说脏话,就自己滚出去。”

    “得嘞。”

    苟圣兴高采烈的弯腰,变成了一个圆形,一圈一圈的滚了出去……

    “那么接下来,还有两件事。”

    说着,长胡子老人看向八荒易:“第一件,为了延迟兽潮进攻的时间,保证高校赛顺利举办,接下来,‘引导’兽潮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好。”八荒易面无表情的点头,瞳孔深处,闪烁着谁也看不透的眼神。

    “第二件……”老人语气瞬间萧杀:“优胜劣汰,发动全体学生清剿兽潮边缘的异兽。”

    “也该让他们,见见血了……”

    ……

    ps:二合一章!

    凌晨继续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