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宦海风云记〕〔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斩月〕〔罪妻凌依然〕〔重生六零嫁糙汉军〕〔凌依然易瑾离〕〔万相之王〕〔商运红途〕〔民调局异闻录之最〕〔鹰掠九天〕〔入赘王婿〕〔九星之主〕〔禁区猎人〕〔张诺李世民〕〔战神无双九重天〕〔深城首富凌依然易〕〔禁欲总裁,求放过〕〔龙婿叶凡〕〔医胥〕〔王爷,王妃貌美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诅咒太棒了 第三十九章 世界高校赛(上中)
    执法,国家社会中最神秘的一个群体。

    虽名为“执法”,却并不“依法”。

    也无法可依。

    每一位执法者,凭借个人“喜恶”、或上级“命令”来审判他人。

    不受公安、部队、安全、警卫、法院、官方、学院等任何部门、团体、势力的规则控制。

    完全游离与常人之外。

    戴上执法面具,上到高官、院长、教授,下到武者、平民、走狗,没有不能杀的。

    只要打得过……

    先斩后奏,斩而不奏,都是一念之间。

    实力允许的情况下,从某种角度来说,执法人员的官方权力,已经接近“无穷大”了。

    无论平时还是战时,除了执法者群体本身的互相监督外,没有任何势力能对其干扰与指挥。

    哪怕兽潮杀至城下,执法人员也可随意撤退。

    “……”

    看到网页上对于“执法者”的零星信息,陈宇缓缓放下手机,拿起面具,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不用多想。

    这套执法的身份,肯定是八荒易为他弄来的“嫁妆”之一。

    戴上面具后,他就不会受到任何“规则”的约束,危机来临,拔腿便能逃。

    身处战场,遇到危险,也能随时遁走……

    真正的为所欲为、无法无天。

    “这种东西……”

    举起面具,放在阳光下认真观察,陈宇语气幽幽:“肯定比十颗增灵丹还要值钱了。”

    检查片刻,他走到窗边,拉紧窗帘,随便坐在沙发的一个角落,缓缓带上面具。

    “嗖——”

    当面具距离陈宇不足五厘米时,面具似乎拥有了生命,自动依附在他的面部。

    严丝合缝。

    不留一丝空隙。

    下一刻,一行行字,如同虚拟投影般,浮现在他的视野中。

    (初步绑定)

    (绑定成功)

    (编号:c278)

    (身份:执法成员)

    “嘀——”

    “我是b27,执法成员c278是否就位。”

    耳旁突然传来的人声,令陈宇不由愣了片刻。随即意识到这是有人通过面具在对他进行交流,连忙开口:“在。”

    “回答已就位。”

    陈宇:“……已就位。”

    b27:“恭喜你成为执法,我会在三分钟内,给你讲解执法成员的规则,而且只讲解一遍,且不可外传。否则杀无赦。”

    陈宇精神一凛:“好。”

    b27:“首先,介绍一下执法部门的等级排序。共有a、b、c三个等级,为从属关系。”

    “a级,被称为大执法,共有九人。编号a1至a9。”

    “b级,为次执法,人数众多,编号b11至b99。我是其中的b27。”

    “c级,即为普通执法成员,编号c111至c999。你是其中的c278。”

    “顺便介绍一下编号代表的意义。”

    “以你为例,c278。第一个字母c,代表你的等级。第一个数字2,代表你从属于哪个a级大执法。第二个数字7,代表你从属于哪个b级次执法。”

    “最后一个数字8,代表你是我第八个下属。”

    “连起来,就是,你从属于a2大执法下属的b27次执法的第八个成员。即c278。听明白了吗?”

    陈宇捂着面具,讷讷点头:“明…明白了。”

    “嗯。”面具内的男声停顿片刻,继续道:“在九个大执法之上,还有一个首席大执法,负责领导整个执法团队。这就是执法群体的集团构成。”

    “成员与成员之间,不得暴露真实身份。包括我这个上级在内,也不知道你的身份信息。”

    “成员彼此,更不允许相互打听。”

    “如果真实身份被暴露,视情况给予开除或处死的惩罚。”

    陈宇:“……”

    “每个a级大执法旗下,自成一套规则。我们a2这一派的规则,是每个月联合执行任务一次。其余时间皆自由活动。”

    “当然,要完成每个月的kpi。如果有其他紧急任务,则另行通知。”

    “以上,结束。”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闻言,陈宇挠了挠耳根:“咱们这还有kpi?”

    “有。”

    “是什么?”

    “每月,杀掉十个人。”

    陈宇惊愕:“杀人?”

    “是的。”面具内的声线略有放低:“十个有罪之人。”

    陈宇双眼微眯:“什么是有罪?”

    “你自己断定。”

    “……我想杀就杀?”

    “是的,想杀就杀。”男人声线继续低沉:“偷窃、抢劫、欺骗、猥亵,甚至你单纯的看不顺眼,都可以杀。”

    沉默片刻,陈宇咂舌:“这要是让键盘侠来当执法,几个月那些异兽就得饿死。”

    “如果我不喜欢你这个冷笑话,找到你,也可以把你杀了。”

    “随意杀人我懂。但这里面肯定有限制吧?”陈宇狐疑。

    “是的。你杀的每个人,都会自动记录,并随机抽查。一旦你真的是随意杀人,结果会很惨。”

    说到这,对方突然笑了一声,一语双关:“执法,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权利。却也是最不敢使用权利的群体。希望你有自知之明。”

    说罢,两者的通讯就被关闭了。

    陈宇站在原地默然半晌,摘下面具,若有所思。

    “执法……”

    “啧啧。”

    ……

    不足外人道也的小插曲过后。

    2班的生活又归于正常。

    可京城里,却渐渐“不正常”了。

    在政府、媒体、以及各种社会力量的宣传下,世界高校赛终于迎来了倒计时。

    陈宇闲来无事,在城内简单转了一圈。

    发现每一条街道,几乎都是张灯结彩,条幅漫天。

    时不时还会响起礼炮与烟花声,弄得和过年一样。

    工厂、学校也同步放假。

    并且是政府下令的强制带薪假。

    所有京城百姓顿时都嗨翻了天,情绪在不知不觉中活跃了起来。

    在这个国度,每年一次的盛世,原本只有高考。

    但在今年,政府疯狂的、不计投入的成本砸下去,本届《世界高校赛》的热度已然空前高涨。

    并随着时间推移,还在持续升温。

    “这不就前世的奥运会吗……”

    走在路上,陈宇随意把玩一个路边摊上的小面包,左右环视:“来的歪果仁还真不少。”

    “砰砰……轰!”

    空中,再次炸开了一朵朵礼花。

    他抬头,仰望那绚丽的烟火,听着周围人群的欢呼,脑海中忽然浮现一个念头。

    “最后的疯狂吗……”

    嘟囔着,他吃掉手里的小面包,转身就走。

    “先…先生等一下!”

    “嗯?”

    陈宇停下脚步,转头打量路边摊的老板:“有事吗?”

    “您是武者吗?”

    “啊,对。”

    “那…那您吃了我的糕点……”摊老板为难。

    陈宇低头,看了眼广告牌:“不是免费试吃吗?”

    “是免费试吃。但…但您也吃的太多了,一盘都没了。”

    “哦哦……抱歉,想事情呢,没注意。”陈宇连忙掏出一百元,递给对方。

    “多了,用不了这些。”摊老板惊喜陈宇的大气,立刻接过,连连鞠躬。

    “知道用不了,你还不找钱?”

    摊老板:“……”

    接过零钱,陈宇继续漫步在各条商业街内,顺便朝着学校的方向移动,准备回去。

    可没走出多远,手机响了。

    看一眼天上还在绽放的礼花,陈宇找了个相对安静的背街,拿出手机,接通:“喂?谁?”

    “我,你姐。”

    “哦!新年好啊。”

    “……哪来的年。”

    “你听听。”陈宇挪开手机,对准空中的礼花停顿三秒,收回:“听到了吗?放炮呢。”

    “听见了。我也看新闻了,京城这次的高校赛规模很大。”

    “是挺大的。这钱砸得太凶了,明显是日子不想过了,搁这散伙饭呢。”

    听筒另一头的陈思雯:“……”

    “姐你打电话有什么事?”

    “你也参加高校赛了吗?”

    “参加了。”

    “我和妈想去现场看看。”

    “不行。”陈宇断然拒绝,随后谨慎看了眼左右,压低声音:“就这几天要来事了,你们还凑热闹。这是往老八饭里扔鞭炮……”

    “什…什么意思?”

    “face啊!”(飞屎不可。)

    陈思雯:“……”

    “总之,不要来。好好在青城待着。”

    “小宇,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不能。”陈宇摇头:“反正不是好事。”

    “那你怎么办?”

    “放心,我死不了。”陈宇下意识摸了摸怀里的面具:“不但死不了,受伤都不可能。你和妈就安心吧。”

    “好吧……”

    “再见。”

    “再见,注意安全……”

    挂断电话。

    陈宇收起手机,忽然没了继续逛街的兴致。便径直走回学校。

    十多分钟后。

    他进入京大校门,莫名的萧杀之气瞬间扑面而来。

    虽然经过“世界高校赛”的热点转移,网络上对京大的抨击强度有所缩减,但京大的高压政策仍未松懈。

    零星走过的学生,不能说噤若寒蝉,却也都行色匆匆,精神紧绷。

    “等到八荒易被彻底曝光,就要翻天了吧……”

    深呼吸一口气,陈宇一路快步,返回了宿舍楼。

    可走到大门前,一个身影突然出现!龇牙咧嘴:“哈!surprise!”

    陈宇:“……”

    段野退后半步,皱眉:“你怎么不害怕?”

    “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段野一把搂住陈宇的脖子:“两情若在长久时,那必定要朝朝暮暮啊!”

    “有事说事。”陈宇无动于衷。

    “你去哪了?找你半天也没个影子。让我操……”

    陈宇:“嗯?”

    “……心。”

    陈宇:“……你不会打电话吗?对,你手机丢了。”

    “对,我手机丢了。”

    “……我大爷。你特么就不准备买了是吧?”

    “宇哥我就喜欢你的小嘴,和蜜一样甜。但不提这个。”段野摆手:“今天你去哪了?”

    陈宇掐出一根香烟,点燃:“我没事,我溜达。”

    “既然你没啥事,能不能帮我个小忙?”

    “拉。”陈宇吐出一口烟圈。

    “事情是这样的。”段野正色道:“我不是学生会的成员吗?世界高校赛开幕式后天就举办了,政府在京城几个大学的学生会中抽选志愿者,我被选中了。但我不想去。”

    “不帮。”陈宇推开段野的手臂,就走进宿舍楼:“我也不想去。”

    “宇哥别走!帮帮忙啊喂!”段野连忙上前,焦急的拽下了陈宇的裤子。

    陈宇:“……”

    段野:“……”

    陈宇:“……”

    段野:“卧槽!你个死变态!内裤都不穿?!”

    “砰!”

    一记驴蹬腿,将段野踹飞,陈宇平淡的提上裤子:“不是我不穿,而是我买不到能兜住我弟弟的内裤。”

    段野:“……”

    “只能上午放在左裤腿、下午放在右裤腿,勉强维持生活酱紫。”

    段野:“……”

    “还有别的事吗?没有我就走了。今天穿的是牛仔裤,磨得有些不舒服。”

    “……别,宇哥。”段野爬起身,这次拽住了陈宇的上衣:“帮帮忙,就替我当一次志愿者。”

    “你怎么不去?”

    “我忙啊!最近不是跟着易神学习呢吗,哪能浪费这宝贵的时间,”

    闻言,陈宇略有迟疑。

    “宇哥!”段野表情严肃:“你野爹从来没求过你什么事,这次宇哥你要是帮我,以后我有对象,直接借你用一个星期。”

    “……”

    “帮帮忙……”

    “咳。”清了清嗓子,陈宇上下打脸段野片刻,点头:“行吧,和你未来的对象没关系,我就是看你心挺诚的。”

    “欧克。”段野惊喜,兴奋的搓手:“宇哥讲究!那一会我就把志愿者的信息名字填你了。”

    “跟我说说,当志愿者都做什么。”

    “很简单。世界高校开幕式共有三天,你就端端茶、领个路、干点杂活、提个摄像机啥的。”

    “就这?”

    “对,就这。”段野点头。

    “高校开幕式为什么要搞三天?”陈宇疑惑。

    “第一天是开幕典礼。第二和第三天,要搞体育赛事。”

    陈宇:“沃特?体育赛事?”

    “对,就是短跑、跳高、足球、篮球之类。志愿者到时候可能还得充当裁判。”

    “体育赛事……”陈宇挑眉:“限制武者参加吗?”

    “不限制。谁都可以报名,但不能使用劲气。”段野摆手:“主要就是给老百姓看热闹的,为后面的正式高校赛预热。听说这次来了一千多个班级,阵仗很大。全世界都关注呢。”

    陈宇:“……我们也是其中之一。”

    “嗯。”段野嘴角上扬:“宇哥,劝你别卡了,早点突破2级吧。我在易神那可学了不少绝技,高校赛的时候,全球几十亿人都看着,可别拖我后腿。”

    “可以可以。”陈宇居高临下的摸了摸段野脑袋:“你是真的飘了。”

    “总之,志愿者的事,就拜托宇哥了。明天你就得去鸟窝体育场报到。”

    “行。”陈宇挥手:“交给我,你滚吧。”

    “得嘞!”段野拍打了两下大腿,鞠躬请安:“宇哥出马,那可是盖了帽了我滴老北鼻。回儿见!”

    “嗯。”

    目送段野转身离去,陈宇表情慢慢收敛。

    片刻,突然开口:“段野!”

    “啊?”段野回头:“怎么了?”

    “八荒易那里……”

    “怎么了?”

    “……你……嗯……学的舒服吗。”

    “舒服!”段野兴奋:“易神把我当亲徒弟了,压箱底的都教我。”

    “……”陈宇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深呼吸一口气,点头:“那行,好好学。”

    “必须的!走了。”

    “嗯。”

    “……”

    “……段野!”

    “宇哥,到底啥事啊?”段野再次停下脚步,歪头:“你想说啥?”

    “那个……”陈宇挠了挠耳根:“就是你说的……你对象那事,算话吧。”

    “肯定算话!放心,我有对象那天,当晚就给你送去!”

    “野哥有心了。”陈宇满意。

    “就是不知道以后的对象,你能不能喜欢。”

    “别说那话。”陈宇正色:“只要是我兄弟的对象,无论啥样,我都喜欢。”

    闻言,段野略有哽咽:“宇哥,好兄弟,啥也不说了。”

    “别说了,走吧。”

    “好。”段野先前走了两步,回头:“对了,一直忘了和你说,其实我喜欢男人。”

    “……”陈宇脸上的微笑顿僵。

    ……

    ps:凌晨继续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